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章:心像明月

第一百章:心像明月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个人在车里一路无话,外面的北风呼呼的刮着,李青油门踩得又猛。

    夏鹿三番五次要坐起来一会儿说饿一会儿说吐。

    惊得池玉死死把她捂在腿上,生怕她扑腾起来吐在李青的车上。

    到时候李青扒了自己的皮也不一定。

    车子很快到了池玉家的小区的大门口,车子停了夏鹿也恢复了一些神志。

    她从车上爬下来晃晃悠悠的就往小区里走,一边走还一边嚷嚷着饿。

    池玉赶忙跟李青和南橙道了谢,听说他们还要回公司去为了许丽娜的案子接着加班,她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李青坐在驾驶位上没打算下来,点了支烟隔着白烟袅袅的窗户瞅着她。

    南橙下了车站在车头,本来想帮着池玉将她妹妹扛上去,没想到那个身段妖娆的酒傻子居然一下车就健步如飞的往小区里头跑,看这架势,估计追也追不上。

    眼看远处那个人影即将跌进了小区的树坑里,南橙出声提醒:“池姐,你快去追她吧,别一会儿跑丢了。”

    活脱脱将夏鹿说的像一直未栓项圈的疯狗。

    “我和李律师就先回办公室去了。”

    池玉点点头下意识的去看李青的意思,李青远远的冲着她吹了口气,淡淡的烟草味夹杂着好闻的麝香就在两人之间氤氲起伏着。

    李青末了将烟头扔了,冲着池玉说:“我走了。”

    池玉下意识的回答:“那你路上小心。”

    李青面上浮现出些,与这冬日里格格不入的暖意,点点了头就把窗子上的玻璃拉起来了。

    池玉还没动脚,后面就传来夏鹿不满的声音:“姐!别你侬我侬了,回家了啊!”

    “哎呦,这人怎么不长眼往我身上撞呢…”

    “哦不对,这是颗树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池玉翻了个白眼转身往小区里追进去,再不把这傻子带回家明天全小区的大妈又有闲话可说了。

    南橙听见这女醉鬼貌似逻辑正常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

    正逢夏鹿一张醉酒中的眼睛,也冲着大门口这边的方向搜索着她姐姐的身影。

    南橙瞥见这刚刚扛着的女人愣在了原地。

    她一张脸被冷风吹得煞白,可是偏有些桃红的艳色不依不饶的从面上浮现出来,衬着她一双含情带笑的桃花眼全是艳色,此刻她白齿咬着红唇还在嗔怪着池玉怎么不快些过来,看的他一阵心惊。

    直到李青按了声喇叭催促他,他才如梦惊醒的上了车。

    ---

    池玉挽着夏鹿的胳膊在窄窄的楼梯上前行,好不容易拖着她进了门,夏鹿就一头钻进了池玉的卧室。

    池玉叹了口气,在冰箱里翻腾着找寻能吃的东西。

    奈何最近她自己都没有开火做过饭,更没什么爽口的新鲜蔬菜可以给夏鹿做劳什子解酒汤了。

    最后她翻出一袋没过期的牛奶,兑了些蜂蜜倒进杯子里,放在微波炉里热了,端去了卧室。

    夏鹿打横趴在她的床上,鞋子也没脱,伸展着双腿和双臂活像个从地里挖出来的僵尸。

    池玉把杯子放在床头柜,先给吭哧吭哧的给她脱了细跟的靴子,然后去翻她的肩膀叫她起来把牛奶喝了。

    谁知道夏鹿转过身子,一双桃花眼睁的大大的,还有些眼泪在里面打着转。

    池玉抹了一把她的脸,只当她是醉了,自己醉了还不是又哭又闹的,随后将牛奶递过去给她喝。

    喝了牛奶夏鹿缩进被子,依偎着躺在池玉身边,像只小鸟。

    虽然钟点儿还早,可是池玉被她暖呼呼的身子这么一抱,靠着床头柜也打了个哈欠。

    夏鹿出神的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悠悠的问:“姐,你说喜欢一个人为什么是件这么苦的事情呢。”

    池玉揉了揉眼睛,泛起困来觉得家里有些冷,也脱了衣服钻进被里跟她并排躺着。

    “怎么,你有喜欢的人了?”

    夏鹿抽了抽鼻子迷茫的摇了摇头,眼睛里有些池玉看不懂的情感。

    想着夏鹿虽然平常看起来大大咧咧,毕竟也比自己小了这么多岁数,比起自己可不还是个迎风招展的娇嫩花朵吗。

    何况哪个少女能不思春呢?看来貌美的富二代也有了感情上的烦恼。

    就像她以前上学那会,不是一样整日为了情情爱爱的伤着脑筋,现在想起来还惹人发笑。

    池玉的手抚上她的后背,轻轻的拍着,感觉这会自己像是个青春期女儿的妈妈,而这个出入不良酒场惹麻烦的酒虫儿就是自己的女儿。

    “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是件苦事呢?是件好事才对。”

    夏鹿仍瞅着窗子外面,似乎是透过窗子看见了旁的什么人,声音也有些漂浮:“姐,你一定不知道。喜欢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当事人以为是在为爱情做的努力,然而强加在别人身上,却像凌迟一样痛苦,而这苦涩的滋味,最终还是会无一例外的予在这先喜欢的人身上。”

    “叫人不幸。”

    池玉本想哄哄她,将她安抚着睡了,可是没想到她醉着却突然说出这么沉重的句子。

    池玉张了张嘴想问她,这没头没脑的见解是从哪儿来的。

    听着似乎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她小小年纪哪来的这么多悲秋悯月。

    “所以,我才说你要和李青蜜里调油似的好好的相处!”她还没想好安慰的句子,夏鹿下一句话又跌破了她的眼镜。

    一听到李青两个字池玉皱着眉:“我才要问你,你和李青是怎么回事儿,干嘛在妈面前胡说八道的!”害得池母三番五次的打电话来让她带着李青去新房里做客,她现在就是有八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

    夏鹿突然笑嘻嘻的支起了脖子:“我那时候不是跟池阿姨保证过了,要给你择一门良婿吗?”

    “啊?”

    “对呀,李青一表人才,又高又帅又有钱,而且没对象也没结婚,多好的一门亲事。”

    “谁叫你多事!我…”

    “你敢说你不喜欢?!”夏鹿怪笑,“我一看你瞅他的眼神就知道,你喜欢上了。”

    “而且姐你以为他是我男朋友的时候,那扭捏的表情转换的别提多不自然了!”

    池玉伸手捂住她瞎说的嘴,“你这崽子,噼里啪啦放鞭炮呢?跟你说不是那么回事儿,我那是因为以前…”

    夏鹿一把将她的手拖下来枕在头下面,点着头毫不在意的嚷嚷:“对对对,以前你俩找对象那会儿,就不该分手,不然现在早生出七八个孩子来了。”

    “滚你丫的,你以为我是母猪啊!”池玉让她气的笑出声了。

    “你不知道,我俩以前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夏鹿自顾自的闭上了眼睛,将被子拉到脸上,瓮声瓮气的说:“姐,我看你就是毛病太多。干嘛对自己个儿的心意那么藏着掖着的,当真无趣!李青嘛,也是个痴儿竟然喜欢你这款的,不过痴儿陪呆子,哈哈这个可以有。”

    “……”池玉被她说的无语,这孩子一定是疯了,李青明明是个拔尖儿的人精,哪里是个痴儿。大把的美艳少女他不去喜欢,竟然喜欢她这颗老铁树?

    “人家对你的心思都这么明显了,像这明月似的一颗丹心照着你,要不是因为对你有意思,你说他干嘛故意往我跟前儿凑呢。”

    “还不是为了多见你几面?”

    “说到底,糊涂的就是你一个!傻里傻气。”

    说完她就转过头呼呼睡了,也不理自己一番厥词大方惊得池玉面上发青。

    池玉转过头瞅着今晚明晃晃的满月,满脑子都是夏鹿说的李青的一颗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