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零一章:哪里舍得(加更)

第一百零一章:哪里舍得(加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几天池玉在公司跟李青遇上的时候都自带十分尴尬的气场,然而在一个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办公室套间里工作,这种尴尬即便想避开也避免不了。

    以往池玉过粗的神经都不曾在意的小细节,现如今全都在她心里翻腾不止。

    搞得她时不时心慌气短。

    李青不动声色说着骚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的称她为女朋友的时候,加班后过分热情要送她回家的时候。

    池玉全然都不能向以往淡定了,只能一边假装严肃的逃离现场,一面红透了一张老脸。

    以前觉得他是个戏精,特别喜欢冲着自己犯病,可是如今却总是有个小小的疑问在她脑子里盘旋着:夏鹿不会说的是认真的吧?

    这家伙,是对自己有什么意思吗?

    这会儿临近晚上吃饭的点儿了,池玉暗搓搓的瞄着李青的侧影,头痛的咬上了手上的笔头。

    如果笔要是能说话,早就破口大骂了,最近几天动不动就被她放进嘴里狠咬,屁股上价值伤痕累累每一块好地方。

    今天是周六,南橙说自己家中有事就没来公司,本就是共定的休息日也无可厚非。

    池玉帮着李青做周一许丽娜案子最后的结尾,十点多睡够了懒觉就来公司帮忙。

    一天南橙都不在,池玉跟李青两个人独处得时间变得更加难熬了。

    为了减少这别扭劲儿,她将要干的活儿全都搬出来在自己的桌子上不说,而且基本上拒绝主动进入李青的办公室。

    连又要讨论的事情都是用OA软件跟他讲。

    好死不死的李青还不停地要她端咖啡进去,每次接过咖啡还似乎是想跟她闲聊几句家常,她都以自己还要忙拒绝了。

    可是一出了门,池玉又情难自禁的老冲着他那边发呆,像个有心事的傻狍子似的。

    指针划向了七点钟,池玉一步步挪动着蹭近了李青的办公室,从门口支进去一颗脑袋问他:“你要吃什么,我订餐。”

    李青皱皱眉,看着这些天把自己当做瘟疫传染源似的小个子,这会儿嘴上跟自己说话,眼睛居然还盯着地上。

    前几天拜托自己帮许丽娜打好案子不是还好着,一副热络劲儿,这会儿又闹什么呢?

    “问谁呢?我地上这地毯不用吃饭。”

    池玉抬起眼,撇撇嘴,“李律师,你要吃什么?”

    李青眯眼,这称呼怎么这么让人烦的慌呢。

    他起身收拾了东西,穿上外套下着指令:“出去吃。”

    池玉哦了一声,不知道他和谁约了吃饭,会不会是什么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想着想着又把自己给搞堵心了。

    她苦着脸准备回到自己桌上收拾了东西下班回家。

    李青从后面叫住她:“跟你一起出去吃。”

    池玉停下脚步反应了几秒钟,他这是约她出去吃饭吗?是申请约会吗?

    转过身语无伦次的说:“啊,吃饭,不用不用…我回去…”

    下一秒,一句不耐烦的“啧”声和一个凛冽的眼神将她冻住了,她迫于李大律师的淫威之下,回到自己桌前套上了棉袄和毛线帽,背起了蓝白条纹的帆布双肩包。

    李青一出来瞅见她这身打扮,面上古怪的皱着眉头,瞥了几眼就往电梯的地方走去。

    池玉在后面嗤之以鼻,今天是无偿加班呢,无偿加班!又没有穿衣标准,谁说义务劳动不能穿着大棉袄带着毛线帽了,一会儿出去了谁冷谁知道!

    上了车李青在中控上的屏幕上划着,一边开口问她:“吃什么?”

    池玉本想趁机敲一敲竹杠,坑他一顿大餐,可是犹豫的瞅着自己这身打扮,好像不太适合出入高档餐厅,还是别给他丢人了。

    省得他气急败坏的在周一的庭审上放水。

    “随便。”

    李青掀了掀嘴角,“你们女人真是麻烦。”

    池玉恨不得一口咬上他在面前活动的手指,微微泛着白色的匀称骨节这么好看就不知道啃起来的滋味如何,“哦,看来李大律师有过不少女、人、了?”

    李青半阖了眼睛在地图锁定了餐厅的位置,随即点火、松手刹、给油门、打方向一气呵成。

    车厢里弥漫这一股子酸味儿,李青嗅了嗅极认真的转过头问她:“你有没有闻到好大的一股酸味儿?”

    池玉想着女人麻烦的事儿还皱巴着一张脸,仔细闻了闻,除了李青身上的淡淡木质香和车里的皮革味她什么都没闻到。

    “哪有啊?”这家伙又找事。

    李青转过头目视前方,极认真的一字一句说道:“有,好、大、的、醋、味儿。”

    池玉反应过来立刻甩给他一个白眼,然而对方选择了无视,还心情极好的将音乐打开了。

    最后李青把车停在了旧城区的一个巷子口,池玉下车四处看了看,这儿好像看着也不像有什么商业街的样子。

    而且旧城区的主路灯光昏昏暗暗的,橘黄色的微弱灯光要想照过来还有些困难。

    巷子里黑漆漆的,只能看见房檐上的残缺瓦片。

    池玉嗫嚅着:“这是哪儿啊?”

    李青从车上下来,将车落了锁,“巷子口。”

    池玉娇嗔:“我知道是巷子口,你带我来这黑漆麻乌的巷子里来做什么?”

    李青的脚步声似乎往巷子里去了,凉凉的声音有些距离的传过来:“你说做什么?”

    池玉从小眼睛就有些不好,平常人在夜里能看到的东西她也就能看个五成,一开始池母还以为自家丫头是比较胆小,一到夜里就害怕。

    后来经人提醒池母带她去医院查过后才知道,她是有先天性的夜盲症,也就是老人家俗称的“雀蒙眼”。

    不过这也实在算不做什么大病,这些年她一直都有在池母的叮嘱下补充维生素A,对症状有很好辅助和环节的效果。

    可是小时候怕黑的这种心理就没再因为晚上能大概看清了,而自动痊愈。

    直到这么大了她还是有些怕黑,总觉得看不清楚的黑暗中有些鬼啊怪啊的会突然冲出来。

    池玉听他走远了,有些着急,赶忙伸着手往巷子里跟过去,嘴上不示弱:“你不会是要把我找个什么人家卖了去做童养媳吧?”

    话一出口池玉就后悔了,估计即将遭到对面人的一顿奚落。

    这么幼稚猜测不说,自己这年纪也着实算不做童养媳呀?估计卖到山里给人做老婆,人家怕是都嫌弃她岁数大的。

    她伸着手突然碰到一件触感凉飕飕毛绒绒的东西,“呀。”小声叫了出来,反手就要往后退。

    在黑暗中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一个踉跄就要装上身后凹凸不平的砖墙。

    她只觉得脖子上一凉,腰上被一只胳膊用力圈住,就靠近了男人的怀里。

    李青弯腰抱着她,凑近她耳下的脖颈,在隐隐跳动的血管嘴唇一张一合:“我哪舍得呢?”

    黑暗中池玉觉得脖子上的皮肤似乎是被他的凉凉的嘴唇灼伤了,连着动脉里的血一涌一涌的跳着,点燃了全部血液。

    她仰起头,只能大约看到李青的轮廓,像刀削似的下颚线,光洁的额头和眉峰,可是却看不清他眯着的眼睛。

    在这种昏暗环境下的李青的好视力自然能将池玉看的一清二楚,她此刻正傻呆呆的仰着头盯着她,圆滚滚的眼睛里洒下一片星光似乎还倒映着远处天边的一轮明月。

    这小傻子似乎是看不清自己,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嘴巴还微微张着。

    透着着满天星光和月光,李青甚至能看到她藏在香潭里柔车欠的小舌。

    李青呼了口气,将手指拉近她的脸,鼻尖磨蹭着鼻尖,大拇指探向了娇娇的嘴唇。

    他慢条斯理的盯着池玉的红唇,揉弄摩擦着,直到池玉痒的耐不住吭叽了一声。

    手指似乎是戏耍够了,暂时离开了红肿的唇瓣。

    池玉全身的血管突突的跳着,都涌向了被揉的发痒的唇上,充血的厉害。

    她刚出了一口气,下一秒那根不安分的拇指居然拨开她的雪白的牙齿,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