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九十九章:过河拆桥(加更)

第九十九章:过河拆桥(加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池玉抬头,只见面前的男人换了一个,此刻李青正低着头阴阳不定的瞅着她。

    她一瞬间像是看到了周身自带圣光的神仙救星,她眼眶一热就反手抱住了李青。

    李青让她这么紧紧一抱,愣了几秒,伸手掐了掐她的脸蛋。

    直到身边的南橙咳嗽了两声,池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莫名其妙的轻薄面前的人儿。

    她假意清了清喉咙,慢慢站起身来,试图忘记刚刚自己半蹲着抱住李青大腿潸然欲泣的诡异画面。

    果然李青弯下腰,高挺的鼻子在她嘴上闻了闻问道:“你也喝了?”

    池玉捂着通红的脸,摇摇头,指着还被架在尼克胳膊上的夏鹿说道:“是她,是她。”

    尼克刚刚打出去的一拳被李青四两拨千斤的扶了一下,就错过了池玉的脑袋冲着旁边的空气打偏了。

    他没想到这个矮子女人真叫来了两个帮手,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一身贵气,本来嚣张的气焰也弱了半分。

    “管好你的女人,别瞎来这种地方搞事。”

    池玉默默的躲到李青身后,从他腰后探出一双溜圆的眼睛。

    李青没在意对面男人的口气不善,扯起嘴角点点头,十分有涵养的说道:“这位先生说的是,我得把女朋友带回家好好管教。”

    “但是不知道我这小姨子是不是让人下了什么药,怎么不省人事被您扛在身上?”

    对面的李青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尼克也不好发怒,这会儿这矮女人叫来了两个帮手自己恐怕是带不走这个女人了。

    “哦,她啊,她喝了我两万多块钱的酒就想跑,我肯定不能让她这么容易就骗了我的钱,所以暂时把她压在这里。”

    “至于你说的下药,那是不存在的,下药可是犯法的事儿我这种有头有脸的人怎么回去做呢,真是笑话!”

    李青向南橙使了个眼色,南橙走过去将夏鹿拖到了自己身上。

    “那就好,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叫事儿,您说对吧?”

    李青说着伸手将尼克手腕上的消费腕带扯了下来,在他眼前晃了晃说道:“先生今晚的消费就由我代为支付了,至于这位动人的小姐…”

    他眯了眯眼睛瞥了一眼对面直勾勾盯着自己的服务生,随后又冲着不远处,从他踏进们来就围在他身边的两个兔女郎打了个响指。

    待两个女孩儿靠过来的时候,复开口说道:“还有这两位可爱的小姐,都算我为我这不懂事的女朋友的赔礼。”

    “先生您看怎么样?”

    尼克此刻欲,火难消,虽然本来盯上的良家,犹如到嘴的鸭子飞了。

    但是他瞅了瞅身边这三个兔女郎,虽然不及夏鹿的面容美艳,但是胜在一个个身材惹火,也会伺候人,总比他对着条死咸鱼卖力强上许多。

    而且今晚这么大手笔的消费,没有五万块估计是下不来,自己岂不是反赚了一笔。

    他心理这么想着,但嘴上不甘示弱,小声说道:“谁还没几个臭钱!炫耀什么!”

    刚刚男人夺过自己的手牌,手指上冰冰凉凉的与他脸上的和煦天差地别,这男人虽然笑着周身却散发着阵阵阴冷的意思。

    李青笑意更深了,伸出一只手在身边兔女郎的头上的兔耳朵轻轻摩挲着。

    被他捉住耳朵的服务生,瞅着他的面容,似乎要融化在他眼中的一江春水里。

    连头上的耳饰都像是有了知觉似的,烧的她面庞发热。

    她被眼前面目如画的温柔男人看着,飘飘然的将嘴张开了,一副任君采劼的模样。

    下一秒李青掐着她的脖子凑到尼克耳边,池玉只看见他好看的嘴唇一张一合,不知道对那个流氓说了些什么。

    尼克的面色就有些古怪,马上拖着这三个兔女郎向着二楼尽头出的电梯里走去。

    那个被李青摸了兔耳的小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媚的像是能流出蜜来。

    此刻她被尼克拖着手臂往暗处走去,还回过头来张望着李青。

    她眼里有些迷恋的希冀,又有些疑惑,刚刚她靠他很近,分明听见了他嘴唇中吐出的几个字。

    这样气质出众的男人,怎么会说出如此下流的话呢?

    她不明白,转而又有些狠狠的盯上了被他称为女朋友的池玉,难道这男人的温柔都是留给这个女人的吗?

    ---

    夏鹿本来醉着,头像是挂在肩膀上似的低沉着,酒红色的长发尽数从脑后垂下盖着她的额头和脸蛋。

    南橙本来和李青在办公室挑灯夜战,没成想还没到八点李青的电话就响了。

    李青撂下四个字:酒厂救急,就带他驱车来了菲比酒吧。

    刚听见夏鹿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有点儿恍惚,这名字好像是十分熟悉似的,但直到他把这个烂醉如泥的女人从酒吧里拖出来塞进后座的时候,他也没想起来到底从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何况女人一身酒臭味,脸上沾着无数长发,就像染了发的贞子似的骇人,他也无心窥探她的面容。

    四个人坐在疾驰的车里,静静的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夏鹿无意识的打着酒嗝。

    池玉琢磨着他刚刚说的要将女朋友带回家好好教育,心里有点儿害怕,大晚上打扰了他工作不说还让他白掏了这么多钱。

    李青付款的时候她瞅了一眼账单上的特殊服务居然也要两万多块,一直哭丧着脸的跟在李青后面上了车。

    池玉坐在后座只能看到李青一个背影,池玉凑到前面对着他的后脑勺说话:“钱夏鹿会还给你的…”

    李青两手握着方向盘没出声,池玉又补充道:“这些钱她肯定有,回头我帮你追账…”

    前面的人终于开口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你找我帮你的忙,为什么要她来还钱?”

    ?池玉皱眉,酒是这个醉鬼喝的,人也是她招惹的,自然是由她来还钱了。

    但是这三个小姐的服务费,要怎么出好才还是个问题,毕竟是他自己主动提出要请那个臭变态消费的不是么…

    而且刚刚见他跟一个服务生调笑了几句就把那小姑娘迷得神魂颠倒,说不定经常光顾这些地方呢!

    想着池玉不知怎么胸口有些堵得慌,她将后车窗打开一个口子,吹着凉风闷声说道:“酒是她喝的,特殊服务是你点的,为什么要我还钱?!”

    “啧,喊人帮忙的时候一口一个学长,等解了围就翻脸不认人了。”前面的脑袋摇着头,像是在叹息她怎么是这么个过河拆桥的主。

    池玉面上一红,不好意思的嘀咕道:“我当然感谢你来帮我,但是…”

    “但是…你干嘛…”言下之意,你干嘛要点那三个女人的。

    “我不叫几个服务生把他打发了,瞧他那发泄不满的样子能善罢甘休吗?”

    “还是你想让我冲上去将他打一顿,挂点儿彩,结下梁子,回头你哪天晚上走夜路的时候在被他一棍子打晕了拖走?”

    池玉不说话,冷风吹得她脸上发麻,按理说事情好好的解决了,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个什么劲。

    李青听不见她回答,一个掉头急转弯,嘴上说着:“行啊,那现在我再回去把他从4,P的现场揪出来毒打一顿。”

    池玉以为他真要回去再找那个流氓生事,吓得连忙从后面抱住他的脖子,柔声说道:“别别别,是我考虑不周,学长做的都对。”

    李青缓缓的掉了头,接着往池玉家老房子的北三环驶去,南橙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即用干咳掩饰着。

    池玉没发觉前面的人压根没有要回去的意思,期期艾艾的垂着头坐在后座上,一边的夏鹿突然扑过来躺在她的腿上,呢喃着:“姐,我好饿…”

    李青从后视镜瞥见她垂头丧气的模样,动手将后面的车窗关了,低声说道:“小心着凉。”

    池玉看着腿上被头发裹着的一颗头颅,恨不得咬上几口,并没有听见李青说的什么。

    她看着夏鹿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小心的将她脸上的头发慢慢理好,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压低了声音说道:“怎么不饿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