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报告庄主,夫人又疯了 > 第五十五章 恢复

第五十五章 恢复

作者:黑白铃铛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的话也许会让别人一头雾水,但却有一个人一脸惊讶的看向了百里清风,那就是站在他身后的沈景。

    沈景看了一会儿百里清风,抬头又深深的看向了伊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行!”阎漠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不知道百里清风要伊流的血做什么,但他知道,按照百里清风对医术的如痴如狂,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他看向百里清风说道。

    “换个要求吧!”

    百里清风也想到了阎漠笑的反应,一点也不意外,只是将那瓷瓶在手里把玩着,慢悠悠说道。

    “一条命和一瓶血,你慢慢想,我可以等着。”

    说完,百里清风就真的不说话,坐在那里就看着床上的罗清。

    白子度就站在床边,他看着床上的罗清,又抬头看向了伊流,这时候,他若是说了话,就会把阎漠笑陷入两难的抉择中,而阎漠笑肯定是不会伤害伊流的。

    他知道,就算阎漠笑不答应这个要求,也是有别的办法请百里清风医治罗清的,但他真的等不及了,罗清的命那么脆弱,晚一分就多一份危险。

    所以,他这时候也就只能指望伊流能做些什么。

    伊流伸手拽了拽阎漠笑的衣袖,然后错开步子,从阎漠笑身后走出来。

    “阿水,”阎漠笑拉住他,伊流回头冲阎漠笑摇了摇头,然后走到了桌前,将那个瓷瓶打开了。

    百里清风看了一眼阎漠笑,虽然没什么表情,嫌弃的意味却并没少多少。

    沈景自觉的从袖子中拿出一把匕首递给百里清风,抽出匕首,百里清风抓起了伊流的手腕,撑开他的手掌,正要划下去,百里清风的手一顿,看向伊流。

    “可要闭上眼睛?”他记得在太白精金矿洞中,阎漠笑就是给伊流蒙住了眼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应该是有些道理的。

    他的话音刚落,一条青色丝带已经落在了伊流的眼睛上,阎漠笑细细的将丝带系好,从背后将伊流抱进怀里,伸手握住了伊流的手臂。

    “阿水莫怕,一下就好,”阎漠笑有些无奈,他自知这是伊流答应了百里清风的要求,但仍是舍不得。

    百里清风微微挑眉,手上的匕首已经划破伊流的手掌。

    “握住拳头,”百里清风说道,得到的就是阎漠笑愤怒的一瞪。

    伊流却十分听话的握上了拳头,都说十指连心,掌心的疼也并没有差到哪里,何况他握住拳头,只是他却并没有出声,微微皱着眉头。

    伊流的血和普通人的血并没有什么两样,被伊流握着拳头寄出来,系数流进瓷瓶中。

    瓷瓶并不大,但也不小,装满一瓷瓶的血之后,伊流的脸色有些差。

    百里清风皱眉看着伊流这幅样子,没有松开伊流手腕的手直接按在了伊流的脉搏上。

    “他受了内伤,你不知道?”百里清风转头看向阎漠笑,看现在这样的保护状态,阎漠笑应该会察觉才对。

    闻言,已经将伊流手掌握在手中包扎的阎漠笑一顿,也是伸手探了一下伊流的脉搏,眉头直接皱了起来。

    这些天忙于赶路,而伊流开始就是处于癫狂状态的,后来平静下来之后也十分安静,并没有什么特殊表现,以至于他连伊流内伤都没有察觉处来。

    见阎漠笑一脸懊悔,百里清风也没有说下去,只是转头吩咐沈景。

    “这几日你替小公子疗伤。“

    “是,岛主,”沈景点头领命。

    百里清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立刻就开始着手了罗清的治疗。

    罗清的心脉被金还丹护住,自然是留了一条命,但金还丹的药力早晚会退干净,到时候再加上罗清严重的内伤,必死无疑。

    百灵清风命人准备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在房间中燃上了药香,将罗清脱的只剩一条亵裤就送了进去,然后他跟着也进去了。

    白子度本也是想跟着他一起进去的,却被沈景拦在门外。

    “岛主治病的时候,不允许有外人在场。”

    白子度哑然无语,沈景说完这句话之后,分堂堂主果然的派人守住了房门,果然是一点也不松懈。

    “放心吧!无事的,”阎漠笑看向白子度。

    白子度也只能点了点头,想伊流一拱手,道:“此次,多谢小公子。”

    伊流一愣,他自觉是因为他罗清才会伤重至此,就算要了他半条命,罗清的命也是要救的,白子度突然跟他道谢,反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阎漠笑伸手拍了拍伊流的发顶,冲他微微点头。

    “小公子,岛主吩咐我来为小公子疗伤,小公子现下可空闲?”沈景上前一步,一双眼睛看着伊流,满眼带着笑意。

    伊流冲他点了点头,阎漠笑却挑了挑眉,看向沈景的目光满是不信任。

    “百里清风让你为阿水治疗,那你就好好治,若是让我发现你动了什么手脚,就算百里清风护着你,我也让你后悔一辈子。”

    阎漠笑这狠话说的没头没脑,伊流疑惑的看向阎漠笑,没有搞懂是怎么回事,哪儿有人在别人准备救人的时候这么威胁人的,难道阿水跟沈景有什么仇?

    沈景的动作顿了一下,脚下不自觉的后退一下,却又往前迈了一步。

    “阎庄主不必担心,岛主的吩咐,我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是不敢打小公子的注意的。”

    有了沈景的保证,阎漠笑却还是不太放心,沈景将伊流带去房间里诊治的时候,也自动跟了上去,而白子度继续留下等着。

    不得不说,沈景的本事还是有点的,他仔细为伊流检查了伤势,看上去是跟外表不太相符的专业。

    “小公子的内伤并不严重,但因为小公子身体一直比寻常人更虚弱,所以受了内伤也不好治愈,只能慢慢吸收药效,我现在给小公子开药,烦请阎庄主派人去抓药。”

    说着,沈景便松开了伊流的手腕,拿过纸笔写起了药方,一边写又一边说道。

    “我看小公子最近应该也是有些肠胃不适的,我这儿有些药丸,小公子可以拿去吃,每次饭前吃上一颗便好。”

    吹了吹药方上的墨迹,沈景又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瓶放在桌上,只是他抬头就看到了阎漠笑不信任的目光,于是又打开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吃掉了。

    “阎庄主尽可放心,在下不会在药中下毒的。”

    “如此最好,”阎漠笑说道。

    沈景并没有多留,写了药方以及烹煮方式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看着沈景离开,阎漠笑心疼的捧着伊流受伤的手看了看,完全忘了,他自己前几日割伤的手也是没有痊愈的。

    “阿水,除了他为你诊脉之时,尽量远离沈景,他与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人。”

    阎漠笑的这句提醒来的没头没脑,但伊流却还是点了点头。

    阿果似乎十分讨厌这个沈景,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呢?沈景似乎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之后的几天里,罗清一直被百里清风关在房间里医治,开始房间里还是悄无声息的,后来却渐渐有了声音,罗清的惨叫几乎吓得白子度以为,百里清风对他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但白子度却慢慢放下心来,罗清的叫声从开始的虚弱慢慢充满了元气,可见他的伤势正在好转,这是好的现象。

    而伊流这边就没有那么快了,沈景用药谨慎,并没有下猛药,而是循规蹈矩,十分缓慢,伊流没事,阎漠笑也难得不再对沈景出言恶语。

    罗清虽然已经恢复了精神,但毕竟内伤是没有那么容易康复的,但百里清风也没有那么多的劳什子时间专门管他。

    所以,在罗清精神恢复之后,便将他还给了白子度照顾,虽然他身在分堂,但毕竟不是阎漠笑这样的甩手掌柜,所以有不少事还是要他亲自拿主意的。

    阎漠笑跟百里清风是师兄弟关系,虽然外人不知,但他们两个人却是没什么避讳的,两个门派里的事也会说出来交流,甚至在最近,百里清风都会把阎漠笑叫去帮一些小忙。

    伊流没有说什么,但看百里清风的目光越来越诡异,有时候,就算百里清风这样的人物,在伊流诡异的目光下都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阎漠笑对这些喜闻热见,虽然还是会去帮忙,但去之前都会跟伊流交换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这一日,阎漠笑再次被百里清风叫走,而沈景正好送药过来。

    “小公子,今日的药是最后一碗,之后便该换调养身子的药了。”

    沈景将药碗放在桌子上,看向正在仔细看着一本书的伊流。

    伊流轻轻合上了书,抬头看向沈景点了点头,端过药碗就直接一口气灌了下去,药的酸苦味道让他皱眉,赶紧拿了一颗麦芽糖出来放进了口中。

    这糖是阎漠笑给他准备的,就是怕伊流喝药喝的嘴里都是苦味,到时候更吃不下东西可就糟糕了。

    沈景就这么看着伊流皱眉,倒是很有耐心。

    含着糖,伊流又拿出一颗递给沈景,相处的这几天,他倒是觉得沈景不错,虽然知道阎漠笑说的话是为他好,但面对一个天天给自己煎药送药的人,他也实在讨厌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