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报告庄主,夫人又疯了 > 第五十四章 求医

第五十四章 求医

作者:黑白铃铛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回了院子,阎漠笑才将伊流的嘴从自己受伤挪开,将伊流压在怀中快速包扎了一下,之后便下了立刻启程的命令。

    神兵山庄众人快速收拾了东西,几乎只用了一刻钟的功夫就已经启程离开冲虚派。

    护卫的尸体被阎漠笑派人快马加鞭送回神兵山庄安葬,而他们则是朝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距离冲虚派最近的一个城镇是往冲虚派往西的黑油城,他们的目的就是这黑油城。

    罗清此时被白子度护在怀中,虽然他已经吃了金还丹护住心脉,算是保住了性命,但身上的伤却仍是会随时要了他好不容易保住的命。

    他就是前往黑油城的目的,在黑油城中有千药岛的分堂,哪里的堂主虽说远不及百里清风医术高明,但却也比普通大夫厉害许多,罗清的命就只能靠他了。

    伊流的理智还没有恢复,阎漠笑给他换了干净衣服,路上却多有不便,他不忍心将伊流打晕,所以只能把伊流困在自己怀中。

    或许是闹累了,在上路两个时辰之后,伊流终于在阎漠笑的怀里昏睡过去。

    黑油城的距离冲虚派的距离不远不近,却还是有好几天的路程,一路上罗清都在昏迷状态,只有白子度叫他的时候,他才会稍微有一点反应,但也只能吃一些流质。

    而伊流跟他的也差不多,他也受了伤,但有罗清的保护,并不算是严重,只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也一直是昏昏沉沉的,就算吃东西,都是阎漠笑喂到他嘴边才有反应。

    他们快马加鞭,几天的路程硬是在第三天的午夜时分到达了,到了之后,他们直奔千药岛在黑油城的分堂,阎漠笑将伊流护在怀里,将分堂大门派的啪啪响。

    “什么人?”堂内的护卫打开门,一脸警惕的看出来,迎接的他的就是一脚。

    阎漠笑一脚踹开了大门,将那护卫也撞的摔倒出去,阎漠笑带着人鱼贯而入,随手将一块牌子丢在了那护卫身上。

    “把你们堂主叫出来,动作要快。”

    那护卫本来一脸怒容,但在看到那块牌子之后,立刻变得恭敬,拿着令牌小跑着去了。

    而别的护卫这时也赶过来,他们看到了那块牌子之后,立刻将他们带到了客房,将罗清安置下来,然后又给他们准备了茶水和吃食。

    分堂堂主是个有些富态的中年人,但看他脚步轻盈,也是个有武功在身的人。

    他是认识阎漠笑的,在看到那块牌子之后更是显得恭敬,看到罗清之后,就上去把脉了。

    众人围了一圈在床边,皆是紧张的看着他。

    阎漠笑因为身体问题,所以并不能离太近,只能在一边站着,而伊流仍是有些昏沉的坐在椅子上,靠在阎漠笑腰上,一双眼睛也是看了过去。

    分堂堂主面色沉重的松开了罗清的手,直接看向了阎漠笑,然后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在下能力有限,对于罗堂主的伤势无能为力,我见阎庄主手上有岛主的令牌,将岛主请来,或许能救罗堂主一命。”

    分堂堂主的话让众人的表情更加凝重。

    “庄主,”白子度看向阎漠笑。

    阎漠笑不用他说,已经点头看向分堂堂主。

    “你可知晓你们岛主现在何处,我写信给他。”

    “岛主前些天曾路过黑油城,在这里住了两天,听闻是要去空寂山采药,若是庄主要找,最好快马加鞭赶去。”

    分堂堂主知晓此事的严重性,提醒阎漠笑。

    阎漠笑立刻就写了信,派人快马加鞭去了空寂山,这一晚,众人都在分堂休息下来。

    第二天天还没亮,伊流就从床上醒了,他这些天都昏昏沉沉,吃东西也是完全没有记住吃了什么。

    他口中似乎还有鲜血的味道,令他光是看到食物就有种反胃作呕的感觉,所以这些人里,除了罗清,他才是最虚弱的那个。

    只是,他此时却还是想做点什么。

    他尽量轻手轻脚的起床去穿上衣服之后,就直奔了分堂的厨房。

    阎漠笑自然是察觉到了,只是却仍是闭着眼睛,并没有拉住伊流。

    伊流到厨房拿了些吃的,想到罗清现在大概也是吃不了太硬的食物,所以他只拿了些肉粥,端着就给罗清送去了。

    白子度仍然守在罗清的房间里,看到伊流之后并没有起身,只是对伊流点了点头说道。

    “辛苦小公子,去休息吧!”

    伊流点了点头,他还是能感觉到白子度语气中的不欢迎,看到床上脸色苍白正在沉睡的罗清,他当然也是知道自己不受欢迎的原因。

    伊流走了,白子度这才盛了一碗热粥过来,俯身轻轻呼唤罗清。

    “阿清,吃些东西可好?”

    罗清大多数时候都在昏睡,但并不代表他没有意识,事实上,他大多数时候都能在昏睡间听到外界发生的事情,这些天赶路,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他微微睁开了眼睛,眼中也是毫无神采。

    “你何苦为难小公子,下次莫要这般了,”罗清看着白子度,神色中带着无奈,声音低微到让人听不清楚。

    “我何时为难与他了,”白子度面色清冷,将碗里的粥吹凉,一点一点喂给罗清。

    “唉”罗清轻叹一口气,再不说话,安静的喝着粥,只是他重伤在身,实在是喝不下,只是几口,便觉得自己饱了。

    “不必管我,你也去吃饭吧!”罗清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

    白子度看着罗清苍白的脸色,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他确实如同罗清所说,他不喜欢伊流,如果不是伊流,罗清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罗清被连累至此,不就是因为伊流?

    再则,他其实也是埋怨自己的,如果当时他陪着罗清一起去等的话,也许罗清就不会伤成这样了。

    伊流回了房,就见阎漠笑正靠在床上,一手支着头,另一只手拿着一本书,正在仔细看着。

    而饭桌上正反正热腾腾的早饭,也是十分清淡的白粥和咸菜。

    “回来了,”阎漠笑放下手中的书,起身从床上下来走过来,拉着伊流的手坐下。

    “吃饭吧!”阎漠笑拿了一双筷子递给伊流,又分别给两人盛了一碗白粥。

    伊流安静的捧起那碗白粥慢慢喝着,他没有什么食欲,就算没有什么味道的白粥在他嘴里,那也甜的有些腻味。

    “阿水是去看罗清了吗?”阎漠笑给伊流夹了一根咸菜,是腌制的萝卜条,吃着倒是十分爽口。

    伊流把萝卜条放进口中,食不知味的吃下去之后点了点头。

    “阿水这两日莫要去了,有子度照料,罗清不会有事,”伸手摸了摸伊流的发顶。

    “他救了你,待清风将他医治好了,我必定要好好感谢罗清。”

    闻言,伊流这才看向了阎漠笑,重重的点了点头。

    百里清风来的不慢,两天之后便漏夜赶到了这里,跟着他的出了沈景,就再无第二个人。

    其实,着这个江湖之中,样貌最为特殊的,大概就是百里清风了,就算是阎漠笑好看到极致的样貌,跟他一比就显得更像是一个正常人了。

    百里清风的样貌是那种一看就是正道人士的俊美样貌,只是偏生他不走寻常路,竟在脸上纹上了百草纹身,而且,最为特殊的大概就是他一头白发了。

    江湖盛传,这百里清风的白发那可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尝试各种草药之时中毒而致,只是究竟是什么毒,就没有人知道了。

    而且,他这个人爱好奢华,虽然是个大夫,身上穿的衣服却是最好的锦缎,用的环佩也都是鼎好的金银玉石。

    他这个人往那里一站,根本不像是个大夫,反而更像是朝廷出来的王孙公子。

    只是,此时的百里清风却不像了,他身上有些狼狈,他到了之后,几乎是没有停顿的就到了罗清的房间。

    白子度一见是百里清风,赶紧站起来给他挪开了位置。

    百里清风伸手捏住罗清的手腕在他脉上探了探,然后皱眉松开了罗清的手腕。

    这时候,阎漠笑和伊流也赶到了,正好看到百里清风放下罗清的手。

    “如何?”阎漠笑开口问道。

    百里清风没有回答,只是伸手在罗清身上的穴道上轻轻拍了几下,罗清被他这轻轻一拍,竟然拍的吐了黑血,其中还夹杂这几块碎肉。

    “阿清!”白子度赶紧上前将罗清扶起来,免得他被自己的血呛到。

    百里清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慢悠悠的坐在了椅子上,又恢复了平时从容的样子,而沈景就站在了他的身后。

    “他应当是被内力生生震断了静脉,五脏六腑皆受了伤不说,就连内力也流失的差不多了。”

    百里清风抬头看了一眼众人,又再次说道。

    “分堂主之前应该是给他服食了调养的汤药,他在受伤之后又及时吃过什么上好的疗伤之药,虽然看着严重,却也不是无药可医。”

    下面的话,百里清风却没有再说下去,只是静静的看着众人,最后将目光定在了阎漠笑身上。

    “有什么要求直说便是,”阎漠笑直接说道。

    这句话听的百里清风十分满意,目光一转,就看向了伊流,这让阎漠笑立刻就警惕的站在了伊流的面前。

    “我要他的一瓶血,”说着,百里清风摸出一个不大的瓷瓶放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