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报告庄主,夫人又疯了 > 第五十六章 暗算

第五十六章 暗算

作者:黑白铃铛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景接过糖果,想也没想就丢进了嘴巴里,然后一双眼睛直刺刺的看着伊流,显然是有什么话想说。

    伊流疑惑的看过去。

    这时候,沈景跟伊流的神经竟然神奇的碰到一起,看懂了伊流要表达的意思,开口解答了伊流的疑惑。

    他挪了一张圆凳坐在伊流的身边,伸手将药碗放进了托盘里,转头仔仔细细的看着伊流。

    “小公子,在下实在看不出你究竟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有人因为保护你差点死掉,还有人为了得到你的一点部分,跟多年的好友提出条件,这是为什么呢?”

    伊流眉头微皱,这是什么意思?

    沈景却没有理会伊流,而是继续上下打量着伊流道。

    “长的一般,不会武功,还不会说话,阎漠笑是为了什么才会收了你呢?难道岛主说你对阎漠笑又救命之恩是真的?”

    沈景自说自话着,也没有要等伊流回答的意思,他治疗的只是伊流的内伤,并没有做过多余的检查,所以并不知道伊流是会说话的。

    “这样也有可能啊!你救了阎漠笑,又能免疫阎漠笑身上的毒,他大概是没有见过这么新鲜的事儿,顺势收了你也是有可能的。”

    伊流的眉头皱的更紧,沈景的话让他十分不舒服,甚至有种打心底里生出的暴躁感觉。

    “不过,阎漠笑对你有兴趣,想要玩玩儿也就罢了,为什么岛主对你也有兴趣呢?这是为什么?难道,岛主想要让你成为他的药人?”

    说道这里,沈景的神情已经变了,从刚开始瞧不上伊流,变得危险起来,说的话也丝毫没有客气。

    突然,沈景伸手就捏住了伊流的下巴,目露凶光的看着伊流。

    “只有我一人,就算是药人,你也没有资格做。”

    伊流被捏疼,伸手就去反抗的去推沈景,但沈景好歹是练过的,他根本无力推开沈景。

    一把将伊流按在桌上,沈景凑近着看伊流,语气不屑。

    “你就是用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征服阎漠笑的?没看出来,阎漠笑竟然好你这口啊!”

    沈景的手指在伊流的后颈上摩擦,这种感觉让伊流泛起一阵鸡皮疙瘩,恶心的胃中翻腾,刚吃下去的糖似乎都变成了酸水。

    “你是不是特别想反抗我,神兵山庄的护卫就在外面守着哦!如果你会说话就好了,我还真不敢对你怎么样。”

    沈景的话语似乎就在耳边,伊流脸色变得极差,手上一抖,袖弩已经在他手中,他几乎想都没想,冲着沈景就射出一箭。

    但他现在被压在桌子上,准头实在太差,沈景几乎是一侧头就躲开了袖箭,但那袖箭也成功从窗子上打出一个窟窿,射出了窗外。

    “本事不小啊!”沈景怒急,伸手就要夺过伊流的袖弩,却被外面传来的声音打断。

    “小公子,属下进来了,”随着护卫的声音落下,门口果然传来脚步声,半掩住的门被推开。

    护卫一进来就看到沈景和伊流分别坐着,伊流还在揉着自己的脖子,脸上已经红了一块,那是刚才被压在桌子上压的。

    护卫仔细的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伊流脸上的红痕,对沈景一拱手说道。

    “沈公子,多谢沈公子给我们小公子送药,既然药已经喝完了,那就请回吧!”

    沈景转头暗暗瞪了一眼伊流,转头变脸的速度却十分快,对护卫却是客客气气的拱了拱手,然后就离开了。

    伊流还是坐在凳子上,他的下巴和脸疼的厉害,刚才沈景捏他把他压在桌子上的时候用了死力气,让他脸上的红印子还没有消失。

    “小公子,你怎么样?”

    护卫看着伊流红了一边的脸,知道刚才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的,但他站的有点远,并没有听到屋子里的动静,沈景肯定对小公子做了什么才对。

    伊流只是摇了摇头,他站起来走到水盆边,洗了一块手巾用力擦拭着自己的后颈,刚才沈景摸了他的脖子,让他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见伊流看上去似乎是真的没事,护卫这才放心的离开了,只是在阎漠笑回来的时候,他还是将这件事自己知道的部分都告诉了阎漠笑。

    “这支箭是窗子里射出来的,只是刚才发生了什么,属下并不知晓,公子也是摇头,所以属下并没有多问。”

    护卫拿出一只袖箭交给阎漠笑。

    阎漠笑接过那支袖箭冲护卫摆了摆手,然后转身就进了房间。

    伊流正在看书,样子有些滑稽,他脸上的红还没有退去,脖子上还用湿哒哒的手巾围了一圈,衣领都湿了都没有拿下手巾。

    “阿水,”阎漠笑上前将伊流拉进了怀中,顺手就把伊流脖子上的手巾给拿掉了。

    “这是怎么了?”阎漠笑看着伊流光滑的脖子,低头在上面亲了亲。

    伊流被他亲的缩了缩脖子,回头看着阎漠笑,伸手指了指自己红红的脸蛋儿,示意他这里也要。

    阎漠笑自然乐意,捧着伊流的脸就来了一下,轻笑着道:“说吧!今日发生了什么?”

    阎漠笑一说到这个,就眉头直皱,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啪!”阎漠笑猛一拍桌子,下了伊流一跳。

    “这个沈景,该死!”阎漠笑又转头看向伊流问道:“阿水也信他说的,我与你一起是因为救命之恩与你不怕我的毒?”

    伊流理所当然的摇摇头道:“你想留我,办法又很多,不必委屈自己喜欢我。”

    “阿水,”阎漠笑抱着伊流又亲了亲。

    因为这件事,沈景被百里清风直接关进了分堂的地牢之中,这一关,就关到了神兵山庄众人要离开。

    罗清好在百里清风的调养下,伤势迅速好转着,甚至比伊流这个受了轻伤的好的更快,没过多久就活蹦乱跳的到处转了。

    在阎漠笑不在的时候,罗清还会偷偷跑过来找伊流玩,只是他身后却多了一个无时无刻跟在他身边的白子度。

    罗清不懂白子度干嘛总跟着他,但感觉还不错,所以也没有拦着,只是偶尔会抱怨白子度管的太多,总是不让他做这个,不让他做那个的。

    “小公子啊!我听他们说,百里岛主要你的血才肯救我,你就真的给他了,真是太谢谢你了啊!”

    罗清坐在伊流对面,一脸的激动,就差伸手上来抓伊流拿书的手了,模样要多夸张就有多夸张。

    伊流轻轻摇了摇头,这件事,明明是他该感谢罗清才对,罗清是因为他才差点没了命,而他付出的不过一点血罢了。

    “保护小公子是我的职责所在嘛!当时那种情况,我不保护小公子,难道真的让他们把你带走?你会没命的。”

    罗清撇了撇嘴,对冲虚派颇有怨言。

    “你看,冲虚派那些人没有一个是好的,要是你真的被带走,别说是庄主不会饶了我,我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没骨气。”

    伊流放下手里的书看着罗清,这人一好,嘴就停不下来,看来这些天他就算是昏迷状态,也憋的不轻啊!

    “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罗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但并没有摸到什么。

    伊流摇了摇头,从袖子里掏出前几天用的袖弩放在桌子上,推给罗清。

    这把袖弩上的弦已经换成了角牛筋,袖弩上用钢丝的时候,他就可以射穿无脸笑的肩膀,更何况现在用上了更好的材料。

    “咦!这个给我吗?”罗清对袖弩也是十分喜欢的,只是之前那一把被阎漠笑收走了之后,就一直没有还给他。

    伊流点头,一共三把袖弩,一把给了阎漠笑,一把他自己留着,还有一把一直都是留给罗清的。

    从刚认识开始,罗清就对伊流特别照顾,而且,这袖弩的材料也都是罗清帮忙找的,本来就应该又他的一份。

    阎漠笑那边的两把,被伊流找机会要回来一把,现在才算是真正送到了罗清手上了。

    罗清拿过那把袖弩在手里把玩,当真是爱不释手的,在哪里兴致勃勃的看了半天。

    “我就不跟你说谢谢了,以后有什么事帮忙,找我就行。”

    对于罗清的话,伊流只是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多谢你这次救我,除了阿果,你是对我最好的人了。”

    这话惊的罗清差点一屁股墩坐地上,恨不得捂住伊流的嘴。

    “小公子啊!你可别害我,这要是被庄主听到,又要给我穿小鞋儿了。”

    “谁要给你穿小鞋,”白子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带着淡淡的笑意。

    罗清翻了个白眼看向门口,果然看到白子度出现在门口,只是却并没有走进来。

    “药已经熬好了,回去喝药吧!”白子度看着罗清说道。

    罗清再度翻个白眼,却还是起身准备告辞,伊流却也站了起来,冲他伸了伸手。

    伊流送两人出了院子之后,才缓步走回来,他刚回了房间关上门,就觉得不太对劲,一回头,就看到一个人冲他咧嘴笑了笑,一掌拍在了他的脖颈处。

    在院子里的护卫听到屋内发出“噗通”一声,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皆是走到了门前准备敲门。

    没想到,他们刚一碰,门已经开了,里面哪儿有半个人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