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1119章,此生只要你一个

正文 第1119章,此生只要你一个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1119章,此生只要你一个

    管家没想到自家将军会下这样的命令。

    想到刚才金珠公主满是杀气地冲进来的画面,又想着自家将军向来说一不二的性子,他银牙一咬,当即帮着纪雪豪关上了书房的厅门!

    因为,得罪了金珠公主,她也会看在红麒的份上,最多责骂他一顿。

    俗话说的好,打狗还要看主人。

    但是得罪了红麒,那就是真的军令如山,死路一条了!

    书房门被关上,管家还唤了红麒的副将过来,死死守着书房的大门!

    纪雪豪害怕金珠过来大喊大叫吵到倾羽睡觉,于是起身将倾羽非常小心地横抱了起来,送到了里间的卧房里,帮她脱去了鞋子,盖上了被子。

    尊者始终悠哉悠哉地坐在书房里喝着茶。

    之前他担心纪雪豪会轻薄了他的小徒弟,但是现在看来,纪雪豪为人端正,内里纯粹,是个没有邪念的人。

    而且纪雪豪对倾羽的好,点点滴滴渗透在生活里,让尊者这样的过来人看到真真切切的,所以让纪雪豪照顾倾羽,他是非常放心的。

    纪雪豪果然很快就出来了。

    他还轻轻帮着倾羽关上了卧房的门。

    转身过来的时候,他又谢急切地对着尊者鞠了一躬:“前辈,再过一日我可要成亲了!前辈可有什么方法助我?晚辈定当感激不尽!前辈若是再现代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晚辈必然尽心尽力,赴汤蹈火也会替前辈达成!”

    尊者笑了笑,刚要开口就听见一阵带着铃铛的脚步声袭来。

    清脆的声响,宣示着主人身份的尊贵,因为整个北月,只有金珠公主拥有一对纯金打造的脚环,上面缀满了精致的小铃铛,是北月先祖成婚的彩礼,后来北月王宣布了红麒与金珠的婚期后,就将这对珍贵的金铃铛脚环赠给了金珠。

    在此之前,宫廷许多妃子想要,都没有能够要得到。

    “将军呢,我来见将军的!”

    金珠一开口,就带着长牙跋扈的气焰,让纪雪豪闻言更是不喜。

    他喜欢倾羽这样的,哪怕骄傲地像个小凤凰,却依旧灿烂善良,纯洁可爱。

    管家在门口道:“金珠公主,我家将军正在午休,尚未起来,而且大婚前三日准新郎跟准新娘之间不得相见,这是祖宗传下来的礼数,金珠公主还是请回吧!”

    “呵!我听闻今日将军的师妹也来了。我不进去也可以,只是规矩这种事情自古不可废,本公主是未来的将军府女主人,我尚未住进这府中后院之中,将军的小师妹就已经住进来了,这个实在不妥吧?”

    金珠公主说话的时候,管家已经目光深沉地扫视了周遭的所有府兵跟仆人了。

    这个吃里扒外的,定是不能再留在府里了。

    管家微微一笑,道:“白羽姑娘是随着尊者一起来的,她是尊者亲收的关门弟子,地位崇高,自然不能与一般的女子相提并论。倒是公主,我家将军与白羽姑娘清清白白的,公主这么着急让白羽姑娘搬走,莫不是听见了什么闲言碎语来?公主只管说是哪个奴才胡言乱语的,我定叫她乱棍打死!”

    此言一出,不远处的一个女仆吓得浑身一哆嗦!

    管家瞄了一眼,心中已然有数了。

    金珠目光一沉,愤怒道:“放肆!一个小小的管家,也敢在我面前喊打喊杀的,你的规矩,是跟谁学的?”

    管家笑了,连连赔着不是:“公主,我家将军说了,他午休期间,不见客。若是谁敢擅闯,小的没拦住的,将军就要要了小的脑袋。所以,公主如果非要硬闯,可以,小的这条命就在这里,公主拿去便是了。小的相信如果小的是死在公主手里,绝对比死在将军手里更体面些!毕竟,我家将军的那些手段,公主也该明白的。”

    “你敢威胁我?”

    “不敢!”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

    “公主动手便是!”

    管家闭着眼,扬起下巴,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门内,尊者很小声地对着纪雪豪道:“你这个管家,很厉害!”

    纪雪豪先是点了点头,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更小声地回应:“不是我的,是红麒的。是您的高徒用人厉害!”

    门外,金珠跟管家就这么僵持着,终于,还是金珠退让了一步,道:“哼!本公主也想要了你的狗命!只是大婚之前不宜见血!就放了你一马!你既然说将军在午休,我便等候将军醒来便是!另外,将军的小师妹在哪里?带我去见见!”

    金珠一抬手,身后的女仆当即端着华丽的锦盒上前。

    锦盒盖子被打开,里面有珍珠翡翠饰品。

    女仆又道:“这是我们公主给将军小师妹的见面礼,既是将军的小师妹,便也是公主的小师妹!”

    金珠高傲地站在长廊上,一副今天必须有个说法的架势。

    管家这会儿真实没辙了。

    这个公主是有备而来的,她要等将军醒,他拦不住,她要见将军小师妹,还备了礼,这如何拦得住?

    门内,纪雪豪也是拧着眉,从没见过这么烦人的女人!

    他刚要朝着门口走去,亲自修理这个女人,便听见吱呀一道开门声袭来,放眼望去,倾羽穿着鹅黄色的夹袄,清丽脱俗地站在他的卧房门口。

    纪雪豪不免有些紧张:“倾羽,你醒了?”

    她点了点头,眼神无奈地望着门口:“她声音那么大,不醒才怪,我又不是猪!”

    尊者笑了笑,他就喜欢自家小徒弟云淡不惊的样子。

    而门外的金珠听见了里面的对话,当即对着门板喊道:“将军!我带着诚意而来,你为何视而不见!”

    倾羽是听不懂北月话的。

    来这个世界的十天里,除了养伤就是学习轻功跟药理,所以金珠说什么,她都不知道。

    她只是望着纪雪豪,心中隐隐有几分猜测,用沉静的口吻跟玩味的眼眸望着他:“外面的,是你的未婚妻吗?”

    纪雪豪立即要吐表明心迹:“不!我此生只要你一个女人,我是对着日月食发过毒誓的!”

    倾羽深深看她一眼,笑了笑,小眼神飘阿飘的,忽而趁着他跟尊者不注意,就溜到了门口的方向。

    哗地一下,门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