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1120章,浅浅一吻,你是我的

正文 第1120章,浅浅一吻,你是我的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1120章,浅浅一吻,你是我的

    倾羽皎洁如月的清丽容颜一下子就展露在所有人眼前。

    就连金珠在内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同样是少女,金珠比起倾羽还大了两岁,身材更是凹凸有致,却偏偏在倾羽不染纤尘的气质面前显得庸俗了很多。

    金珠瞪着她。

    眸光里时赤果果的嫉妒!

    皮肤那么好,五官那么好,个子也挺高,气质也那么好!

    金珠来之前已经想过了,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少女,一定是个娇滴滴的爱勾人的狐狸精,图的就是钱!

    但是见了倾羽本人,她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能时错误的!

    因为倾羽身上干净的气息,令人无法将她跟一切污秽的东西联想在一起!

    管家吓了一跳,当即对着倾羽微微示意:“白羽姑娘。”

    金珠火冒三丈道:“还有没有教养了!将军午休,你一个还没出阁的姑娘留在将军的内室,算是怎么回事!”

    换做旁人,听了这话估计要羞愤寻死以证清白了。

    但是倾羽根本听不懂,这是其一,其二,她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如这个世界的女子般愚昧无知。

    她只是波澜不惊地望着金珠,又自下而上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却是用眼神在嫌弃着:啧啧啧,金珠公主,也不过如此。

    她一个眼神,逼得金珠顿时跳脚,恨不能扑上前将她给撕了!

    可倾羽却是在下一秒转了个身,俏皮地跳进了屋子里。

    那小鸟儿一般自由自在,轻松雀跃地模样,跟金珠的气急败坏形成了鲜明对比。

    倾羽顾自来到纪雪豪面前,当着所有人面拉住了纪雪豪的手,并且将他的身子拉低,纪雪豪疼她都来不及,自然是配合的。

    就在这时候,倾羽凑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纪雪豪顿时心花怒放,而眼前瑰丽的少女已经一脸认真地在他耳畔道:“你是我的!”

    放开他,她宛若绽放在世间的一抹烟云,忽而从他身边离开,飘然落在了尊者旁边的凳子上,静静拿了一块蜜饯,就放入口中品着。

    纪雪豪站在原地,侧过身寻她。

    他抬手轻轻抚着她亲过的地方,一双眼里满满的都是她,一颗心里满满的也是她!

    即便是失忆,但是爱一个人的心也不会变,因为爱情是要讲感觉的,感觉是要讲心的,真爱便是有心,有心就不会变!

    金色的阳光摇满了一屋子,少年站在斑驳的光影下,痴痴望着她,抬手抚着自己的脸颊,傻傻笑着。

    这一幕,任谁都能看出,纪雪豪是全心全意喜欢倾羽的。

    金珠在一边看着,气的快要吐血了!

    她要抽出自己随身佩戴的嵌着宝石的弯刀,却被仆人拦住:“公主,切勿动怒!男人不爱妒妇!”

    金珠忍了又忍,放开了弯刀,转身夺过仆人手中的锦盒,就要迈步朝着书房而去!

    抬脚就咬跨过门槛,副将却是将其拦住,道:“金珠公主,将军未说要见你,末将不敢贸然让您进去!还请公主赎罪!”

    金珠暗暗在心里磨了磨牙,又笑呵呵地对着门内的纪雪豪道:“将军!听闻尊者新收了个小徒弟,所以,我是特意过来送点见面礼给小师妹的!将军,成亲后,你我自是一家人,相互照应也是应该的!”

    纪雪豪却是一眼都不看她。

    他指指盯着眼前的倾羽,就怕她不高兴。

    冷声对着金珠道:“你的东西,你的人,都带回去吧!我师妹不需要!”

    金珠又道:“将军,这些是我很有诚意的礼物,你看看,这些珍珠跟翡翠。。。”

    “再好,你也不可能将你自己拥有的最好的拿出来给她,不是吗?”纪雪豪挑眉,却是一脸认真地道:“但是,只要是她拥有的,就必须是我能给她道所有最好的。你手里捧着的不是最好的东西,就是次品,次品是配不上她的。”

    流利的北月语,说的金珠苍白了面色!

    也说的倾羽一脸茫然。

    她只是对着纪雪豪笑了笑,然后埋头继续吃她的果子。

    尊者也笑了笑,小徒弟天真烂漫是不假,但是得罪了金珠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要知道,北月山多,各种崎岖陡峭的悬崖峭壁,雪山,青山,石山什么的,应有尽有,以至于这里就是草药山珍的汇聚地。

    草药分两种,一种是药,一种是毒。

    所以,金珠身为北月王的独生女,即便她自己不懂毒,她身边的人一定会懂。

    防不胜防啊!

    “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点都不懂的尊师重道,本尊在这里坐了这么久,竟叫一个黄毛丫头给无视了!”

    尊者忽而开口,并且站起身来,缓缓朝着门口走去。

    他犀利的目光落在金珠的身上,淡淡一眼,便已经看出金珠耳垂的一对耳环里,左边是一枚信号弹,右边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难怪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无法打动他徒儿红麒的心。

    就这样一个处处防备,机关算纪的女孩子,还是小小年纪的,睡在枕边还真是叫人胆寒!

    金珠赶紧对着尊者鞠躬:“师父,金珠一时紧张,只念着来看看您新收的小徒弟,却忘记跟您行礼了。”

    尊者笑了。

    其实他想说:金珠啊,你生错年代了,你往后生个几百年,现在的北月不再是男权社会,而是母系社会,没有男王,只有女皇。

    可是话到嘴边,就成了:“我刚好要进宫去,跟你父皇说点事情,不知道金珠公主愿不愿意陪我这个老头子一程?”

    金珠咬牙切齿地望着里面的画卷。

    她这一走,尊者再一走,不是明着给了将军跟小师妹男女共处一室的时间?

    可是,面对尊者的话,她只能打落牙齿混血吞:“金珠,愿意陪同尊者入宫去见我父王!”

    尊者往外跨出了门槛,同时,运用内力将门关上!

    金珠浑身一颤:“尊者,将军与小师妹孤男寡女,不合适吧?”

    尊者一脸不悦地望着她:“红麒跟白羽皆是受我教诲的高义之徒!你的意思是,我调教出来的徒弟,还会关起门来做什么苟且之事吗!”

    面对尊者的质问,金珠连连俯首:“不敢不敢,尊者请。”

    很快,屋子外面真的一丁点动静都没有了。

    纪雪豪快步来到倾羽面前,凝视她:“倾羽,即便你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但是你依然信任我,喜欢我的,是不是?”

    倾羽眨巴着一双水盈盈的眼,举着手中的杯子,不答反问:“你说,如果我们把这些带回去,算不算古董,会不会发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