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三十九章:天作之合(加更)

第一百三十九章:天作之合(加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许是池玉可是过惯了穷日子的,一朝穷农翻身做主了,穿用上还是那么节省的。

    每个月的工资能攒就攒,看着户头上的存款一点点变多,心里有种安心的满足感。

    自己的钱自己攒来花,没毛病。

    所以丢了打半价都要九百八十八块钱的羽绒服,她还是有些肉痛的,而且其余的衣服看起来都不是那么御寒,何况昨天又下了那么大的雪,今天还星星点点的不肯停,人都说下雪不冷化雪冷,但是现在又下雪又化雪一定是更冷。

    她心里正想着不行在毛衣里面多套几件保暖衣,楼下“叮咚”了几声,门铃响了。

    池玉拿上了手机下楼去开门,她住在这儿也有三四个月了,除了陈阿姨之外,再没见过有人按响过这门铃。

    连李青的父母也是不来串门子的,如今连南橙都人间蒸发了更是家里更是冷清了。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可视电话的跟前,心想一阵恶寒,不会是金宸那鬼家伙找上门来了吧。

    但是站在可视电话跟前,她发现此刻的境况更显得尴尬了。

    横竖要是那个满肚子坏水的犯罪分子,她一个电话打给110报警就好,一时半会儿谅他也不能破门而入。

    可是门外站的人却是她在大衍律所的熟人和同事,何欢,何律师。

    何欢今天披着一件火红的皮草斗篷,头上还兜着尖尖的红帽子,眉毛和睫毛上还有些雪花融化后的水珠子,衬托着一张浓妆艳抹的脸更加妖冶多情,她手里还拎着一个很大的牛皮纸袋,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东西,直愣愣的站在门口。

    经过昨天在凤凰台的刺激,池玉现在有些疑神疑鬼的,何欢怎么找过来了?难道是来找李青的?他们不会在我不在的时候时常在这儿会面吧……

    但是转瞬,池玉又把这个可笑的醋念头给打消了,她和李青几乎是日日黏在一起,只有她自己在这幢房子里独处的时间,李青只要是在家,她不都也在吗?所以何欢怎么可能会偷偷跑来和李青私自幽会。

    何欢手上不停地按着门铃的按钮,响的次数多了,但是门还是没开,高挑的眉头皱起来,脸上有些不耐烦起来。

    她一边按着门铃,一边靠近了说话的收声的麦孔,说道:“池玉姐,你就开门吧,别不好意思了,我知道你在里头。”

    池玉一开始没有开门是在莫名其妙的吃飞醋,但后来又有些怕何欢这个大嘴巴在公司四处宣扬自己和李青未婚同居的事情,虽然这现象在现在社会里很常见了,但是池玉思想上还是个老顽固,不然怎么会落得个三十岁还是老铁树的光景。

    本来她想悄无声息的假装家中没人,但是听到何欢早就洞悉了一切,反而闹了个小偷似的大红脸。

    门外的何欢还在不依不饶的劝说着,并且举起手中的袋子,把商标在摄像头处晃了晃:“你看,是李律师托我来的,给你送东西啊。”

    池玉害怕她接着说下去,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全都搬出来,她可是见识过这位何律师的大尺度,赶忙将开关按开了。

    “咔嚓。”一声,走廊尽头的大门打开了,接着就是何欢“哒哒。”细高跟鞋的动静。

    池玉不自在的从走廊尽头的客厅里探出个脑袋,招呼她:“那个,你来啦,李律师叫你送什么呀?”

    何欢笑着停在了鞋架一旁,转过头问她:“还需要换鞋吗?”

    显然将她视作这屋里的头的女主人了。

    池玉双手背在身后互相搅弄着,尴尬的说:“啊,不用不用,你进来就成了。”

    何欢进了客厅,眼睛转着四处打量着,流露出了很明显的羡慕和嫉妒,嘴里喃喃的说着:“官二代就是不一样喔,估计在律所里头的股份,一年下来也有个上千万的分成吧。”

    “这住的房子,用的东西还真是奢侈啊。”

    她四处溜达着,池玉跟在她后面也没听清她嘴里叽里咕噜说的是什么,挠了挠而后不安分的碎发问道:“你说什么?”

    何欢打量够了,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手上在细腻的皮子上摸了一把,嗯,是手工质感。

    何欢这人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她从小就有种与生俱来的对奢侈品的鉴赏力,不像有些人只会用不会品,但是她确是没用过但一眼就能看出电梯里那位好面子的三级律师,背的是高仿的Prada杀.手包。

    她回过头对池玉笑了笑说:“没什么。”

    “这是李律师托我去给你买的衣服,池玉姐你打开看看吧?”

    ?池玉踌躇着凑过去,将袋子里面的盒子取了出来,又厚又沉的,她拖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将盖子打开。

    是一件很宽大的灰色羽绒服。池玉摸着又软又蓬松,估计穿上很暖和,于是套在身上在落地镜前试了试。

    脸上露出些小得意,算李青他有点儿良心,记着昨天自己丢了一件,又补了一件给她,要不然这么冷的天气,她正巧快要到生理期了,可不想饱受痛经之苦。

    何欢面色古怪的瞅着池玉兴奋的在试衣镜前,试穿那件Moncler的新款羽绒服,双手还不停的摆弄着衣襟和领子,一副很满意的样子,何欢嘴角抽搐了几下。

    本来早上李青委托她出去给池玉选衣服的时候,她猜想着李青可能是惹了池玉生气,估计是要买些漂亮的奢侈品来哄她开心。

    可是李青指名道姓的牌子却让她瞪大了眼睛,Moncler这牌子确实也能勉强算作是奢侈品牌,一件外套都要上万元,但是这牌子却是个起初只做羽绒服起家的服装品牌呀。

    而且那种胖乎乎,软踏踏,一点儿都跟美丽沾不上边儿的羽绒服,怎么好用来送给女朋友的?在她看来这种反人类的衣物,是绝对讨不到女人欢心的,要说讨上一顿臭骂还差不多吧。

    但是在她委婉的劝说下,李大律师仍然不得要领,还专门嘱咐她要又肥又厚的那种,最好是能在零下十几度都保持温度的种类。

    何欢最后也无可奈何,迫于大老板的威严,只能在他背后翻了个白眼,什么保持温度啊,从豪宅出来就上了豪车,用得着吗?

    难道池玉姐这几天就要出发,组队去南极探险了?

    这会儿看着池玉美滋滋的试着这件她看都不想看的衣服,她明白了,这两人啊,真是古怪倒一块儿去了,天作之合的那种!

    要是她穿成这副鬼样子,别说是帅气多金的男朋友了,估计连那些床上的伙伴都不想跟她一起走进宾馆的大门吧。

    池玉重新获得了羽绒服这个御寒神器,心里头开心了不少,美够了,余光中看到何欢瞅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人家上班时间被指使过来跑腿,来给自己送棉袄。

    自己就只顾着喜滋滋的试穿,把人家晾在一边,来个水都没给倒,丝毫没有待客之道。

    她如此想着快速将衣服脱下了放在了一旁,从橱柜里翻出一个客用马克杯,倒了一杯热咖啡,递给她。

    “谢谢你帮我送衣服,要喝咖啡吗,新煮的?”

    何欢没有推辞,单手接了过来,吹了吹,慢慢的喝了一口,在白色马克杯上留下了一个枚红色的唇印。显然没有现在要走的意思。

    池玉瞅着外面又开始下大的雪,没话找话的问道:“外面雪这么大,你怎么过来的啊?这边儿可不好打车。”

    她思索着是不是现在就得叫个滴滴打车,等何欢喝好了,还不见得有没有司机接单呢。

    何欢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落地窗外郁郁葱葱的半山腰,光秃秃的树枝上落了不少积雪,银装素裹的,倒是另有一番景致。

    这种富人的窗外才能看到的景致。

    她笑了一下,说道:“没事儿,你不用担心我怎么回去了,李律师叫司机送我过来的。”

    说着她的视线收了回来,看了看自己的鞋尖儿上,黑色的翻毛皮上已经有些水渍了,皱了皱眉头。

    她这双好不容易买来犒劳自己的Dior长靴,可是羊皮大底的,虽说是刚刚是有司机接送,可是这小区的保安也够狗仗人势的,说什么也不肯对非业主的车子放行。

    硬是逼得她没办法,从小区门口徒步走了进来,路上已经被物业用盐清干净了积雪,但是还有着不少雪水,此刻这鞋底娇贵的羊皮,还指不定花成什么样子了。

    池玉听到她的话眼睛亮了亮,连忙找来剪刀把羽绒服上的牌子剪掉了,兴冲冲的对她说:“那正好,一会儿咱们一起回公司?我还正愁从这破小区里面打不到车呢。”

    破小区三个字,但是丝毫不掩饰对这旁人羡慕豪宅的鄙视。

    豪又有什么用呢,不通车的呀!

    何欢听了这话,顾不得将手里的热咖啡喝完,将杯子搁在茶几上突然站起来了,一边假意拍着自己的脑门一边儿对她说:“哎呦,池玉姐你瞧我这记性,我这会儿还有别的重要公事要办呢,先不跟你聊了,得马上走呢。”

    池玉忙把手上的标签扔到了一旁,套上衣服唤她:“哎?没事儿,你把我带到市里也行。我自己再打车回公司……”

    池玉这边儿话还没说完,何欢已经甩上门“噔噔瞪。”几步跑出去了,像是后头有狗追她似的。

    池玉撇了撇嘴,心想,不带就不带嘛,你跑什么呀,穿着那么细的高跟鞋,傻姑娘,仔细崴了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