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三十八章:高歌猛进

第一百三十八章:高歌猛进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无喜无悲,十分冷冷淡淡的。

    可这几句平淡无奇用于叙事的话,却像是一把剜心的利器,一下就把池玉掏空了。

    以前累计的那些点点滴滴的空虚感,似乎是一瞬间找到了共鸣,翻涌着,叫嚣着在她身体里居高不下。

    许是这种空落落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难受到她抛弃了害怕,也舍弃了犹豫,展开双臂一把将李青抱住。

    抱住他仍是不够,她应该还需要更多,把四处乱窜的寂寥感填满才好,即便是被这该死的温柔里被溺死也好。

    李青感受到她在自己身上收紧的双臂,面色暖和了起来,轻笑了一声,安抚的吻了吻她的另一只没有受伤的眉梢。

    池玉咬着嘴唇痛出了几滴眼泪,双手从李青身上挪开深深的陷进身下的软皮子,这会儿她也顾不得这沙发是李青宝贝的从意大利进口而来的金贵物件。

    照她这个扣法儿,指不定要把李青的后背掐出血来,说到底还是爱着,还是心疼,才生出了嫉妒和勇往直前的动力,这个空档里她居然还有心思考虑是不是会伤道对方。

    感受,还真是应了李青前阵子那句不着调的浑话。

    伴着婉转曲折的声线,李青一路高歌猛进。

    池玉也分不清是折磨还是舒服,整个人像是,腾云驾雾的,忽高忽低的,云里雾里的最后会晤那周公去了。

    ---

    第二天一早,池玉从卧室的床上醒过来,窗子外面已经很亮堂了。她用力的想把千斤重的眼皮子撑开,迷迷糊糊,一时间忘了昨天睡前都发生了什么。

    还以为是个寻常的上班日,顺势往一边儿的床上摸了摸,李青又不在了。

    她高举双臂,伸展了双腿,像平常一样想拉拉筋骨,伸个舒服的懒腰,然后卧室里就爆发出了一声穿透房顶的凄惨尖叫。

    腰痛,腿痛,眼皮痛,更重要是的那密密麻麻的钝痛,简直比来大.姨.妈时还要命。

    她一把将身上的羽绒被掀开了,眼睛睁得老大,果然,触目到处都是痕.迹。

    这时候她还哪还能记不起昨天发生了什么,简直像是走马灯似的,不要太历历在目好吗?

    而且照着昨天晚上她还没睡过去之前,顶多就是被咬上了一口,根本没可能有这么夸张。

    难不成这个禽.兽在她昏.厥之后,又,又?

    池玉盯着天花板上的铁艺吊顶灯出神,昨天明明是她受了委屈,要找他讨个说法,而且还可怜兮兮的在凤凰台守着她冲着那些个小.姐发疯呲牙,活像一条得了狂犬病的疯狗。

    怎么后来就这样那样,发展成这个对她十分不利的结果了。

    而且这混蛋居然除了昨天展现了惊人的耐力外,丝毫没有做什么解释,昨天他为了什么和金宸跑到凤凰台去消费?到底去消费了几次?中途有没有点什么不干净的服务?是不是以前就有这花花公子的毛病?

    还有最重要的是:他是不是知道贺齐生压根儿不是犯案的真凶?

    妈.蛋,这些问题一个都没得到解决不说,反而自己被他在沙发上就解决了。

    池玉欲哭无泪,从床头拿过自己的手机,按了两下,想问问秦念昨天证人的事儿查的怎么样了,谁知连电话都和她作对,倔强的黑着屏幕,按了好几次开机键都不能启动,最后露出个电量亏空的警告图标。

    池玉愤愤的将手机插到了充电线上面,然后艰难的挪动双.腿,下床去洗澡。

    浴室洗手台的正前方搁着一个白色药店的塑料袋,池玉好奇的用手拨了拨,里面有五六种软膏,但只有一种是抹在眼皮上用于外伤的,另外全都是用途特别暧.昧的软膏。

    说明书上美其名曰,对粘膜类型皮肤充血、红肿、撕.裂有奇效。

    池玉看到撕.裂两个字,下意识的抖了一下腿,皱着鼻子将红色的软管扔了回去。

    什么玩意儿!

    但是洗了澡后,她磨磨蹭蹭的还是用棉签先给眼皮子上的伤口涂了药。

    随后一只脚搭在浴缸上,以诡异姿势抹另处,一边涂着池玉一边哭唧唧的想:自己这颗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大清早还要这么羞.耻的涂药,当真可怜。

    按道理她洗了这么好半天的澡,李青早就不会有什么耐心等她这么久的,但是再出来她也没听见楼下有任何动静。

    于是乎穿好衣服,用遮瑕膏愤愤的将脖子上的痕迹盖住了,趿着拖鞋一瘸一拐的扶着楼梯的扶手,慢慢往一楼挪着。

    果然一楼除了餐桌上摆着的饭菜,空无一人。

    池玉翻了个白眼,莫名其妙的联想到“豪门弃妇”和“拔什么无情”的字眼。

    疑惑着走到餐桌前,今天的早饭是芝士牛油果三明治,旁边的盘子里还有些黄油炒蛋,厨房的咖啡机上还煮着咖啡。

    池玉用鼻子狠狠的吸了吸香味,肚子没骨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昨天运动了一晚上,不饿才怪。

    她给自己倒了杯滚烫的咖啡,坐回餐桌上吃着三明治。

    三明治有些凉了,不过外面还是很酥软的,牛油果熟的很透,带着点儿核桃的清香。

    池玉一边儿往嘴里扒着盘子里的炒蛋,一边儿思索着:陈阿姨怎么不在,一般不都是会跟她唠几句家常再走,也不知道她姑娘怀孕最近是不是还那么挑食。而且陈阿姨最近是不是又学习了什么西餐的菜式,怎么突然想起买了牛油果和芝士了。

    要知道平常陈阿姨手下的菜色,那都是正儿八经的北方中餐。

    早上不是包子油条,就是小饼或者粥点,甚至有一次池玉说想吃面包,第二天一早她居然买了手撕老面包来给她吃,并且还热情的配了三个小咸菜。

    池玉吃饱了早饭,精神头好了不少,觉得身上也舒爽了不少。

    估摸着手机这会让也该开机了,于是爬回楼上的卧室去。

    手机这会儿确实开机了,开机了倒是不要紧,可是这屏幕上的电子时钟吓了池玉一跳。

    一声尖叫再度穿透房顶,楼上人家的主妇正在削土豆,一个失手将土豆掉在了地上,土豆咕噜咕噜的滚到了一旁,被狗子一口叼走了。

    主妇痛苦的抚上眉心,也不知道这楼下的姑娘是怎么了,一中午已经叫唤了两次了,活像杀猪似的。

    暗自决定,如果她一会儿再叫,她就打电话报警。

    池玉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钟才知道,为什么屋子里头除了她一个人都没有,因为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了,而她还在家里悠哉的吃着早点?哦不,午饭?

    手机非常不合时宜的震了两下,池玉点开微信,正是昨晚上的罪魁祸首。

    用黑色logo做头像的李律师在对话框问道:“起来了吗?”

    池玉撇着嘴不想回复,这家伙居然早上上班去不叫她,一天缺勤可就是要扣四百块全勤奖的啊。还好意思问她起来了吗?

    不稍一会对面又发来一句,“这些日子你别来公司了,也没什么正经事儿,给你提前放年假了。”

    “工资照发。”

    池玉皱着眉头,心想什么叫没什么正经事儿,就算工资照发她难道就是那种喜欢薅社会主义羊毛的小人?在家躺着怎么还能安心的拿工资呢,再说了这事儿是HR说的算的,他一个高级合伙人有这么大的权力?

    再者说贺齐生被诬陷可是人命官天的大事儿,他在这个档口还给她放假,越是躲着藏着,她越想一探究竟。

    关了对话框,池玉就在通讯录里面找起了秦念的电话,秦念从昨天到现在还没联系过她,是不是因为也没找到什么证据?

    如果没证据那可就惨了,下一步她还真不知道要从哪里查起。

    池玉仔细的将手机通讯录里面的二十几个人翻了个遍,说来比较唏嘘,她确实社交圈子少的可怜,除了李青之外,她这辈子好像没认识到什么体面的人物。

    老东家里那些腌臜的势利小人她也没想过要再联系,除了吕双双之外早就删了个遍,现在这二十几个人里头,除了家里的亲戚们和大衍律所里面的同事门,外带还有点餐小哥的电话再就没有谁了。

    可是偏偏就这二十几个电话,她前前后后翻了三遍,也没找到秦念的名字。

    是不是没存?明明存了的呀,她疑惑着再去通话记录里面找,同样,并没有陌生的号码。

    这怎么回事儿?

    一条微信又进了手机里面,池玉打开一看,一脚踢上身边的床头柜,痛的像个虾米似的弯着腰去揉。

    “你别想着再联系秦念了,我把他电话号码都删了,这些天你好好在家躺着,实在不行跟叔叔阿姨一起去欧洲旅个游,我给你们报团。”

    池玉揉好了脚趾头,警惕的对着四周的墙角看了看,李青这家伙是不是在家里装了针孔监控摄像头,怎么她想什么做什么他都清楚一样。

    池玉绕着四周看了好一通,才安心的回到了衣柜旁边。

    打开衣柜她又犯起了愁。

    昨天在凤凰台丢掉的那件羽绒服是她今年双十一才购入的,是她冬天御寒的衣物里,最为厚重保暖的一件了。

    要知道这些年冬天里天气的寒冷度持续创新,真真的一年比一年冷。

    虽然李青老早就扔给她一张信用卡的副卡,说是里头有五十万的额度,够她买买买的了。

    但是池玉自认为这点儿清高的傲气,她还是有的,追溯到六七年前,她也是现在这个样子,即便是喜欢上了爱上了,也是不愿意在金钱上人情上沾男人太多的便宜。

    即便是万般不情愿的被半强迫着收了他的卡,但是从来没有真的刷过一笔,从来都是装进钱包里时时刻刻带在身边。领了这个情,但不用这个钱。

    每每打开钱包看到了,心里也会有点儿小小的感动,像是用钱财制成的,低俗护身符似的。她还是相信,这里头是有真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