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九十八章:天价酒单

第九十八章:天价酒单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池玉听后楞了一下,不知道对面的人是不是在耍她,她拿起桌上肚子大脖子小的酒瓶看了看商标,确实是叫皇家礼炮,但是700毫升就算十杯的量。

    一瓶岂不是要八千多块?三瓶两万多她哪里见过这么贵的酒。

    适时一个打扮成兔女郎的服务生扭着腰肢走了过来,端着的托盘上是刚刚对面男人帮他们点的几样吃食。

    服务生刚刚就瞧见这桌上的氛围不对,主动抢了单子过来服务。

    她瞥见桌上的酒瓶又仔细打量着池玉对面这个面容姣好的欧美男人,一边弯着腰将托盘上的蟹黄蚕豆、炭烧鱿鱼等食物一样样端上桌,一边翘起了屁股摇了摇高叉紧身衣的毛绒尾巴。

    “尼克,怎么不高兴了~还要点酒吗?”服务生巧笑着,双臂用力靠向身边挤压,展示着傲人的身材。

    尼克听到她的话,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伸出一只手在她前面扭了一把。

    眼前这男人体力好又阔气,听服务过他的小姐妹们说,他每次一早如果心情好,还会在床头留下不少数目可观的小费,可比那些油腻腻又一毛不拔的中年大叔强上百倍。

    她贴在他身上,垂着眼睛瞥了一眼桌下,看到的情景让她心中暗喜,看来今天有戏。

    “要什么酒呀,对面这位大姐带着个骗酒的表子喝了我的酒,还不肯办事。”

    “这不,现在还在酒瓶子上四处找标价贴呢,怀疑我用这点儿酒钱唬她呢。”

    服务生也不在意对面桌上的两个女人,与尼克调笑着。

    在喘息的间隙中还附和道:“可不是嘛,这女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尼少多么英俊多金呢,多少女人还巴不得呢。”

    夏鹿这会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自然看不到这二人的精彩表演。

    池玉活了三十来个年头还没见过活人在她的面前表演爱情动作片,脸上被羞耻感激的红一阵白一阵,低着头避开看他手上的动作,说道:“你稍等一下,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我找找看她的包在哪儿。”

    她身上不要说两万多的现金,连银行卡里也只有上个月没花完的五千多块钱而已。

    接到夏鹿电话的时候,池玉一个多月没见她,心里也有些挂念她这半吊子的妹妹,还有些即将见面的欣喜。

    谁成想来了就发现她惹了这么一身骚,想着她狠狠瞪了夏鹿一眼,然而后者趴在桌子上仍然是看不到这试图杀人的目光。

    夏鹿会来这里消费,应该是知道这酒吧的消费标准的,再说现在的富二代们谁还不带着几张卡的,她松了口气站起身来在卡坐的周围找着夏鹿的背包。

    然而摸了一圈,又蹲在地上瞅了半天,池玉嗓子眼儿渐渐开始发紧,没有包?这家伙的包不会是被人趁着酒劲儿拿走了吧?

    池玉紧张的拍了拍夏鹿的脸,将她拽起来问道:“大小姐!你的包呢?现在要结账了啊。”

    夏鹿眼睛四处转着有些对不上焦,最后落在她焦急的脸上,打着酒嗝说道:“包呀,在我车上呢~”

    之后又一头栽倒了卡坐的另一头,扯起了呼噜。

    一瞬间池玉觉得自己被王昭君使用了二技能,完全冰冻住了,对面的尼克也像是连锁反应似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随即在服务生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

    池玉在这粗哑的笑声中慢慢坐正了身子,正色道:“先生,我先带她到车上拿包,回来就给你付钱怎么样?”

    对面的男人笑声更大了,连着那个服务生都笑了起来,两个抱在一起笑作一团,不知道是谁还发出了几声猪叫。

    尼克笑够了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池玉被面前震跳的玻璃瓶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抖了几抖。

    尼克指着鼻子对她说道:“少他妈在这儿多管闲事,谁知道你是不是他姐,说不定求关系都没有就他妈是来捣乱的呢。”

    “我和她的事儿,你管得着吗?”

    池玉咬了咬牙,强撑着一股气,她以前没和夏建国认亲的时候还管了夏鹿的闲事,现在层血缘关系在里面,她这个正义感爆棚的大龄少女更不可能甩手走人了。

    “先生,您别动怒,不然你跟着我们一起去车上拿钱,我保证把钱还给你。”

    对面的男人见她还一句一句的回嘴,怒火中烧,眉毛眼睛都皱在了一起,面上像浇了一把热油似的。

    “我去你妈的,要不然现在把酒钱结了,要不然就把她人给我留下,听得懂人话吗?”

    对面的人本就眼眶深陷此刻发起怒来像是恶鬼附体,池玉强忍着哆嗦,拿出包里的手机,说道:“放心放心,我找人来付钱。”

    对面的人看她哆哆嗦嗦的不置可否,笃定了她是个穷光蛋,将服务生抱在了腿上。

    服务生见状立马贴近了吻住了尼克的两片唇,两人喘息着纠缠在一起。

    池玉马上拨通了夏望舒的电话,然后几声后那边穿来了留言机的声音:“你好,我现在和老婆孩子在马尔代夫度假,不处理任何工作上的事情,有急事儿都等我回国再说。”

    池玉长呼了一口气,不知道谁现在还能拿出两万多块来救场。

    犹豫了一下又把电话打给了李青。

    李青那边一接通她就大喊着:“学长,你快来菲比啊!我…”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对面的尼克一掌扇掉了手机,他扯着嘴角说道:“喂,你怎么还不滚,打什么电话,谁知道你是不是叫一群流氓来坏我的好事?”

    池玉瘪着嘴,捡起了地上的手机,手机屏幕摔得粉碎,不知道刚刚李青听见自己的话了没。

    这可是自己刚换的手机!

    她迎上尼克的目光,怒道:“我看你才是个流氓吧,你这人怎么一点儿道理都不讲,我说了会还给你钱,你总不能光天化日的把一个喝醉的人强行拖走吧,这在中国叫什么你知道吗?”

    尼克一听她口气不善似乎在威胁自己,火气更不打一处来,捏紧了拳头问道:“还拿法律吓唬我呢?你不知道这儿是个什么场子是不是?老板黑白通吃,不然哪能正大光明有这些个交易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着二楼尽头一片漆黑的地方:“那儿有个会员才能用的私人电梯,我一会儿呢,就带着这个妹子和这个醉鬼坐电梯上楼,楼上就是私人的地盘,JC都无权进去搜查,就算我把她怎么样了。明天一早谁能说得清楚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

    池玉呆呆的瞅了瞅对面的服务生,服务生努了努嘴,不置可否的样子。

    池玉现在恨不得将夏鹿打死,这家伙找了这么家黑店不说居然还惹了这么个精虫上脑的变,态!

    完了完了,今天难道要为了她和着男人同归于尽了不成。

    这外国人看起来人高马大的,而且似乎常年健身还十分健壮,自己一会儿会不会被他一拳打成个植物人?

    趁她发呆的空档,男人以为她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伸手就去扯夏鹿的胳膊,将她架在自己的身上,服务生听到他刚刚说要和自己一起上楼,满心欢喜的去帮他扶着夏鹿。

    如果是服务一对情侣的话,那么酬劳自然也是翻倍的,自己这个月的业绩还没完成,今天能捞到这么件上算的买卖,再好好表现多赚些小费,月底就能免去了被妈妈桑手下的一顿毒打了。

    池玉见他们二人就要把夏鹿架走,狠命的从后面抱着夏鹿的腰,不管不顾的大喊:“救命啊,报警啊,这儿有洋鬼子人强中国人了!”

    她的声音本就不大,即便是喊得声音再大,在这种环境下也应了香港电影里那句狗血的台词:你喊啊,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有用的。

    但是尼克被她这么一叫激怒了,害怕她真的煽动了些热血青年,一个拳头混过来想先把她撂翻。

    池玉只觉得一股风从头上袭来,咬着牙暗啐,“自己还没沾到亲爹的什么便宜,这会儿就要被亲爹的闺女连累死了…”

    可是闭了半天的眼睛,头上却没有穿来想象中的剧痛。

    耳边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还是那么嘈杂,但是一股子似有似无的白麝香味道钻进了她的鼻孔。

    嗯?

    池玉抬头,只见面前的男人换了一个,此刻李青正低着头阴阳不定的瞅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