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七十五章:吾家有女

第七十五章:吾家有女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池秀英昨夜一直睡得不安稳,池玉提前跟她打过招呼说升了职位要跟同事们聚餐,会晚回家一些。

    但是她一直等到半夜1点,池玉还是没个消息,连电话也不接。

    她心中越来越焦急生怕女儿出了什么事,正想着出门去池玉的公司看看。

    夏鹿就来了电话,告诉她池玉喝了些酒晚上就不回去了,她已经拖人把池玉安顿好了,让她不要担心。

    池秀英从初见夏鹿还不知道她是夏建国的女儿起,她就对这孩子很有好感。

    虽然看着没心没肺平日里喜欢咋咋呼呼的逗大家开心,但是这孩子的一双眼睛是不会撒谎的,本性纯良。

    她也活了半辈子,这点看人的本事应该是不会错的。

    知道有夏鹿照应自然松了口气,池玉虽然也不小了,但是上班的这些年来因为没有处过对象,也没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还从没有在外面过夜的时候,她睡着也不踏实,夜里醒了好几次。

    早上七点半她听着门口有细细索索的敲门声。

    连忙爬起来披着衣服,从猫眼一看,正是自家闺女。

    池玉蓬头垢面的,看着脸都没洗干净。

    池秀英微嗔,伸手去详装打她的后背:“你怎么昨晚上连个电话都不回,是不是喝多了?”

    池玉心虚,这辈子没跟池母撒过谎,现在晚上喝多了在别人家痴痴傻傻的,这档子事儿更不知道怎么撒谎了,支支吾吾的:“嗯…”

    “一个没结婚的女孩子在外面喝多了不回家算是怎么回事?!”

    “怎么不说话,你现在翅膀硬了不停妈的管了?”

    池秀英本想教训她一气,可是见她听了骂也不回话。

    看着小脸,脸色煞白,置身无物,连包都不知道去哪了。

    “玉儿?”

    “玉儿?怎么了?你跟妈说。”

    “昨天夏鹿不是说找人将你安顿好了吗?你怎么这幅样子就回来了。”

    池玉听到夏鹿已经跟她打过招呼,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顺着杆儿爬:“妈,昨天那个孙总吃了饭还不让回,在酒吧里有个男同事一直灌我得酒,最后夏鹿找了朋友来把我接走了。”

    说着她抱上池秀英的肩头:“妈我这阵还头疼呢,你给我做点吃的好不好,我胃也痛!”

    终究她还是没敢说自己差点让周函算计了的事情,从小她就学会了打落了牙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回来让母亲担心着急。

    池秀英心疼的拍拍她的肩膀:“好好好,妈给你去熬粥喝,你先去沙发上躺会儿。”她自然觉得夏鹿的朋友一定也是个女孩儿,照顾周当没多追问,就赶忙走进厨房拿出了白米、两只皮蛋,和一小块鲜嫩猪肉。

    她一边开水龙头淘米,一边说:“你们公司那个孙总到底什么用意,自己也是个女人怎么总给女下属灌酒,上次夏鹿喝多了是不是也是她组织的?”

    “都是女人怎么好这么为难晚辈的?”

    池玉闷闷的嗯了一声,心想她上次可不是给夏鹿灌酒,她和自己表妹一同给人下药毁人清白呢。

    “还有哪个男同事又这么没皮没脸给女同事灌酒的?我看啊肯定没安好心,这破公司升职加薪有什么用?没一个正经人。”

    池玉躺着看着客厅窗外上歇脚的几只小麻雀,麻雀浑圆的灰色身子蹦蹦跳跳,漆黑的小嘴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她嘴上也嗯嗯啊啊的糊弄着。

    “我说话你听见吗?要我说,不然你还是别在那个不正经的公司干了。”

    “上次听你说那个副总不是和总经理是不正当的关系吗?这种环境把你带坏了!”

    “要不然你把这份工作辞了,回头让你爸给你寻个稳妥的好职位,难道不比在这儿受气喝酒强多了?”池秀英一出声就暗道说错了话,回过头瞄了一眼池玉的脸色。

    池玉从小自尊心强,虽说在她和夏建国要结婚的这件事情松了口,蒙了眼不管不问。

    但她知道池玉都是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池玉心里还一直憋着股劲,一直都不肯松嘴去夏建国的公司任职,

    池玉这会儿也听见池母的话了,窗外的麻雀也许是感受到这不安的气氛尽数飞走了。她回过眼盯着天花板上有些发霉的黄色斑点。

    过了半响回道:“妈,我知道你们都想我去集团等到时候集成他的产业,但是我心里别扭着总感觉过不去这关,没有我之前人家明明有好端端的女儿和儿子。”

    “我这么横刀夺权,虽然夏鹿、夏望舒嘴上不说,我也明白他们都是顶顶的好人。但是我…”

    说着池玉有些伤感,觉着自己着矫情的心形也不知道是随了谁的,非要钻这个牛角让自己难受。

    “我总觉得我就是这芸芸众生中普普通通的命,我花了很长时间认了,过了,心里自在了。”

    “可是这会儿又都弄得天翻地覆。”

    “我不想争也不想抢,就像安安静静的过咱的小日子。”

    池玉思及母亲和夏建国的结婚也是快要提上日程了,母亲终究也是要和他去过得,自己总不能30郎当岁了还像个拖油瓶跟着她。

    她甩了甩头,“也许,日子久了就好了,我就是现在不太适应。”

    池秀英在那边叹了口气,池玉接着说:“但是妈,我也同意你说的,这公司我也真是待不下去了,受的够够的,不如我先回家歇一两个月?说来我也工作六年了,这回沾着我家小老太太的光在家当几个月啃老族成不成啊?”

    “趁着我亲爱的妈妈还没嫁人,我得好好跟她腻一腻。”

    池秀英本想着池玉性子倔得很,没想到她竟是退一步松了口,自己心里头高兴。

    之前家里只有两个女人,池玉比起闺女更像个儿子,在工作上从来不说苦不说累,可她心里和明镜似的,在职场上谁能不受些闲气呢。

    这会池玉说要歇歇,她自然双手赞同。

    “好好,你在家歇歇,歇多久都成,妈养你!”

    “哎呦,妈!”池玉装模作样的叫着。

    “我现在怎么有种不舍得你的感觉呢?有种那叫什么: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原来嫁妈妈和嫁闺女怕是一种感觉吧?”

    “嘿!你这个小崽子,看我怎么收拾你!”池母笑的直不起腰,扶着灶台。

    ---

    池玉吃了稀饭躺在自己床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思及吕双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会有事吧。

    就想爬起来找手机给她打个电话。

    看着四处空空的凳子沙发,这才一巴掌拍到了脑门上,她出来的时候居然忘了拿包。

    包倒是没有多少钱,是她从淘宝上买的便宜货,但是里有她的身份证件和所有的银行卡,关键的是没了手机她怎么联系吕双双呢?

    而且她辞职的事儿还得跟人事那边打个招呼吧。

    可是手机和包还都落在李青家了,她捂住脸,回去再取是断然不可能的了。

    灵光一闪,她从床上爬起来:“妈,你的手机借我一下嘛!”

    池玉拿着池母的电话,盯着通讯录里夏鹿的电话又犯了愁。

    她这颗煎滚油炸的老油条就算脸皮再厚此刻也犯了难。

    昨晚,昨晚的事情要怎么解释?

    痛哭流涕的:大妹子啊,姐对不起你,姐喝多了耍酒疯控制不了自己,一不小心好像把你的律师大人给睡了。

    还是义愤填膺的:妹妹,姐姐跟你说,你快跟这个李青分手,姐也是为了你好,以身试险,他果然跟小道消息说的一样是个性瘾的,听姐姐说这种男人可不能找。

    亦或是直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学那宁死不降的勇士:要杀要剐随你便,总之我给你带了绿帽子,你放过我妈其他的都好说,还有件事就是:你先帮我去你男朋友家把我的包给我带回来咋样。

    池玉脑中胡思乱想着,似乎是酒还没醒的彻底,大有精神崩溃的意思。

    末了她还是怂下阵来,打开电脑在百度知道上搜索。

    “醉酒后睡了妹妹的男朋友怎么办?”

    结果原来遭遇这种横祸的人居然不在少数,池玉一边摇着头一边愤恨的想:“酒真是万恶之源,她要戒酒,戒酒!”

    打开一个有五十多人回答的页面,为首的写到:“远离他,这个自己也有责任,只能说你的妹妹瞎了眼,你也有些喜欢他吗?就算醉了,也能反抗啊我看你应该报警!”

    池玉疑惑着,昨晚恍恍惚惚的最后记得的画面就是自己骑在他身上,喝醉了还能反抗吗?所以到底自己有没有反抗?

    她接着往下看:“你能不能确定自己做了还是没做?说不定只是喝多了睡着了?身上有什么印记吗?”

    提问者回答:“肯定发生了,我下面都是那个。”

    池玉转了转眼睛,“下面都是哪个?”

    自己好像什么也没有啊?这人怎么不说清楚些!

    池玉转念想了想,她这个老铁树虽然没吃过猪肉,但是没少看过猪跑。

    电影里或者小说里女人的第一次不都是会痛的丝血裂肺,第二天连床都下不来吗?虽然这些是有演绎的成分,但是艺术都是来源自生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