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七十四章:家中有贼(加更)

第七十四章:家中有贼(加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一秒她就落进一个带着淡淡香味的怀里,李青长臂一展取下了上方的浴巾,将池玉白白嫩嫩的身子裹了扛起来,扔进了卧室的床上。

    “哎呦!”池玉倒栽葱倒在床上,捂着被摔疼的屁股爬起来盘坐在床上,嚷嚷:“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对待女士为什么这么粗鲁?”

    “你这样子哪个女孩子会喜欢的!”

    “哦?看来你这个女孩子,不只喜欢我笑,还喜欢我动作温柔一些?”李青斜眼瞅她。

    池玉美滋滋的听不出来他话中的“女孩子”明明带着讽刺的意味,她现在是大龄女还差不多。

    “对啊!而且我还喜欢你同我讲实话,不要老装着一副表里不一的样子。”池玉歪头倒在墨色的羽绒被上。

    “猜不透你的想法,我最讨厌了!”

    “…”他不想理她,脱了被她弄的湿哒哒的睡裤,想了想一鼓作气干脆把上衣一起脱了。

    这个月份小区的供暖还没来,秋高气爽,晚上盖着柔柔的羽绒被睡觉最舒服。

    可是李青这会儿脱光了皮肤上也难免激起了一些寒颤。

    他掀开被子将池玉从被子上抖下来,躺了进去。

    池玉见他上了床叫着:“你干嘛?”

    李青闭眼。“睡觉。”

    “你干嘛躺在这里睡觉?”

    “…”

    “喂!说话啊!你干嘛躺在这里睡觉?”她见他不动,飞起一脚踹在他身上。

    李青睁眼,她脸上明显还带着酒后的酡红,眼睛慵懒的眯着,掌握不好平衡连踢过来的腿都是轻轻的撞上了他的小腹。

    李青从被子里伸出手拉着她的脚踝拖进了被窝里,“你要不要好好睡觉?”

    “不想睡觉不如做些有乐子的事儿?”李青半阖着眼不去看她。

    “什么事儿,什么事儿?”池玉一听有乐子,立马来了精气神,匍匐着向他身边靠近。

    “你快说呀,有乐子的是什么事儿?”

    李青顿几秒似乎忍耐到了极限,睁开眼冲着近在眼前的她展颜一笑:“我不是有病的吗?自然时时刻刻都想做那件事情了,你说有没有乐子呢?”

    他这些日子见了池玉总是冷冷清清的一张脸,这会儿展颜一笑像是高山上的千年积雪照了些绒绒的暖光,尽数的冰雪都化成了清凉的流水,绕指柔一般的。

    池玉被这笑容迷惑了,痴痴的点了点头。

    李青挑了挑眉毛,一把搂过她的腰,将她拽上了自己的身体。

    扶着她坐在他腰间,一只手扯掉沾染着湿意的毛巾扔在床下,像柔软的团子摸去。

    另一只手还环住她,似乎是怕她晃晃悠悠的坐不稳。

    直到被有种异样的感觉从身上穿来,池玉才如梦惊醒了似的,从他身上连滚带爬的翻身下去。

    用被子把自己裹住后恶狠狠的瞪他:“病的不轻!”

    小道消息说他只喜欢20出头嫩的出水的少女,看来说的也是不准的。

    他犯起病来居然想对自己这个大龄剩女泄欲。

    李青手上还残留着滑腻的触感,闭了眼不去理她的怒目相对,拍了下手关了床头的声控灯。

    末了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睡觉!”

    房间漆黑了下来,只有窗帘缝隙外的月亮还不依不饶的照进来一道白光,似乎是想窥探清楚这房间内二人共睡一床被子下的情形。

    池玉此刻闹得累了,迷迷糊糊的闭了眼睛喃喃道:“今天,这,梦,怎么这样长呢?”

    自然没看到旁边李青染上些红晕的面庞,喉结处紧紧的上下颤动着,像是忍耐着什么。

    ---

    李青居住的小区确实称得上3A级别的小区,坐落在半山腰上,私藏了一座山的翠绿美景。

    这个时段翠绿墨绿嫩绿起伏的山间已经变了颜色,染上些金黄的秋衣,但是还有些夏末的蝉不肯离去,第一缕阳光照下来的时候就开始吱吱的叫着,与鸟鸣声共和一曲此起彼伏。

    池玉被这些自然的音律扰了睡意,听着耳边喧闹,揉着眼睛想从被子里爬起来,可是身上乏力腰处还有个热乎乎的禁锢让她动弹不得。

    天外还没大亮,小区里怎么这么吵呢?

    咦?池玉捂着宿醉的头,这也不是在自家听惯的人声或者汽车声啊。

    她睁大了眼睛四处对着焦,好不容易看清了身边的东西。

    !她捂着头的双手下一秒来到嘴上,死死的按住小口生怕自己尖叫出声。

    身边这个哪里是个东西,不正是李青大律师本人吗?!

    自己此刻好死不死的正窝在他的怀里,他侧着身将她这个矮冬瓜圈在怀里,一只手穿过她的腰间搭在她的屁股上。

    这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池玉小口的呼吸着,努力的用此刻正阵阵闷痛的脑子思考这不符合常理的前因后果。

    昨晚,昨晚她不是和公司同事们在吃饭吗?

    后来喝了洋酒就睡着了?后来周函扯了自己的头皮叫骂,然后彭的一声被孙佳乐开了瓢。

    之后,之后门口走进了一个人,李青?

    断断续续的画面在她脑子里闪过,她哭得笑的,又脱光了在他面前泡澡的?

    后来她好像还骑在了他身上?

    池玉的牙狠狠的咬住了下嘴唇,在红唇上印下一排发白的齿音。

    她不能活了一个老处女居然在临近31岁生日的时候酒后乱性,她现在就想从这窗户上跳下来以死明志。

    李青似乎是被她小脑袋上不安分的乱发搔到了鼻子,不舒服的哼了一声,随即又把她抱的更紧了,手还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

    他的手掌轻轻一拍,带动她此刻异常敏感的神经,一股酥麻就窜上了尾椎。

    池玉没出息的在他怀里红了脸,眼神向下,被子里全是裸露的肌肤,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自己寸缕衣着都没有。

    池玉咬咬牙,此刻当急忙的是要赶快从这儿逃走。

    比起昨晚上自己醉酒发痴更丢人的岂不是一会儿还要面对李青?

    他一张阴冷的面皮会露出什么情绪,薄唇微起又会吐出什么冰碴子,她咬着牙不敢想。

    池玉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抬起李青圈住自己的胳膊,翻身向外滚去,顺势将头下的枕头塞进他怀里,一气呵成。

    可是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矫健的伸手高兴一秒,她就扑通一声掉下了床。

    原本李青就压着她在床的一侧睡着,怕她掉下床用手勾着她,这下子还不容她翻滚半圈就回旋落地了。

    池玉趴在床下哈着气,一分钟后听着床上的人似乎是没醒,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瞄了一眼。

    很好,他还在睡着。

    池玉蹑手蹑脚的在卧室里寻找自己的衣服,最后只在卧室里的洗手台边上找到了自己的贴身衣服。

    她急忙穿上,打开卧室的门,向外寻找,隐隐约约记得自己的衣服好像是在一楼的沙发上。

    她匆忙的下着楼梯,加紧步伐,眼睛在客厅四处搜寻。

    !找到了,她的毛衣的牛仔裤都在沙发旁边的衣架上挂着。

    她一门心思奔过去,拿起牛仔裤就往身上套着。

    “咣当”一声,她回头愣住了。

    走廊尽头的开放厨房里,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女人正系着围裙在灶台上做着什么吃食。

    陈阿姨一大早就在早市买了新鲜的牛肉和裙带菜,来到做帮佣的年轻小伙子家里做早餐。

    她以前在政付单位的食堂做饭,到了退休的年纪,但是在家闲不住,就出来找些保姆之类的活贴补家用。

    这家小伙子是做律师的听说家里很有钱,但是却自己单出来过,平日他也特别忙,于是她也就是每天早上过来收拾下家里的灰尘,如果小伙子在家就给他做顿早饭。

    一个月轻轻松松可以拿到三千多块钱还是很划算的。

    她这会儿炖上了汤,刚用勺子尝了一下牛肉汤的咸淡,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穿着内衣裤从二楼蹑手蹑脚的跑了出来,在衣架处翻着什么。

    陈阿姨目瞪口呆,勺子也从手里掉了。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陈阿姨先发夺人:“李先生!!!家里遭贼啦!”

    池玉听她出声大喊,连忙将裤子提上,一边套着T恤一边解释:“不是,您别喊!”

    “阿姨您听我解释…”

    陈阿姨见她要走过来,举起了身边的煎锅,一脸惊恐。

    “李先生!李先生你快出来呀!这小区保安这么好怎么好有小偷的呀!”池玉心想着这个做饭的阿姨大概是学黄梅戏出身的,这般黄鹂鸟似的女高音,李青此刻再不醒才怪。

    听到楼上似乎是有响声,她来不及解释,冲到走廊捡起自己的鞋和袜子,撒腿就往外跑。

    一边跑还回头喊:“阿姨,我我我,我真不是贼,您别害怕。”

    她按了电梯就急忙进去,连包都忘了拿。

    李青这边在屋里笑的近乎岔气,听着大门咚的一声关上了,才从卧室开门走下来。

    他站在二楼倚着楼梯春风和煦心情极好的样子,跟陈阿姨道说:“陈姨,她确实不是贼。”

    陈阿姨哑然,羞红了一张老脸:“哎呀!”

    她眼睛转了转,“你看我真是老糊涂了,怎么能将李先生的女朋友错认成了贼。”

    陈姨讪讪的:“李先生,下来吃饭吧,今天早上吃牛肉汤。”

    一边盛着汤一边念叨:“这小姑娘怎么跑的这么快,留下来吃个早饭多好,我煮了这么多汤,今天的味道顶顶好。”

    李青应了回卧室去洗漱。

    陈姨这才皱起了眉头,自从她给这小伙子做事起,除了有时候小伙子的妈会买些补品塞进冰箱里,再就没见过一个女孩子进过门。

    她回家跟自家上大学的女儿说起过,自己做帮佣家的小伙子长得特别帅可是就是没有女朋友是怎么回事。

    当时女儿还意味深长的说:“妈,你真是老套,现在不一定小伙子就得喜欢小姑娘。”

    从那时起她就多加留意,来找李青的男人中倒是有一个年轻一些矮一些白白净净的小伙子来的最勤。

    小伙子斯斯文文的总戴着个眼镜,说话也是柔声柔气一副好脾气的样子。看久了她觉得两个人倒也是有些相配。

    不过不能生儿育女的这种关系毕竟是不好。

    有了这种固定印象,大清晨的见一个穿着内衣裤的姑娘畏畏缩缩的跑进来,她不误会成家中有贼才怪呢!

    这姑娘也是,大大方方的下来打个招呼吃饭不好吗?跑什么呢?

    陈姨一边盛饭一边哼着小曲,看来这年轻的男主人还是回头是岸了,喜欢女人多好呀。

    过几年再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小子,这才是正经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