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六十五章:代父做媒

第六十五章:代父做媒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一晃一周就过去了。

    今天秋高气爽,终于有些寒风瑟瑟,晚秋的意味了。

    池玉正坐在自家沙发上玩儿着手机,她点开朋友圈百无聊赖的刷着,突然看到吕双双的一条状态。

    “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好纠结。”下面还配了个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的搞笑图片。

    池玉笑着私信她:“宝宝你有什么烦恼?不如明天我请你吃饭你和我讲上一讲其中的缘由?”

    对方的窗口上马上就变成了正在输入的状态。

    可是输入了足足有三分钟,只回了个好字。

    看来这小丫头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要同自己讲。

    回想着上周周函跟自己告白之后,在公司再见周函时,他神情自若万分自然,反观倒是池玉30年来难得的给别人发了一次好人卡,看到他总是尴尬的笑着有些讪讪的意味。

    周函对她还是照顾有加,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丝毫没有受了拒绝的颓废。

    见到她有苦活累活都抢着去干,甚至还有一天中午给她带了自己做的盒饭。

    池玉也是很不好意思,想着她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但是对方有一副坦然受之的样子,她总不能又自作多情的再去拒绝一遍吧。

    不过倒是吕双双,每次见到周函黏在她身边就有些神情古怪的摇着头。

    难道吕双双正暗恋着周函?

    池玉头痛的抚上额头,六年都没开花的老铁树这下子真是惹了一通烂桃花,明天可要和吕双双解释清楚才好。

    说起吕双双和周函年级相仿,又都是开朗阳光的性子,长相也蛮登对,其实在一起还是很好的。

    自己可无心加入这明争暗斗的几角恋中。

    池秀英从卧室换好了衣服,有些局促的走到池玉面前,“玉儿啊,你看妈穿着这身合适吗?”

    池玉一搭眼,池母身着一条卡其色的西裤和素色的棉麻上衣,外面罩着一件藏蓝色的短款风衣,竟是将好几年都不舍得戴的池玉送她的黄绿相间的丝绸围巾都戴了起来。

    池玉弯着眼睛笑了起来:“我妈穿什么都好看!怎么?小老太太要出去和人吃饭还紧张起来了?”

    池母娇嗔着瞪了她一眼:“我都多少年没跟人出去吃过饭了,都说让你回绝了,哎!”

    池秀英生下池玉之后就搬了家,只盼着街坊邻居不欺负他们孤儿寡母就好,更别说去交什么朋友了。

    疲于奔命忙着赚钱糊口,这辈子都很少和人交际。

    亏了池玉回国工作这几年,她也算清闲了不少,领了退休金平时少带些家教,也腾出些时间在公园里和一群老太太跳舞八卦。

    正是有了这群励志于给自家儿女解决终身大事的老姐们,她才能源源不断的给女儿介绍相亲的人选。

    听着池玉说夏鹿一家要请自己和女儿吃饭,本来她是拒绝的。

    可是没想到对方是她所在公司的老总,自己也不愿意给女儿的工作上打麻烦,硬着头皮答应了。

    “你说这富贵人家毕竟和我们不一样,礼数是不是也太足了些,我们也没做什么,夏鹿睡了一宿,吃了个早点还至于要专门答谢我们吗?”池母说着也坐在沙发上,拉起池玉的手摩挲着。

    池玉反手拍拍母亲安慰道:“没事的,就是吃个便饭,我看夏鹿的父亲挺慈祥的。”

    “而且夏望舒还是我以前在外面上学时后认识的学长呢。”

    “嗯。”池母点点头,还是按住了好奇心没有追问之前池玉匆匆回国的事情。

    看样子夏鹿的哥哥应该也不是帮助池玉的那个男孩子,不然池玉也不会这么平和的要带着自己去赴约。

    母女俩出门打了车就去往了约定好的龙记酒楼。

    正是周末的正午,龙记酒楼里人满为患,有约会的小情侣,更多的是举家一起来打牙祭的三世同堂。

    这家酒楼在京是出了名的港式茶餐厅,运营的年限已有四载,最近换了一水儿的厨师,还在前年得过米其林大厨的一颗星。

    相比四十几年前,如今物价横飞,这里的消费自然也翻了好几番。

    但是相比旁的米其林餐厅,这家可谓是物美价廉的很了。

    这里没有包间,无论几人的桌子都散落在一二楼的大厅中,一进门池玉就看到大厅靠窗的位置夏鹿正冲着自己招手。

    池玉正欲挎着母亲的臂弯往前迎过去,谁知池母却怔在了原地,任她怎么拉也不动换。

    她正想开口问。

    夏建国就从红绿条纹的软座上站起身走了过来。

    见他走过来池母拔腿就想往外跑,老头子竟然也腿脚极其灵活的跑了两步将她拉住了。

    夏建国目光灼灼,那眼神中的风采竟不像一个垂暮老人。

    “秀英,你这些年好吗?”

    池母背过身去,似乎是用手摸了一把脸。

    “我很好。”

    池玉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母亲与他竟然是认识的。

    怪不得夏建国大费周章的请她们娘俩来吃饭。

    “你还记得这家餐厅吗?你还上学那会儿我常带你来吃?”

    池秀英似乎是有些忌惮池玉的在场,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池玉。

    “玉儿,你先坐,我有些话同你,你这个叔叔他讲。”

    说着就径直向店外走出去。

    夏建国也亦步亦趋的跟着。

    池玉呆了呆,看着两个人的身影,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有种粉红色的气氛在流动?

    夏鹿笑着将她拉到座位上一脸神秘的说:“姐,你脑子不会这么坏吧?现在还没想明白?”

    池玉歪着头盯着她问道:“想明白什么?原来你是代父做媒居然想把你爸介绍给我妈?”

    “噗嗤。”一直坐在对面看戏的夏望舒一口将口中的红豆奶茶喷了出来。

    夏鹿一边叫着脏死了,一边指着窗外的夏建国说:“你不觉得这老头跟你长得有点像吗?哦不或者说,姐你不觉得你自己跟我家老头长得有点像吗?”

    池玉心想这会儿了你还有心思挪掖我长得像个男人?

    疑惑的转向擦着嘴边奶茶的夏望舒:“你这妹妹是不是大中午就喝了酒,而且耍起酒疯来就喜欢姐长姐短?”

    夏望舒看她压根是个木头脑袋点不破,出声提点着:“不不,这桌上不仅她是我的妹妹,轮起来你也应该是我的妹妹。”

    ?池玉脑子轰的一声,像是有炮竹将这些隐藏的线索从水底炸了出来。

    难道?

    池玉回头看看夏鹿。

    夏鹿一双桃花眼此刻弯着,用力的点点头。

    此刻窗外的池秀英捂着脸似乎是哭了起来,池玉连忙站起来,又被夏鹿拉着坐下了。

    “还是让他俩自己解决吧!”夏鹿说着夹了一个色泽通透的水晶虾脚放在她碗里。

    “你先吃点东西,看你脸色都发白了,快补补。”

    池玉将这虾饺塞进嘴里恨恨的想:我这明明是被你们一众人吓得!

    夏建国看着她捂着脸哭的样子,急的手足无措,他连忙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方帕子帮她擦着眼泪。

    “我对不起你啊秀英。”才一开口,声音竟然也是哽咽了。

    池玉看着窗外两个人影一会儿哭着一会儿笑着,一会儿依偎在一起,觉得天雷滚滚。

    换谁能想到这种霸道老总裁爱上我妈的故事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发生了,还发生的这么彻底。

    不一会儿两个老人从店外进来了,一落座夏望舒就冲着池秀英十分欢喜喊道:“秀英姐。是我啊,望舒。”

    “彭”一声,之间坐在一旁的池玉一个没拿稳将手中的茶杯撒了一桌。

    我是你妹妹我妈是你姐姐,这都是这都是什么辈分啊?

    两个人开了口慢慢的解释,池玉才大概明白了。

    大约是35年前,一个早产的男婴在一个乍暖还寒的春天被遗弃在了池秀英所在的孤儿院门口。

    虽说池秀英也是16郎当岁的年纪,但是当时她已经是孤儿院里最年长的孩子王了。

    除了孤儿院的工作人员闲时带着这个小萝卜头,剩余的日子里都是池秀英哄着这可怜的孤儿睡觉,吃饭。

    这早产的孤儿正是夏望舒。

    那时候夏建国已经是大学毕业了,是当时少有的知识分子,家里务农的父母和哥几个每日辛勤的耕作也赚不了多少粮票,家里经常连油星子都见不到。

    他一毕业就在家附近的小学做了教师,闲的时候就在三里地外的孤儿院给孩子们代课,赚些外快贴补家用。

    22岁的青年就这么和16岁的少女命运般的相遇了。

    她仰慕他在课堂上指点江山的才华,他只看了她那一双似乎会说话的眼睛就深陷其中了。

    于是乎夏建国在孤儿院呆的时间更长了,他闲余时间帮她带着那个才一岁咿呀学语的孤童,有种如果能这么过一生就好了的感觉。

    夏建国一直等着她成人,等着她18岁就叫自己的父母找媒人来下聘,连同这个小小瘦瘦的孩子一起带回家去收做养子。

    但是两个人互相爱慕着的几年时光却抵不住生活惊变的动荡。

    池秀英18岁那年,有个达官贵人家的女儿在一次学校的诗朗诵上看上了这个年轻有为的小伙子。

    随即而来的就是校长对他的提拔,和各方而来的暗示。

    人人都劝他,结了这门婚事,他以后前途无忧,不然突然被从教学职工的队伍中开除都是有可能的。

    他不信这个邪,断然拒绝了那个女子。

    谁知自己父母分的耕田,转天就被大队没收了,他那阵子忙的顾不得池秀英,一边安慰着每天以为洗面的母亲,一边在外奔走着想讨回些道理。

    就在那个时候,池秀英悄无声息离开了。

    孤儿院的工作人员面对他的质问满不在乎,一个成年的孤儿已经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内。

    末了那个妇人从池秀英的房间里找出一封信递给他,上面寥寥几个字:勿念,我已将嫁作他人妇,只望你将望舒安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