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六十六章:劲爆新闻

第六十六章:劲爆新闻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之后的事情两个人没好意思再开口,在场的几个人自然也懂了。

    当时池秀英已经有了孕在身但是为了他的前途,牺牲了自己选择主动离开。

    一个男人失了所爱也自然就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另一条能飞黄腾达的路。

    看来那个最后如了心意嫁给他的就是夏鹿的母亲了。

    要说池玉从小没有对父亲产生过幻想和好奇是不可能的,但是随着成长时期,面对这众多旁人对未婚先孕的娘俩的讽刺,调笑和数不清的流言蜚语。

    她对父亲那一丁点儿念想也慢慢的被磨没了,取而替代是是对又当妈又当爹的母亲的眷恋。

    此刻突然多了一个父亲一个哥哥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她心里也是平静至极的。

    夏望舒这才拍着大腿对夏鹿说:“怪不得鹿儿主动跑到宋总那家小公司去任职,你不会早就在背后调查池姐了吧?”

    夏鹿不同于夏望舒一门心思往外跑,从小似乎是对家和父亲都十分眷恋似的,一直留在国内。

    夏建国指望不上在美国不肯回来的儿子,早就有意要让夏鹿接自己的班,让她去念了商学管理。

    但是自从夏鹿去年研究生毕了业后无论谁怎么劝说都什么也不肯进集团任职。

    非嚷着说自己读书累了几十年,要在家歇歇。

    每日就是在家做做饭,打打游戏混日子,一副宅在家里准备啃老等死的样子。

    有时候夏建国使着她帮自己跑腿,才能将她从家里赶出来。

    可是几个月前她一反常态主动请缨,要到池玉的公司任职,让夏望舒和夏建国可是跌破了眼镜。

    夏望舒这个妹妹从小古灵精怪的很,明明心思过人却不愿意和人多做交往。

    除了上学,几乎不做任何社交,最喜欢做的就是窝在家里打游戏。

    不过说起小时候的家里境况,也怪不得她长歪了,连自己至今为止也是不愿回家,看到家里的那一草一木就脑海里就下意识的传出撕心裂肺的叫骂声和大片的鲜血淋漓。

    到处都是碎了的玻璃瓷器,铺散在客厅中央像是什么诡异的祭祀场似的。

    还有中间躺着的人影。

    想着夏望舒打了个寒蝉,连忙驱散脑海中的回忆。

    反倒是池玉偷偷的看了夏鹿几眼,对于夏鹿这热心肠的行为多了几分不解。

    毕竟,如果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父亲心中一直放着一个别的女人,她或多或少该是恨的。

    夏鹿自然感受到了池玉探究的目光,她转头十分璀璨的冲着池玉笑了笑。

    那眼里竟是一丝一闪而过的苦涩。

    池玉叹了口气,各家有本难念的经,谁说喊着金勺子出生的她许是没有半点不为人知的心境呢。

    三十年的父女相认自然是场亲情大戏,夏建国无不爱恋的瞅着自己的三个子女,话也多了起来。

    池玉全程只觉得周身像是飘在水上,起起伏伏的听不真切也看不真切。

    只知道自己就这么多了个爹。

    ---

    第二天池玉和吕双双约在家门口附近一对小夫妻开的川菜馆。

    水煮肉面、锅包肉、时令杂拌,三个菜上的快分量还足。

    池玉夹了块薄薄的被辣油裹着的肉片放进吕双双的碗中,吕双双虽说是个河北妹子,可是池玉知道她最是爱吃辣,顿顿饭皆是无辣不欢。

    可是吕双双却没有立刻动筷子,她将筷子咬在嘴里盯着碗里的肉片。

    池玉笑了笑:“看来不把话说完,你这饭也怕是吃不下了吧。”

    随即将筷子搁下了,坐正身子问道:“说吧,你和周函是怎么回事?”

    吕双双一听她提到周函紧张的塔头窥了她一眼。

    见她面无怒色,还柔柔的笑着,才敢开口说道。

    “池玉姐,我是真的把你当个知心的人才会跟你讲这些的。”

    “本来我想着要是说了,免不了你会觉得我在挑拨离间,可是不说我又觉得心里难安。”

    “你看我这黑眼圈,”说着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连遮瑕膏都盖不住了。”

    池玉扑哧一声:“没事儿,你快说吧,休要掉我的胃口。”

    “我之前一直没和你说过,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周函是追求过我的。”吕双双有些局促的搅着手指头。

    “因为他说在公司谈恋爱影响不好,我当时刚进公司实习,很怕丢了这份工作,也就一直没跟人说过。”

    “他那时候人挺好的,追我的时候待我是真的不错,但是我们私下交往了一阵后,一天晚上他在我那处睡了我听见他手机响了。”

    “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拿过来一看,才知道。”

    “池玉姐你知道吗?他不只是和我一个人交往的,那时候进公司的两个姑娘跟他也是不清不楚。”

    “甚至他和马艳还每日晚上睡前都会闲聊一阵,他晚晚都要跟马艳说了晚安才睡。我却傻得还以为他真的在和哥们儿们聊天。”

    池玉楞了一下,虽然她对周函并什么男欢女爱的心思,但是在他给她留下的印象也是个算是个比较正直阳光的形象。

    却没想到他与吕双双居然还有过这么一档子事儿,听到周函这渣男的行径,池玉转而为吕双双赶到不忿。

    双双多好的一个小姑娘,勤快又漂亮。

    “那你怎么办了?”

    “后来,我自然是和他分手了,并且还质问他怎么能够这样玩弄我的感情。”

    吕双双苦笑着摇了摇头,“谁知他反而丝毫没有歉意,信誓旦旦的说同时跟多个人暧昧那又怎么样,跟我交往本来就是闹着玩儿的,谈恋爱比不上结婚,他绝对不会娶一个没房没户口的外来妹做老婆的。”

    池玉瞠目结舌的张了张嘴,如果不是已经知道周函是在京一所三流本科上的学,她真会以为这种做派是留洋归来的ABC呢。

    开始她本以为周函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没想到他倒是存着这种功利心思,那他看上自己什么了?难道区区北京户口对他来说竟然这么有吸引力?

    “池玉姐,我觉得他这人特别阴险,自从夏鹿来了公司他就对你无事献殷勤,我想着他倒是有自知之明的攀不上夏鹿,能攀上你说不定还能得到些好处。”

    吕双双心直口快捂了捂嘴,“姐姐你别多心,我就是怕他对你有什么图谋,他那种人是绝不可能真心对谁付出的,我只当被狗咬了,但是你可别也被他骗了。”

    池玉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思及周函确实三番五次的询问自己和夏鹿的关系,公司传遍了夏鹿是集团千金后他又追着要和自己一同去参加婚礼,随后立即跟她表白,这时间点倒确实有些蹊跷。

    她当然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价,三十郎当岁的差不多剩女,本以为是铁树开花却没成想这前来示好的鲜肉竟然还是看重了自己的“背景”。

    她此刻自信心备受打击,想吃了个苍蝇似的,说不出的恶心。

    再三安抚了吕双双,两个说了阵周函的坏话,才放开肚子好好吃了一顿。

    ---

    周一上班是件挺痛苦的事情。

    但不仅是因为所有上班族都视上班未上坟的原因,池玉这一上午已经连着翻出了一万个白眼。

    夏建国昨日吃饭时已经暗示她几次想让他辞了这份工直接到集团在他身边寻个职位去学习管理,但是她却有些不想领这个因为弥补自己亲情的缺失而加紧着补偿的情分。

    家里的电器家具,只要是能换的夏建国已经差人来量过尺寸,统统都要换新。

    这种中彩票似的金钱补偿池玉也是不喜的。

    这三十年都过来了,谁还会在乎这些呢?

    她那日吃过饭和母亲坐在夏建国的奔驰中往家走的时候,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道路悠悠的想:如果早些认了亲,是不是自己也不会从因了钱的关系纽约辍了学,而自己和李青是不是也能算作一桩门当户对的好姻缘了呢?

    但是池母看样子应该是还对夏建国留有不少情分,或许这些年来母亲一直未婚也是藏了这份缘由。

    母亲的事情她自然不会干涉,只要她愿意,已经苦了这么久的上半辈子是不是还能迎来个剩下的苦尽甘来的晚年呢。

    池玉拒绝了去集团的好意,连带着夏鹿也死皮赖脸的待在这家小公司。

    比起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池玉,夏鹿虽是有个父母双全的童年但是在池玉看起来她好像比自己更加缺失亲情。

    “姐中午我们吃什么啊?”夏鹿一早上像个向日葵似的贴在池玉身边。

    “啊,都行都行。”她这丝毫不在意旁人目光的样子实在叫人头痛。

    一早上她满办公室姐姐姐的,给一公司的人都叫蒙了。

    这还是平日里傲慢无礼拒人千里之外的集团千金吗?众人脑海中纷纷冒出了百合的粉红泡泡。

    周函见状也像只苍蝇般凑过来,笑嘻嘻的说:“中午一起吃吧?”

    吕双双则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挡着池玉面前,“池玉姐平日里都是和我吃的,你们一个两个今天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