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五十二章:孤立无援

第五十二章:孤立无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池玉躺在地上心如死灰,眼泪潺潺的从眼睛里流出来砸在水泥地上。

    “叮咚。”此刻电梯的们却在天台打开了。

    几个男人向着电梯口望去以为是赵珊去而复返。

    谁知一个有些胖的身影走过来马上给了骑在池玉身上的人一拳,见到同伴被打倒在地,四个人全都扑了上来。

    昏暗的光线下,灵活的胖子左闪右躲竟是将五个人全都掀翻在地。

    最后还不解恨似的在他们身上补了几脚。

    吐了一口嘴中的血水:“艹,一群畜生。”

    夏望舒刚才在环节结束后就看到李青和陈楚楚向着一楼的大厅处走去,却迟迟没看到池玉从二楼下来。

    正纳闷着,就看到刚刚似乎是和陈楚楚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儿神情猥琐的从电梯里钻出来。

    这电梯是唯一通往的去处就是天台,可是天台上并没有什么活动呀。

    他这人最不能忍的就是好奇,随即按了电梯来到了天台一探究竟。

    谁知道电梯的门一开就让让她撞见这几个人渣对池玉意欲不轨。

    他自幼跟着喜欢拳击的父亲操练,虽然后来发了胖遭到了父亲的嫌弃,但是对付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年轻还是绰绰有余的。

    解决完这几个流氓,他马上去扶起了池玉。

    池玉此刻蓬头垢面的,头发胡乱的呼在脸上,身上的纱裙也破了不少,手腕和膝盖处还有血正往外涌着。

    夏望舒赶忙拿出胸前帕子帮她擦着,又将西服脱下来罩在她身上。

    鼻子里也有些发酸:“好了没事了,幸亏我…”

    “哎,起来把我带你去找李青,让他送你回家。”

    池玉惊魂未定感激的冲他点点头,,被他扶着一瘸一拐的进了电梯。

    ---

    一楼左侧的会客厅里,陈楚楚正纠缠着李青不肯让他离开。

    李青此刻连惺惺作态都懒得掩饰,面无表情逐字逐句的解释给她听。

    “不可能!我不相信,你说你从来对我没有过男女之情?这怎么可能!”陈楚楚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看起来有点疯狂。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两家交好,我对你的关爱也只是为了父母的面子上过得去。”

    李青冷冷的说道:“还听不懂?换句话就是我对你时不时的照顾都是为了演给别人看的。”演给自己的父母,演给这世间众人。

    “怎么可能?如果你没有对我有那么一丝的好感,能十几年如一日的作假吗?”她回想着自己第一次与李青见面还是在上小学,在操场上自己磕破了腿,李青笑着将自己手中的玩偶递给她,才让她止住了哭闹。

    “这又有什么难得。”李青满不在意的挑了挑眉毛,看看手表的时间,已经过去20分钟了,不知道池玉在干什么。

    陈楚楚看他满不在意的样子还是不死心。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是当真喜欢池玉了,又为什么几次与我撒谎在我面前否认,又透露些你不情不愿的样子,让我吃醋?!”陈楚楚脸上冲着血,红的发紫。

    虽然以前李青一直躲躲闪闪不肯正面回应自己的心意,但是她一直等着他,认为终究有一天他会回应自己的感情。

    可是没想到这一天来了,却是这种赤裸裸的羞辱。

    “我自然是喜欢池玉了,至于为什么做那些事情。”李青斜了她一眼。

    “此刻你的状态还是不听比较好吧?”

    李青背对着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了,听见里面人在说话又迟疑的没有立刻推门而入。

    陈楚楚眼神移到那半开着的门露出的人影的时候,吃了一惊。

    池玉被夏望舒扶着,身上斑斑点点的血迹,和像是发生了什么激烈争斗而扯烂的裙子。

    她回想起自己在座位上赵珊拉着自己说的话,一时间犹如雷击。

    难道那几个人竟然因为自己散布的谣言的关系试图强行与她发生关系?!

    陈楚楚本意欲上前查看她的伤势,但是看到她身边的夏望舒,又想起刚刚自己和李青的对话。

    心中生出一阵恨意,不知道他们听到了多少,自己此刻苦苦哀求着,李青却又一刀刀凌迟着。

    她咬紧牙关,抓住李青的袖子转移他的注意力。

    池玉,你可要听好了,看看你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得到!

    “所以呢?你在我面前暗示着池玉在追求你,又好像心在动摇很苦恼的样子都是做给我看的?”

    “为什么?!”

    李青本无心在这里多做逗留,谁知陈楚楚此刻竟又抓住自己不肯放手,一心想着尽快摆脱她。

    “因为我需要你去为我切断池玉所有的后路,让她只能望着我。”

    “如果没有了你这个假想情敌去给她使些绊子,我怎么能一次次帮她,一次次取得她的信任?”

    “但是现在不需要了,你,没有用处了。”李青淡淡的说着。

    “所以我希望你有些自知之明。”

    陈楚楚早知道这结果,心早已死了大半,没有想象中意外,接着说道。

    “即便是知道了我去到处散播她是媛交女的事情,你也是无所谓的是吧?”

    李青转了转眼睛,不想给她留下一丝希望。“那就更好了,如果没有别的人觊觎,就算用钱把她留在身边也是好的。”

    “就算她因为了你的不作为,置身危险也无所谓吗?”

    “届时我自然会救她。”李青不耐烦的说着,不明白她为什么要举这种不像话的例子,却看到陈楚楚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身后。

    心里一震,转过头。

    ---

    池玉站在门外,觉得自己今天短短一晚就好似体验了人生百态。

    澎湃异常的欣喜、阴冷刺骨的恐惧、劫后余生的虚无、刻骨铭心的思念、万念俱灰的懵懂,以及现在了然一切的冷静。

    在李青转身过来的时候,她也转过了身,不敢看他的表情,是卸下防备的冷漠、还是会有些演成分绎的虚假慌乱呢?

    “学长,我先回去了,我现在脑子里很乱,你让我想一想。”她的背影似乎是在颤抖,但声音却一如往常。

    夏望舒看着李青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自己送她回去,让他不要跟过来了。

    李青转过头看到池玉的时候只觉得肝胆俱裂,竟是有些害怕涌上心头。

    而后又看到她身上多处有伤狼狈不堪,由夏望舒扶着逐渐又冷静下来,应是没事。

    随后深吸了两口气,向会场走了出去。

    陈楚楚看到李青从回头去就没再看过自己一眼,径直走了出去冲着他背后喊道:“你会把她毁了的!你这种人会把喜欢的东西毁掉的知道吗!”。

    她喊得撕心裂肺,前面的人却不曾有过一秒的停留。

    她脸上多了一丝嘲讽,对自己的嘲讽。

    一朝多年的情深竟被人弃之敝履。

    ---

    博物馆内还吵闹喧天,美酒华服,笑声冲天。

    池玉走到大门处,回过神对夏望舒说道,“主编,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我出门打个车就好,你不用跟着我了。”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细细柔柔,但一双眼睛却像是被严寒冻透铜墙铁壁似的,坚硬无比带着寒霜。

    夏望舒还想坚持,却噤了声,平日里的油嘴滑舌惯了,此情此景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或者说是还能说些什么了。

    感情的事,真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终究是要靠她自己做决定。

    池玉又扯着嘴角笑了一下,“主编是不是心疼自己这件衣服了?放心我假期后就给你干洗好送到办公室。”

    夏望舒见她还能开玩笑,松了口气,目送她出了大门。

    池玉推开厚重的玻璃门,走了出去,像是从一个世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身后的声音随着门合上渐渐变小了,最后竟是安安静静。

    面前的曼哈顿此刻仍是灯火通明,迎着这不肯停下的大雪,傲然而立。

    池玉没有打车,脱下了脚下的高跟鞋走在布满大雪的路上。

    时不时有车从身边疾驰而过,因为轮胎被雪包裹的原因,竟让这平日里攒流不息的熙攘街道多了几分寂静。

    路上有不少路过的人都看着这个冒着雪光脚走路的女孩儿。

    她一双脚冻得乌青。

    可是池玉却丝毫不在乎,脚下传来的阵阵凉意和麻木的钝痛能压制真正痛的地方,岂不是一个好办法。

    白雪皑皑的钢筋丛林中,一个身着纱裙的白点在慢慢的移动着,她仰着头,走得很慢。

    眼神一处一处留恋的在这不夜城中流连,像是在做着什么郑重的告别。

    即便是看起来偌大的城市,道路也总归会走向尽头。

    20分钟后池玉打开自己公寓的门,回到了这个小窝。

    她眼眶被风雪刺的发红,却始终干着,没有一丝泪意。

    她打开电脑写了一封邮件,收拾得当后,就离开了公寓。

    ---

    李青在场上寻了那几个男人,又了解了其中的情况。

    随即轻描淡写的拨了几个电话。

    晚上回到家里,躺在黑暗中的床上,他却辗转反侧,夜不能眠。

    心里想着,怎么能化解这一切,怎么能再骗上一骗,从小到大虽然为人处世一向精于算计,可是这一夜里可能是他这辈子做的最苦恼的思考了。

    天还未亮,他就连忙起身,还是先服软去求上一求,毕竟池玉是个心软的。

    时钟指向五点四十,房门“彭”的一声关上。屋中又归于一片沉寂,窗外的雪恰是刚停,白茫茫的院子里留下一道李青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