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五十三章:风水不转

第五十三章:风水不转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句老话是这么讲的,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距离池玉回国那年不多不少整整六年的时间都过去了,这风水之神好像压根忘记了池玉这个人的存在。

    她带着个纽约大学留学生肄业的名号,至即便是工作年份长了一些,经验涨了一些,但今为止都在职场的底层摸爬滚打着。

    对待着职场里腌臜的大小事,俨然修炼出一副油盐不进的老油条模样。

    她近两年都在一家风投集团下隶属的小广告公司做着文案的工作,倒也是和她的文学梦有那么一点儿关系。

    虽然在职场前途上没什么太大长进,进所幸的是,自从池玉从美国归来之后,虽然生活苦些累些,但是平平淡淡和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倒也是很幸福,家中没再出过什么变故。

    走出了年少爱做梦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池玉其实才意识到,阶级不同,三观不合。

    与李青在一起的时候的种种困难和悸动并不是谁的错,只是门当户对,旗鼓相当的,才该是爱情本来的模样。

    心里早就放下了那些年代久远的痛意,或者说是年代久远的羞耻感。

    如今池玉已经是30岁的年纪了,再过了下个月的生日,可就正式的朝着四十的大军前行了。

    说起来十分丢人。

    至今为止池玉都单身着,李青之后,甚至没谈过一段拿得出手的恋爱。

    工作一般,长相一般,身材一般,家境更是太一般,名副其实的差不多大龄剩女一枚。

    偏偏随着年纪不停增长的反而是池玉对男人冷冰冰的脾气。

    也许是早就看穿了这婚恋市场上的挑挑拣拣,也许是人上了岁数也终于收起了在外温柔无害的面具,一个三十郎当岁的差不多女人,何必还故作善良的模样去伪装自己呢,多累啊!

    但她是绝对不会承认,也许是多年前的那段初恋让自己对男人这种莫名其妙的动物都没了什么信心。

    像是海边搁置的贝壳,即便会干枯而死也不愿意将柔软的内在探出来一试。

    但是皇上不急太监急,池玉为了女儿的婚事可谓是夜不能寐。

    前些年她一意孤行的从美国回来了,对帮助母女来的好心朋友闭口不谈。

    她就有些明白了,许是个和自己女儿情意相投的男孩子。

    但是池秀英再明白不过了,能拿出这么多钱的院长的儿子和自家女儿似乎是不太相配。

    本来想着时间过去几年,女儿还年轻,等着事事都冲淡了,年轻人就会再度陷入爱河了。

    谁成想池玉却像是铁了心思要跟自己作对,不近男色。

    经过无数次池妈安排的相亲后,男方都给出了一致的结论:没什么资本却太傲气,不适合娶回家做老婆。

    池妈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自己这个女儿从小样样都好,脾气十分温和,可是一说到这谈恋爱,那真是伶牙俐齿一反常态。

    池玉听后却十分不屑一顾,平日里卑躬屈膝的讨生活还不够,实在勉强不来自己还要惺惺作态去做那些差不多男人贤良淑德的好老婆,一个人却乐得自在。

    ---

    周日这天可谓是秋高气爽,阳光明媚。

    早上七点半,池玉放在床尾充着电的手机闹铃就响了。

    她双眼惺忪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去按闹钟,一个着咧摔下了床。

    “哎呦。我的老腰。”她一边揉着后腰嘟囔着一边眯着眼去卫生间洗澡。

    诶,又是无偿加班一天。

    从浴室出来池玉洗手池旁吹风机吹着头发,不知道具体是几年前,她就已经剪去以前的留惯的长发,半长的头发做了拉直只到锁骨。

    倒显得人精神利落的很多。

    花了十分钟时间画了个淡妆,池玉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仔细的看了看。

    竟然发现眼角又多了两条细细的干纹,感叹着现在不化妆都不敢出门,哪里比得上街上一茬又一茬嫩的出水的小姑娘。

    “玉儿,来吃早餐吧。”池妈在厨房正忙着把刚煮好的豆浆从机器里倒出来。

    池玉坐到餐桌前,用手抓起一根油条塞进嘴里。

    “你这孩子,这不筷子给你摆好了吗?”池妈拍了一把她油乎乎的训着,眼里却是真真切切慈爱。

    “嗯嗯,用了您不是还要刷嘛。”池玉跟母亲撒着娇,喝了一口豆浆就把剩下的油条塞进嘴里,用纸抹了抹手去玄关换鞋。

    “今天公司有活动呀?”池妈站起来问。

    “唔,有个什么政付的开幕式活动要做宣传。”池玉从衣架上扯过包就往外走。

    “你要活泼一点,参加开幕式是不是有不少年轻的公务员呀?”池妈急急地跟在后面。

    “哎呀妈!您女儿都老大不小的了,您居然还惦记着叫我老牛吃嫩草哇”池玉哈哈笑着,往楼道里跑。

    “我要迟到了妈,回头再说啊!”噔噔瞪几步就没了影。

    池妈被她逗得发笑,随即叹了口气,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自己这个宝贝女儿什么都好孝顺勤快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可就是成家这事是个大问题!

    池玉顶着这阳光明媚的大太阳,终于走到了地铁站。

    坐上了地铁没几分钟晃晃悠悠的就开始犯困了,虽然说是十月初了可是秋老虎还是小看不得,整个人又燥又困,迷迷糊糊到了站。

    进了新国际博览中心,池玉就暗叫一声不好,她的顶头上司孙家乐大姐姐已经在她之前来了。

    池玉马上把照相机从包里翻出来,找合适的位置照相。

    电话响了,池玉摸出电话一看,“孙副总”。

    “家乐姐…”池玉假甜假甜的叫了一声,里面就传出了孙家乐十二分刻薄的声音。

    “你在哪呢?开幕式都要开始了知道吗?!你是不需要来取材吗!”一连串的质问搞得池玉心惊胆战。

    “我在的在的,我已经在您后面了…”池玉一边解释着,一边冲着回过头来的孙家乐招手。

    “嘟嘟嘟…..”孙家乐那厢瞪了池玉一眼,已经把电话挂掉了。

    池玉讪讪的笑了一下,赶紧四处定点照相。一看手表,哎这不才九点半吗?开幕式还要等到十点呢。

    百无聊赖的四处晃悠终于等到十点十五,主持人上台,电子大屏幕也打出“中国绿色环保陶瓷卫浴精品展”的字样。

    开幕式开始之后台前围了不少壮汉记者,池玉被撞的东倒西歪,这时电话又响了。

    “喂家乐姐……”

    “你在那干嘛呢?怎么不挤到前面去?”

    “我……”

    “告诉你今天这篇报道要是没有剪彩时候的好照片那是绝对不行的!你想尽一切办法把照片照好!”不由分说,孙家乐又把电话挂了。

    池玉心里哀嚎着,我只是个文案啊大姐为什么所有照片都要由我来取材啊。

    看看别家公司的壮汉摄像师,再看看自己。

    池玉咬咬牙已经决定了今晚回家多吃一碗饭。

    剪彩开始了,几个政付领导和企业代表手里拿着彩球和剪刀走到了舞台的前方,池玉拼尽了吃奶的力气挤到的壮汉们的中心。举起照相机来了一发五连拍。

    她的冲撞引起了旁边的记者们的不满,“挤什么啊,真讨厌。”旁边一个胖胖的男记者一把把池玉从身边推开了。

    “嘶”池玉本来就重心不稳,挤得都快双脚悬空了,被他这么一推就从人群中摔了出来,趴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揉着胳膊。

    回头看了看护在怀里的相机,还好没摔坏这宝贵的公家财产。

    顺手打开了里的照片,心中暗喜,拍到了各位大脸领导剪彩时异常清晰的照片。池玉拍了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活动下筋骨,一股浓重的“午夜毒剂”香水味就冲进了她的鼻子里。

    不用说这香氛自然就是孙家乐的专属味道,每当她上下班穿过办公区的大堂,或者是去卫生间的时候,池玉都不用拿眼睛确认后面的脚步声是谁。

    虽然说这DOIR的香水很贵,但是池玉实在是接受不了把焦糖、香草、玫瑰、木质、藿香这些香味统统浓烈的掺杂在一起,再被孙佳乐这个年过四十五的未婚女人往身上浓墨重彩的狂喷几下。

    再穿着件粉嫩粉嫩的透视蓬蓬纱裙。

    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些一个个单独的好味道。

    “你的稿子什么时候能出?!出了后马上发给我审阅。”孙佳乐脸上还在冲着身边几个中年男领导笑着,嘴里恶狠狠的冲着池玉说道。

    池玉心想我的祖宗,这照片才拍上就催上稿子了。

    “哎,知道了,我这会儿就回公司写稿。”池玉看着她跟林志玲颇有些神似的脸,觉得这么尖酸刻薄的一个人也真是把这张脸也给浪费了。

    坐了半小时的地铁,池玉又赶到公司。

    一进大厅,看到前台的文秘的吕双双正坐在那儿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她今天扎了个双马尾,配上充满胶原蛋白的小圆脸,真是青葱可爱。

    吕双双一见她本来走过来绷着的小脸马上笑开了。

    “池玉姐,你怎么这时候来公司啦?”还没等池玉回答,她又转了转眼珠说道。

    “又来加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