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霍少的闪婚暖妻 > 第2549章 行走的衣架

第2549章 行走的衣架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霍少的闪婚暖妻最新章节!

    第2549章 行走的衣架

    霍明哪怕是在忙一个月也至少要飞回来一次,如果是清闲一点至少要回来住一周。

    她特别喜欢他们家的这种氛围,其乐融融的,谁都敬重老人,并不因为长辈老了而对他们有所忽视。

    这在平常的人家理都不会出现更不用说获嘉这样级别的家庭里有这么融洽的亲情。

    任素想到这里心里不免觉得有些无奈。

    她家没有几个钱,却斗得你死我活的。

    说白了,还是眼界和思想的问题。

    很多人都明白这一辈子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可以靠着别的能力赚取应该赚的钱。

    但他们不愿意拓展新的领域,就喜欢在别人摘好的树上占着位置,习惯了把别人的东西当成了自己的。

    任素决定不想这些破事越想这些事月把自己的思路给限制了。

    她曾经有一段时间就觉得特别难受,根本不想见那些人。

    不想见并不意味着就可以不见,当她故意要忽略他们的时候,他们反而越发迫切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不断地刷着存在感,差点把她给气死。

    霍明见她的脸色好短了不少,跟他一起出了房间。

    霍老爷子因为安安订婚宴的关系精神好了不少,这几天都是笑呵呵的,也愿意在园子里四处转转了。

    现在的天并不算冷,也不算热。

    早晨的时候晒着太阳还是很温暖的。

    霍老爷子坐着轮椅看着枝头上的花,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出温暖的笑容。

    家里的小辈起来之后跟他打了声招呼,才去吃了早餐。

    霍威橙说道:“父亲要到山顶上去看看吗?这个时候山顶的果树也开的正好,以前您跟母亲很喜欢在那里喝茶。”

    “也不知道还能在这个园子过几个春天,得好好打量这里。等以后去见她了还能跟她描述。”

    霍老爷子早已经看淡了生死,能活到他这个岁数的人很少,这已经是天大的福分。

    更有福分的是他的儿孙们都很孝顺。

    有时候他也在想,是不是给他们添了太多的麻烦。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但是家里的凝聚力,如果他走了,以后霍家会渐渐分成两个。

    一个在安城,一个在殷城。

    两边来往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密切,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

    他的儿子儿媳也已经到了能成为家族老祖宗年纪的人了,他们也该安享天年。

    因为有他这个老人家在,他们还有一个可以叫父亲的人。

    他走了之后他们也就各自回自己家,跟自己的子女儿孙在一起。

    霍老爷子如今已经看淡了,他们家能互相扶持的走了几百年已经算是难得。

    当下家族的概念已经渐渐消散,霍家能够支撑这么长时间没有把彼此的感情给处淡了,算是非常难得了。

    再过多的要求怕是想的太多,终究只是徒增烦恼。

    霍老爷子回头看着是个儿子,说道:“等我走了之后,你们也不用伤心,该回自己家就回吧。以后愿意葬回父母身边就葬回来,想要在别的地方安家也没问题。儿孙们的感情融洽也好,不融洽也好,都不要放在心上。家族也跟人的命运一样,都有一定的定数。不一定要全家人都锁在一起是对的。”

    霍威橙他们听到这话心里有些犯堵,“父亲,您怎么突然说起这事儿了?”

    “这也是大势所趋。这一辈的孩子们还有融洽的感情,有大量的时间相处,再往下走就不一定了。名为亲情的纽带还在,不会那么轻飘飘的就断掉。如果断了也不要紧,那也是缘分到了。”

    霍老爷子自从口齿不再清晰之后说的话就越来越少了,今天也是精神状态好才说了这么多。

    平时哪怕说话也只是短句,不会说这么长段的话。

    霍威序:“您是觉得我们的教育方式不好吗?让我们的儿孙渐渐如同一盘散沙。”

    “他们很好,我很喜欢他们。我们的第四代能如此亲密相处已经是天大的福分,若是要求的太多难免就不知节制了。”霍老爷子仰头看着枝头上的白色花。

    那些小巧而可爱的花因被风吹从枝头上掉了下来,那空中打了几个旋,缓缓地落了地,有些落到了他的膝头上。

    “没有什么是必须的,很多事都不需要强求。顺其自然让自己舒服,也让儿孙们舒服。”

    四人站在他身边不言语。

    他们也已经是80多岁的高龄了,因为足够幸运,哪怕到了现在的年纪依旧可以有父亲,可以有兄弟。

    哪怕心里不舒服了,还可以跟父亲撒撒娇。

    看着儿孙们绕膝,这番美景他们也想让儿孙们体验。

    然而他们的父亲已经跳脱了那个阶段,把一切都看淡了。

    他们父亲的话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他们的人生阶段还没有走到那个层次,多多少少还有些觉得可惜。

    等那个劲头过去了,他们也就真的明白了很多道理。

    霍威扬:“父亲,您说的话我们都明白,孩子们也都明白。只是我们私心地像这样的日子还能更长久,让我们的儿孙们能有更多的时间培养感情。世间别的牵绊,太多亲情的牵绊却让人觉得温暖而安全。别人的亲人随时会往亲人的身上扎把刀,我们的亲人不会。这是我们家最不一样的地方。家就是一个可以休息的安全港湾,有压力但没有倾轧。我们有幸有这么一群亲人呢,如果儿孙们没有,那该是一件多伤心的事。”

    霍老爷子半合着眼眸,不知道是在听霍威扬的话,还是看着半空中的花朵。

    过了好半晌才说道:“倒是我太操之过急了。你说的没错,我们有幸拥有了这样的幸福,又怎么舍得让儿孙的失去这样的庇护。我真诚的希望鹤鹤能拥有这样的幸福,他那么小,那么可爱,一脸天真却懂得心疼他人,他要是也能拥有这样极致的幸福,那该是多好的一件事。”

    霍威橙:“我相信鹤鹤能有这样的幸福。他是能亲眼看到他的太公们、爷爷们和叔叔们如何相处的。他能体会到这其中的差别。更重要的是他也算是予沉亲手带大的。这也是一种传承啊!”

    “对。”霍威序说道,“有予沉亲自带着鹤鹤这么多年,鹤鹤又是这一辈里最大的孩子,他以后的际遇如何,秉性如何我们是有信心的。”

    霍老爷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显,他望向山下的大院。

    那里有个小家伙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玩的可开心了。

    不用看就知道那是谁。

    家里除了鹤鹤,没有那么大的小家伙了。

    鹤鹤像是感觉到了他们的注视,停下了蹦跳的动作,用力地朝山上挥了挥手。

    山上的几人也笑着朝他招手。

    鹤鹤又连蹦带跳地蹦了好几下,才噔噔噔的跑回了屋子里。

    禇行睿看到他又跑进来了,“怎么不在外面玩了?”

    “高祖父看到我了,我给他带水上去。”鹤鹤小跑着进了厨房,小肉脸上满是兴奋。

    显然他很喜欢这样的互动。

    厨师奶奶知道他是给霍老爷子送水,找了老爷子专用的水杯和水,盖好了给他背在脖子上。

    “小少爷你路上小心点,不要摔着了。”

    “我不会摔着的。厨师奶奶我还想吃芝麻糖。”说着小家伙就张了张嘴,等着厨师奶奶喂他。

    厨师奶奶笑着把芝麻糖塞进他的小嘴里,嘱咐道:“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不能跑,也不能跳知道吗?”

    “嗯嗯。”鹤鹤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他背着水壶跑出来的时候,恩恩和宝宝正坐在软垫子上玩,看到他们的哥哥出来了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的的……”

    “你们两个好好在家等我哦,我给高祖父送水过去就回来。”

    “不不不,我……去……”恩恩很执着,她也想跟的的一起出去。

    “路上很远很远的,哥哥带不了你走这么远。”

    “不。”

    霍绯一手抱起一个小家伙,“飞飞叔叔带你们去。”

    恩恩和宝宝顿时乖巧的窝在他怀里。

    鹤鹤也心满意足地走在前面带路。

    恩恩和宝宝两个小家伙看到哥哥走在前面就很兴奋,在他们叔叔的怀里兴奋地探出脑袋,咿咿呀呀的说着话。

    就是他们说的话基本没人能听懂。

    毕竟这个级别的话要听懂真的太难了。

    霍绯觉得一手一个娃显得他太像一个行走的衣架了。

    山上的几个人看着三个小家伙上来了,也都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越走越近。

    从山下走到山上,大人快步走的话,七八分钟就到了。

    小孩子一边走一边晃悠也要花个十几二十分钟。

    鹤鹤一边在前面走,还一边给弟弟妹妹们介绍所看到的花,介绍的可煞有介事了。

    他的语言能力和逻辑能力都很强,最重要的是亲和力也比家里的其他人都强。

    两个小家伙哪怕是听不懂也听得特别认真。

    霍绯抱着娃也安静的听着,觉得也是挺有意思的。

    鹤鹤哪怕是个小孩子他说的话也还是能听的,不会像其他小孩子说的那么没有逻辑。

    他是认认真真的在说,并不是为了夸耀自己知道了什么,只是想给弟弟妹妹们描述的更加具体,让他们有印象,能够记住他们所看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