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大夏王侯 > 第五百零四章 曼陀罗(求订阅)

第五百零四章 曼陀罗(求订阅)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下诛魔尽,知命入魔轮,绝地乌光漫天,沉重的气息中,一尊尊棺木从地下升起,棺盖落下,一位位古时强者们走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宁辰挥剑,赤练现锋,无穷无尽凶煞之气周身盘绕,挡下葬龙绝地异力的侵蚀。

    古时强者身影掠至,掌威映乌月,威势惊凡尘。

    人间最险之地,初入,危机便至。

    宁辰脚下一动,红衣过隙,剑舞春秋,铿然一剑,挡下两位古时强者的掌劲。

    乌光中,生前为枭雄,死后亦为鬼雄,无感无痛的尸神,刀剑难伤,掌力难摧,无尽岁月来,阻止一切善入者。

    剑掌交锋之刻,葬龙绝地异力越发强者,剑上凶煞之力,这一刻,竟源源不断流逝,被绝地中的力量吞噬。

    宁辰心神微凝,见识过众教太上曾经陨落绝地的情形,他清楚,必须尽快走过这片诡异的葬龙绝地,否则,他也不可能撑持太久。

    “日之卷,九阳焚天”

    阎王入九天,九阳照凡尘,剑上盘旋的一尊尊神阳化为怒涛剑流湃然而出,剑过,尸神退避。

    瞬息的间隙,红衣极速闪过,从尸神的包围中远去。

    十里外,红衣定身,突然,一口鲜血呕出,竟是连日来大战的伤势爆发,冲击神识。

    铿然一声,剑锋拄地,宁辰提元纳气,全力压制体内伤势,现在还不是停下的时候,他要撑下去。

    满地的尸骨,越来越多,千百年来,不知多少人间强者尝试寻找仙殿,最后却埋骨于此,连仙殿的样子都没有看到。

    红艳如血的赤练剑锋,剑上煞气越来越弱,曾经威震中州的凶剑,在葬龙绝地的吞噬下,亦渐渐难以撑持。

    红衣急行,与天争时,葬龙绝地仿佛无边无际,永远都逃不脱。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难以察觉行了多久,绝地无日夜,灰蒙蒙的天,永远都只有一轮看不出是日还是月的阴月照耀。

    “噗”

    周身护体煞气出现破绽,一丝异力入体,宁辰脚下一个踉跄,体内生机瞬间消失一成,牵动伤势,口呕朱红。

    恐怖力量,让人惊惧,四野静寂,举目望去周围的白骨渐渐变少,可见走到这里的人,已不多。

    暗夜下,凤火升腾,焚去入体的异力,宁辰忍下伤势,倾力前行,他很清楚,只有走下去才会有希望,停下来,便只能等死。

    无尽的黑夜,看不到曙光,知命一步一步走在黄泉路上,不论如何辛苦,都不曾片刻放弃。

    拖着双剑的身影依旧,生死不再只是一人,不求神明护佑,不求上天垂怜,因为,神明和上天对于知命从来都不曾半分怜悯。

    凤影之中,一尊冰雪凝聚的棺中,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静静沉睡,地狱罗刹女,走过地狱的无情,在人间动了情,舍了命。

    寂静异常的夜,连风的呼声都已消失,无边的昏暗中,唯有一步又一步的脚步声,从来不肯停下片刻。

    “已走到了这里,你还是不信任吾吗!”

    黑色光华汇聚,一道黑衣黑发的身影走出,冷漠的眸,毫无人世的波动,冰冷无情。

    知命无言,依旧一步一步前行,每走一步,凤身力量便削弱一分,杀体封印便更孱弱一分。

    不知走了多少步,行了多少里,凤身身后,黑白相间的长发一丝丝化为雪色,预示着魔身将要再临的真实,一体双魂的知命,意识转换在即。

    路到尽头,举步难行,凤身放弃了动用替命符修复己身的机会,将主导权还予了体内另一道意识。

    “魔身,不论你我有何不同,我们走到今日,都只是为了唤醒鬼女,切莫让知命再恨自己”

    话声落,功体严重耗损的凤体渐渐陷入沉睡,双识转换,恐怖的杀业直冲九天,魔身开眼,天地颤动。

    魔身杀体再现,百万杀业缭绕周身,赤练剑锋,血光大盛,凶煞气浪澎湃数十里。

    “你的选择很正确,从现在开始,你可以休息了,剩下的路,吾来走”魔身开口,淡淡道。

    杀业护体,魔身不朽,迈步向前走去。

    不同的双身,各异的理念,然而,唯有一事,铭记在心,刻骨不忘。

    葬龙绝地中异力越来越强大,魔身杀业护体,强行挡下生机的流逝,脚步迈出,身如流星。

    行了不知道多久,突然,脚下一颤,顷刻间的地陷三尺,绝地景象突变,直径数百丈的沙瀑流动,不断朝着中心陷落。

    魔身凌空踏步,纵身而起,就在这时,流动的沙瀑中,一根根藤曼纵横交错掠出,缠绕上前者双腿,使劲向下拽去。

    “嗯?”

    魔身眸中闪过一抹冷色,剑锋挥斩,赤色魔焰随着剑光焚过,纵横的藤蔓瞬间化为飞灰。

    “葬龙绝地,竟有生机,奇了”

    一剑过后,再次蔓延而出的漫天黑色藤蔓,无穷无尽,宛如罗网,魔身看着身下的惊人一幕,赤练锋芒一转,血光蒸腾,一剑挥过,隆隆地震动中,百丈狂沙应声分开。

    下一刻,魔身杀体纵身而下,深入沙瀑之中。

    沙瀑下方,洞天奇景,幽深昏暗的地下世界,数以千百计的黑色曼陀罗花悄然盛开,藤蔓飞舞,纵横盘绕。

    死亡绝地绽放的曼陀罗花,虽美丽,却是危机四伏,生人方入,立刻又有无数藤蔓缠绕而来,藤上黑色雾气,所过之处,空气响起呲呲的腐蚀声。

    “血焰”

    魔身定神,剑挽风云,赤色魔焰自剑上澎湃浩荡而出,化为焚世之火,湮没眼前黑色花海。

    妖花在魔焰中燃尽,知命杀体看着前方昏暗的天地,眸中闪过点点光华。

    难以想象,葬龙绝地下方,竟有这一方不被绝地影响的世界,是天地自然形成,还是人力所至?

    曼陀罗是佛花,不过,这里的曼陀罗却生的奇怪,危险异常。

    魔身欲走,突然,步伐一顿,看着灰烬中烧之不尽的妖花种子,眉头不禁一皱。

    好顽强的生命力!

    手一挥,一颗颗曼陀罗种子飞来,没入魔身手中,呲呲的腐蚀声不断吞噬着前者真元,竟是连杀业都难以阻拦。

    “凤身,借你的力量一用”

    魔身开眼,天地摇动,无尽的杀业升腾,身后,一尊凤凰虚影显化,模糊难辨,显然已虚弱到极点。

    凤凰鸣动,强大的吸力传出,一颗颗曼陀罗种子飞入凤影腹中,气息渐渐消失。

    做完这一切,魔身迈步继续向前走去,这些曼陀罗种子出去之后会有大用,有仇不报非君子,天下诸教的恩德,他会十倍偿还。

    魔有魔的眉角,在他看来,凤身的顾虑实在太多,着实让他不喜。

    机关算尽太聪明,再缜密的心思,做不到弃子无情,都会失误的时候,赵家之局,他全看在眼中,若是凤身能狠下心,在最后落子时提前一步杀了赵流苏这个潜在的变数,后面的一切便都不会发生。

    可惜,一步错,满盘皆输,先前再好的局,都因这一子生变,彻底无用。

    昏暗的地下世界,魔身前行,行了百里又百里,走不到尽头的诡异地界,唯有寂静无边的黑暗作陪。

    “不对”

    走了太久,依旧难以走出,魔身察觉到异常,看着周围昏暗的天地,片刻之后,眸子微微眯起。

    是禁制,他被困在某个空间中了。

    “喝”

    一声沉喝,魔身周身杀业无尽升腾,剑上凶煞之力直冲入空,血光蒸腾,一剑斩天。

    轰然斩落的剑,在天际划过一道刺眼的血痕,天地隆隆震颤,然而,片刻之后,异光升腾,竟是迅速修复了崩裂的天地,重新封住一切出去之路。

    魔身见状,心神沉下,麻烦了。

    禁制和阵法,他并不擅长,若是道魁在此,或许能看出此阵奥秘,但是他不行。

    亘古长存的道门是禁制和阵法的集大成者,只是,当初冥王之劫迫在眉睫,他已没有时间和道魁去学习这些东西。

    相比阵法,禁制的破解,复杂异常,需要极其多的推衍,一步错,便不可能走出去。

    如今困住他的禁制,显然非比寻常,要破除,难了。

    “凤身”

    魔身沉声呼唤,然而,许久没有任何回应,受创甚重的凤身彻底陷入沉睡,短时间内,已无法醒来。

    人身三魂,天魂主智,地魂主力,命魂主生死,失了拥有天魂的凤身,无疑是麻烦中麻烦。

    就在知命受困魔轮海时,中州书院,蝴蝶再未归来,青鸟辞行,从中州之上彻底消失。

    两朝交界,古老的战场,身入魔劫的蝴蝶一步步走来,黑色瞳孔殷红如血,青丝在风中飞舞,至尊之前,最后的大劫,蝴蝶迈入,再也不能回头。

    血染的大荒上,断裂的战戈、神戟到处都是,岁月无痕,昔日的神兵,如今灵气已尽数散尽,化为无用的废铁。

    大世辉煌,乱世凄凉,无尽的煞气、怨力在古老的战场中充斥,千年不散。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秋风萧瑟,吹起漫天沙尘,蝴蝶走过古战场,一步一步,渐行远去。

    【ps:实在太少,编~辑已和烟雨说了好几次,在此求一声,每月不到5块钱,一包烟钱就能半年,不会的可以进qq群,有人手把手教,实在嫌麻烦的朋友也可以让烟雨帮忙申请账号、,用微信把充值金额发一下就行,腾讯普通群102176072(无需验证),vip群123788213(进群时管理会验证,若没有,请先再申请),烟雨微信号tian454186391(n是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