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仙无常有 > 第九百八十章 化神

第九百八十章 化神

作者:君有一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流光镜才出现在云草头顶,劫云中就降下了一道紫雷,这紫雷跟一条蛇一样,嘴搭在流光镜上,尾巴还藏在云中。一串串的电光从劫云里下来,呲喇喇打在流光镜上。层层的银光铺展开来,如水一般,将那紫雷给纳入其中。很快,一道反向的紫雷从镜中冲出,径直朝着天上下来的那道紫雷而去,两相相撞在一起,激起了一朵巴掌大的电花。

    “第一道就是紫气东雷,贼老天这是要灭了阿云吗?”长乐伸着脖子道。

    魏无忧回头暼了一眼长乐,就又朝前方看去。就见着劫云里飞出了一个紫色近黑的盘子,这盘子才脱离劫云,就跟一圈盘旋的云梯一般往下去。旋转间,变成了一个中间粗,两端尖的陀螺,银色的雷光霹雳吧啦的炸开。看那样子,像是要给流光镜钻个洞。

    云草担忧的看了流光镜一眼后,一道又一道的星力打在镜子上。只听咔嚓一声响,镜面一分为二,一条银光出现在镜面中间。这条银光飞快的往两边延伸,行成了一条闪着银光的星河。星河出现的时候,那跟个陀螺一样的雷云正好下来,星河就像一张张大的嘴,吞噬着劫雷。

    “阿云这镜子可真是个好宝贝,连这计都星雷都敢吞。”长乐轻舒了口气,转而赞起流光镜来。

    “曜日?计都?阿云这渡的莫不是九曜星雷。前四道还好说,若是后五道一起出,五曜合一,岂不就是混沌天雷。”魏无忧自言自语道。

    “莫不是跟阿云会使星力有关,听老大说她师傅可是山河星君。”长乐猜道。

    “也许吧。”魏无忧再次朝天上看去,这一次下来的是罗睺日雷。云草则是收了流光镜,抛出了一把仙符。这些仙符上去以后,就结成一了张大网,将云草给罩在了里面。纵是如此,那罗睺日雷依然撕破了一个口子,狠狠地劈在云草身上。

    “噗呲,噗呲”一声响,云草身上布满了霞火。那雷打在她身上,跟烈火烹油一般。最后,以云草胳膊上多了个血洞为终。

    “阿云身上的宝贝不少啊!”长乐羡慕的道。

    “你不是也攒了不少。”魏无忧头也不回的道。

    “没有,我没有。”长乐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星石。

    很快,月孛星雷跟着降了下来,云草这一次祭出的是七星剑。等跟把大扫帚一般的天雷扫过来的时候,云草举着七星剑迎了上去。璀璨的光芒从云草的手心传到剑柄,再从剑尖上流出去的时候,化为了一棵巨大的星辰之树。这星辰之树,和云草识海里生的哪棵一模一样,上面缀满了星星。唯一不同的是,随着星星的摇动,一根虚无得银线将它们连接在一起,结成了一张星网。连着那树干最后都虚化了,填补成星网的一部分。这一击耗去了云草全身的星力,若不是她还是一个法修,这会子已经站不住了。

    尚未松口气,乱风川就被劫云给遮了个全。这一次的劫雷没有下的那么快,只见劫云里漫布着五色的灵光,若不是那恐怖的威压,加上震耳欲聋的雷声,兴许会以为是极光。

    云草坐在地上喘气,心到天道这次怕是要憋个大的,莫不是五雷轰顶。还未等云草确定拿什么来挡这一道天雷,乱风川上的风都带上了雷电。只见着整个乱风川上,道道天雷打下来,一眼看去,满眼都是银色的雷树。这种树雷,云草全凭己身硬扛,当然也是为了让身体经受天雷的淬炼,虽然天雷打在身上不好受。

    雷电闪了一阵,一个无色的雷球从最厚的那一片劫云里飞了出来。初时只有小孩拳头那么大,到云草头顶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柚子那么大。

    “主人,阿云她…”长乐的爪子忽的戳进脚下的泥土里。

    “她一定会没事的。”魏无忧紧蹙着眉道。

    长乐正欲开口安慰他,就见着那雷球爆了。乱风川的风被荡到了川外老远的地方,一朵巨大的彩色蘑菇云升了起来,遮住了整个乱风川。而乱风川也不能再称之为山了,因为它变成了一个有着千沟万壑的大盆。

    “阿云…”长乐哭着捂住了自己的眼。

    “她没死。”魏无忧看着盆底道。

    “那她在哪?”长乐再次伸长乐脖子。

    “她成功了。”魏无忧指了指头顶,嘴角跟着弯了起来。

    长乐抬头一看,就见着劫云已经散去,不仅飘来了祥云,更有赤霞千里。

    而在地下千里处,云草正坐在沟底。在混沌天雷落成的时候,她抛出去不少东西,有雨族族长给的避雷珠,有从明光给的星石里取的不知名仙器。只这些都不管用,在她觉得自己要老抗不下来的时候,姬旋送得那挂坠着棵小树的项链飞了出来。天雷爆了的时候,小树项坠变大有一人多高,散出的灵光将她给团团包了起来。即便如此,小树还是受了巨大的冲击力,最后带着她滚进了这新生的沟底。

    云草感慨的看了眼手心里化成灰的玉屑,这才开始吸收天地元气,并尝试元神出窍。

    “主人,阿云怎么还没上来?”长乐有些无聊的道。距离云草化神成功,已经三年有余。在这三年里,除了魔族带领魔物大举攻打西境各宗那次,他和主人就没离开过乱风川。

    魏无忧没有回复长乐,只静静地坐在川口。嗯,发呆。在他没有突破忘情境的时候,他经常发呆。如今虽破了忘情境,到底是养成了习惯,不修炼的时候他亦是发呆的时候多。

    正在这时,苏星言呆着穷奇到了川口。

    “穷奇,你来了。快过来跟我说说话,我都快要憋死了。要是老大在就好了,他可是个话痨。”长乐开心的道。

    “等她出来,我就带你去仙桃山玩。我跟你说,仙桃山可热闹了,还有好吃的灵果和猴儿酒喝。”穷奇咧着大嘴道。

    “剑君,师姐她还在闭关吗?”苏星言无话找话说。

    “嗯。可是又有什么事?”魏无忧低下头问。

    “山明神君来访,说是有要事找师姐商量。”苏星言恭敬的道。若不是眼前之人,后来魔族打来的时候,灵寂宗兴许就灭宗了。

    魏无忧没有回话,却是看向了底下的大坑。苏星言跟着看过去,正好见着云草出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