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乾龙战天 > 第七三五章 心想事成

第七三五章 心想事成

作者:文飘过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田亮宝听完后,抬眼去看端木光,下巴都快惊落了。

    他这身份是端木光帮他搞到的。当时跟他说,这是一个从落桑族过来的孤儿,在凉洲那边混了十来年了,背景干净得很,与本土那边没有牵连。

    结果,人家背后蹲着一个“古老的大家族之一”呢!

    端木光心里甭提有多晦气了。

    几年前,赵宣综合听风堂在凉洲各部上报的消息,得出一个结论,即,落桑族人在暗中组织凉洲那边的落桑族人潜入滨洲。他立刻敏锐的意识到,落桑族人这是要对滨洲伸爪。

    可惜的是,听风堂的力量太过薄弱,是有心无力阻止;而仙门倒是有力,却无心。

    所以,赵宣也只能暗中布棋。

    当时,端木光正在凉洲。赵宣委托他出手,淘一批落桑族人的身份给听风堂的弟子们,要求是底子干净。

    所谓的底子干净,是他们听风堂的行话,即,名声不显、无亲友羁绊,并且与黑白仙三道都没有干系。

    这事不难。因为东海一战之后,仙庭割了两座城池给落桑族人。从此,落桑族人在祝融大陆这边等于找到了着力点,明里暗里的入侵皆一发不可收拾。有越来越多的落桑族人听信了他们的高层,将全部的身家变现成一张船票,过来祝融大陆“淘金”。这里头,有成功的,也有正在成功的路上的,但也不乏完全失败,落得个客死异乡,沦为孤魂野鬼的。

    落桑族过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第三种的人也不在少数。以至于落桑族在凉洲的各联络处都做不到完全的统计。

    以端木光的手腕,在这里头捡点漏,不成问题。

    而田亮宝的这个落桑族孤儿身份就是他捡到的一个漏。

    并且是属于很干净的那一种,端木光敢打包票,没有后顾之忧——当年为了捡到漏,他盯了这个麻衣池小半个月,确定是个底子干净的,他才动的手。呃,不要误会,他没有杀麻衣池。

    他发现时,麻衣池贫困潦倒,靠打劫为生。

    打劫这种事,完全是在刀尖子上舔血。被反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更何况,麻衣池修为不高,却跟高人大能似的,喜欢吃独食。所以,他被反杀是早晚的事。

    端木光所谓的动手就是跟踪他,看着他被反杀,然后将他的尸体搬走,寻个秘密清静之所焚烧干净。

    过了大半个月,他再拿着麻衣池的身份铭牌去当地的落桑族联络处登记,说要择期南下。

    至于“择期”具体是什么时候,就由赵宣决定了。

    田亮宝是过了差不多一年,才启用麻衣池的身份,赴滨洲任职。

    端木光以为,本来就底子干净,又洗了这么久,应该是很干净了,绝无后顾之忧。

    没有想到的是,后顾之忧不但有,而且巨大!

    收到田亮宝的眼神,他好不尴尬,呵呵笑着承认:“栽了,真栽了。”接着,语气陡然一变,又道,“这件事,绝不简单。我打算马上去一趟凉洲,仔细的捋一捋。”

    余莽和田亮宝都点头表示赞同——落桑族人很势力的。给田亮宝写信的这位是诺西家族的一个旁枝的族老,其地位也不低了,怎么会给麻衣池这种人写亲笔信,并且语气还如此的亲切。这里头,肯定有名堂!必须仔细的查一查啊。

    田亮宝看着力透纸背的字迹,问道:“那么,我要怎么回信?”

    信上说以十日为期,如今,离最后的截止日期只剩下四天了。这里头还包括了送信回落桑岛的时间。意味着,情况紧急,他们根本来不及请示远在仙山的堂主赵宣,只能先自行决议。

    “去,当然去啊。”端木光不假思索的答道,“到时,我也去,给你当随从。”

    “那哪敢……”田亮宝赶紧摆手。让光爷给他当随从,岂不是要折煞他?

    端木光摆手打断他:“你是要去落桑人的老巢,当是跟西礁镇一样啊。有我在旁边给你敛着点,轻易不会露馅。”

    “对对对。”田亮宝用力的点头,再无二话。

    “能再带上我一个吗?”余莽问道,“我也想去那边看看。”

    “看什么?”端木光很认真的问道。

    “药庄啊。还有他们炼器坊,我也很感兴趣。”余莽指着田亮宝道出心中刚想到的一个念头,“如果亮宝能够用麻衣池的身份,跟那边搭上,直接搞到他们的货,你们说,美不美?”

    “美啊,当然美啊!”

    “美死了!”

    端木光和田亮宝相对一视,眼睛噌噌的亮了。他们对落桑岛之行,刹那间,变得从未有过的期待。

    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接下来,先要让野猪怪用妖文写回信,再由余莽翻译成祝融文,然后再由三人之中落桑语最好的端木光翻译成落桑文。最后,田亮宝认真的抄一遍。

    哪知,又出变故。

    野猪怪扭扭捏捏的,不肯提笔。

    “你什么意思啊?”余莽放出血脉威压。

    “余爷,您省点力。老猪皮肉厚实,扛得住。”野猪怪扬着黑毛大猪头,大大咧咧的说着。真的是连粗气都没有喘一口。

    余莽差点被他气翻,捋起袖子,对端木光跳起来叫道:“不要拦着我,看我打死它!”

    端木光忍住笑,配合的上前拦腰抱住他,嘴里很敬业的劝着:“莽哥,还指着他写信呢,我们不跟他一般见识啊。”

    田亮宝立懂,也在一旁猛搭梯子:“余爷,不生气啊。我们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以前只是听说,今儿可是亲眼见着了。在修行的世界里,血统啊、身份什么的,都不是最根本的。最最靠得住的,还是拳头。这不,只要拳头硬,妖兽也敢跟灵兽当面叫板。就连光爷都得劝着。

    野猪怪咧嘴油晃晃的大嘴笑了,两只前爪抬起来做揖:“余爷,您先别生气。听老猪把话说完了,你再教训老猪也不迟。”

    得,这还算句……象人样的话。余莽噔噔的下梯子,敛了怒容,哼道:“你先说。”

    野猪怪嘿嘿笑道:“余爷,这一回出来,虎族肯定是占了老猪的窝。老猪抢是抢不过他们的。所以,没法回去了。您念在老猪还有点用的份上,能不能收留了老猪?”

    余莽当场惊呆了。十阶的妖兽,心气比天高,宁死也是不肯屈服于人,竟然开口求他收留。

    端木光也不禁挑眉,双手抱胸,上下打量着野猪怪。

    只有田亮宝不懂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在一旁看得是一头雾水。

    野猪怪的心思与它的外貌完全是两个极端,不要说玲珑剔透,也是玲珑得很了。见状,又加码道:“除了写信,老猪的用处,还多得很呢。余爷,只要您肯收留老猪,从今往后,您说往东,老猪绝不往西。”

    是真的!余莽缓过神来,一边吐着浊气,一边在心里飞快的思量:要怎么先磨一磨这家伙?不然,往后怕是拿不住……

    这时,端木光松开双手,出声了:“莽哥手里头不缺人手,用不着你。这样吧,你跟我罢。听说你跑得蛮快的,我正好缺个座骑。”

    野猪怪立刻怂了,垂下眼皮子,哼哼唧唧道:“大人,您莫吓老猪。老猪也不是吓大的。昨晚,您和余爷说的话,老猪都听得真真切切的呢。你们不兴契约妖兽。”

    端木光火了:“哟,怎么着,你还不乐意啊?”说着,冲田亮宝一扬下巴,“亮宝,告诉他,你光爷我最初在门主大人身边是做什么的?”

    田亮宝绷住笑,答道:“光爷是门主大人的车夫。”

    野猪怪猛得掀起厚眼皮,瞪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以为自己幻听了。

    “光爷这样的,才能做车夫,就你这猪头,不做座骑,还能做车夫啊?”端木光凶巴巴的质问道。

    “那,那个,也是不用契约的,对吗?”野猪怪紧张的问道。

    在缔约这一事上,妖和魔都是一样的。被契约后,眉心都会留下契约印。它看得很仔细,光爷和余爷两位,都跟人族修士走得很是亲近,但他们两位都是没有契约的。所以,它才想着与其回去被虎族欺压,不如从今往后跟着余爷混。传承里说,这叫做,两害相权,取其轻。

    但是,如果只能契约,做战兽的话,那它是宁可现在就战死。

    端木光从鼻子里哼出声来,斜着眼睛瞄了它一下:“就你这副炭耙模样,想当我的契约兽,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

    野猪怪的脚程再快,还能快过他?再说了,他哪里需要什么座骑?不过是觉得野猪怪的野心不小,怕此事会从野猪怪这里泄密,想着不能就这么放了回去,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有将野猪怪留下的意思。

    没想到,别看野猪怪长得粗糙,心思却不是一般的细腻,竟然主动要求留下。那自然是最好的情形了。

    不过,把这个野心勃勃的家伙放在余莽的身边,他真不放心,还是搁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为好。

    野猪怪大喜,竟伏地告罪:“老猪心眼小,胡说八道呢。您莫要与老猪一般见识。”

    他是向往强者的。先前是怕光爷看不上自己,所以才退而求其次。现在光爷开了口,真是一件令人惊喜的大好事啊。不能再称心如意了!

    余莽也是个心思敏捷的。心念一转,里头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老实说,他的身边还真缺一员皮糙肉厚,又能打的战将。但他素来有自知之明。这种战斗力超强的十阶妖兽,如果无心追随他,不是他能降得住的。

    也罢。这是没缘份呢。再说了,归光爷手底下,是肥田没入外人田,也是大美事一桩啊!

    他高兴的向端木光道贺:“恭喜收得一员猛将!”

    田亮宝亦是喜气洋洋的跟着道贺。

    “同喜,同喜。”端木光冲两人抱拳还了礼,然后,将右手握成拳,伸到野猪怪面前,说道,“欢迎你加入我们青木派。”

    “原来你们就是青木派!”野猪怪又一次瞪圆了细缝般的小眼睛。而惊诧的同时,他也没忘使个障眼法,将自己的一只前爪变幻成人的手,也握成拳,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去碰面前这只如白玉一般的拳头。

    确实是个讲究的。端木光更加满意了。用力将黑毛拳头顶开,他佯怒道:“你这是什么眼神?”

    野猪怪很激动,将拳头窝在怀里——活了近千年,这是头一回有人没有抱任何成见的跟他行妖族的平辈见面礼。还有,别看光爷,哦,不,现在要改口称“大人”了。大人也就是面上装出来生气的样子,实际上,并没有真生气。因为至始至终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威压嘛。

    他的嘴巴子也很利落,吧啦吧啦,道出原委。

    简而言之,他虽然一年四季猫在山沟子里,几乎足不出洞,但并不代表他就不重视外面的动静。他手底下的喽喽们,每天都要向他汇报外面的最新消息。差不多十年前,有一段时间,他几乎天天听到青木派的消息。

    “以前以为与老猪无关,所以,老猪也没有多打听。却不曾想,老猪今天也进了青木派……”

    端木光一记眼刀止住:“先别太得意。你现在只是预收,算不得进了我们青木派。最终成与不成,还得看你的表现。”

    “对。你若是表现好,我与光爷就给你做担保,在门主大人面前,保你进青木派。”余莽得意的附和道。

    野猪怪傻了眼:“表现?什么叫做表现?”

    没听过的新词,完全不懂。

    田亮宝笑眯眯的提起毛笔,递到他面前:“眼下的表现就是,你好好的写这封信。”

    “哦——”野猪怪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赶紧的接过笔,“老猪懂了!”

    “真是个聪明的!”端木光抚掌,“我就喜欢与聪明的打交道。”呵呵,这是跟大人学的。不过,他打算谁也不告诉!

    果不其然,野猪怪只差没有飞起来了,提着笔,刷刷刷,转眼写完了信,双手呈给余莽。

    这态度,是发自内心的尊敬了。余莽很受用,也想学着端木光的样子夸几句,但又想换点别的词,心念一动,遂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们都还不知道呢。”

    野猪怪扭捏起来了:“还,还能叫名字?”万物有其名,这是没错的。可是,哪个会真正拿妖兽的名字当回事?人族修士就不用说了,一声“孽畜”,概括了所有的妖兽。便是妖族,也只会唤他们的族群名。

    余莽笑了:“当然。”

    “我,我叫朱飞飞。”朱飞飞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在嗓子眼里介绍着自己,“因为我很小的时候想飞起来……”话未说完,他已经羞不得行,用幻成人手的那只前爪捂了双眼。

    “怪不得这名字很富有童趣。”端木光哈哈大笑,“朱飞飞,这事成了,你当论首功!”

    “真的吗?”朱飞飞激动得人立起来。

    “当然是真的。还有,你也跟我们一起去落桑岛。”

    “啊,太好了!”

    余莽在一旁看得眼热极了。

    因为仙山那边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他,所以,当晚,他又急吼吼的回去了。当然,首先是要去虎族,向族长道谢。

    后者听说朱飞飞加入了青木派,热忱的向余莽推荐自己的幼子,一头未成年的白虎崽:“他没有什么别的特长,就是擅打。保证比野猪怪更能打。”

    他真的太难了。

    按虎族的传统,他的族长之位只能传给长子。所以,哪怕幼子是战力最强的白虎,在成年之后,也会被送出族地,另立门户。

    现在的形势,自立门户哪是件容易的事哦。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身为父亲,幼子的去处,都快成了一块心病。

    余莽的出现,让他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向。

    但还是不放心。

    如今,听到青木派是真的不会契约妖族,他终于顾虑全无,决定将幼子相托。

    余莽自然是巴不得,欢喜的满口应下来。

    哈哈哈,老子再也不用眼馋光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