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位面之时空之匙 > 第709章:全杀 进塔(求订阅)

第709章:全杀 进塔(求订阅)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季安双指一并,朝着万柄死神剑一指。

    霎时间,所有长剑上的紫光消散一空,继而激-射而出。

    咻!咻!咻!——

    万柄死神剑犹如密密麻麻的子弹,携带着凌厉的锋芒,在天空划过道道流光,速度之快,几达十倍音速,肉眼根本看不到。

    它们分为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有六千柄长剑像逃遁的三十多名斗尊以上的强者射去,剩下的长剑则朝着地面飞去,目标正是数百名斗最低都是三星斗皇境的强者而去,虽然这些人没有出手,但是既然敢来季安就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死神剑仿佛水中的鱼儿一样的灵活,散发着浓郁的死气,铺天盖地而去!

    恐怖的杀意,立时让方园十里内的天气陷入冰冷的寒冬。

    “飞剑?御使飞剑!此人即便不是华夏人,也是华夏历史上的古代人!”仅凭此情此景,萧炎已经确定了季安的身份,当下脸上充满激动之色,竟能在此遇到了同胞,这比自己穿越的事情还要玄奇。

    但凡看到这一幕的人,皆惊骇的尖叫起来,迦南学院一方的九成师生此刻都已软倒在地,不少人胆小的人还都尿了裤子,这倒不怪他们,实在是那死神剑上的锋芒,死气以及那充爆眼球的数目,只觉每一柄足以让他们每个人致命,更何况万剑起飞!

    最为惊恐的要属地面上的各大势之人,他们皆是面无人色,纷纷毫不犹豫的背后羽翼一振,冲天而起,疯狂逃遁。

    但是他们的速度再快如何比得过飞剑,即便想攻击飞剑也没有可能,一是飞剑既灵活又快捷,二是飞剑加了炼晶和庚金既坚固又锋利,三是每一人岂能对付十柄以上的飞剑,仅数息时间,天空上一个个强者就被飞剑追上,不是被斩断头颅而亡,就是被穿透丹田,失去斗气分尸体而亡。

    唰!唰!唰!……

    一个个强者仿佛下锅的饺子从天空掉落下来,伴随着似雨而落的鲜血,立刻让迦南血院门口充满了血腥味和震撼感。

    “咦!果然是半圣,凭借现在的真元程度,飞剑还真奈何不了他们!”指挥着飞剑的季安,发现那三十多名逃窜的斗尊以上强者,其中的十多名半圣凭借空间之能,精纯的斗气盔甲以及斗气招术将威胁自身的飞剑瞬息间就击散一空。

    见此情景,季安并指连点,即刻改变策略,指挥着地面的飞剑与天上的飞剑汇合在一起,直接杀向剩余的斗尊。

    这些斗尊虽然经验丰富,斗气亦很精纯,但面对数千柄飞剑的围攻根本无力抵抗,仅坚持了数息就被分尸而亡。

    “想跑是不可能的,给我轰!”消灭了那些斗尊,季安立刻把矛头对准那些逃窜的半圣强者,心念一动,漆黑的雷云上光华一闪而逝,无数癸水神雷砸落而下。

    霎时之间,方圆十里的天空中一颗颗似冰雹的雷球,仿佛大雨一般,充满了即视感。

    对于季安的穷追猛打,魂殿的黑衫男子知道想跑是不可能了,当下大喝一声:“诸位,联合起来一起抵挡,否则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所有人亦知逃无可逃,互视一眼,齐齐把体内的所有斗气爆发出去,汇聚在一起形成一层厚重的斗气晶壁,悬浮在众人头顶,顶着落下无数“冰雹”,一刻不停的向前飞纵。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逃出雷云覆盖范围,这样便可发动空间挪移逃离。

    “帝化雷云,雷轰天地!”

    季安自然清楚他们想要干什么,当下暗喝一声,周身一震,水行黑帝神通运转到急速,只见旁边的水行黑帝立刻化成一道黑气融进雷云之中,顿时雷声更急,轰然炸响间,一股沉闷的威压当顶压下,原本只有蓝球大小的癸水神雷竟一下子变成脸盆般大,涨大了近两倍,携带着浓郁的毁灭气息,连绵不绝的砸落在斗气晶壁上。

    轰隆隆……

    震天的闷雷声持续不断,庞大的晶壁仿佛正在经受航空炸弹洗礼的大地一般,被炸的坑坑洼洼。

    仅一轮轰炸,厚重的晶壁就减少了一大层,而那十多名半圣齐齐喷出一口鲜血,身上气势立刻衰落下去,显然皆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起!”

    面对生死危机,十多名半圣只能拼命,当下榨干体内最后一点斗气,五光十色的斗气涌入将要破裂的斗气晶壁内,只见晶壁上光华一闪,顶着万千癸水神雷,又恢复到原状,继续向前飞纵。

    季安见此,却是冷冷一笑,并指朝着雷云一点,体内的水行真元立刻狂涌进雷云之内,随即云层更加漆黑,就像伸出不见五指的黑夜天色,而癸水神雷再次涨大一倍,狂风暴雨般轰砸在斗气晶壁上。

    轰轰轰!

    咔嚓!咔嚓!咔嚓!

    轰鸣声,仅持续了数息,厚重的晶壁立刻就炸的坑坑洼洼,几近破碎,在紧随的数道玻璃破裂般声响起后,其上无数蛛丝般的裂纹急速扩散,下一瞬,整个晶壁轰然爆炸开来,化为点点光斑,逐渐消散。

    在无数光点之间,十多名半圣周身一震,齐齐喷出一口大鲜血,神情萎靡的从高空中坠落下去,与之随行的还有无数癸水神雷,在他们的眼球里不断变大。

    唰!——

    然而,就在十多名半圣即将被密密麻麻的癸水神雷砸中的刹那,突然一道清脆的破空声,在天空之上由远及近响起,引得地面观战的迦南学院师生一愣。

    在声音响起的瞬间,一道漆黑的光华飞速的出现在众人的身下,嗡的一声变成一个巨大黑色手掌,轻易的将坠落的众人接住,托着他们迅速飞离此地。

    “等的就是你,给我斩!”

    望着突然出现的黑色手掌,所有人为之一征,唯独季安冷哼一声。

    单指朝空一点,原本所有悬浮在空的黑剑如归鸟入林一般聚合在一起,快速的旋转着形成一柄百米长的死神巨剑,剑身弥漫着浓郁的死气,呼啸着劈在那黑色大手的掌心处。

    次啦!

    一阵牙酸的金属摩擦声音持续响起!

    比钢铁坚硬无数倍的黑色手掌,在这一剑下硬生生的被斩成两半,顿时化为元气消散八方,而那些半圣又向地面落去。

    “小子,这是在找死!”

    蓦然间,一道怒喝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让人分不清东西南北,且声音之大,震的虚空竟颤抖起来。

    “哼!死不死可由不得你说了算,癸水神雷,给我杀!”季安针锋相对道。

    话声一落,无数雷球就将十多名半圣淹没,在一阵震天爆炸声过后,灰飞烟灭了。

    虽然早有预料,但这一幕真实的发生在眼前,让地面的众人惊恐不已,要知道那可是恐怖的十多个半圣,他们任何一个在斗气大陆都惊天动地的存在,可现在竟干脆利落的死在空中,连个尸骨都没有。

    隔空一吸,数百枚纳戒从四面八方飞到季安手里,紧接着被他收入时空之匙,俗话说:杀人放火金腰带,这句话果然没错,今次可发了大财,季安心中暗喜。

    目光在昏暗的天空中一扫,最后移动到一处,季安身形一闪,负立在雷云下方,笑眯眯的道:“老家伙,是你自己出来,还是要我请你出来?”

    地面上的众人也遁目看去,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然后又等数十息还是没有回音。

    “藏头露尾的之辈,我便亲手将你揪出来!”季安最后一个字落下时,其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唰!

    在季安身形消失的刹那,空白的天空中突然闪过一道虚影,飞速向一个方向窜去,显然是一名隐藏良久的高手。

    “那里走!”

    空间一荡,季安便出现在虚影的身后,五手一握,挥拳狠狠的轰了过去。

    拳出的瞬间,空气中就响起阵阵的音爆声,虚影怪笑一声,身形陡然一顿,转过身的同时一只惨白如同骷髅般的手掌伸了出去,与季安的拳头轰然撞在一起。

    噗!

    拳掌交击只发一道沉闷的声音,且在接触的刹那,那骷髅般的手掌突然暴涌出腐蚀性的漆黑雾气,带着一股腥臭的气息,似要将季安的拳头腐蚀一空。

    见此,季安神情不变,冷哼一声,拳头上立刻蒸腾出一股璀璨的青辉,在一阵滋滋的声响中,就将虚影手掌之上蒸腾的腐蚀性雾气,尽数蒸发一空。

    “不可能!我的百年腐蚀毒气怎会这么容易被破掉?”

    伴随着一道不断咳嗽的苍老声音,虚影现出了身形,却是一名身着灰白衣衫的老者,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

    老者身形佝偻,手中拉着一根骷髅拐杖,双眼深陷,眼中闪烁着两团幽幽绿芒,给人一种阴森诡异的感觉,正是一名初级半圣强者。

    “雕虫小技罢了,有什么可震惊的!”季安冷冷一笑,倒不是他吹牛,他的青莲血脉自带驱邪效用,对各种妖魔鬼怪最有效,破个腐蚀毒气亦没有任何问题。

    “上路吧!”

    季安不想再废话,拳头猛然一震,便即将老者的手掌震开,同时一把将其拳头握住,恐怖的劲力一点点逼进老者的体内,老者当即色变,急忙催动斗气挣扎脱离,可是竟纹丝不动,季安缓摇头冷笑,手臂一抖,一股浩瀚的气血之力,摧枯拉朽的涌进老者体内,开始破坏各器官。

    噗!

    顿时,一口鲜红血水自老者嘴中狂喷而出,当下非但体内的斗气大乱,就连五脏六腑都震动不休,他知道死亡就在下一瞬,当即哀嚎一声:“我是魂殿二天尊,你不能杀我,否则魂族的人马上就来杀你!”

    可季安闻言,却神情古井无波,手掌松开老者的拳头刹那,快若闪电的印在对方胸膛之上,恐怖的劲力,在交击的瞬间,如同酝酿许久的火山一般,陡然爆发。

    在瀚海的劲力之下,遭受到如此重击的老者,脸色瞬间苍白,喷出一口夹杂着内脏的鲜血,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在飞出数百米后,砰的一声闷响,仿似烟花一样爆开。

    仅一拳,半圣老者毙命当场,只教地面的众人震惊的已无话可说,今日这一战死在此人手中不知有多少斗尊,半圣,当真是恐怖之极。

    老者一死,昏暗的天空猛然响起一道低沉的闷响声,狂风暴雨突然大作,似乎将有大恐怖要发生。

    季安面色微变,这情况显然正对应了老者之前的话语,应该是那魂族的人得知了死讯,正在打通空间通道,想来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

    念至此处,季安心中暗忖:如今一个魂殿尚且难以对付,更何况它们背后的魂族。要知道此族的斗圣有很多,高阶斗圣更是不少,还有那异火榜排名第二,具有九星斗圣实力的虚无吞炎以及莫测的魂天帝,看来突破之事先放一放,先拿到陨落心炎再说。

    打定主意后,季安挥手将老者的纳戒收入囊中,又收水行黑帝神通,身形一荡,落在地面上,旋即化为一道轻烟消失不见。

    “此人怎么走了?”对于季安突然离去,正在围观的众人很不解,不过想了下,也不在纠结,毕竟怎么说今天都是开了眼界。人群立刻议论纷纷,满脸激动,唯独萧炎一脸闷闷不乐,只觉没能与同乡交流。

    此刻经过土遁季安已进入天焚炼气塔内,在紫研早先提供的地图路线下,一路上闯关过卡,顺利来到塔内的最底层。

    最底层与上面几层截然不同,炽热的温度升腾在庞大的空间中,乃至于连视线都是有些模糊虚幻,轻轻吸一口气,顿时肺部灼热不已,有种呼吸火焰般的感觉。

    季安目光一转,盯着中央位置,那里有着一个极为宽敞的深洞,洞口比前面几层任何一层都要宽大,而且其中也并非是望不见底的黑色,而是充斥着一种淡淡的暗红,犹如凝固的鲜血一般。

    在深洞之外,一片肉眼可见的能量罩成圆柱形将之牢牢的封锁而进,能量罩表面,刻画着复杂的符纹,并且能量罩看上去极其的狂暴,一丝丝雄浑的能量涟漪不断的扩散而出,甚至还有着极为低沉的气爆声传出。

    看来洞内封印的就是陨落心炎,季安立刻意识到这点后,当下利用一丝时空之力在不影响封印的情况下,隔开能量柱,整个人瞬间穿越进去。

    洞内是是一片岩浆的海洋,只不过这里的岩浆颜色,与寻常岩浆相比要显得格外暗红,就如同在其中掺杂了无数鲜血一般,整体透着一股诡异。

    望着那不知道有无尽的岩浆世界,季安脸上有些凝重,据他所知下面还有异火榜排名第一帝炎的存在,不过没用钥匙却不能打开通道,可尽管如此,在这种极其恶劣的环境下,想要找到具有灵性的陨落心炎,还要费很大的时间。

    感知透视力一展,原本能探测千里的范围,此刻仅能看到数十里,在季安的识海内,到处是暗红的岩浆,仿佛无尽,而且看了片刻,竟感受到心中有股烦躁在涌动,想来应该是那陨落心炎在作怪,毕竟这种由人心而出现的火焰,最是诡异。

    “先找吧!”

    季安跨进岩浆内……

    【今天有事,只有一章,大家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