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打造了旧日支配者神话 > 782.森之黑山羊

782.森之黑山羊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我打造了旧日支配者神话 !

    “回来了?”

    詹姆斯调侃了一句,看到瓦来瑞似乎变得很冷静,她没有回应,而是直接回到了车里,一转头,詹姆斯发现对方已经躺下了。

    “这家伙,闹脾气呢。”

    他笑了一声,也没进去安抚,而是和斯科特讨论着接下来的拍摄安排。

    “......我们明天去拍一下教堂,这种宗教建筑肯定会给观众不同一般的观感,还有开幕式,我们能混进去吗?”

    “......剧本我心中有数,你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们临场发挥,绝对真实!”

    “......那些市民可能的确很排斥外人,所以才会对韦斯那样,放心,等游客们都来了,我们可以去密斯卡托克大学附近。”

    “......瓦来瑞?不用担心,我和她认识很久了,她没事的。”

    听着两个人的讨论,陆绊在一旁并未发言,他隐约已经对现状有了猜测。

    这些拍摄电影的大学生的确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但也并非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陆绊趁着他们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接下来该怎么拍,对照着地图选择取景地的时候,他钻进车里,来到了那台老旧的电视机和播放器旁边,找到了之前那位老人给予的录像带。

    韦斯已经躺下,而瓦来瑞则蜷缩在另一侧,塔莉亚还在外面吹风,车内很安静。

    将录像带放进播放器里,陆绊稍微调小声音,观看这已经看过的影片。

    上次影片在拍摄到开幕式那些人古怪的仪式后就中断了,陆绊想看看,这录像带是否会跟着进化。

    意料之中的,那些后续的画面的确存在于录像带里,并非陆绊的幻梦。

    “看,那是什么?”

    拍摄者将镜头拉近,拍摄到了大礼堂舞台上的景象。

    那些身穿黑衣的人将一个男人团团围住,那男人身穿西装,被捆绑在一个台子上,随后,一个戴着兜帽的男人从人群之中缓缓走出来,他抬起了右手,接过旁边的人递来的一把银色的小刀,接着,毫不犹豫地将那短刀插入了男人的胸口。

    片刻之后,只见从男人身体里涌出的血液顺着地上那不太明晰的仪式的勾勒蔓延,缓缓覆盖上去,令仪式法阵变得鲜红而妖冶。

    而这些血液,陆绊看到,正不遵守物理规律地朝着舞台后方涌动,甚至漂浮了起来,构成了一个错综复杂的鲜血网络。

    在网络的尽头,所有的血液聚集到了一尊神像上。

    那神像就像是怜悯世人的圣母玛利亚,可外表却极为邪异,充满了某种亵渎感,她的怀抱中,血肉汇聚,彷佛从虚空里酝酿出了一个崭新的生命一般。

    那幼崽伴随着撕裂人心的哀嚎降生于这个世界,所有的信徒都朝着神像匍匐,朝拜,口中念叨着祈祷的经文。

    “耶!■■■■■!那孕育千万子孙的森之黑山羊!”

    那神祇的名讳以人类无法理解的声音发出来,这声音受到了严重的污染,已经无法辨认到底属于那一位神祇。

    想来这也是一种生物的保护机制,直呼旧日支配者,或者更高之上的存在的名讳会导致人类陷入疯狂,而疯狂的人类又难以广泛传播这些神祇的信仰。

    尽管作为神祇而言,她们对于信徒是否传播自己的威名根本无所谓,可身为信徒,自然是能够多彰显自己的信仰就多彰显,还会布道与传教,那么神明的名讳就变得重要了。

    于是,那些没有那么疯狂的信徒就会总结出一套能够指代旧日支配者的发音,通过这些发音将那些祷文流传下来,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森之黑山羊?”

    陆绊仔细观察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毛骨悚然的怪物,感觉它的确和山羊有那么几分相似。

    那些数量繁多的带有蹄子的腿正在半空中晃荡,而它的身体,那些彷佛血肉混合物一般蠕动的肉团,其中张开合上的血盆大口,以及上方那些蔓延的触须,更是恶意的直接显现。

    被献祭的男人很快死去,他全身的血液被汲取干净,也只诞生了这么一个怪物,那怪物从圣母像的怀中跌落在地上,发出巨大的撞击声,从那样的高度摔下来,这怪物却完全没有受伤,只挣扎了一下就爬了起来,朝着舞台之下移动。

    这怪物就这么来到人群之中,所有人都以敬畏而崇拜的眼神看着它,没有人胆敢违抗它的意志,那些如同树枝一般的触须缠绕住了一位穿着西装的男子,转眼间,他就被抓起,送入那怪物的口中,没有什么咀嚼就碾碎了身体,彻底与怪物融为一体。

    而剩下的人,他们似乎还在献祭,正准备重复这样的过程。

    “太刺激了,这就是献祭,这就是献祭!我就知道会有!”

    拍摄者的声音显得极为狂热,就像一位真正的狂信徒。

    “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献祭,发生在整座城市,密斯卡托克将成为新的尹甸园。”

    他说道,同时爬下了这后台,来到大学礼堂的外面。

    外面的观众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扮演成电影里的角色在道路上聚集,忽然,礼堂的大门被撞开,那诡异而恐怖的怪物来到了大街上。

    手持镜头有些摇晃,但忠实记录了这一切。

    群众们尖叫起来,恐惧地逃窜,但更多的人只看着那怪物,歇斯底里地狂叫,停留在原地等死。

    怪物的触须抓住了一个游客,将其丢进嘴里,如同嗑瓜子一般咀嚼,碾碎,血飞溅,令现场更加混乱。

    “越来越多了,越来越多了,密斯卡托克电影节正式开幕了!”

    拍摄者高声喊道,录像带这时候陷入了雪花点之中,电视机很快黑屏下来。

    “看来的确会伴随着我们的探索而发生变化。”

    陆绊总结道。

    那些怪物,很明显是某种邪神的卷属,密斯卡托克的人在这里举行仪式将其召唤而来,就是之前周长清遇到的那些。

    可是这录像带拍摄的是哪一年的电影节,电影节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却没有任何新闻记载,这座城市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绊思考之时,忽然看到,房车内,黑暗之中,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