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魔尊的重生嫡妃 > 第1264章:不知足,不甘心

第1264章:不知足,不甘心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64章:不知足,不甘心

    两位夫人更是直接跌坐在地上,只差没有晕死过去。

    她们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的一时贪念,不仅害了自己的女儿,甚至,真的有可能整个家族都会跟着陪葬了。

    一路追着来这里的路上,她们甚至还妄想着,以她们女儿的姿色,没准拿着自家夫君在朝中的地位,怎么也可以给她们要来一个名份呢。

    直到这一刻,她们才真的清醒了。

    朝中地位?所谓伴君如伴虎,他们所谓的地位,不都是皇上给的么?

    如今,他们还妄想着所谓的地位,去“要胁”太子和王爷?

    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好好的日子,是真的因为贪念,现在是要毁完了。

    柳烟和王云也同样没想到事情会是这般发展。

    她们没想到,自己的性命,在尉迟溯和尉迟澜的眼里,原来真的不值一提。

    侧妃?婢女?呵呵,别说进府了,她们的存在,对于尉迟溯他们来说,就是恶心他们的。

    她们到底是有什么不甘心的?非要这般作贱自己?

    可,她们就是不甘心啊。

    “皇上是仁君,不会因为我们的事情就胡乱让我们的父亲受罚的!同时,我们相信,太子殿下与澜王殿下做下的事情,皇上也不会包庇!”柳烟,是真的打算横竖都是死,那么死也不能让萧清雪她们清静了。

    “你闭嘴!”柳夫人大惊,扑上来就拉扯着自己的女儿,要捂住她的嘴。

    可惜,她终是没有柳烟的力气大,没捂一会儿,就被挣扎开了。

    “我为什么要闭嘴,难道我失身了,就因为他是太子,他就可以不负责任吗!就可以随意地让别人去死吗!”柳烟在心底想,她比萧清雪有姿色,比萧清雪身份高贵,只要让她进了太子府,早晚,尉迟溯会发现她的好的。

    到时候,她就可以翻身了。

    到时候,她今天所受的这些屈辱都不算什么了。

    以后,她不仅是太子妃,更是皇后!

    这个独宠女人的男人,以后独宠的就是她!

    所以,她现在凭什么要让步啊,她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无非就是一死,为什么要让呢?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尉迟溯只是冷笑,他知道,跟这种已经疯了的人多说,没有意义了。

    她就是活在自己的想象中了。

    “太子殿下!”柳夫人不停地磕着头,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如此的不顾一切。

    当初就不该同意她去使这些手段的,如今,覆水难收。

    萧清雪也没有拦着尉迟溯了,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机会都给过了,但,很明显,别人根本不需要这样的机会,既然如此,别人要死,她就别挡道了。

    “本太子深情,这深情,只针对萧清雪一人。”

    “如果,随便哪个女人,用尽手段进了府,就能把本太子的魂勾走,将本太子的心勾了去,那还叫深情?

    本太子能滥情一个,就能滥情第二个,你是以为自己是天仙,还是谁?

    以为自己将一个男人的心勾走了,就属于你的了?”尉迟溯的话,声音不大,不过,整个茶楼的人,此刻都安静地听着。

    是呀,当下,只要还有点脑子的,都能明白柳烟打的什么主意,什么失身,什么为奴为婢的,都不过是想要进入太子府,想着将来爬上太子床的手段而已。

    对此,他们都是鄙视的。

    只不过,柳烟的父亲毕竟是朝中重臣,他们这些小百姓的,也不敢去惹,只能看着。

    现在一而再地去挑衅太子,只怕这柳府,是到头了。

    皇上再仁慈,也不代表就可以任由你一个女人在那里栽赃陷害的。

    堂堂的太子,还能任由你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了?

    柳烟听着,突然就哭了起来,放声大哭的那种。

    不过,尉迟溯已经没有那个仁慈去听你哭,听你忏悔了。

    一声令下,暗卫直接将柳烟和王云都带走了。

    点了哑穴,她们就是想喊想叫都没用。

    两位夫人只得不停地磕着头,只盼着能保自己女儿一命。

    “二位夫人请回,她们的罪,你们应该懂,能留个全尸已经本殿仁慈!”尉迟溯说道。

    她们一听,还能如何?只好再三磕了头之后,起头跌跌撞撞地往家里赶。

    看着她们都离开了,茶楼里的人,也都不敢再往他们这边看了。

    而萧清雪她们此刻只是叹息着。

    “是否会觉得我无情?”尉迟溯只在乎萧清雪对他的态度,所以此刻,他认真地问着萧清雪。

    萧清雪摇头。

    他并非无情,机会,他已经再三给过了,是她们不要的。

    如果都闹到这个份上了,他还是什么都不管的话,那他对萧清雪的爱,才真的是无情。

    “只是,她们的父亲,会不会因此而迁怒于你?”毕竟,那是朝中重臣,萧清雪还是担心,会不会对尉迟溯有影响。

    “不会。就算会,我也不怕。”尉迟溯说道。

    迁怒于他?他们要是有本事反了,尉迟溯也乐得看着他们反。

    “虽然,一直都知道,攀上高枝,是很多女人的梦里梦外都想着的。毕竟,嫁入了皇室,还是嫁给如此深情的男子,谁不是做梦都想呢?”

    “但是,为了这所谓的身份,将自己逼到如此犯贱的地位,我是第二次见……”包包说道。

    第一次,就是上一次在蓝川山的事情。

    “她们的父亲已经是朝中重臣,身份地位本就不算低,以着这样的身份,配一门好亲事,也是必然的。只是我真的不懂,为何她们就是咬紧你们不放了?”包包表示想不懂呀。

    如果,尉迟澜明确表明根本不爱她,包包觉得,她是根本没有那个脸去纠缠人家的。

    更别说想着脱光了爬床了。

    那种事情,她真的连想都不敢想。

    可,她不敢想的事情,别人却敢做了。

    “深情呗。她们认为尉迟溯和尉迟澜都是深情,难得一见的男子,就想着自己也要这样的男子,要成为让全蓝川城都羡慕的人。”

    “她们却不想,这两个男人的深情,跟她们半点儿关系没有。”

    “得不到,不甘心,往往就是这种不甘心,将一个人瞬间就毁掉。”萧清雪无奈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