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魔尊的重生嫡妃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终于清醒了么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终于清醒了么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终于清醒了么

    当时将封君青丢进油锅时,封君青供述的那些,现在,火沉影正好按着封君青供述的,重新弄一个幻境出来。

    就算不能百分百还原,起码,相似的情形,会让尉迟烟儿有所反应。

    随着情景的重现,作为旁观者的他们都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剁了耿凌风。

    但,作为当事人的尉迟烟儿,依旧平静无波。

    莫锐飘到她身边,伸过自己的手去拉她,魂与魂之间是可以接触的。

    尤其是她们现在这种情况。

    就跟身体与身体碰触一样。

    “你是能看到这些的,只不过,你觉得自己封印了心门,就可以视而不见。”

    “但,我相信,你既然还留了自己的神息飘落在外的,就说明,你其实,还是无法放下耿凌风的。不管是恨,还是爱,你都无法完全放下。”

    “既然如此,那么多次你都痛了,那么多次轮回的罪,你也都受了。甚至,你也在碧落泉受尽了千万年的煎炼了。”

    “那么多的痛苦,你都能承受,难道,你还怕再看一次当年的情形?”

    “你都能承受那样入骨痛心的背叛了,怎么就不愿意相信,那所谓的背叛,只是别人设计的陷阱而已?”

    莫锐的声音,变得低沉了许多。

    大概是真的舍不得再看着尉迟烟儿魂都归体了,却还要受着无尽的痛苦。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是孟婆的时候的样子,那爽朗的的性子,多好。”

    “不像现在,悲伤得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跟着你一起哭。”

    “当然,最重要的,我是心疼我家小祖宗。因为你们的这些破事儿,我姑姑受了七死八生的轮回罪也就算了。”

    “结果,都重新投胎的小祖宗,成了我家姑姑的女儿,还要继续承受着你们作孽结下的果。”

    “我就是希望你可以打开心门,希望你恢复,希望在小祖宗大劫到来的时候,你和耿凌风都还能为你们当初造下的孽,去出一分力。”

    “可是,这千万年来的一切,也不能怪你,你也是受害者没错,但,封君青是你的徒弟没错吧?烈心耀是你的徒弟没错吧?耿凌风也是你的徒弟,你爱的人,没错吧?”

    “所以,就算再心疼你千万年来受的罪,我也依旧希望你赶紧恢复,只有你恢复了,我家小祖宗到时候,才能少受些罪。”莫锐说这些,就是希望,尉迟烟儿的那抹神息,可以感触得到。

    幻境里的一切都在继续着,那一幕幕,看得霍安晴和小祖宗,真的已经握紧了拳头。

    要是她们的男人敢这么作死,她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这个死男人。

    莫锐也说得累了,该说的也都说了,她拉着尉迟烟儿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如果,今天这样的方法都不能让尉迟烟儿的神息有所感触,只怕,想要将尉迟烟儿的心门封印打开,真的,没啥希望了。

    就只能是再看着她死,然后,看着她的魂,不停地轮回,不停地成为活死人。

    只怕,她们能愿意看着,耿凌风也做不到那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去受罪的。

    幻境继续着,莫锐握着尉迟烟儿的手,也一直没有松开。

    如此过了两天,就在他们都要放弃的时候,莫锐的神情兴奋了。

    因为,她明显感觉握着的手,有了动静。

    “孟婆,是不是你呀!”莫锐兴奋地说道。

    莫锐自然不会觉得尉迟烟儿自己冲开了心门封印了,那是不可能的。

    要真的那么容易和简单的话,也不会拖到现在了。

    莫锐就想着只要能把尉迟烟儿的那抹神息唤醒,就不错了。

    “哎呀我了个去。”果然,一个声音自尉迟烟儿的魂里传了出来。

    “孟婆孟婆!”莫锐兴奋了。

    而阵法外的大家也却是一脸的严肃。

    不严肃不行啊,他们现在是紧张的。

    当然,最紧张的是耿凌风。

    这眼看着就要将阵法撤了,觉得这个办法是失败的了。

    却看到了希望。

    “是我是我。别急,我想想办法,能不能把封印冲开。”是孟婆的声音。

    那抹神息的所有记忆,就是当了孟婆之后的记忆,所以,她没有那些恨,没有那些痛。

    当然,如果尉迟烟儿的心门封印冲破之后,这抹神息会不会痛,就另外说了。

    “好,要是你冲不开,你就告诉我们,用什么办法能冲开。”莫锐急忙地问道。

    “还能有什么办法啊,直接让耿凌风娶了这个身体,直接洞房就好了。”孟婆说道。

    “……”莫锐嘴角一抽。

    尉迟烟儿有魂却跟个活死人一样,这洞的哪门子的房……

    “唉,我这个神息的原主,脾气还真犟。”时不时的,就会传来孟婆的声音。

    “那还不是你自己。”莫锐说道。

    还好,神息苏醒了,那就一切都有希望了。

    “虽然能感受到她的内心万分痛苦,生不如死。但是,我觉得,既然当初没有背叛的存在,一切只是误会,只是幻境,那,背叛的痛苦都能受了,总不能白受了,肯定要赶紧清醒过来,去收拾了那些作死的啊。”孟婆说道。

    “我赞同!”莫锐表示相当赞同这个说法。

    “等着我啊,我就是和她同归于尽,我也得把这封印给她冲破了,你们的幻境重现不要停了,继续。”孟婆说完,就没有说话了。

    不过,大家都能感觉到阵法里的气息流动开始慢慢地发生变化。

    神息本就是尉迟烟儿自己的,现在,自己的神息要冲破自己下的封印,那感受,可想而知了。

    那对于尉迟烟儿来说,无形的又是一种背叛。

    所以,很快,尉迟烟儿的神情有了变化,不再是一潭死水的样子。

    虽然,只是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但,这个动作,已经让莫锐他们很激动了。

    耿凌风更是,只差没有疯狂了。

    再慢慢的,尉迟烟儿的眼神开始有了焦距,不再是空洞的。

    她开始看向那幻境,神情开始痛苦。

    “烟儿烟儿!!假的,假的!那是假的!那只是幻境,幻境啊,知道吗!”莫锐几乎是用吼的,就生怕尉迟烟儿听不进她说的。

    就怕尉迟烟儿看到这个情形,又直接一头撞死了去。

    那,耿凌风不得把她杀了。

    “孟婆孟婆,你还好吗?还能跟她沟通吗!告诉她啊,假的,这些都是假的!”莫锐大喊着神息,只不过,没有回应。

    估计,神息冲破尉迟烟儿的心门封印,元气又大损沉睡了。

    莫锐握在手里的手,明显地感觉被紧紧地反握住了。

    尉迟烟儿在激动。

    “这些,都是幻境,作为千万年前修炼上乘的你,应该是知道,什么叫幻境的。你的那四十二次,真的是白死了,你这千万年来在碧落泉受的罪,也是白瞎了。”莫锐说道。

    “你是能听进去的,至于,你愿不愿意面对,那就看你自己吧。”

    “还有,我家小祖宗已经把耿凌风复活了,因为这逆天的行为,马上我家小祖宗就要受大劫了。”

    “我呢,一来是心疼你,心疼你受的这些罪和折磨,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你恢复了,到时候,大劫来了,好歹你们能替我家小祖宗受着些。”

    “要不,你看,咱商量一下?你先恢复,等我家小祖宗大劫过去了,你再把自己的心门封印,或者,你到时候,再带着耿凌风一直去轮个回什么的?”莫锐说道。

    “耿凌风是个蠢的,要不是他蠢,你也不会因为救他而让自己修为受损,也不会因为爱他,而被封君青算计。”

    “但是吧,这几个徒弟都是你自己收的,这作孽,你也得受了是吧?”

    “所以,你考虑一下呗,先恢复一下?”莫锐的语气,咳,其实挺欠揍的。

    不过,只要能刺激到尉迟烟儿清醒过来就好是吧?

    “你如果不恢复的话,那到时候,我家小祖宗,还有我家姑姑,姑父的,都得玩命。我姑姑和姑父因为你们,历经七死八生的才终于在一起了,我实在不希望再看到他们受伤了。”莫锐说着,也伤感了起来。

    还有小祖宗和东方允傲也是。

    都经历了千万年了,才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如果这一世,还不能在一起,还要再死一次,那真的……

    太折磨人了。

    虽然说,能一起死也是幸福的。

    但,能活着,为什么要去经历那些?

    莫锐的伤感,让尉迟烟儿的眼神转到了她的身上。

    “你是清醒了吧?也能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幻境吧?你当初看到的一切也都是幻境。你现在的心里应该是明白的。如果你不信,那你恢复,恢复了一切,你就有能力去让当年的事情重现,也就能搞清楚一切了。”莫锐看着她,眼神坚定地说道。

    尉迟烟儿依旧没有说话,只不过,眼角落下的泪,一切都在不言中。

    魂在落泪,可想而知,痛,已经不是入骨入心那么简单。

    那是入了魂。

    “你,先不要哭了,你再哭,阵法外的耿凌风怕是要往自己的心脏上插上两刀才能承受了,不然,他该心疼死了。”莫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