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魔尊的重生嫡妃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原来是他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原来是他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原来是他

    “……”小祖宗听了霍安晴的话,然后,默默地看了眼她们仨……

    好吧,是真的挺弱的。

    一个个,瘦得大一点的风一吹都能把她们吹倒的样子,简直不能更弱了。

    明明平时吃得挺多的,怎么就不长肉的呢?

    现在这个样子,估计危险来了,跑都跑不快呢。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小祖宗叹了口气说道。

    想必东方允傲他们也正在想办法找她们的。

    对于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她们现在灵力被压制,空间也感应不到,什么也做不了的,就不要瞎想太多了。

    大家一点头,就顺着这片鸟语花香之地,慢慢地逛了起来。

    她们入睡的时候,往生川已经是夜里了,但这里,还是白天。

    对于白天黑夜的,她们倒没有多想什么。

    “没有人的气息。”走了一段之后,小祖宗说道。

    “嗯。”钟离玥点头。

    这里没有人的气息,但是,看着鸟语花香的这里,明明生机那么重,却没有人的气息简直太奇怪了。

    而且,如果没有人气息,那么到底是谁把她们弄来这里的?

    就算是鬼,那也应该出来了啊。

    钟离玥试着占卜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结果,什么都占卜不了。

    “看来,就跟烈心耀布下的圈套一样,只怕,是早在千万年以前,就已经有人布下这一切了。”

    “从我们进入往生川开始,一切就启动了。”钟离玥说道。

    能有这个本事儿的,无非就是烈心耀,耿凌风,还有,他们的师傅。

    但,这三人,其中两个已经死了,灰飞烟灭。

    烈心耀和她们已经达成了协议,他没有必要这么折腾。

    所以,会不会,这一切,都是耿凌风死之前就布下的局?

    “曾外公说过,我的确是有一劫的,如果,烈心耀下在我身上的诅咒解了,只能说,是我的劫还没到,并不算是我的劫过了。”

    “所以,我的劫会在这里开始?”小祖宗看着她们,说道。

    这些话题,没有必要避讳的。

    劫的存在,就是存在,不会因为你避讳,它就不存在的。

    “小姨在,谁敢打你的主意,小姨弄死他!”钟离玥拉着小祖宗的手,说道。

    霍安晴也拉紧了小祖宗的手,点着头。

    “那是,我可是有后台的人。”小祖宗还真的没担心过自己会死这个问题。

    如果说,她这么有“后台”的人都得死,那她也没有什么好挣扎的了。

    “鸟语花香,不见人,只见鸟?”而且,这里除了鸟,什么活物都没有了。

    有山有水有鸟,然后,没有别的了?

    这个情形,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小祖宗努力地试着去回想着,看能不能想出来些什么,但是,始终想不起来。

    “谁的爱好这么特别?还是说,我们现在是在别人的梦里?”霍安晴毕竟是学过催眠的,所以,她觉得,她们现在这样像不像是在别人的梦里?

    “不是梦里,是一种邪术。”钟离玥说道。

    “耿凌风。”小祖宗说道。

    “耿凌风?烈心耀拼命想要复活的那个人?”霍安晴问道。

    “嗯。”小祖宗点头。

    “只是,他不是灰飞烟灭了吗?”霍安晴不懂了,灰飞烟灭了,不就是彻底死绝了,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怕是早在千万年前就布置下的邪术吧。”钟离玥说道。

    “所以,确定是那个耿凌风做的这些?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霍安晴想知道,如果真的是耿凌风千万前就布置的一切,他想做什么?

    将她们困在这里,然后找机会放小祖宗的血,然后,他就能复活?

    “不是耿凌风,就是他师傅。”小祖宗说道。

    只是,他师傅比他死得还早,而且是个什么样的人,小祖宗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我们,就在这里呆着吧,不管他想要做什么,他现在都是死的,没有复活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即使是将她们困在了这里,也是一样的。

    走了一圈,她们已经可以确定,这是一种邪术。

    这里,只是一个幻景而已。

    “能制造出这么美的幻景,这个人,应该心地不坏才对的。”钟离玥说道。

    “所以,耿凌风未必有多坏?”霍安晴也不是认定耿凌风这个人会是多坏的,有时候,使用了邪术,不一定就真的是多恶毒的人。

    当然,用邪术去害人了,就另当别论了。

    “好还是坏,不好下定论,我们对他们也并不是多了解了。一切都只能是等着以后,烈心耀真的复活了他,才有知晓。”小祖宗说道。

    是好是坏,也不能单凭着他做的某个事情就能去下定论的。

    只是现在,小祖宗不知道她们要在这里呆多久,也不知道东方允傲现在会急成什么样了。

    更不知道百里谷的爹爹娘亲有没有发现这些了。

    小祖宗不是担心会不会遇到危险,她只是觉得,总让那么多人担心着自己,心里很难受。

    就在这时,眼前的鸟语花香消失了。

    依旧是白天,只不过,漫天飞雪了。

    并没有穿得多少衣服的小祖宗她们,现在不能使用灵力给自己取暖,这会儿几人冷得抱成了一团。

    “我,我身上有取暖的药。”还好,霍安晴想起自己身上带了取暖的药。

    就是希望,她们突然来到这里,身上的东西也一并带着的。

    霍安晴颤抖着手从衣袖那里掏出了瓶子,还好还好,瓶子在,药在。

    倒出来一颗,直接先塞到了小祖宗的嘴里,然后倒了一颗给钟离玥,自己倒了一颗。

    吃下了取暖的药之后,她们才感受到了温度。

    “这是个什么鬼情况?”小祖宗看着四周,发现,积雪已经很厚很厚了。

    她们身上的雪也是厚厚的一层了。

    “那里,好像有个亭子,我们往那里去躲躲。”不然,就任由雪打天身上,一会儿雪化了,身上都得湿了。

    三人往亭子走去,进了亭子,感觉好了些。

    “虽然很冷,但,不得不说,不管是刚才的鸟语花香,还是现在的漫天飞雪,都是极美的。”霍安晴说道。

    突然很想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有着这么极端的幻景的。

    温柔似水,又冷若冰霜。

    “应该,是一个内心很柔软的人吧。”小祖宗也说道。

    虽然现在冷得她们怀疑人生,但又不得不说,她们现在感觉到的,就是柔软两个字。

    “这个人,早早就布下这一切,是想让我们做什么?就为了让我们明白这个人的内心,是柔软的?”钟离玥表示有些想不通。

    大家都没有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欣赏着眼前的雪景。

    “浅溪,浅溪……”这时,一个磁性的声音,自半空传来。

    很弱,但,小祖宗她们都听到了。

    “是有人在叫我?”小祖宗站在那里,看着声音的来源处,问道。

    “浅溪,求你的血,复活烟儿。不要复活我,复活烟儿,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换她的复活。”

    “你是谁?”小祖宗问道。

    “我是耿凌风。”没错,声音的主人,是耿凌风。

    “你不是死了吗?不是灰飞烟灭了吗?”钟离玥问道。

    “我的确死了,这里,是我早早布下的幻景,我不会伤害你们,也无意伤害你们,我只想让浅溪复活烟儿。”耿凌风说道。

    而且,耿凌风越说,声音就显得越弱。

    “烟儿是谁?”霍安晴悄声地问着小祖宗。

    “烟儿是他师傅。”小祖宗说道。

    尉迟烟儿,耿凌风和烈心耀的师傅。

    没错,就是个女的。

    “烈心耀为了复活你,做了多少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我也答应了他,会放血让他复活你。”小祖宗说道。

    “不,你的血,只能复活一个人,所以,求你,复活烟儿!”耿凌风的声音明显急了,只是,越急,就显得越弱了。

    “烟儿太痛苦了,求你了,复活她,复活她……”

    声音弱到最后,小祖宗她们都听不到了。

    “他是用着仅剩不多的气息,加上布在这里的幻术,跟我们说这些的,即使只是说这些话,应该也快要把他最后的气息都耗尽了。”小祖宗一直看着半空,她也不知道,耿凌风是不是还在那里。

    “听他的语气,倒不像个大恶之人,想必当初用了邪术禁术,是有原因的吧?”霍安晴说道。

    “不管有什么原因,烈心耀一心想要复活他,而他,却想着复活他的师傅。”

    “小祖宗只有一个,她放的血也只能复活一个,烈心耀是不可能拿小祖宗的血去复活尉迟烟儿的。”钟离玥说道。

    “以着他不惜以着自己最后一点气息布下这里,跟我们说的那些话来看,如果烈心耀复活了他,只怕,他也会继续用那些邪术禁术的,想尽一切办法复活他的师傅的。到时候,就怕他和烈心耀都会因此走火入魔,变成血魔。”霍安晴说道。

    耿凌风对他的师傅,只怕,不仅仅是因为尉迟烟儿是师傅所以他就想复活她那么简单。

    烈心耀爱耿凌风,但,很明显,耿凌风爱的,只怕就是尉迟烟儿。

    这样一来,烈心耀到时候打击过大,没准,又该变成血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