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牧龙师 > 第147章 以牙还牙

第147章 以牙还牙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知道你的儿子是受人指使,什么皇少帮对吧,以赵希、赵尹阁为首的酒囊饭袋……”祝天官说道。

    “对对对,我也是前几日才知道,往后一定让我家飞俊与他们断绝关系!”顾贺急忙说道。

    “什么酒囊饭袋,祝天官,你是见不到本夫人就坐在此处吗?”赵夫人板着一个脸,对祝天官说道。

    “赵芹夫人,你在与不在,你儿子都是酒囊饭袋,这一点我们就不用做无意义的口舌之争了吧?”祝天官笑了起来。

    这一句话,差点没把赵芹夫人给气背过去!!

    “祝天官,你这样当众辱骂皇室,到底是什么居心??”赵芹夫人好半天才怒道。

    “皇室自然有值得尊敬的人,但也有酒囊饭袋以及一些蹭姓泼妇。”祝天官接着说道。

    “你说谁是蹭姓泼妇,你……你……”赵芹夫人语无伦次,脸已经红得发黑了!

    “夫人,夫人,不要和这样无礼之人做口舌之争,主要是您也说不过他,咋们去那边坐,去那边坐,消消气,吃点西瓜解解暑。”一旁的浩勇急急忙忙说道。

    浩勇扶着快气昏过去的赵芹夫人,顶着大太阳往另一个帐篷去了。

    而棋宗的副宗主顾贺更是坐立不安,他想要为自己儿子求情,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够让祝天官相信。

    “顾老弟,你路子走窄了啊,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祝天官呢,非要去投靠那些迂腐、愚昧、蛀虫一般的老势力?”祝天官拍了拍顾贺的肩膀,转身朝着宫墙下走去。

    “祝门主,祝门主,我儿愚笨,受人指使,这件事求您一定不要放在心上啊,我们棋宗继承这神凡之力已经没有几人,就请看在我们宗林已经如此衰落的份上,网开一面,日后一定登门谢罪,一定会……”顾贺追着祝天官,身子都要躬到肚子下面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他是受人指使呢?”祝天官轻叹了一口气,止住了步子转身对顾贺道,未等顾贺脸色稍缓下来,祝天官神色冷峻道,“可一个成年之子,没有自己的判断,跟着一群胡作非为的皇都毒瘤做一些欺凌之事,他们有雄厚的背景,尚且可以保他们一命,你儿子呢,他有什么?这些年来,你卑躬屈膝,讨好各大势力,好不容易积攒一点人脉,宗林也有了起色,到头来却对我祝天官,对我祝门,没有半点发自内心的敬意。”

    顾贺听到这番话,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晴空万里,似天雷翻滚,让顾贺感觉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就因为这句话而彻底崩塌了!

    “祝门主,祝门主,请高抬贵手,请高抬贵手,请高抬贵手……”顾贺趴在地上,不停的朝着祝天官离开的方向喊道!

    宫墙金帐篷处,有众多势力大人物,他们目光纷纷落在了卑微如犬的顾贺身上。

    有人不解。

    有人讥笑。

    有人冷漠。

    却唯独没有人愿意上前来为顾贺劝说一句,也没有人上来将他从烈日灼烤中扶起。

    祝天官远去,顾贺抬起了目光,瞳孔湿润而通红。

    他望着金色帐篷里的那些贵人,看着他们事不关己的面孔,一时间怒火熊熊。

    ……

    古铜战场上,棋宗顾飞俊却依旧脸色阴沉,心有不甘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宗林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仍旧想要获胜,他大声的命令着那些在他阵法中的牧龙师,妄想利用阵法的优势,进行一次强攻。

    可他的阵法被神木青圣龙的欣欣向荣领域给压制,他自身也根本不会什么战斗能力。

    一个白衣男子,缓缓的从密林中走来。

    那些极度危险的藤蔓、苔花、根茎统统让开一条路径来,仿佛也是由此人意念自如的操控着。

    “祝明朗!”顾飞骏盯着他,语气厌恶道。

    “棋宗?”祝明朗问道。

    “是!”顾飞俊说道。

    “皇少帮成员?”祝明朗接着问道。

    “什么皇少帮,我只是看不惯你这种横行霸道之人。势力大比,生死由命,就因为他人意外伤了你家弟弟,竟在灵堂上扬言行凶,还有没有将皇都的法度放在眼里!”顾飞俊大义凛然的说道。

    “哦,原来是脑子不好使。”祝明朗听到他这番话,淡淡的评价道。

    棋师,最重要的是智慧。

    这顾飞俊的脑子,真得不配做棋师啊。

    对于脑子不好的人,祝明朗可以留他一命。

    但下半辈子还是尽量在床榻上度过吧!

    祝明朗没有必要因为对方愚蠢而网开一面,毕竟在他摆下这棋杀十子阵的时候,也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处境会有多危险。

    羽如刃,肆意的飞舞,在一身白衣的祝明朗周身形成了一种强劲的刃羽风暴。

    随着祝明朗手一扬,霎时幻灵之羽飞向了棋师顾飞俊,密密麻麻,凌厉可怕!

    这些风暴幻羽精确的避开了顾飞俊的要害,割开了他的手脚筋,割掉了他的手肘,割掉了他的手指,割开了他的大腿,割开了他的背部,割开了他的小腿……

    “啊!!!!!!”

    顾飞俊凄惨痛苦的叫声回荡在了整个古铜战场。

    他好像被凌迟了一般,偏偏身体每个部位又是完整的。

    他的身体每一处关节,都被割开,割断了筋骨,却避开了要害……

    风暴幻灵羽旋转着,飞出之后又盘旋着,回到了祝明朗的身边,依旧是一滴献血都没有沾上,干干净净的洁白。

    祝明朗转过身去,看都懒得看一眼这个瘫痪之人。

    这时,一头潜藏在附近的捷龙杀出,选择了祝明朗刚刚收回风暴幻灵羽的这个绝佳时机,直接攻击牧龙师本身。

    祝明朗的白衣突然扬了起来,身影似鬼魅那般,竟飘出了几十米远,那捷龙爪子落空,愤怒的要追击祝明朗,祝明朗却从容的利用这鬼魅之衣避开,那捷龙连祝明朗衣角都没有碰到。

    “嘭!!!!!”

    突然,银杉巨魔卫一脚踩了下来,那捷龙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直接被踩成了一滩肉泥!

    捷龙一死,不远处的藤蔓中响起了一声惨叫,应该是某个牧龙师正承受龙兽死亡的灵魂断裂之痛。

    “处理掉。”祝明朗对银杉巨魔卫说道。

    银杉魔卫朝着那里行去,很快那名牧龙师恐惧的尖叫声就传了出来。

    那人是死是活,祝明朗根本就不关心。

    总之,围攻自己的这些人,祝明朗不会对他们有半点怜悯。

    那些埋在土壤中的银杉种子越来越着装,又有几头银杉魔卫出现在了这片欣欣向荣之地,这些银杉魔卫跟随在祝明朗的身边。

    祝明朗走到哪里,它们就将那些龙兽给杀死。

    若遇到主级的,银杉巨魔卫便会出手,在其他银杉魔卫的围攻下,即便是主级龙兽也招架不住。

    “要么龙死,要么你死,你自己选。”祝明朗冷冷的说道。

    一名不知哪个势力的主级牧龙师,他所拥有的正是一头裂天龙,实力在这第二轮次的战场中算强的了,真正的下位主级。

    银杉巨魔为与之缠斗了良久,最后还是架不住越来越多的银杉魔卫加入到围攻之中。

    那人想要将裂天龙给收回到灵域中,想要就此逃离这片神木青圣龙编织的密林,但祝明朗却不会让他全身而退!

    “你不要欺人太甚!!”那青年怒目相视。

    “原来是我在欺人啊……”祝明朗冷笑。

    是非不分,这种垃圾,可能死亡那刹那间的痛苦无法让他他们大彻大悟的。

    还是将他们龙都杀了,再把人弄成残废,在生活都无法自理的屈辱中,才会逐渐明白自己今日行径!

    当然,变成残废瘫痪的不止他一个人,今天在场的可是有十个,他们往后可以住在同一家疗养院里,多多交流一下子病情,下半辈子不会寂寞。

    要终于有人想清楚了,能够和其他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追悔莫及,就不枉费祝明朗今天留他们一命的良苦用心了!

    “白岂,四处逛一逛,看下有没有漏网之鱼,一个不留!”祝明朗对小白岂说道。

    小白岂从祝明朗肩膀上跃了下来。

    它收割这些龙兽生命速度更快,对于它而言,被困在这密林之中的所有龙兽,都不过是它随意蹂躏的猎物。

    身影窜入到了遮天蔽日的密林里,冰辰白龙杀戮干净利落,所过之处都是惊恐惨叫……

    古铜战场之外,战斗依旧在持续着。

    那些牧龙师和神凡者,多数是点到为止,发现自己不敌的时候,都会主动脱离战场,退到界限之外。

    未有这神木青圣龙唤起的密林区域,已经演变成了一场最纯粹的杀戮。

    银杉魔卫越来越多,将那些龙兽杀死。

    神木青圣龙在高空俯瞰着,它在空中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六只飞龙,包括那主级的风煞龙,都被它给杀死。

    而还在它密林灵域中的那些被分散开的龙兽,更如同小鸡一般,驮着它们的主人寻找密林迷宫的出口,但迎接他们的就只有一点一点逼近的恐惧。

    ……

    欣欣向荣之外,苍龙殿的卢斌惊愕不已。

    他本以为祝明朗会凶多吉少,心里总是在挣扎,究竟要不要干涉这种恶劣至极的窜通行为。

    但还没有等他做出决定,神木青圣龙便已经大显神威。

    凶多吉少的人,变成了棋宗的人和那些窜通的牧龙师。

    “这祝明朗,好生凶残,竟将那些人的龙兽全杀了,幸好我那天早早离场了。”傅巾帼心有余悸的说道。

    “巾帼,这你就说错了。那天他的黑暴龙,无论凶狠到了什么地步,都没有对任何一只失去战斗里的龙兽下杀手。但今日,他却大开杀戒……在我看来,这些子弟咎由自取。好好的势力大比,各自为战,他们却用这样的卑劣行径勾结在一起,对付场上一人!”苍龙殿的长老说道。

    “原来是这样,以牙还牙,还好师兄没有趁人之危,不然怕也一个下场了。”傅巾帼说道。

    “哼,他要如此混账,死了都活该。”苍龙殿长老说道。

    ……

    密林逐渐的消散,只留下一地血红血红的苔藓。

    祝明朗从那群龙的尸体中走出,所有的银杉魔卫立在他的身后,如忠诚古老的卫兵。

    它们高大巍峨,矗立在那就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力。

    神木青圣龙站立在那银杉巨魔卫肩上,俯视着古铜战场。

    一身青芒,神圣而威严,只要它一声令下,这所有的银杉魔卫便可以肆意的践踏古铜战场中所有的争斗。

    只是,和第一轮的时候不同,祝明朗就站在原地,没有再向战场其他地方踏进。

    这让整个古铜战场的势力子弟们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要今天祝明朗还想之前那样清场,他们这些人再怎么挣扎都休想进入到下一轮了。

    祝明朗那片区域,基本上是空旷的……

    已经没有人敢往那里挪半步了,靠近那里估计比出界淘汰还要可怕。

    反正祝明朗只占一个名额,所有人都默认祝明朗已经进入下一轮,这尊大佛不对他们有其他想法,就已经是万幸了!

    大观亭处。

    白纱遮掩的地方,赵尹阁如一座冰山坐在那里,眼睛里止不住怒意在燃烧!

    为什么这个家伙,剑修没有了,依然这么难缠。

    “哟,小世子,你腿脚那么不方面,都还不忘来看我祝明朗生龙活虎的战场表演。”祝明朗的声音突然从战场那传来。

    薄薄的白纱帘,似乎阻挡不住祝明朗的目光。

    祝明朗那双眼睛,正凝视着这个大观亭里的人。

    赵尹阁听到这句话,整个人更寒得可怕。

    “看小世子状况,怕是有什么出色的机关师,为小世子打造了一双灵活舒适的假肢,不知道有没有比以前的用得习惯啊?”祝明朗接着说道。

    听到这番话,赵尹阁的怒火感觉要从大观亭里的白纱帘中冲出来了!!

    其他人站在旁边,都觉得赵尹阁散发出可怕的气息!

    假肢??

    皇族的小世子,赵尹阁用得是假肢??

    难怪这么大热天,他都穿着大大的锦袍,这是不愿意让他人看出他的手脚与别人不同??

    “祝明朗!!!”赵尹阁那张脸,都快要拧在一起。

    “我弟弟的命,一个浩少聪根本不够偿还。小世子,最好不要让我知晓你与这件事有关,否则我祝明朗这一次斩得就不仅仅是你的手脚!!”

    当着所有人的面,祝明朗笑着对这位身份尊贵的皇族世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