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黑龙山府 > 第四十四章 既生瑜,何生亮

第四十四章 既生瑜,何生亮

作者:七星肥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一座临时搭建的客栈,周围布置着法阵,有着神兵驻守。

    天上乌云重重,虚空之中有着一股重压倾注。妙离魔主失控的魔军已经开始蔓延,任何飞行的手段在这穷丘深处变得相当危险。

    十艘云鲤飞艇被放置在客栈之后,云鲤安静地等待着,时不时地吐着泡沫。

    客栈之中,却是灯火辉煌,桌子上摆满了食物。

    洗玉湖自古便有着大量的行商人,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股势力联盟,叫做御八家。

    御八家占据了洗玉湖十三城中六座城池,每一家都拥有相当强大的势力。能够深入到这穷丘深处的修士中,不少都属于这御八家的子弟。

    与一般修士不同,御八家的修士还多了一层行商人的属性。

    他们为了安全,总是会用些手段,或是购买厉害的法器,或是豢养强大的异兽,或是雇佣势力高深的修士。

    也因此,他们身上的法器、丹药一类的物品较之一般的修士要多上许多。

    不过,深渊裂隙之中魔军忽然出现,还是让许多人措手不及。

    “五十张九品符箓啊!二百个灵石,不能再多了。”

    楚湘竹便在客栈阳台上,看着张道远在门口收购货物。

    虽然客栈门前写着高价回收,免费入住这八个大字,不过让一千灵石一张的九品符箓卖到这个价钱。

    不得不说,张道远的确是当之无愧的奸商。

    “卖了!”

    衣衫凌乱的修士因为太过深入,碰上了妙离魔主的大军,保命的法器和护卫丢的丢,死的死,只剩下了他孤身一人。

    这修士行商多年,眼光独到,自然看得出来。这客栈虽然简陋,可是这客栈外的法阵却是货真价实的。

    他在逃亡的过程中已经受了伤,凭他一个人是逃不出去的。也因此,只能待在这客栈之中,或许还有着一线生机。

    “快招呼客人!”

    张道远挥了挥手,将阳台上正在看景的楚湘竹召唤了下来。

    楚湘竹无奈,虽说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反抗,可是根本没用。

    到了现在,她已经渐渐习惯了。

    “这可是九阳炎符,价值十万灵石。”

    刚刚进去了一个修士,门口又来了一个。

    他有些恼怒地喊叫着。

    “二百,没商量。”

    张道远和门口的越来越多的修士杀价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那场景,楚湘竹居然有着一股认真起来的男人真帅的感觉。

    我大概是疯了!

    楚湘竹心中,如此想着。

    地上堆积了不少的货物,草料棚中还有着几只异兽,本来平时都价值高昂的东西,现在都被张道远这个黑心商人用几十、几百个灵石给回收了。

    客栈之中已经有不少人了,都是差不多的情况。其中还有许多人彼此之间相互认识,现在见面,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危险没有过去,可也足够庆幸,友人之间还能重逢。

    不远处一座山丘。

    望着那座临时搭建的简陋客栈,几个锦衣修士聚在一起。

    “那人是谁?”

    看着门口正在迎客的张道远,为首的人问道。

    “少主,我已经打听过了,他是黑龙山府的府君张道远。”

    这些锦衣修士都是洗玉湖各个势力中的高门子弟,为首的更是御八家中无双城陆家的少主陆鸿鸣。

    此刻穷丘之地的局势已经相当紧张,陆鸿鸣却是游刃有余。虽处风尘,却依旧翩翩如玉。身旁老奴,屏息顿首,样子谦卑,却是深不可测。

    “这黑龙山府一向自视甚高,想不到他张长生死去还没有多久,当年他费心保下的下一代掌门却干起了和我等一样的贱业。”

    陆鸿鸣身后的一位锦衣公子说着,便引起了一阵笑声。

    只是,陆鸿鸣却是笑不起来。他出身无双城,少时便入了大罗圣地,拜白弦为师,是李阳的师弟。

    陆鸿鸣本来待在大罗圣地,无意回这北荒。可是听说念天娇有意来这北荒,闯一闯妙离魔主的冰封之地。

    他便起了一番心思,提前回来,做好准备,想要赢得梦中情人的好感。

    只是,念天娇回了一趟洛音水府,便改变了主意。

    陆鸿鸣没有办法,反正准备都做好了,便带着人进了穷丘。

    “这天下居然有人能够想到我前面,一番准备,将我的布置都打乱了。”

    陆鸿鸣修为不俗,眼界甚高,于经商之道上也很有造诣。

    他自诩聪慧,看到了那漫天的乌云之后,就得知穷丘有变,便起了趁着这个时候廉价收购那些修士手中货物的心思,也做好了准备。

    只是,居然有人比他还要抢先一步。而且,选择的位置也比他早先侦查到的要好许多。

    陆鸿鸣身后的几个锦衣公子互相看了看,言语之中透露着一股巴结的味道。

    “陆兄也想要做这买卖?”

    “此时已经晚了,不少人已经到了张道远的手中。便是我此时搭起了客栈,设置好了法阵,怕也是无利可图。”

    “那还不简单,我等使些人手,将那魔军引到这里,让那张道远做不成。”

    “说的是。要说过去的黑龙山府,的确让人忌惮。只不过现在,他张道远还能有什么脾气不成。”

    那几个锦衣公子见陆鸿鸣也不搭话,自以为能够讨得这位陆家少主的欢心,便自顾自的准备去了。

    陆鸿鸣心中不屑,摇了摇头。

    “一帮蠢货。”

    “少主,家主曾经吩咐过,我等修炼也好,行商也罢,不可招惹这北荒的道魔两派。尤其是张道远,他手握九霄玉牒,身份特殊。放任这些家伙胡来,真的好么?”

    “由他们去吧!这些蠢货也不想想,敢在这里做买卖的人,凭他们也能招惹么?”

    “那我等怎么办?”

    “通知此刻在穷丘的我陆家所有人,立刻撤出穷丘,这里已经不太平了。此时撤出,虽舍小利,却有大益。”

    “老奴这就去办!”

    陆鸿鸣临走时,看了一眼此时还站在门口还在杀价的张道远,心中产生了一股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叹,起了相较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