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悍妻攻略 > 第五百零八章 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

第五百零八章 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

作者:清酒流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旁边一个抱着饭碗大口吞咽的少年,听到老于这样说,马上放下碗:“于叔叔,您不能这么说,我们都知道,您是因为我们才归降的。”

    少年身材消瘦,嘴里的饭还没有吃完,说话间,还有米粒喷出来。

    可是,这话一出来,旁边不少年纪差不多的孩子,也跟着放下了碗。他们都是于将军带出来的。那样的山崩,他们这些年纪小的,能活下来,可都是运气。

    可是,接下来能成功的下山,成功填饱肚子,就是眼前的于叔叔施予的援手了。如果不是眼前的将领,他们,就算不被落石砸死,也会饿死在山上。

    少年这样的话,放下碗不吃饭的孩子们的眼神,让那个在西北经历过腥风血雨的汉子,忍不住流了泪。

    “哭什么!”一道粗哑疲惫的声音传来,老于抬头,顺着声音望去。

    只见大营门口,站着熟悉的身影。

    “老子带你的时候,也没见你孙子哭成这个样子啊。”站在营门口的武侯爷,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大步往这边走来,伸手拍了拍副将的肩膀。

    “做的好,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能力了?这军营治理得不错,没辜负本侯爷带着人,连赶了好几天的路。”

    武侯爷表扬好自己的副官,扭头,有盯着那姓于的将领:“怎么,不哭了?咱们在西北的时候,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了,也没见你哭,现在,居然被一个小孩子一句话弄哭了,丢人不?丢咱西北大军的人不?”

    武侯爷虽然嘴上这么说,声音却慢慢哑了下去。

    这段时间,燕王大营的事情,已经被斥候打探了大半。带队的将领有哪些,哪些还活着,哪些已经死了,还有哪些,身体残了,以后再也上不了战场了。

    灵州,是西北的大州,边境的军队,也是精锐中的精锐,这样巨大的损失,饶是武侯爷,也心疼的发憷。

    可是,一提到西北,姓于的将领更难受了。以前,燕王在灵州屯军的时候,大部分人都知道,可视边境屯军,那是么个国家都会做的事情,等屯够军,一下子灭了祁国,那是无上的光荣啊。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兵,是对自己人用的。

    知道这个的时候,不少以前在西北的将领,已经骑虎难下,不能不跟着军队回来了。

    “卫元帅!”身高八尺有余的魁梧壮汉,在听到卫侯爷的话之后,猛地跪在卫侯爷的面前,眼泪刷刷的往下淌。称呼也换成了当初在西北的称呼。

    西北大军,不少将领都是跟着他们的卫元帅闯过腥风血雨的。感情自然不一般,可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内耗,让这些人死伤惨重。

    于将军难受,卫侯爷何尝不难受。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根本没办法安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开导他们。

    “你们的人,都来了么?”武侯爷拿到了燕王的粮草,只要那些叛军愿意归降,只要他们改过,武侯爷是不愿意制造杀戮的。

    那场地动,死的人太多了。

    “能来的,都来了,还有些,不肯来。”于将军回道。

    燕王军的将领,来路都不一样。像于将军这样愿意归降的将领,都是之前西北军的主力。还有一些人,是燕王入主灵州之后,才招揽的。那些人,是燕王的死忠,或者说,都是一些不能被大雍接纳的人,这些人,显然不会为了大局着想。

    “他们不投降,不怕饿死?”武侯爷冷笑。

    于将军苦笑。那些人怎么会害怕饿死,他们人数不多,只有两千不到。可是,却享有绝大部分的粮食。燕王军的每个队伍,都有些还没到征召年纪的孩子,像于将军这样的队伍,孩子们的存活率还算高。

    可是,那些队伍不一样,那些队伍里的孩子,每天都生活在生死边缘。打骂是常有的事情,甚至,连吃饭都吃不饱。

    之前,还有他们队伍的孩子分粮食给他们,结果被暴打的事情发生。

    “那帮畜生,怎么会饿死。”于将军咬牙切齿。如果,灵州的军队名声从什么时候开始毁了的,那就是从那些人加入的时候开始的。

    强抢百姓钱粮,强行侮辱女子,可以说,只要能想到的坏事,他们都能做出来。可是,燕王从不阻止,只是因为,他们战斗力强,打起来不要命,甚至每次抢东西之后,还会进献一些给燕王。

    容白和容琪,远远的都就听到有人骂畜生。凑近,容琪便看到一个之前见过的人。

    那是她炸营地的时候,看到的一个少年。那少年当时给另一个少年分吃的,只是,分完就走了的少年没看到,食物在他刚走的时候,就被别人抢了,最后,那少年还被人活活打晕。

    不过,容琪没有出手,太柔弱的人,不适合生存,尤其是在分分钟就要见血的军营里。

    “你说的那帮畜生,会做什么事情?”如果真是像自己在营地里看到的那样,也不至于这样恨得咬牙切齿。争抢食物这种事情,在乞儿中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临江的孩子们刚聚在一起的时候,为了食物打架的都事情,也是很常见的。要不是后来,他们知道食物绝对够吃,才慢慢改过来。

    “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于将军磨着牙,一字一句的说了八个字。

    容琪都惊呆了,这说的真是正规的军队么?通州的土匪,也不至于这样吧。有着丰富剿匪经验的容白,也有点懵逼,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形容词,给土匪,也有点过分了。

    “真是这样?”和两个见识短的人相比,卫侯爷对这种事情可是见识过几次,神色瞬间凝重起来:“燕王军,收了马匪?”

    于将军点点头。

    卫侯爷的脸色便沉重许多。马匪和土匪不一样。他们比土匪战斗力高,也比土匪凶残。大雍境内的土匪,更多的是正常日子过不下去,才落草为寇,一方面抢些东西活命,另一方面强行避免苛捐杂税的。

    但是马匪不一样,马匪好勇斗狠,杀人如麻,在西北地区,马匪是驻军的头一号敌人,哪怕祁国的军队,也没马匪破坏力强。

    可是这种人,燕王居然愿意让他们成为正规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