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 第2264章 朽木成雕

第2264章 朽木成雕

作者:骑猫的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遮天术,能否抗衡长生境强者?

    苏金并不知晓,但一术‘遮天’,倒是将他七种大道的力量,耗费过半,他在赌,自己只有这一击的机会。

    曾经,苏金更强敌拼过命,几次三番挣扎在垂死边缘,好歹他还能笑站在这里,算是全赢!

    现在苏金拿命再来一场豪赌,若输,并无遗憾!

    “这是什么术法!”司命道子感觉呼吸都有些窒息,那黑色巨手,宰执了上方虚空,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灵魂的颤栗!

    “天……天秘!”武宗金牛童子脸色吃惊,瞪呆了眼。

    旁侧黑羊尊者满脸凝重,在全场被苏金吸引住眼球时,他凝重的脸上多了不少尴尬,刚刚还好没听这放牛娃鼓动,对苏金出手。

    上次黑羊尊者只是挨揍,这次要是真动了手,凭苏金的能力,一巴掌都能揍死他,太不划算了!

    而那只橘色大猫,在看到黑色遮天巨手时,低声喵呜,尾巴被双腿夹住,在虚空中缓缓后退,那胖道人早已震惊的没了声音。

    现场只有一人,非常忧心——

    这人便是坐棺美人,她背青骨,知晓苏金施展的这一天秘,并非精夏王城得来,而且天秘虽然厉害,但境界差距实在太大了!

    所以坐棺美人心里很清楚,这一术遮天秘,难创优势!

    在数千万修士的注视下,那黑色巨手砰然拍中二十七座长生像,甚至连禁锢住苏金自己的那幅长生道图,他都有要打碎的欲、望!

    嘭~~~

    长生道图,轰然稀碎,那二十七座长生像,除却长生大能的本尊神体,其他二十六座被直接拍成了玻璃颗粒!

    “你倒是越来越让我惊喜了——”长生大能肉身被震退百丈远,神体竟然毫无损伤,他看着苏金,不再像之前那般漠视,而是带着好奇的眼光。

    为何惊喜?

    苏金身蕴一术天秘,而那坐棺美人背后青骨,同样还蕴藏一种天秘,这等撞大运的好事,打着灯都没地方找!

    咳咳——

    苏金本想狠狠吞下上涌的血液,可是在忍耐不住,张口便咳出了两口,他的血,现在泛金色!

    那是王佛身,借助‘神佛骨’转化的金身佛血,本来防御力就很惊人,可在长生强者施展的手段中,根本不值一提。

    方才长生道图困住他,谁都不知道有多么凶险,那副道图要祭炼他肉躯,他若无‘遮天术’,根本没有丝毫存活的希望!

    “什么?一击未死!”

    无数个修士聚集地,抬头仰望,皆是震撼,这个问题,同样让璇玑宫主妍箬、司命家道子命女惊住。

    长生境用本命神像,凝化道图,如此势在必杀的攻击手段,都被拍碎了,还将长生强者震退百丈!

    苏金的强悍,再次让人刷新了对他的认知!

    可惜,苏金真正的状态,一样展现在了外人面前,他已经口吐佛血,遭受到了重创,且没有损那长生强者半丝——

    挣扎,无用!

    “长生强者,不过如此!”苏金凝视前方百丈处,强做一扫颓废的表情,直接说道。

    “什么时候,嘴硬成为你们这一众蝼蚁的习惯了?”该长生大能,并不是很生气,声音回应过来问。

    对此,苏金冷峻着淡漠脸色——

    甚至苏金都没再打算对话下去。

    别人强就是强,第一次逢到如此强大之敌,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四周隐隐有一声啜泣传来,苏金听的无比真切,漠然扭头看去,却是发现坐棺美人在垂泪。

    “哭什么哭!憋回去!”苏金剑眉高高挑起。

    凡事若是能用哭解决问题,何须如此艰辛一战!

    再者说,若是苏金连自己都不勇敢,谁又能代替他,为他坚强?

    百丈外,长生大能缓步走来,淡淡道:“把你一术天秘交给我,我给你一个好死……”

    “哈哈哈!”

    苏金扭头正视此人,放肆的大笑起来,旋即脸色变怒,怒瞪着对方高声道:“老子的神术得来不易,岂是你想拿走就能拿走?你!凭本事来夺!”

    “卑微的蝼蚁,七道大帝也是帝,注定此生无法问鼎‘长生’,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你和我的差距有多大——”长生大能似是有些温怒。

    这——

    原来刚刚这位长生大能只是大意了,并没动真正的力量?有人眼睛亮了起来,若是如此,苏金能扛过第一击,那第二击,定然会身死道消!

    “最大的依仗已经使出,虽然惊艳,可还是远远无法威胁到长生境,昨日我该说出实情的,让他别来这观天岳。”司命道子有些后悔。

    “算天算地算人,泄露天机是我司命家的忌讳,你难道忘了?”命女雪梨问道。

    “可……”司命道子欲言又止。

    无规矩不成方圆,泄露天机对司命家而言会承受难以预计的风险,谨言慎行,信命中注定才是正道。

    “准备吧,他已经再无底牌可用,待他陨死后,天岳上魔血会散,神光会照出青铜大殿,那里才是我们要做事的地方。”命女雪梨摇摇头说。

    就在这时,长生强者越来越接近于苏金——

    而苏金在众目睽睽之下,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毕竟那不是他的风格!

    几乎毫不犹豫,苏金翻手间,一个酒壶出现在手心中,咬掉瓷质酒瓶的盖子,直接仰天大喝了起来!

    好几大口,酒便饮尽了。

    拎着酒壶,苏金身体逐渐的僵硬起来,头上每一点发根,都在迅速泛雪——

    转眼就白了头!

    浑身的毛孔,每一个毛孔里都在散发着七道霞蔚,苏金要用那无损的寿元,来换那一丝突破的可能!

    “寿元神光,朽木成雕!别、别这样……”坐棺美人抱头痛哭,她的衍算应验了,苏金到底走上了兵解的道路。

    陨死已成必然!

    长生大能站住,两者的距离不过十几丈距离,他并不担忧,甚至想看一座宝藏一样看待苏金,对方使出的宝术越多,越是值得他发掘。

    兰婧雪紧紧掩住小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而那鬼帝奴姜夏姬,沉默了一下,轻轻跪在虚空——为鬼王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