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剑出凌霄 > 第二十章 以苍生为尺度

第二十章 以苍生为尺度

作者:晚云归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诸位长老都没有意见那就请开启天地灭杀阵,让昆仑自白于天下!”

    昆仑弟子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愤怒的执诫长老。

    印象中,不灵仙李归尘,不善言辞,循规蹈矩,长年都是那副严肃的样子。

    妖魔劫,那是千年前的事情了,在这些年龄不过三四十的小辈眼中,时间已经冲淡了历史的记忆。

    他们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对凌霄剑灵严阵以待。

    那可是凌霄剑啊!

    是昆仑七杰白山月的本命飞剑。

    从昆仑创派之初到现在,三千年了,平定了妖魔涧六次骚动。

    “师傅,不可!”

    是李轩辕,身后还跟着鱼灵机等人,连重伤的墨水阳,都在白秀秀的搀扶下来到了初阳山巅。

    他面露挣扎之色,最终还是顺从本心,站了出来。

    李归尘见到说话的人是李轩辕,大失所望。

    “李轩辕,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为她求情,只有你不行!”不灵仙握剑的手微微颤抖,“你是盛唐李氏的子孙,享有李氏宗祠的庇佑,你该知道,今日的盛唐的繁盛,是由多少尸体筑成的!”

    盛唐李家,兴起于千年之前,原本是俗世中普通世家。

    在妖魔劫中,家主带领着凡间有志之士,用一条条活生生的性命,修栈道,筑长城,将妖魔势力抵御在外。

    “你父亲难道没有带你去宗祠,看看长生碑上的名字吗!”

    李轩辕垂下了脑袋,那十米多高的长生碑上,密密麻麻的名字,从他出生起,就刻在他的骨血中,他是盛唐李家的子孙,他手中握着除魔卫道的剑,他心中要有掌握自然的尺度!

    这些,不灵仙都做得很好。

    他从小就是以这位前辈为榜样的。

    而他今天的所作所为——

    是不是让那些荣耀的名字,感到失望了

    凌霄见李轩辕神情恍惚的样子,轻叹一声,千年前的妖魔劫,修仙界和凡间联手,她跟在白山月身边,见过李家先祖。

    那是个不过刚刚及冠的男子,身形消瘦,让人疑心,他身上的狐裘能将他单薄的身子压垮。

    一月前,他的父亲,李家前任家主,在运送前线物资时被魔军埋伏身死。

    可怜他刚刚新婚,就临危受命。

    凌霄是不愿想起旧人的

    剑灵与天地同寿,她已经眼睁睁,看着太多故人逝去,连昆仑掌门,都已经换了三代。

    “不用多说了。”凌霄垂眸,微微一笑,道,“我有点想白山月了。”

    “诸位,动手吧”

    墨水阳见那橙发女子,孤身一人站在天地灭杀阵中间,天地万物都在她琥珀色的眸子中失去色彩。

    谁能想到,修仙界唯一的剑灵,引颈受戮。

    她决绝的样子,同另一个人的身影重叠,墨水阳只觉的脑子一阵钝痛。

    “师傅不能死!”墨水阳打断了阵法的运行,不知道为什么,他拖着重伤的身体,居然挣开白秀秀的手,冲到凌霄身前。

    “妖魔劫已经开始了。”

    “昆仑没有了白山月,再失去凌霄剑,人妖之争,必败。”

    不灵仙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挡在凌霄身前的少年,冷笑一声。

    “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在李归尘化神期的威压之下,墨水阳只觉得好像被四处涌过来的河水压住了身躯,那压力无孔不入,顺着毛孔流进血液,仿佛就要溺亡。

    “圣龙长生祠的假山您可有探查?”墨水阳半跪在地,喉间一口腥甜上涌,却仍倔强地直视不灵仙的眼睛。

    他打赌,如果李归尘探查了那座假山。

    就不会选择放过袁紫衣,而选择带凌霄回昆仑受审。

    “那里有什么?不过是一处传送阵法罢了”不灵仙被墨水阳那信誓旦旦的眼神所惑,开始回忆,圣龙长生祠那浓烈的催情香之下,似乎确实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是魔气!

    “我一直疑心,如果催情香是为那些被掳的少女准备,为何袁紫衣的住处味道最盛——”墨水阳擦掉唇角的鲜血,突然一笑,“原来是为了掩饰那处阵法的魔气。”

    “不灵仙前辈,你可真是蠢透了!”

    “我且问你,长生碑上的李家先辈,可有一人,死于我师父之手?”

    “我再问你,正道之士,又有哪一个,因凌霄剑灵而死?”

    “我最后再问,妖魔涧那些渡劫期的妖物,有多少死于我师父手下?”

    “若您扪心自问,问心无愧。仍决定将我师傅诛杀于天地灭杀阵,来成全昆仑的千年名声,来成全你李家后代的感人孝心,那成全你那可笑的心中尺度,那我,无话可说——”

    墨水阳缓缓直起身子,他看着不灵仙,嗤笑一声。

    “那么,让我瞧瞧,你是不灵仙——还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仙!”

    凌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同李归尘对峙的少年,心情复杂。

    她自己都没有那么多委屈——

    便宜徒弟是真的把她当成要好好保护的师父了啊

    “叮——”

    清脆的响声,问心剑落地。这代表执诫长老的杀意已熄。

    “是我错了。”不灵仙半跪在危燕身前,将山河剑双手奉上,“请掌门责罚。”

    “责罚就不必了吧。”危燕捋了捋胡子,讪讪笑道。

    昆仑的长老若是犯错,惩罚是去思过崖,受万千剑意鞭笞,直到浑身再无一块好肉。

    哎哟,这糟心的啊。

    “请掌门责罚。”

    不灵仙李归尘,不宽于待人,更严于律己。

    “好吧。”危燕摇摇头,浮尘一扫,收起了山河剑,“积雪山山主李归尘,未能洞察妖魔,使其逃匿,罚,剥夺山河剑一月,思过崖受戒。”

    一名剑修,若是没有剑傍身,如同裸身上街。

    更遑论李归尘这种,姓名已经同剑名绑在一起的修仙界名人了。

    是奇耻大辱。

    “弟子李归尘,受戒。”男人跪在地上,冲着昆仑山门,更冲着远在千里之外的盛京长生碑,重重磕了一个头。

    他今日犯的错,不知会让妖魔害死多少性命。

    他,万死不辞。

    可他现在不能死,要死也只能死在,妖魔劫的战场上。

    不灵仙李归尘,一颗私心,内里是苍生。

    山河剑意,盛京李家代代相传,他每一次挥剑,心中想的——

    都是锦绣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