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 > 第一千六十七章 虐死渣女

第一千六十七章 虐死渣女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十七章 虐死渣女

    没有想像中的爆怒,也没有愤怒的尖叫,慕容清清有些搞不懂了,心中闪过一丝不安。

    “这是……”她左看右看,好像刚发现自己的情况不对劲,惊吓过度状,紧紧抱着自己,愤怒的尖叫,“啊,你对我做了什么?沐霁月,你好残忍,你这是要毁了我!”

    她这是将锅甩给沐霁月,好像她是个被陷害的无辜女子。

    沐霁月不禁气乐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一道身影猛的冲进来,惊怒交加,心痛不已,“沐霁月,你疯了吗?你再不喜欢清清,也不能这么对付她!我宁愿你一剑杀了我,也不愿意……”

    是吴桐,他面无人色,身体摇摇欲坠,受到了一万点的刺激。

    他不敢看床上,一颗心痛如绞。

    他不分青红皂白,大声指控沐霁月,都没有经过调查和询问。

    还是无条件的相信慕容清清!

    沐霁月神情冰冷,像看傻逼般看着他,他很可怜,但是,她一点都不同情他。

    活该被人骗啊!

    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霁月才不会伤心呢。“哎,你们怎么笨成这样?如果宫斗的话,活不过一天,按照常理,不是应该先问一下,这是谁的房间吗?”

    吴桐呆了呆,随即大声质问,“这重要吗?”

    沐霁月对他的智商表示震惊,连常识都没有吗?

    还是受的刺激太大,没有了理智?

    “当然很重要,这是南宫寒熙的房间。”

    “什么?”吴桐目瞪口呆,脑子塞满了浆糊。

    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再傻,也查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沐霁月和南宫寒熙的关系非同寻常,就算是要陷害,也不可能将人扔进南宫寒熙的房间。

    还没有等他想明白,一道刺耳高亢的哭声猛的响起,严重干扰了他的思考,看着哭的快要晕过去的慕容清清,他眼中闪过一丝沉痛。

    不会的,她不是那种轻浮的女孩子,一定是被陷害的。

    沐霁月捏着下巴,一双眼晴转个不停。

    “慕容清清,你可能不知道,南宫家有一个规定,只娶妻不纳妾,也不置通房,你知道什么叫通房吗?就是出身卑微下贱,只陪男主人睡觉的玩意儿,以你的出身也只能当通房。”

    她的话很难听,却是事实,南宫家是什么人家?

    姻缘不仅仅是个人的事,而且是两家的联姻。

    江湖女子在他们眼里,还比不上一个粗使丫头,怎么着也进不了门。

    不过,慕容清清真的不知道,就算知道,她也要博一博。

    堪比王侯世家啊,只要一想到能成为一个世家的当家主母,她就兴奋的不能自己。

    不管是怎么进门的,只要能进去就行。

    但面上可怜兮兮,眼泪汪汪的,“我不当通房,我也不会当妾,我们慕容家清白人家,只允许做正妻,我清白已毁,如果不娶我,那我只有死路一条。”

    她这是以死相逼,用名声,用清白,去赌对方的良知和脸面。

    霁月不禁乐了,这种段数还比不上一个小嫔妃呢。

    “那怎么办呢?估计你只能去死了。”

    这年头,没有了清白的女人,怎么可能正妻?就连普通人家也不可能。

    她不得不说,慕容清清打错主意了。

    慕容清清浑身一震,紧紧拽住被子,仿佛拽住了荣华富贵。

    不对,不是这样的,这个男人接受了她!

    吴桐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急急的叫道,“不可以,霁月,你既然毁了她,已经出了一口气,就放她一条活路吧。”

    活路?天真的少年,霁月在心里默默吐槽,不如玩个大的吧?

    “这样啊,那我在王爷面前求个情吧,不管如何,我的面子谁都要给的。”

    慕容清清浑身一震,“什么?王爷?”

    被父亲说对了,果然是王侯之家,她赚到了!

    “就算是王府,也要讲道理,毁了我的清白,娶我过门天经地义,否则将被万夫所指。”

    霁月笑喷了,“噗哈哈,你好逗。”

    慕容家在江湖上地位高高在上,被人捧惯了,所以没受过欺压。

    通常是他们欺压别人,所以以为只要说一句话,就能改变整件事情的走向。

    却没想过,以前面对的是实力不如他们的弱者。

    而这次,是王府,手里握着国家机器。

    清泉山庄在王府面前,不堪一击。

    慕容清清被她笑的毛骨悚然,“你笑什么?”

    霁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深感可笑,“在皇权之下,一切都是尘埃,就算死也是白死。”

    弱肉强食的世界,走到哪里,都是靠实力说话。

    慕容清清咬紧嘴唇,恨死了她高高在上的语气,“你代表不了皇权!”

    霁月嘴角微勾,不好意思,她的身份注定了能肆无忌惮的行事。

    她,能代表皇权!

    吴桐看到了她古怪的笑容,心中有很不好的预感,“霁月,就当我求你了,帮帮她。”

    霁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放心,只要我发话,没人敢说不。”

    她好大的口气,好像全天下都在她掌控之下。

    吴桐的一颗心往下沉,心中隐隐有了几分预感,“你到底是什么人?”

    慕容清清却迫不及待的想让她兑现承诺,“谢谢你,沐小姐,你真是好人。”

    一道清朗的声音忽然响起,“好久没听到这话了,霁月,你怀念吗?”

    只见南宫寒熙从窗外翻进来,笑容满面的站在霁月身边。

    霁月冲他扔了个白眼,“怀念个毛,我是不是好人,轮不到别人说。”

    “你……”慕容清清如被惊雷劈中,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灰败,如见到了世上最可怕的东西,“南宫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的声音抖的不行,彻底抓狂了。

    南宫寒熙奇怪的反问,“那我该在哪里?”

    “这床上的男人是谁?”慕容清清如被一巴掌拍醒,猛的扯开被子,露出身边的男人,是一张平常无奇的脸。

    她眼前一阵发黑,强撑着不肯晕过去,大声质问,”你是谁?”

    那男子施施然的拉过床边的衣服,披在身上,啧啧有声的盯着她看,“我说,慕容小姐,你也太饥渴了,大半夜的摸进去,一口一声南宫哥哥,肉麻的不行,还直扑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