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鬼志通鉴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心意相通

第二百四十八章 心意相通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瞧着张仁山的样子三儿是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转过脸看了看小月,她也是紧闭着嘴巴一言不发之前挂在脸上的笑意是随着张仁山的话语一同消失了,稍微等了一阵三儿见张仁山迟迟没有说话便是道:“仙儿你有什么事情就快些讲吧!”

    “呃……三儿这个事,我也刚刚才发的,不过要我解释的话,我还真难说,不过你得有点心里准备,因为这事挺奇怪的”张仁山偏过头看了看小月又是瞧了瞧三儿道。

    “到底什么事啊?”三儿被张仁山的话语绕糊涂了,他是以为张仁山想到了些什么准备告诉自己。

    可沉默了好久张仁山却是没有说话,反而是小月开口道:“小崽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和他好像能用心交流了。”

    “嗯?不是什么?用心交流?”三儿没懂小月是什么意思,可看着两人的样子又不像在说玩笑话。

    张仁山在一旁点了点头瞧着三儿道:“三儿我也是刚才猛然间发现的,狐狸在心里一想事情,我这头就不知怎么的能听见了,我们两个和你说话的时候还偷偷地试了试,结果狐狸也能听见我在心里的话。”

    “等会……你们叫我好好思考一下”三儿整人都愣住了,他是从没听过还有这样的事情,望着张仁山,三儿是抬起了一只手轻轻地掐了掐自己,以确认这不是幻觉,脸上疼痛传来三儿偏头看向了两人道:“你们不是在耍我玩吧?”

    “三儿都这个时候了,我还能拿你开玩笑啊!是真的,我和狐狸不知怎么就能听见对方在自己心里说话”张仁山一脸的无奈瞧着三儿赶紧解释道。

    三儿听后是仰起头眨巴了几下眼嘟囔道:“口说无凭,我得试验一下。”

    说着话三儿是起身到了张仁山的身旁低声道:“仙儿你先出去一下,我跟仙姑说些事情,然后等你回来后,你只要能成功复述一遍,我就相信这事情。”

    张仁山表示可以直接是站起了身走到了门房外边,回身关好门后,三儿是立即对着小月轻声道:“仙姑别的我就不说了,您就记住一句话,家里的事情你得管管了。”

    这边三儿刚把话语说完,正想要叫张仁山进来的时候,只听站在门房外的张仁山道:“三儿不是我不想管家中的事,实在是太麻烦了。”

    “这……不行,你是不是偷听了?”三儿还是觉得此事有点可疑看着探头进来的张仁山道。

    “我……”张仁山也无话可说了瞧着三儿的样子只好换口道:“这样……三儿我走远些,站在这正门外,你在跟狐狸说句话。”

    三儿就得这次应该可行便是点了点同意了,张仁山自己提出的建议当然是立即履行了,两步走到正门外跟着几个看守站到了一处,三儿见张仁山离远了便是立即回身看向了小月,待好屋门后,三儿是压低了音量用最小的声音趴在小月的耳边道:“你要是真能听见就赶紧回来吧!”

    言语过后三儿是扭头瞧了瞧,稍过一阵张仁山还真的走回到了门房外,伸手推开屋门瞧着一脸诧异的三儿道:“我听你的话回来了!”

    “不是……这这这……真的有这种事情?”三儿眉头都皱到一块了,他是简直不敢相信张仁山和小月能够用心交流,而且还不会被任何东西阻挡,张仁山都已经站到正门外了,这边三儿的话依然是通过小月传给了他。

    张仁山看着满脸吃惊的三儿也是无奈的笑了笑道:“三儿我刚才知道时,也是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你就别这么吃惊了,我和狐狸商量过了,我们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是跟我们喝的那酒水有关,之前我和狐狸可是没有这种事情,直到喝完了那酒水,才慢慢地显现了出来。”

    “这么说的话,那酒中是不是掺了些东西啊?”三儿低头看向那装酒的酒罐,小月在一边摇了摇头道:“不是那酒水,酒水我当时喝的时候是没有问题的,应该是在我和那小崽醉酒后,歇息时出现了什么事情。”

    “那这怎么办?你们喝醉了那段时间,我都在外面忙着也没到这屋中,真要是那个阶段出现了什么怪异,我是够呛能知道了,这得看你们能不能记得起来”三儿摇着头他是感觉此事越来越蹊跷,按理说一罐酒水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本事,除非是那酿酒之人有着这样的手段,可三儿忽然感觉这事又不能轻易的就定为是那酒水在作怪。

    屋中稍微安静了一阵,张仁山晃着身子走到了桌子旁瞧着地下那翻倒的酒罐,张仁山就是想着上手扶正了,可等他刚要动手之时,小月却是猛地站起了身拍着脑门道:“我怎么没想到呐?原来是他啊!”

    “谁啊?”三儿一看小月好像记起了什么便是赶紧开口询问道。

    小月也是来不及解释了,瞧着外面稍斜的太阳自言自语道:“时间还够,他应该还没走,小崽你们暂时在家里待着,我去去就回,对了!把那酒罐给我。”

    说着话小月是看向了张仁山示意他把酒罐递给自己,张仁山也是没说别的一抬手就是把酒罐送到了小月的手中,只在眨眼间小月刚把手抓在那酒罐上人就是直接消失了,三儿看了看四周也是不见了小月的身影虽说脑中还是一片奇怪,但三儿也知道这事情只能小月去办,他和张仁山是解决不了的。

    偏身坐下三儿看了看张仁山几眼道:“仙儿刚才仙姑有跟你说什么吗?”

    “跟我?”张仁山眨巴了两下眼没听明白三儿是什么意思。

    三儿见张仁山不懂便是侧过身对着他道:“心里!你不是能听见仙姑心中的话吗?她刚才走时是不是想到了些什么,你应该能听见吧?”

    “哦!这事啊!狐狸去找一个故人了”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言语脸上忽然就是轻松了几分,转过身坐到了桌子旁。

    三儿瞧了张仁山几眼见他也没有什么紧张的意思便是道:“故人?什么人啊?”

    “这……等会啊!我给你问问”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言语就是微微地闭上了眼,可三儿其实本不想太多打听小月的私事,见张仁山要跟小月问这事情,便是赶紧一抬手推了一下张仁山道:“不用了!”

    “呃……怎么又不用了啊?”张仁山没明白三儿到底在做什么,可既然三儿说了不用,那也就没有在去询问的必要。

    “毕竟是仙姑的故人,咱们知不知道的也是没什么作用嘛!”三儿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道。

    张仁山点了点头也是没在说别的,喝了几口茶水两人呆坐在了桌子边,现在处于午后,外头太阳火辣,几乎是站不住人的热,要是没有阴凉这天上的太阳是足可以把人烤干了,门房外下人的脚步声也是稀疏了不少,明显都是因为这太阳的热度,全都不想在活动了,三儿和张仁山现在待着的门房,之前也是闷热的厉害,可小月到了之后因为不想一直缩在这种憋闷的地方,所以是直接施了一道法术,将这门房中的闷热之气尽数驱散了,现在的门房可是清爽惬意之所,张仁山不想在院中折腾其实也多半原由于此。

    三儿喝了几口茶身上之前出的汗也是早已经散尽,稍微站起身活动了一阵,三儿决定再去院中看一看,毕竟自家磨难未过,总得有人看着点,张仁山见三儿要出去也是没有上去拦着,晃着身子坐到一旁眼光间是瞧向了门边,他是等着三儿出去的时候开门间瞧一瞧,三儿到是没有注意到张仁山在做什么,几步走到了屋门前伸手要拉开门出去的时候,忽然是听见外头有人道:“别开门,多热啊!”

    “谁?”三儿下意识的看了看屋门,可外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回身间三儿是瞧了一眼张仁山以为刚才的话是他说的,可张仁山却也是一脸的茫然看着三儿开口道:“三儿你是不是也听见什么了?”

    三儿稍微点了点头望着张仁山道:“你也听见了?”

    张仁山没说话但是眼神间已经流露出了一切,三儿赶紧往后退了退探着脖子向着门房中的各处瞧了瞧,可这屋中除了自己就是张仁山,哪里还会有别人,稍微站住了身子三儿是对着张仁山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起来,张仁山到也没有担搁立即是从桌边站起了身,跟着三儿一块在门房中四下察看,这刚刚的话几乎就在人的耳旁出现,就好像那人直接是站在了两人身边。

    晃悠了好久张仁山和三儿都是没有任何的收获,实在是无计可施三儿也是只好暂时放弃,重新坐到了桌子旁,原本要出去的事也是被他忘到了脑后,张仁山见三儿坐下了便是对着他道:“三儿你这怎么还歇息了呐?赶紧找人啊!”

    “找谁啊?这屋中就咱们两个,哪里还会有别人”三儿眉头皱着刚才的事情实在是发生的突然,三儿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不假思索间他才是本能的想着要在这屋中找到说话的人,可等他这一闲下来的时候才是想到,这话语有可能压根就不是人说出的。

    张仁山听到了三儿的言语也是瞧了瞧四周点头道:“三儿那就不找了呗?”

    “不是不找了,是咱们没办法找,这刚才说话的,我估计应该是跟仙姑一样的存在,你说咱们上哪去寻”三儿摇着头望着张仁山解释道。

    “呃……也是,不过三儿你是说这屋中有别的妖物?”张仁山眼光一斜缓抬着步子走到了之前被小月丢掉的阔刀旁。

    “不确定,不过仙儿我看咱们最好是稍微准备一下”三儿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好的苗头,要说这屋中现在出了别的妖物,那可就是大事,毕竟萧灵灵现在就是一副空壳,这妖物见了都纷纷想要附身上去,要是不小月释了法术护住了这门房的里屋,萧灵灵现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呐!

    张仁山可是没等三儿说完话,就已经将那阔刀重新挂在了自己的腰间,虽说现在两人对付妖物还是以肉身相搏,但至少两人有这般的勇气,要是普通一凡人早就得被吓瘫了。

    稍过一时张仁山回身看了看三儿开口道:“三儿你说这大白天的会是什么妖物作祟啊?”

    “不清楚,不过我感觉它好像不太愿意受热”三儿回忆了一下刚才自己站在门边听到的话,明显那说话的妖物就是在告诉自己最好不要开门放外头的热气进来。

    张仁山一听也是注意都了这点赶紧是动身走到了门边,刚要伸手开门,那话语便是又在屋中响了起来:“我都说了别开门了。”

    “你到底是谁啊!不让我们开门,你总得现身叫我们看一看吧!”张仁山转过身上下打量了一下屋中,想着要循声瞧一瞧,可声音飘忽不定张仁山也是没找到出声的地方。

    稍微过了一阵那声音也是逐渐消失了,三儿回身想着叫张仁山继续把门打开,可还没等三儿开口,一阵烟气飘荡一个人是直接出现在了门房中,张仁山和三儿都是惊了一下,而后便是立即站到了一块,张仁山腰间的阔刀早已经抻出,等着那烟气散去,两人定睛一看,全都是泄了气,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去了又回的小月,晃着身子两人站开了些,张仁山是收起了阔刀开口道:“我说狐狸你回来就不能跟我说一声吗?”

    “我说了啊!你没听见吗?”小月回头看了看张仁山开口问道。

    “你说了吗?我什么都没听见啊!”张仁山疑惑了一下脑中仔细回忆了几分,确实是没有听见小月的话语。

    “哦……看来是成功了,小崽咱们已经恢复正常了”小月嘴角微微乐了一下长出了一口气道。

    张仁山一听眨巴了两下眼不是很明白小月的意思,可等他仔细一琢磨才是注意到,他已经听见不小月在自己心里说话了,点了头张仁山看向了小月道:“这怎么就好了呐?狐狸你做什么了啊?”

    “你猜?”小月笑嘻嘻的看着张仁山说道。

    “这我上哪猜去,你不是去找什么故人了吗?难道是那个人给咱们治好这毛病的?”张仁山合计了一下看着小月说道。

    小月到也没在说别的瞧着两人道:“没错,就是我那故人治好的,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这事情就是他干的。”

    “不是仙姑您那故人到底是谁啊?”三儿现在好奇心突起瞧着小月开口询问道。

    “这个……告诉你们也无妨,我那故人就是一个买酒的,只不过它之前也是个妖物,可后来几经修炼之后终于成了道行,只不过它是十分的爱酒,所以就一直没有上天去,留在了人间自酿酒水而饮”小月看着三儿稍微解释了一下道。

    “那狐狸这么说的话,难不成咱们喝的那酒水也是这人酿造的?”张仁山看着小月而后道。

    “是啊!要不然我能去找它嘛!没想到这人居然也开始往外卖酒了”小月叹了口气想着之前自己被那酒香引去买酒时的情景嘴中就是一乐道。

    三儿听着小月说完话脑袋偏了偏开口道:“仙姑,您那故人卖的酒都这样了,那岂不是会造成人间大乱嘛!”

    “小崽你这就多心了,我故人卖的酒水本就是给你们凡人准备的,喝着只是味道香甜酒味浓重,要是出事也是有些原由的”小月看着三儿坐到了桌子边开口道。

    “哦!仙姑您是说,仙儿和您的事情是有些特殊原因?”三儿看着小月脑中一动道。

    “没错,我那故人说了,他这酒水只是能卖给凡人,如果像我这种的妖物喝了,独自一人单饮还是可以,可一但和另一个凡人共饮了,就会出现刚才的那种情况,互相间能够听见对方在自己心中说话”小月皱着眉头无奈的解释道。

    “我说狐狸你这朋友可是有意思啊!这酒水还分这个那个的,不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张仁山虽说不解但还是觉得此事甚为可乐。

    小月看了张仁山几眼而后道:“小崽你这就不懂了吧!这酒也是分为上下的,你们凡人的酒水自然不能跟天上美酒相提并论,我那故人也是如此,他之所以不上天去,就是因为他觉得天上的酒水不好喝,才会留在人间独自酿酒,之所以咱们喝后会出现那种情况,就是因为我这故人酿酒时稍微往其中掺了一些不是凡间的东西。”

    “我说的嘛!那酒水为何会有那美妙的味道,原来不是普通之物啊!”张仁山一听点了点头嘴巴还砸吧了两下想在品一品那美酒的味道,但毕竟时间太长了再加之张仁山自己又喝了几杯茶,他的嘴中哪里还会有什么酒味。

    三儿听着两人的话也是知道了事情已经解决,刚想要松口气时,他是突然想到刚才在这屋子发生的事情,晃着身子三儿赶紧是面向了小月道:“仙姑这屋中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