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一品孤女 > 122

122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是此事没有确凿证据,她不好明说,却也语带刺的讥讽道:“本宫前段时间才见过英国公世子夫人,她并未提及与淑妃娘娘……”

    “说多了难免有攀龙附凤之嫌吧。”唐白道。

    “呵呵,真是奇了。”傅明珠想了想,后面的话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张雨薇若是怕有攀龙附凤之嫌,只怕就不会眼巴巴的求到自己门上来。

    唐白此举,有诈啊有诈。

    只是,她对张雨微的印象也一般,倒是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冷眼瞧着唐白到底要干什么。

    “既然是儿时好友,倒是可以一见。”皇后娘娘轻而易举就允了:“让你的宫婢,去宫门口传人去吧。”

    “谢皇后娘娘恩典。”唐白起身行礼。然后回来坐下。

    接下来,就是皇后娘娘对众人耳提面命,要好好伺候皇上,早日开枝散叶之类的叮嘱。

    散了早会,唐白正在前面走,胡明明和蔡大小姐从后面跟上来,蔡大小姐曾经跟唐白在六皇子选妃的宫殿上见过一面,笑着打了招呼就走了,算是前嫌尽去的意思。

    而胡明明则是恳切的跟在唐白后面,恭敬着态度说话:“早就听说淑妃是你,但是一直不敢去求见。”

    唐白才知道,她二人是正月初一进的宫,选了一个各国使臣陆续离开京城的那一天。

    皇上想既不引起各国的反感,又悄无声息的平衡后宫,倒是费了不少心力。

    “我很少出门。”唐白不太喜欢她恭敬的态度,主动放慢脚步,待与胡明明齐平,才问道:“你可还习惯?”

    “自然是习惯的。”胡明明笑:“荣华富贵,多少人求之不得呢。”

    她自小接受的胡夫人的教育,都是以实惠为主的。

    唐白想,胡明明说的的确是实话,只是她求的不是这个,所以才不怎么开心。

    “去我宫里坐吧。”唐白道:“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对胡明明的印象还好,因此真诚相邀。

    “好呀。”胡明明能觉察到,唐白是在故意拉拢两个人之间身份的差距,倒是对她的体贴很是感激,因此爽快答应。

    “胡贵人!”身后有宫婢在唤,却是皇后宫里的人:“有个荷包落在您的位置上,皇后娘娘让奴婢叫您过去看看,是不是您的。”

    胡明明微微一愣,伸手悄悄摸了摸腰间的荷包,笑着对唐白说道:“瞧我。”

    她不动声色的将荷包顺着盘扣的缝隙,掖进了裙子里面。

    唐白瞧见了只不作声,暗想皇后娘娘定然是有什么私房话要跟胡明明说,笑着点头:“去吧,有空再来我宫里坐坐。”

    皇后娘娘大概是没想到胡明明会跟别人一起走,因此这么拙劣的谎言并不在意它的严谨性。

    唐白瞧着胡明明雀跃而去的身影,心想,以后,大概要跟她保持距离了。

    皇后想拉拢的人,势必迟早会卷去争斗,她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投入过多的精力。

    皇后宫里。

    “这荷包不是臣妾的。”胡明明笑着拿出自己的荷包:“臣妾带着呢。”

    她是想向皇后表明,她知道皇后故意叫她回来,她也配合的回来了。

    皇后微微一笑,对她的这点小聪明很是满意:“行了,既然不是你的,那也赏给你了。”

    她对胡明明说话很是和蔼:“你长得可人,又聪明,倒是要多多努力,早日怀上皇嗣才行。”

    涵姑姑拿着一包药材过来:“这是秘方,喝了助孕。”

    胡明明歪着头看着皇后娘娘:“谢娘娘,不知道是我一个人有,还是其他姐妹都有?”

    这就是在投石问路了。

    皇后笑看她一眼,越发对她的小聪明感到高兴:“特别叫你回来,自然是你一个人独有的。你才十六岁,年纪小,身子骨还没长开,于这些事情上面也不大懂,本宫提点着你,皇上也高兴呢。”

    胡明明得了准信,高高兴兴收下了,这才恭敬告辞。

    涵姑姑笑着对皇后说道:“依我瞧着,胡贵人的性子和聪明劲儿,不及淑妃。细算起来,只怕还差得远呢。”

    “可惜淑妃志不在此,不然,让她居于傅明珠之上,也不是难事儿。”皇后叹了一口气:“她与皇上,是特殊的存在,咱们还是不必管了。别说她不是那种祸水般的宠妃,即便是是,咱们也不要出手,惹怒了她得罪了皇上。谁看她不顺眼,就让谁去干好了。”

    她指的自然是傅明珠。

    “是。娘娘考虑的深远。”皇后娘娘温雅君,从在大皇子府时开始,就一直是个坐山观虎斗的性子。

    没有十足的把握,她绝不会出手。

    就像她的位分一样,稳如泰山。

    “我如今是后宫之首,只要她们的手不伸到我面前,大可以让一让她们。不做不错,多做多错,我已经稳赢的局面,何必多此一举呢。”皇后娘娘呷一口茶,品了品:“等婉贵人生下孩子……”

    “可是奴婢瞧着,婉贵人不大好了。”涵姑姑忧心忡忡,相比于温雅君的稳重,她有些沉不住气:“还有三个月呢。”

    “太医不是说胎儿没事了吗?”皇后娘娘漫不经心,真的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太医是说胎儿没事,可是……时间那么长,若是婉贵人身子骨一直不好,怕小皇子生下来体弱呀。”涵姑姑倒是真的担忧。

    “不长了。”皇后娘娘幽幽叹气:“若是三个月不保险,那就一个月吧。”

    涵姑姑闻言吓了一跳:“您是说,早产?”

    “不都是说,七活八不活吗?”皇后娘娘眯起眼睛:“本宫问过太医了,保到七个月,若是没有先天不足的话,生下来好好养,是有希望的。”

    “那婉贵人?”涵姑姑有些可惜,那样一个水灵的美人儿,就这样莫名其妙连病因都查不出来的凋谢了吗?

    “没办法,这是命。她要生儿子,她儿子就要吸她的精髓。”皇后娘娘不觉得这是病,太医对她解释过,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

    怀了身孕的妇人,因为营养全都被胎儿吸收了,自己跟不上,瘦了黄了病了的事情,并不少见。

    只是她没有去深想,这种事情都是穷人家的孕妇,因为缺衣少食导致的。

    宫里锦衣玉食的,哪里会缺营养,让母子竞争?

    涵姑姑是知道的,若是小的活着,大的死了,是最让皇后娘娘称心如意的。

    如今别说太医没有查出来什么,即便是查了出来,皇后娘娘说不定也不会管。

    当初在大皇子府,若是皇上没有登基,她就是打算去母留子,等沈婉生下孩子以后送走的。

    如今进了宫,好好一个贵人,生完孩子以后,总不能说消失就消失了,皇后娘娘也不愿杀人留孽债,曾经还好是头疼了一阵子。

    从沈婉病了,皇后娘娘的心结就打开了,头疼病也好了。

    七个月,她只要七个月。

    那沈婉只要再坚持一个月就好了。

    涵姑姑感觉后背上凉飕飕的。

    是一种眼看着生命渐渐枯萎,要走到尽头,悲剧上演却又无能为力的悲凉与无奈。

    唐白慢悠悠踱到宫里的时候,张雨薇已经以最快的速度,等候在了青岚轩的门口,她身边只带着宝娟。

    见唐白回来,张雨薇冷眼看了她一下,极不情愿的行了个礼,自顾自起身,问道:“不知道娘娘唤妾身过来,有什么事情?”

    唐白道:“进宫里来说吧。”

    张雨薇见她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一上来就两个大耳刮子甩过来,刚才自己一开始显示出来的气场好像并没有什么用,一下子就泄气了,忐忑不安的进去。

    唐白不仅给她让了座,还给她上了茶水。

    “今日找你来,既不算账,也不说什么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唐白笑着:“喝几杯水酒,一笑泯恩仇。”

    张雨薇难以置信的望着唐白:“娘娘……娘娘说笑吧。”

    她以为,唐白位居高位,如今记起了她,她上面没有人,自然是要拿自己好好开刀的。

    想到慕容宝儿被唐白划伤了脸,留下了狰狞的疤痕,如今在家里,成日里被花子俊打骂,言语侮辱,连下人看到她,都别过脸去。

    让慕容宝儿将家里的下人全都换成了面目丑陋之人,这样子,花子俊连家都不回。

    花大人和华夫人,更是眼不见为净,自己独门独院的关着过日子了。

    慕容宝儿如今在花家,是人不人,鬼不鬼的。

    张雨薇只觉得自己的下场,不会比慕容宝儿好到哪里去。

    她自然是不相信的。

    因此,宫里一来人传唤,她就求了婆婆,若是她一个时辰之内不回去,要英国公府夫人去宫里求见太后。

    又让丫鬟给傅明珠递信,请她也到唐白宫里来,万一要整死她,还来得及救一救,日后一定为傅明珠马首是瞻。

    这才敢放心大胆前来应会。

    谁知道,唐白却是要与她和好的姿态,一笑泯恩仇?

    自然是不敢信。

    唐白在皇宫,不可能随随便便杀死她这个英国公世子夫人,这一点数她还是有的,除非唐白自己不要命了。

    可是,折磨却是少不了的。

    唐白却偏偏太让人出乎意料。

    “怎么是说笑?”唐白笑着命点萍端上水酒来,冲张雨薇和善一笑:“从前我们两家的恩怨,关于你的姐姐,我的哥哥,既然都已经不在人世了,那就不必再提。后来的那些,都是误会,大家同为相国府的亲眷,多少,也要守望相助才对。”

    张雨薇一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

    唐白这是在宫里孤立无援,没有良家,没有后台,只有曾经同为相国府的人,那就是自己,如今在英国公府,还算是有些身份,能够与她合作互助了。

    她是这个意思吗?张雨薇怎么有些不信呢?

    “对了,说起来,相国夫人呢?”唐白问道。

    相国府的亲眷,后来一直没有消息了。

    “大伯母带着他们回扬州了。”张雨微笑着回答:“落叶归根,也是好事。”

    “如此我就放心了。”唐白瞧着张雨薇不喝,笑着说道:“喝呀。”

    本来笃定唐白不敢在宫里随便杀人的张雨薇,此刻瞧着唐白的笑脸,笑眯眯的突然让她生出一股寒意。

    她最后一次针对唐白,是雨中殴打,那时候差点以为她死了,可见下手多严重。

    唐白却说轻而易举原谅了她,日后还要守望相助,可能吗?

    她纠结忐忑,手哆哆嗦嗦的端起酒杯,到底拿到唇边,却又放下:“你到底要干什么?”

    “怕我下毒?”唐白轻蔑一笑,几步上前,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

    张雨薇看得目瞪口呆。

    唐白喝完,坐回座位上:“如此信了?”

    张雨薇半信半疑,瞧着点萍又倒了一杯酒进去,然后,狠狠心,一咬牙喝了。

    若是真的有事,英国公府不会放过她。

    自己再怎么不得相公欢心,一个皇上的后妃,也不能这样欺负公侯家的儿媳妇。

    即便是皇上护着,还有太后呢?皇室颜面何存?

    张雨薇喝完后,紧紧闭着双眼,紧张的感觉身体的适应过程,半响后,发觉并没有什么不适感,口腔中一股葡萄酒甜腻腻的味道,倒是忍不住笑了:“好酒。”

    “那就再喝。”唐白又命点萍倒酒。

    张雨薇这回不再迟疑,爽快喝掉之后,还冲唐白一挥手:“淑妃娘娘位高权重,想拉拢妾身,是正确的,毕竟,只有咱们,是从小的交情……咯……”她连喝了好几杯,说话的语气换成了以前跟唐白的那种高高在上。

    唐白也不恼,只一杯酒又一杯酒的劝她喝着。感觉差不多了,才命点萍送她出去。

    张雨薇却不干,她微微有些醉了,却是耍着无赖:“淑妃娘娘,唐白!”她高声叫着:“既然你这样有心与我交好,那我便卖你一个人情如何?当作妾身,妾身的投名状!”

    她心里还是想跟着傅明珠的,只是若是唐白肯放过她,那是天大的好事。

    “我跟你说,你不要告诉别人啊。”张雨薇笑着,有一种窃窃的快感,她对唐白说道:“不知道你心里还有没有顾少钧啊,他出事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