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109章 我的钱分你一半(第二三更)

第109章 我的钱分你一半(第二三更)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

    温一诺:“……”。

    她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地说:“远哥,你这样我心理负担真很大……”

    萧裔远看了看她,嗤地笑了,揉了揉她的脑袋,“大什么大,一点都不大。——我为你做到这个地步,感不感动?”

    温一诺:“……”

    这话听起来有些别扭。

    不能往深里想。

    她笑着摇头:“……不敢动不敢动,远哥你厉害!”

    然后竖起大拇指:“远哥以后创业有成发达了,我只有六个字送给你:苟富贵,勿相忘!”

    萧裔远神情有些矜持,但唇角却微微上扬,轻描淡写地说:“所以你干嘛要有心理负担呢?其实我这样做,最主要还是为了我自己。”

    “那倒是那倒是。”温一诺忙不迭地点头如小鸡啄米,轻吁一口气,扑通一声坐在萧裔远刚才让她坐的位置上,说:“我刚回校就跑你这里来了,现在才觉得腿软。”

    “吓到了?这点出息。”萧裔远轻笑出声,起身去翻了翻自己和舒展放东西的小橱柜,只找了一盒猕猴桃。

    还是舒展前一阵子买的,结果太酸,狂人妹不喜欢吃,就拿到宿舍里了。

    放了几天,居然变得又软又甜。

    萧裔远用一把水果刀将猕猴桃切成两半,然后拿勺子将中间清甜的桃肉挖了出来,放到小碗里,给温一诺吃。

    温一诺一边笑着说:“我都吃完晚饭和水果了,怎么好意思再吃呢?”

    一边已经不由自主拿起勺子,一勺一勺往嘴里送。

    萧裔远挖了三个猕猴桃,才放下水果刀去洗手,再坐到温一诺身边,看着她吃桃肉。

    她从小吃东西就很专心,而且真的是聚精会神享受食物美味的那种吃饭,看了就让人很有食欲。

    萧裔远不动声色凑了过去,说:“这猕猴桃是舒展买的,据说很酸,你不怕酸吗?”

    温一诺本来想说不酸,但眼珠转了转,想了个坏主意,整张小脸立刻缩了起来,说:“酸!酸掉牙了!”

    “是吗?我不信。”萧裔远看着她演,心情不知不觉变得更好。

    “不信你尝尝啊……”温一诺狡黠地笑,挑起一勺桃肉,送到萧裔远嘴边。

    萧裔远张开嘴,一口将那勺桃肉吃下。

    慢慢品尝,清甜的果肉香味溢满整个口腔,就像她的气味,总是清新中带着淡淡的甜香。

    “哈哈哈哈……被骗了吧?!——其实很甜!我知道你不喜欢吃甜的!”温一诺得意地朝他挑眉,收回勺子,挖了一大勺,自己吃的更加香甜。

    萧裔远也笑。

    谁骗谁还不一定呢。

    温一诺意犹未尽地吃完整碗桃肉,还舔了舔勺子。

    萧裔远问她:“还要吃吗?我再给你挖几个。”

    “不用了不用了。再吃舒展就会发现他的猕猴桃不知不觉少了一大堆……”温一诺笑着摇头,主动帮他去把小碗和勺子都洗的干干净净,放到他们的小橱柜里。

    萧裔远转身又给她拿了一瓶纯净水放在桌上。

    吃完甜的,会觉得粘,喝点水正好。

    温一诺坐回来,马上打开那瓶纯净水喝了一口,然后问萧裔远:“那你怎么办呢?之前不是说不创业,先去公司打工吗?”

    萧裔远倒是不在乎,耸了耸肩,说:“也就是开始的时候更忙一点。我打算再去报一个在职的MBA课程,边做边学。”

    “厉害厉害!”温一诺再次对他竖起大拇指,“我远哥就是精英!我祝你的公司做大做强,最好能干翻岑氏集团,看那个狗眼看人低的三姨太还敢不敢动不动就欺负我们平头小百姓!”

    萧裔远往前倾身,一只胳膊不动声色搭在温一诺背后的座椅上,笑着说:“你对我这么有信心?你知道岑氏集团现在市值多少吗?”

    温一诺很诚实地摇摇头,“不知道,也不关心。”

    “嗯,至少上百亿。我要干翻他们,以我现在一分钱没有的状态,从概率上说是不可能的。”

    “远哥,别那么扫兴啊。”温一诺拖长声音,“就不许人YY一下吗?——人类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萧裔远看着她惫懒的样子,忍不住捏捏她的脸,说:“别说我了,你呢?你打算去哪里?那个傅氏财团好像很有诚意的样子。”

    温一诺倒是一点都没有把傅氏财团那条微博当回事。

    她惊讶地说:“神仙打架,拿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做筏子呢,远哥你不会当真了吧?”

    萧裔远意外地勾了勾唇角,“原来你知道啊?”

    “切,我能不知道吗?从小就跟着我大舅走南闯北,如果连这点猫腻都看不出来,我大舅也就不选我做他接班人了。”温一诺手指在桌上轻轻叩击,唇边一抹胸有成竹的笑容极为迷人。

    “你大舅真的要你接他衣钵吗?”萧裔远有点担心,“……做天师也能结婚生孩子吗?”

    “唉,我倒是想啊……可是我大舅不肯……”说到这个,温一诺就有些垂头丧气。

    “你想什么?”萧裔远不肯承认自己开始紧张了。

    “我想跟我大舅一样,不结婚不生孩子啊……可是我大舅不肯以师父的身份给我这个特权。”温一诺遗憾地摇摇头。

    “那你要听你大舅的话。”萧裔远松了一口气,拿着温一诺的纯净水也对嘴喝了一口,说:“他们总是为你好。”

    “其实我对结婚生孩子这种事真是无所谓。”温一诺两只手绞在一起,胳膊肘并着撑在桌上,斜眸看着萧裔远,笑道:“远哥,以后你有了孩子,我要做你孩子的干妈!——我要把我这一身本事传给你孩子,哈哈哈哈……我大舅肯定要气死!他还想我将来的孩子一定要一个姓温给温家传宗接代呢……哈哈哈哈,他莫不是疯了……”

    萧裔远眼角抽搐着,心想你才是疯了……

    但他不可能把这话说出来,说出来温一诺铁定翻脸。

    他静静等温一诺笑完了,才若无其事地问:“……你大舅真的不打算结婚生孩子了?其实不结婚也能生孩子啊……”

    “我大舅一把年纪了,又带着我这个拖油瓶,怎么可能有好女人愿意嫁给他?”温一诺不以为然耸耸肩,“我答应给我大舅养老的,所以他一点都没动力结婚生孩子。”

    “拖油瓶是这么用的吗?”萧裔远忍不住敲了她的头一下,“再说张叔又不老,才四十多岁,很多这个年纪的男人已经开始二婚生子了。”

    温一诺收了笑容,叹了口气,说:“你看,你都知道男人四十多都要二婚生子……所以女人为什么要年纪轻轻就想不开,非要跟男人结婚生子呢?”

    “女人到了四十多岁,一样要被离婚,看着男人去找年纪可以做他们女儿的小姑娘二婚生子,但是四十多岁的女人再婚,就只能找六十岁以上的男人。”

    温一诺摇了摇头,没好气地嘟起嘴:“我才不要这么傻。”

    萧裔远:“……”

    他现在打自己几个嘴巴还来得及吗?

    他为什么要嘴欠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都是被叶临泽这厮给影响的。

    萧裔远只好马上补救:“……其实我说的是极少数男人,绝大多数男人结婚之后,都是一心一意过日子的。”

    温一诺笑了,“我看过数据,男人结婚之后出轨的比例是66%。——这就是你说的极少数?我的数学很好,谢谢。”

    萧裔远:“……”

    “你在哪儿看的这些数据?其实女人结婚之后出轨的比例不比这个低。”萧裔远忍不住反驳。

    温一诺重重点头,笑道:“这就对了。远哥,你终于跟我在这件事上达成一致。你说,我们干嘛要结婚呢?”

    “把好好的男人女人逼成丈夫和妻子,真是多大仇多大怨?”

    萧裔远看着她,心想温一诺小天师真是有天赋,淡笑着环起双臂抱在胸前,说:“你这洗脑能力真是杠杠的,我都差点信了……”

    “诚实点,把‘差点’两个字去掉,勇敢地面对真实的自己!”温一诺打趣着抓起萧裔远的手,举在自己面前。

    就在这时,萧裔远宿舍的门再一次被打开,舒展大叫着进来:“阿远!你真的把offer拒了?!”

    抬头看见的却是温一诺握着萧裔远的手,就像是在表白一样。

    他一个激灵,站在门口进退两难:“……你们这是,干啥啊?”

    温一诺吓了一跳,忙放开萧裔远的手,回头看着舒展,惊讶地说:“舒展,你居然舍得抛下狂人妹一个人跑回宿舍?”

    “切,我这是为了谁?”他看了看萧裔远的脸色,知道是他想岔了,马上笑嘻嘻地走进来,顺手关上门,问:“一诺妹妹真是稀客啊,今天贵脚踏贱地,有何贵干?”

    “我就是来看看远哥,你看他刚刚推了那么大的offer,我都为他肉疼……”温一诺皱起眉头,捂着胸口,好像那offer是她的。

    舒展忙点头,也坐了过来,说:“我也是为了这件事临时跑回来的。——阿远,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你放弃的,可不仅仅是百万年薪啊!”

    “啊?还有什么?”温一诺好奇了。

    “还有户口啊!”舒展几乎恨铁不成钢了,拍了拍萧裔远的肩膀,“我也拿到他们的offer了,咱俩不是说好了,一起去那里工作,然后攒几年工作经验,再一起辞职出来做自己的公司。我可连协议都签了!”

    温一诺这时才明白过来,“…岑氏集团不是私企吗?还给办户口?”

    “办啊!你不知道京城的户口有多难拿吧?”

    “我知道啊……”温一诺抬头看着萧裔远,更为他难过了,“远哥,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

    舒展也跟着劝:“岑氏集团是对不起一诺妹妹,可他们也道歉了啊,而且又发了offer。你们俩可以一起去,她甚至可以要求调到我们的公司,那多好?”

    萧裔远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那种公司,就算道歉也是被逼的。而且对诺诺的伤害太大了,我不能忍。”

    舒展看了看他,再看着一脸感动的温一诺,只觉得自己眼睛也瞎了。

    这就是自我感动的两个瞎子……

    舒展叹了口气,起身拿了一瓶纯净水喝下,说:“阿远,如果你真的决定不去岑氏集团,我会祝福你。可是我……我暂时没法陪你创业了。”

    “我明白。”萧裔远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去岑氏集团那个人工智能公司好好干,我觉得他们还是挺有诚意做这一块的,投入也多,会很容易出成绩。”

    “至于我,确实是因为个人原因。我这人一旦对他们有恶感,以后很难一起共事,所以我就不去了。”

    舒展见他已经拿定主意,也不像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就也不再劝了,说:“阿远,你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我不打搅你和一诺妹妹聊天了,先走了。”

    他一阵风地来,又一阵风地走,拍拍手,不留下一片云彩。

    温一诺想起舒展刚才说的话,心里更沉重了,“远哥,京城的户口啊,你就这么放弃了?”

    百万年薪还好说,京城户口可是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我怎么会放弃?”萧裔远突然笑了,“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我做高科技创业公司,会有特殊指标办户口的。”

    “真的?”

    “嗯,你自己去查啊,高科技创业公司,达到国家认可的技术指标,和创造一定的就业机会,就能优先解决户口问题。”

    萧裔远翻出京城的户籍管理规定给温一诺看,还说:“我这三年申请了不少专利,有一项在国际上还得过奖,所以标准早就达到了。”

    温一诺更佩服了,“你厉害了……什么事情都考虑的好好,有所为有所不为,但是一定不会吃亏!——我喜欢这样的远哥!”

    “真的喜欢我?”萧裔远嗓音突然柔和下来,慢慢向她的方向凑近了,几乎要贴到她脸上。

    温一诺看见一张绝美帅气的脸突然靠近,怔了一下,才伸手把萧裔远的脸推开,笑着说:“远哥,我一直是喜欢你的呀!像朋友一样的喜欢,和闺蜜一样的感情!”

    萧裔远:啊呸!

    他反手捏捏温一诺的脸,这一次力气有些大,捏出一个红印才松手。

    然后看见只有左面脸上有红印,忍不住又在右面脸的同样位置捏了一下,直到捏出对称的红印。

    温一诺默默忍受,没有再把萧裔远的手推开。

    看着温一诺可爱的桃子脸上各顶着一个红印,萧裔远心满意足,就像盖上了自己的章。

    温一诺捂着自己的脸,埋怨地瞥了他一眼。

    不过她感觉到萧裔远不喜欢听她说“闺蜜”这话,很聪明地不再提这茬,而是说:“那你重新创业的话,第一笔启动资金怎么办呢?要不要我找大舅,帮你介绍几个大老板,看他们想不想投资?”

    “暂时不用,我想自己先闯一闯,看看能不能拉来第一轮天使投资。”萧裔远决定拒掉岑氏集团的offer之后,就开始研究拉投资的事。

    “天使投资?”温一诺对这一块完全不了解,笑着说:“难道还有魔鬼投资?”

    萧裔远被她逗笑了,温和地解释:“不是,创业公司第一轮融资,被称为天使轮,又叫种子轮,就是拿着项目去说服别人投资。”

    “然后做出点成绩,才进行A轮、B轮甚至C轮融资,直到最后成功,或者失败。”

    温一诺听得云里雾里,笑着说:“还不如我给你算一卦,看看你的第一笔启动资金从哪里来。”

    萧裔远:“……”

    他啼笑皆非,“不用了,虽然投资确实有玄学的因素,但是我还不到借助玄学的时候。”

    温一诺怀疑地看着他,“……远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做天师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敏感起来。

    只是忍不住脑补萧裔远事业成功,公司上市,衣冠楚楚去纳斯达克敲钟的时候,自己还在和她大舅狗苟蝇营,到处装神弄鬼……

    到了那个时候,她会不会连朋友都不好意思跟萧裔远做了?

    温一诺很严肃地在想这个问题。

    萧裔远这时有点跟不上温一诺的脑回路,“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看不起你?——你就是我的终极武器。”

    萧裔远将她圈在怀里,清朗又有磁性的男声像是夏日里的清泉,能够抚慰最焦躁不安的心灵。

    他说:“现在的情况,我能自己应付。等遇到我一个人应付不了的情况的时候,我就会出动我的终极武器——诺诺牌小天师!”

    温一诺刚还在怀疑人生,被萧裔远一说,又乐了,“我那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出则已,一出就是要跟人讲道理!”

    萧裔远揉了揉她的头,温柔地说:“……诺诺说得对。”

    他揉得太舒服了,温一诺觉得自己像只猫,正在被萧裔远撸,浑身上下都被他照顾得妥妥帖帖,喉咙里差点发出咕咕的声响。

    萧裔远看她一脸陶醉的样子,失笑说:“再说我怎么敢看不起你呢?如果我创业失败,身无分文,还得找诺诺讨口饭吃。”

    “这你放心,有我一口吃,就有你一口。我的钱都分你一半。”温一诺毫不犹豫地说。

    萧裔远的手顿住了,心里升起一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孤勇。

    他的努力,到底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

    不知不觉间,她也在被他影响。

    能让这个从小钻到钱眼里的小财迷,说出“我的钱都分你一半”这种话,她对他的感情还有什么疑问呢?

    萧裔远有些感动,刚想再说几句贴心话,温一诺接着又说:“我不收你高利息,按银行定期存款的利息给我就可以。”

    萧裔远:“……”

    果然是不敢动不敢动。

    他收回手,抵着自己的下颌,若有所思:“还要利息啊?我还以为你会白养我呢。”

    “你以后有老婆的,要白养你也是你老婆白养你啊……我最多做你最大的债主。”温一诺嬉皮笑脸地说,还刮刮自己的脸,羞羞他。

    萧裔远看她一眼,但笑不语。

    温一诺被他这一眼看得毛毛的,有些不自在了,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宿舍了。”

    萧裔远也站起来说:“我送你。”

    两人刚走到门口,还没拉开门,温一诺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来看了一下,是一个不熟悉的号码,正不想接,萧裔远却看清楚了那个号码,说:“你还是接一下吧。”

    温一诺:“???”

    带着满头问号,温一诺划开接通了电话,“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那边打电话的是个小哥的声音,很有礼貌:“您好,请问您是温一诺同学吗?”

    温一诺点点头,“我是。”

    “我是傅氏财团旗下新人类娱乐有限公司的总裁秘书,我想问问您,愿不愿意来我们公司公关部做内容主管?我们在微博上已经向您伸出了橄榄枝,但是您好像没有回复我们……”

    那小哥的声音透着一股幽怨。

    温一诺:“……”

    她讶异地看了萧裔远一眼,说:“……你真的是傅氏财团的人?不是电话诈骗吗?”

    傅宁爵总裁秘书:“!!!”

    像是受到极大侮辱,他带着怒气说:“温同学,电话里说不明白,我可以向燕京大学证明我绝对不是电话诈骗。如果你对我们的邀请感兴趣,明天上午十点,我们在傅氏财团的办公大楼里恭迎温同学大驾。我们的地址是……”

    他报出一串地址和电话,还体贴地发到她的手机短信。

    温一诺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这个地址和电话,还真是傅氏财团的办公地址和公开电话号码。

    傅氏财团,可是比岑氏集团还要高一个数量级的公司。

    岑氏集团全国富豪榜排名第十,而傅氏财团,本来在岑氏之下,现在已经窜到第五名了。

    “新人类娱乐有限公司,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温一诺喃喃自语,突然想起来了,“我靠!这就是蓝仔仔所在的公司啊!蓝仔仔是他们旗下的知名艺人!”

    萧裔远:“……”

    忘了这茬了。

    “你可以把‘知名’两个字去掉,做人要诚实,别戴那么厚的粉丝滤镜。”萧裔远讥嘲说道,有些后悔让温一诺接这个电话。

    刚才他看见这个电话号码,一眼认出是傅氏财团的电话,他才下意识让温一诺接。

    毕竟他们都是普通人,家里没有矿,也没有千亿家产等着他们去继承,所以该找工作还是要找工作。

    ※※※※※※※※※

    这是第二三更六千字大章。

    过年了!

    各位大年初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