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魏野仙踪 > 第1034章 散化百神横干戈(六)

第1034章 散化百神横干戈(六)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追捕神后背叛者的小队集结了,作为队伍里唯一的女祭司,菲丽·德斯班纳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队长。

    龙之宝藏商会的会长,来自契德·纳萨的尼塞迪尔,充任了队伍中的法师,斥候、护卫也都是龙之宝藏商会的成员。

    而男战士行会的副会长索拉菲恩,在这支队伍里显得格外孤立无援。甚至连那个迪佛家的女奴,受到的关注都比他要多一些。

    说不定,菲丽是有意识将队伍安排成这个样子,就算在幽暗地域中发生了什么问题,也可以很轻松地将“问题”处理干净。

    毕竟,在幽暗地域的野外行动谈不上轻松愉快,除了无处不在的肉食性地下蕈和软泥怪,地底蝙蝠、底栖魔鱼、石盲蛮族、夺心魔、牛头人、灰矮人,都是危险的掠食者和奴役者。而富集在幽暗地域的魔力辐射,又将大量苔藓、盲鱼和巨型蜥蜴变成了极度危险的魔法生物。就连一些富集了魔力的岩石,也会变成致命的杀手。

    就算是拥有出类拔萃的魔法抵抗力的卓尔精灵,也很难独自在幽暗地域的险恶环境中生存下去。

    数千年来,乌斯特拿萨和索丹尼斯拉两座精灵城邦进行着旷日持久的攻防战,卓尔精灵们挖出了无数条通向地表的隧道,又在地表精灵的反攻下一条条封堵、塌陷。

    于是乌斯特拿萨通向外界的隧道就如同大型蛛网,除了索拉菲恩这样老练的战士,连尼塞迪尔这位高阶法师的预言魔法都很难找到一条安稳、平坦的道路。

    但是菲丽却强硬地拒绝了索拉菲恩的每一条建议,于是队伍只能靠龙之宝藏商会的斥候去探路。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这支小队很快地减员,到了第三天,尼塞迪尔带来的斥候已经折损了一多半,充当护卫的战士也减员了三分之一。

    这样惨烈的伤亡,换成在地表的冒险中。已经是足够的拆伙理由,但经过赎罪修行的菲丽,根本不会将这些低贱男性的伤亡放在心上。

    而对尼塞迪尔而言,能够搭上第一执政家族的长女这条线,七八个部下的死亡还在他的容忍范围之内。可是在幽暗地域里追捕一个卓尔法师,每一次减员都意味着失败的危险增加一分。

    终于,当又一个斥候被恐爪怪袭击后,再也按捺不住的奴隶贩子终于挑选了一个菲丽不注意的机会,在临时营地外拦住了索拉菲恩。

    这段时间,索拉菲恩的日子其实过得不错。除了菲丽每天都要或明或暗地辱骂他几顿,或者安排他去那些看起来最危险的地方“探路”之外,索拉菲恩的生活显得明显轻松了很多,至少比“男战士行会副会长”这个位置上的明枪暗箭好应付得多。

    因此他一如既往平静而傲慢的表情,让狐狸脸的奴隶贩子非常的闹心。

    “我的人又死了一个,副会长大人。”奴隶贩子讽刺地报出索拉菲恩的头衔,“这条隧道附近是不是有一个恐爪怪的狩猎场?这些长着乌鸦脑袋的大型甲壳怪,总藏在岩石的缝隙间袭击我们,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我没有看法,尼塞迪尔。”索拉菲恩用小刷子轻轻在他的精金长剑上涂着保养油,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我当然清楚乌斯特拿萨城外所有的怪物分布区,但是我的建议在这个队伍里不会被采纳,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多说什么。”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紫铜色长发的奴隶贩子,以卓尔精灵而言最“诚恳”的语气建议道:“如果我是你,为了预防这类减员事件,我会每天多记忆几个预言咒文,而不是小丑一般炫耀那些操纵火焰和霜冻的塑能咒文。”

    尼塞迪尔花了很大的自制力,才没有让他的脸部肌肉随着索拉菲恩的嘲讽而抽搐。一个无缘于奥秘之道,满脑子长满了肌肉的挥剑蛮子,却一本正经地向自己这个高阶法师提出魔法方面的建议,这简直就是最大的侮辱。

    但是盯着对方那把锋利无比的魔法精金剑,尼塞迪尔决定不要在这把剑能够触及的地方惹怒它的主人。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奴隶贩子微微一欠身,表示自己退让一步,“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来做一笔生意呢,索拉菲恩副会长阁下?”

    索拉菲恩轻轻将长剑收入鞘中,深深看了奴隶贩子一眼:“你出得起价吗,尼塞迪尔?”

    “龙之宝藏商会如同其名,副会长阁下。”

    ……

    ………

    结束宿营的队伍再度出发,按照每日的惯例,菲丽向她那位喜怒无常的主子献上了晨祷,并且许诺,要在任务结束后进行一场盛大的血祭来取悦她的主子。

    而那位蜘蛛女神也将“逃犯”藏身处的方向准确地告知给她,伴随而来的还有这位混沌之后给与的种种画面片段,需要菲丽自己去解读这些幻象中蕴藏的真实含义。

    而和往常不同,尼塞迪尔结束了每日的记忆咒文、准备魔法的冥想后,并没有急着赶到菲丽面前献媚。这个奴隶贩子捧着一只内部充满雾气的水晶球,很认真地施行了一个咒文,又捧着水晶球仔细观察了一下里面的雾气,随后郑重其事地来到德斯班纳家长女的面前。

    “根据咒文的侦测,这附近有一个灵能蠕虫巢穴,我的公主。”尼塞迪尔毕恭毕敬地说道,“这些巨型蠕虫是天生的术士和心灵异能者,而且还有非常强大的魔法免疫力。我和我的部下们对这样的强悍怪物毫无办法,只能祈求神灵的垂顾。”

    对尼塞迪尔这种驯服的姿态,菲丽显然非常受用,她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站在一旁的索拉菲恩,然后开口道:“你很聪明,尼塞迪尔,比某些卓尔聪明。让队伍绕过它们的巢穴,不要为了这些巨型蚯蚓耽搁我们的目的!”

    在这赞赏之后,菲丽将目光转向了索拉菲恩:“至于你,索拉菲恩。你来掩护队伍的侧翼,确保没有灵能蠕虫追击我们!”

    ——如果我被那些灵能蠕虫拖进巢穴当储备粮就更完美了,对吗,菲丽?

    索拉菲恩在心中默默地补充道。

    但是他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一丝不满,只是并拢了双腿,恭敬而优雅地行了一礼:“你的愿望就是我的使命,德斯班纳家的公主。”

    ……

    ………

    除了幽暗地域,主物质界很少有地方能见识到那么多灵能生物。

    灵吸怪、底栖魔鱼、灵能蠕虫,这些心灵异能种族是天生的灵能术士,每一个成熟个体在灵能魔法上的造诣,差不多可以视为高阶法师。

    但是,这些灵能种族中,除了灵吸怪形成了真正的灵能魔法学派,并且通过灵吸怪主脑进行知识的传承之外,大部分灵能种族只能依靠本能去挖掘这种心灵力量。

    灵能蠕虫的精神力异常强大,但也只能通过生命本能去发掘它们的天赋。当索拉菲恩站在巢穴外围的时候,无形而阴冷的“视线”就在卓尔精灵的身上扫过。

    索拉菲恩的衬衫纽扣微微闪动淡蓝色的光,将对方的精神“触手”隔绝在外,拒绝了任何灵能接触的可能。只有对方体腔蠕动发出的粘稠杂音,变成了难以辨识的卓尔语:

    “离开这里……否则死……”

    幽暗地域恶劣的自然环境,造就了这里大部分智慧生物凶残的性情,灵能蠕虫这种食物链上层的捕食者也不是什么善良高贵的种族。只是这些智力较为发达的地底蠕虫,多少还是有基本的利害判断能力,一个可以抵御它们天赋灵能的卓尔,显然不是合格的捕食对象。

    无视了灵能蠕虫的威胁,索拉菲恩若无其事地将右手扶在剑柄上,向着那个藏在岩石缝隙间的大号蠕虫轻声道:“乌斯特拿萨不需要接受你们的威胁,假如你们一族的精神连接还没有断开,那么就安安分分地留在你们的巢穴里,直到乌斯特拿萨第一执政家族的远征队离开。”

    似乎是“乌斯特拿萨”这座卓尔城市的凶残名声震慑了这些藏身石缝的灵能生物,片刻后,蠕虫的声音再度传来,这一次它的卓尔语显得流利了许多:“我们尊重乌斯特拿萨第一执政家族,允许你们安全离开。”

    同一个巢穴的灵能蠕虫都通过精神连接实现了信息共享,这一次发言的应该是巢穴中的灵能蠕虫长老。

    索拉菲恩正准备做出回应,一条巨大的蠕虫已经从他的背后石缝里钻了出来!

    乌斯特拿萨的男战士行会副会长没有回头,精金长剑在黑暗中划出无声的轨迹,截断了蠕虫巨大的身躯。

    然而蠕虫身躯中的粘液却一点没有喷溅而出,能够一口吞下一个卓尔精灵的巨型蠕虫一瞬间就失去了躯体内所有的水分,化作一张干枯透明的虫皮。

    “不要试图撩拨乌斯特拿萨的耐性,虫子们!”索拉菲恩低声威胁道,“乌斯特拿萨没有肃清你们这些怪物,只是因为我们正在和索丹尼斯拉开战!否则,你们早就变成了术士学院里的标本和炼金室里的特制手套!”

    这一次,灵能蠕虫长老飞快地作出了答复:“你的命令就是我们的愿望,我们一族永远不会冒犯乌斯特拿萨城的远征队。”

    收剑入鞘,索拉菲恩冷冷地看了一眼这些蠕虫藏身的石壁,回答道:“最好像你说的那样。”

    ……

    ………

    解决了这些烦人的巨型蚯蚓,索拉菲恩花了半天的时间才追上了远征小队。

    营地中央的帐篷里,菲丽见到毫发无伤的索拉菲恩,毫不掩饰她脸上的失望:“如果你真的和灵能蠕虫战斗过,就应该带着这些巨型蚯蚓收藏的宝物来取悦我,但是你没有!这说明了什么,抬起你的头告诉我,索拉菲恩!”

    望着菲丽那张熟悉的脸上露出这种虚张声势的神情,几乎和每一个蛛后祭司毫无区别,索拉菲恩强自压抑着胸口的窒闷感,平静地解释道:“每一个灵能蠕虫族群都有一个领导它们的蠕虫长老,这些强大的环节生物不但精通心灵异能,而且也具有施法能力,要消灭一整个族群,需要投入整个远征队的力量。”

    “所以你也不像自己吹嘘的那样,是个无所不能的战士。”菲丽冷笑了一声,随即挥了挥手:“这样无能的男性还能够指望你做什么?或许我该安排你去看守那个魔索布莱城叛徒的笼子?”

    对此,索劳纷只是沉默地站起身,既没有争辩,也没有抗议,就这么退了下去。

    坐在椅子上的菲丽盯着卓尔战士的背影,不甘心地咬了咬嘴唇。

    对索拉菲恩的遭遇,龙之宝藏商会的奴隶贩子们反而没有急着落井下石,仿佛奉承那位德斯班纳家坏脾气的长女,就已经耗尽了他们全部的精力。当他走到笼子边上的时候,反倒享受到了难得的安静。

    只是暂时的安静。

    因为笼子里还有另一个执政家族出身的长女,虽然是“前执政家族”,而且也失去了她的祭司身份,但贵族家庭出身的女祭司,她们的交流方式都差不多。

    这个漂亮的女奴缓缓地在笼中移动手脚,靠近了她的看守:“男性,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对这个问题,索拉菲恩微微挑眉:“你想做什么呢,维康尼娅·迪佛?”

    迪佛家曾经的公主露出了一个甚至能称得上“友善”的笑容,银白色的长发贴着囚笼的栏杆,让一缕长发垂到了索拉菲恩的魔斗篷上:“我在旅途中观察了你很长时间,你是这支队伍的男性中最英俊也最强壮的那个。你微微敞开在皮甲下的衬衫,紧实的胸肌,挺翘的屁股,都会让女祭司们爱不释手。那个德斯班纳家的公主,是不是曾经在洛斯兽皮间享用过你的一切,可爱的男性?”

    索拉菲恩不得不低下头,盯着这个曾经的蛛后女祭司:“太多嘴的奴隶会被拔掉舌头,记住我的警告,女士。”

    然而他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明明白白的警示——只要他继续在意菲丽,这个沦为奴隶的女祭司就会继续撩拨他,试图利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