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谋略南陈 > 第510章 晋安王陈伯恭就封

第510章 晋安王陈伯恭就封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天子都是说了有心收回淮南,天子的话也就是圣旨。既然是有了天子的旨意那么军机省中的各位常侍以及都督们也当然是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自军机省的军事会议结束之后。整个军机省也终于是好像皆是明白了自己该是干些什么了,身为军机省中常侍有身兼中军都督的徐度也是在会议结束的第二天开始代表着天子前往中军六军开始了督促军士加紧训练,而军机省的官员们也是被徐度分配了许许多多的前去做。

    整个军机省都是非常忙碌的。而在天子以及军机省中常侍的同意之下,厢军都督府左都督也是正式以厢军都督府的名义向建康周边各州发布命令。南徐州,南豫州,还有东扬州,江州,以及扬州五州之厢军立刻以顺序的方式调防。

    然后章昭达又是正式奉天子之军机上旨向大陈天子各州发布,州兵改编厢军之命令。在命令中很是清楚明白的告诉所有州必须马上将各州现有之州兵郡兵尽快上报军机厢军都督府,并且命令还通知各州所有厢军以后都是统一归与厢军都督府指挥!

    任何人调动厢军都是必须需要天子之旨意或者是军机省的调令,不然任何人都是不准随便调动厢军部队。如果有私自调动军队者,一体视为谋反而论!

    在天子旨意以及厢军都督的命令下,建康周边几州在除了丰州暂时不动之外。其他的五个州的早就是完成改编的厢军也都是在军机省军令下达之后,马上按照厢军都督的命令在各自都军事的带领下或者由朝廷军机省派出的人,依次的向各自的新驻地开进!

    当然了待到这些厢军部队全部完成调动之后,他们的名称也是换上一下的。怎么换呢,比如在陈伯宗与军机省用人商量下。决定将驻扎在南徐州的厢军调动到南豫州,而南豫州的厢军调动到扬州。

    所以,以前的南徐卫现在就是应该叫做南豫卫了!这么做为的就是本地人不当本地兵,减少一些可以预料且可防的军阀形成。同时加强陈伯宗以及军机省对于这些厢军的真正控制!

    半个月的时间所以厢军部队也是全部都是按照以前的安排全部进入了各自新的驻扎之地了!而配合着这些厢军部队的调动,陈伯宗还让将这五个州的都军事也都是全部重新安排了一下!

    其实说起安排,陈伯宗在到是没有去调动原本本就是安排好的各州的都军事,而是将现在还没有派人出任的扬州,扬州还有江州之都军事给填上而已。

    首先江州都军事陈伯宗决定由徐世休前去担任,这个徐世休乃是高祖手下名将徐世谱的弟弟。可以说也是一位历经战场的老将,所以在很是考量了一番之后,陈伯宗决定以徐世休前去江州。

    毕竟以后朝廷对于南方诸州的改革有了什么变化,江州必须要走一个有经验的老将坐镇!然后便是扬州还有东扬州两州了,对于这州陈伯宗做出了很大调整。

    也是下旨将黄法氍调回建康,然后又是将在侯净藏直接提拔为扬州都军事。同时令江宁令荀法尚继人吴郡太守,然后又是下旨以中书侍郎袁憲为扬州刺史!这个袁憲其实也是不简单,他乃是袁枢的弟弟!

    最后陈伯宗又是迁光禄卿沈洙为东扬州刺史,以裴忌为扬州都督领东扬州都军事!

    这一番安排下来,可以说这建康周围的几州也真的是稳固无比了!

    而黄法氍在向侯净藏以及袁憲交卸了扬州刺史和扬州都军事的事之后,便是快马直接赶回了建康!

    而在第二天有觉殿又是发出圣旨以黄法氍为军机省右领常侍兼禁军都督,并且同时加武学督办大臣开始在燕雀湖畔燕雀大营中正式设都办大陈武学,并且总领一切事宜。然后天子又是命令工部尚书樊毅以及大匠卿萧允为武学左右督造大臣,继续修建之事!

    待到一番安排落定,时间却也是来到了三月份。

    初二日,宗正寺卿陈方庆及太常卿刘师知上书天子言请晋安王就封晋安。翌日,天子下诏同意!

    然后宗正寺和太常寺便是开始快速准备陈伯恭的就封之事,因为知道天子性子所以两寺在两天之间就是全部将相关事宜和礼仪准备完毕。

    随后晋安王陈伯固便是在一片不舍之中,踏上了前往晋安郡的车架之中。

    “肃之(陈伯恭的字),你此去晋安就封。与千里之外山高水长,你自己一定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到了晋安也一定要让人送回消息,不要让朕在京中为你担心!虽然你今也是已经年岁不小,但是身为你之长兄有些事朕却还是与你说明!”

    “此番就封晋安之后切勿再是每日只知道饮酒胡闹,去了晋安要向沈家姑丈还有谢石太守多多学问。万不可以王之骄烦扰百姓,一定要多加位百姓思虑!”

    在建康宫城宣阳门外,陈伯宗亲切的拉着陈伯恭一脸慈和的对陈伯恭叮嘱,言语中满满是一位兄长对于即将出门在外弟弟嘘寒问暖和深深不舍!

    “皇兄,请您放心。臣弟此去晋安一定不会让皇兄脸上蒙羞!”陈伯恭看着对于自己很是关心大哥心中顿时就是变的很是温暖,也便是将他至于要处在就封晋安完全就是自己这位大哥的安排都是忽略了!

    都是人生在世全靠演技,在什么样的情况用一副什么样的嘴脸。所以在这个时候陈伯宗当然是表现出兄友弟恭的样子,不然在外人眼里会怎么想他这个皇帝呢!

    当然陈伯宗现在对于陈伯恭所说的也不全都是骗人的,其实对自己这些弟弟们,陈伯宗在心中对于他们是很复杂的感觉的。那是非常的纠结的,一边他怕他的这些兄弟在心中对他有异心,而另一方面陈伯宗也是不是不愿落下一个不能容下自己弟弟的骂名!

    所以此刻陈伯宗堆土陈伯恭说的每一句其实也能够算是他的心里话,他以为陈伯恭好好的过上一辈子,不要出来搞事情!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