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娶个鬼妹子当老婆 > 第四十八章 事成

第四十八章 事成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步天罡已让我疲惫不堪,八十一步连踏只靠我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做到。但此刻我正引动真龙脉,周身全都沐浴在真龙脉之中,体内道炁但有消耗,便可吸收真龙脉中最精粹的龙气来弥补,虽说盈不及亏,但一吸一吐之间,我体内道炁总算还能勉强保持着充盈,沿着九星天罡的轨迹,继续踏了出去。

    随着步罡继续踏出,步罡之力尽数包裹在真龙脉周围,约束其沿着我布置好的路线,往早先埋好的引龙桩上行去。此时真龙脉已经行至第一根引龙桩。

    凭着真龙脉的补充,我屏气凝神,须臾之间,第二遍九星天罡已经尽数踏出,真龙脉也顺利行至第二根引龙桩。只是这一次,我体内的道炁已经隐现枯竭之势,真龙脉的补充已经完全跟不上我的道炁的消耗。

    我并未着急,微做调息之后,脚下再度踏出,只是这一次,我踏出的方位与之前微有不同,踏足之处,正对着张书记,准确的说,是对着他手里举着的那面铜镜。

    方才我布置的那手持铜镜的九人之中,张书记正站在天枢方位,我一步踏出,他手里的铜镜蓦然传出一到璀璨白光,一股雄浑的力量,从我脚下蔓延至那铜镜内,再由铜镜反射而出,引导至半空中的真龙脉。

    经由铜镜传导后,步罡之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强了一倍有余。铜镜本就有增强功效,加上九枚铜镜按照北斗九星方位布置,算得上是一个简易的北斗九星法阵,与我的九星天罡同宗同源,力量融合之后,威力自然大增。

    见到这一幕,我才终于放心下来,接下来第二步踏出之时,用出的道炁便缩减了许多。尽管道炁所见,但天璇方位的铜镜一闪,在北斗九星法阵的加成之下,步罡之力却并未减少。

    缩减道炁之后,我体内道炁的流逝总算跟吸收真龙气的速度达到了平衡,接下来,任凭我步罡连踏,体内道炁再无半点损失,甚至还微微恢复了一些。

    第三遍、第四遍……一直到第七遍最后一步踏出之后,耳旁忽然传来一个破碎之音,我抬头一看,远处站在隐元方位的刘庆基手中铜镜上突兀出现了一个裂痕。

    铜镜虽韧性极强,但在我的九星天罡之力下,却也撑不了太久。尤其是隐元方位,要承受最强的第九步之力,率先碎裂乃是情理之中。

    这也是我为何前两遍步罡之时,没有使用这北斗九星法阵的原因。若是用经历岁月磨洗、道炁温养的古铜镜来布下九星天罡法阵,自然能撑得住我的步罡之力,但仓促之间,哪里去寻九面这样的铜镜,只能用这种最普通的铜镜,能撑到这时候,已经是极限了。

    九星天罡法阵乃是一个整体,一面铜镜碎裂,法阵便失去了功效,接下来便无法借住法阵的增幅,只能靠我自己的力量了。

    所幸的是,在法阵的加持之下,此时我体内的道炁已经恢复了大半,剩余的两遍步罡,我有能力踏出。

    深吸一口气,我不再犹豫,第八遍步罡蓦然踏出,这一次我完全没有惜力,速度甚至比先前更快,数秒之后,九步步罡便已踏成。

    我本着一鼓作气的原则,打算马不停蹄,一口气将第九遍步罡也尽数踏完,但就在我准备从头来过之时,左脚却无意识的朝着另外一个方位踏了出去,只是这一步踏出之后,却没有落下,反而右脚紧跟着也踏了出去,双脚就这么凭空悬浮起来。

    我顿时吃了一惊,原本我的打算,这一步是要踏到天枢方位,开始第九遍步罡,但此时我站的方位绝非天枢,也根本不是九星任意一个方位。更不用说,此时我双脚悬空而立,似乎飘飞在半空之中!

    凭空御风,那是天师手段,莫非无意之间,我用出了天师术法?

    脑海中刚闪过这个想法,我便瞬间推翻了。御风之法,非其他术法可比,乃是成为天师的标志,以我此时准天师的修为,用出“一字诀”、“缩地成寸”等法门,都很正常,这种神通,本就是看体内力量以及对术法的理解,我此时体内力量足够,又琢磨到了此类术法的奥义,使用出来无甚稀奇,但凭虚御风之法,没有推开那扇门,正式进阶天师,是绝对无法使用出来的。

    可如果不是凭虚御风,那又是何种法门?

    我脑海中忽然涌现出一个古怪的想法,这一步乃是九步天罡之后踏出的,莫非……这是九步天罡之后的第十步?

    《死人经》中只记载了“天罡九步”,并未有第十步的说法,照理来说,我这推测来的无凭无据,但不知为何,冒出这个想法之后,我心里却觉得就是这样,似乎冥冥之中得到了什么提醒一般。

    我尝试着继续催动体内道炁,但双脚却依旧悬浮在半空中,并未落下,而且周身也没有力量涌出。如果这真的是第十步,很明显,以我此时的修为,还不能完全踏出。

    即便如此,我心里也十分激动,这第十步刚刚抬起,便用出了天师凭虚御风的神通,若是踏下,那又是何等的力量?恐怕已经完全属于天师境界之力了,甚至我有感觉,这一步若是踏下,普通的天师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尽管心里激动,但我却不敢继续尝试了,此时真龙脉已被我引至第八根引龙桩,只要再送一步,便可潜入此间龙脉节点处,化作镇守此地的真龙脉,这个过程不能有片刻耽搁,否则的话,只能是前功尽弃。

    我将心里的杂念暂且放到一边,卸去道炁,双脚无借力之处,便落了下来,然后我吐了口气,催动体内最后的道炁,重新往天枢方位踏出。

    最后一遍天罡九步,甫才踏出四步之后,我体内道炁便几乎枯竭,接下来我动作稍缓,疯狂吸收着周围的真龙气,压榨出自己体内最后的道炁,拼命将最后五步尽数踏完。

    这一次落下最后一步之后,我体内道炁完全枯竭,根本没心思再去尝试踏出第十步。所幸的是,我体内还有巫炁支撑,否则的话,换个人来,体内道炁完全枯竭,恐怕连站立都很难做到。

    饶是如此,我也不敢怠慢,确定真龙脉已被我送入地下之后,我直接便盘膝坐下,疯狂吸收四周残余龙气,待得体内道炁补充一些之后,才站起身来,拿起香炉旁的玉环,切断了真龙脉的引导,将剩下约半条真龙脉留在了玉环之内。

    真龙脉未成型之时,其内龙气会逸散而出,就像这里先前那半条真龙脉一样。但我输送进去的这半条真龙脉却不一样,这条真龙脉本就是已经成型的真龙脉,加上我送进去的总量,大约有整条真龙脉的六成,进入龙脉节点之后,气候已成,不虞再有逸散的危险。不仅如此,这里先前那半条真龙脉虽然逸散,但却不会离开太远,接下来,有现在这半条真龙脉为根基,逸散的那些真龙气逐渐会被吸附回来,慢慢形成一条完整的真龙脉。

    也就是说,经历此番磨难之后,深圳一地却是因祸得福,将来整条真龙脉形成,气运福泽会比先前更强许多,由此观之,深圳的将来,会比现在更加繁荣,福泽更加绵长。

    做完这一切,香炉内那三根引龙香此时也恰好熄灭,我长吐了一口气,总算是弥补了早先的过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