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南霓 > 第十三章 心魔

第十三章 心魔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霓的眼中是一片混沌,一片灰蒙蒙的颜色,她仿佛是行走在一个无比辽阔的空间里,什么都没有,一片荒芜。

    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因为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她又为什么会在这里。明明自己已经成功的将九尾狐的灵体炼化然后修补好了自己的道,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又被冰冷的寒意冻的瑟瑟发抖。

    不是刺骨的冷,而是一阵深入到灵魂深处的冷,似曾相识却又十分陌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就像被寒冷冰封住了大脑,难以思考。

    就在这时,南霓的眼前隐隐约约出现了一道光幕,在这灰色的天地中丝毫不易察觉。但她还是发现了,仿佛是天生有着敏锐的感官一般。那透明的光幕就像一道薄膜阻挡在她面前,宛如一面平静的湖面。

    南霓伸出手,手指轻轻触碰在上面,就在一瞬间,光幕像水一样泛起一道涟漪,然后瞬间变得刺眼,在光幕的中间出现一道又一道金灿灿的符文,缓缓凝聚成了一个繁奥德光阵。

    紧接着,她被一道莫名的吸力猛地向前拉去,直接没入了光幕之中。

    耀眼的白光渐渐消退,南霓皱着眉头睁开眼,面前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山。与其说是山,倒不如说是一尊尊巨大的石像连在了一起,因为这山的样子正是数十只庞大的九尾狐本体组成。它们的样子有愤怒的嘶吼,也有悲哀的长叹。个个是那么的真实,好像随时可能动起来。

    南霓环顾四周,此刻她正站在山前的一片空地上,身后是一望无尽的茂密森林。森林中的每一棵树都无比的高大,荆棘贯穿着空隙阻挡着人进入。

    这里有阳光,有土壤,一切都和外面的世界十分相似。但是唯独少了灵动的生机,显得格外的死气沉沉。林中没有鸟,没有风,也没有一点声音。

    “年轻人…你为何来此…”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南霓猛地一惊,下意识的抬起手,掌心翻涌着蓝色的灵力。可是回身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身影。

    “谁”南霓问道,眼睛警惕的打量着周围。

    那声音是格外的苍老,像是一个已经时日无多的老人在呻吟一般。他停顿了很久,四周回归一片死寂。直到南霓开始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幻听了的时候,才继续说道。

    “我…是这里的…守墓人…”那声音听起来十分的吃力,连说一句话都很不容易。“你…又是何人…为何来此…”

    南霓皱了皱眉,觉得对方似乎并无恶意,才放下手,但是心里却更加警惕起来。

    “你…穿过林子…来我这里…”苍老的声音说完,便在没有了回应。仿佛一切都是南霓自己臆想出来的一样。

    树木中间的荆棘忽然动了动,然后向两边退去,缠绕在树干之上,让出了一条通道。

    南霓犹豫了片刻,左右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她只好向前走去。

    森林十分辽阔,一眼望去根本望不到边际,再加上周围根本没有生长规律的树木,让她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就好像是走进了一个阵法一般。

    阵法?

    南霓瞳孔一缩,暗道一声不好。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在她身侧的一尊参天巨树突然一震,一条手臂般粗细的荆棘藤径直向她抽来,连带着卷起一层飞沙。

    南霓向后跃起,手指轻动,运起功法,按照身体的经脉运作起来。

    一道蓝色的光影散发着极致阴冷的气息从她的食指处飞出,向着荆棘藤激射而去。

    “哄-----”

    两者碰撞在一起,蓝色的灵力带着猛烈的冲击力将荆棘藤甩出去数米。然后化成一团雾气包裹住荆棘藤的前段。

    南霓稳稳地落在另一颗树的枝干上,待得蓝色灵力包裹住全部荆棘藤的时候,右手抬起然后猛地握紧成拳。

    “咔—咔--”荆棘藤应声碎成数段,中间原本的藤条已经化成了实质的寒冰,掉在地上没了声息。

    南霓正在飞速的思索着,她记得曾经在灵婆的书中看到过类似的阵法,名叫荆棘童子,以巫童木上生长的藤条作为攻击的方式,一道接一道,若不摧毁阵眼,攻击就不会停止。这是木系阵法里最为基本的攻击手段。可即使是最为基本的手段,以现在的她也很难破掉。

    南霓目光微沉,还不等她过多思考,从身后再一次传来一道杀意。

    她再次跃起,灵力在空中凝聚成一道道冰阶,然后向上飞速跳跃。

    目前为止,她只能在高处俯瞰森林,借此找到整个阵法的阵眼。

    荆棘藤在刚才南霓站立的树枝上绕了一个圈,丝毫不停歇的再次冲向空中。

    “砰砰砰-----”

    冰阶被一个个击碎,在空中化为银粉。南霓有些懊恼,她还没有来得及熟悉记忆中的招数,只能靠着这具身体对灵力敏锐的控制力做出反应,这还远远不够。以身补道能做到让她继续修炼,但却无法恢复曾经九尾狐的全部修为,所以她目前也只是一个开灵二重天的新手,面对这种级别的攻击还是过于弱小。

    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南霓的丹田处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一道黑色的光替代了本来的灵力,以她的身体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黑光闪过的地方树木全部枯萎,就连攻击迅猛的荆棘藤也化成一道飞灰。

    与其说黑光蔓延了她整个视线,倒不如说是完全包裹住了她,她的眼前再次陷入了入黑暗,就好像是那痛苦,永不止境一般的六年。

    那发自灵魂的梦魇让她惊惧,南霓仿佛看到了曾经的村民,看到了她娘,看到了灵婆。那昔日的故人化成一个个面目丑陋的恶魔,不停地对着她发出狰狞的狂笑。

    “啊————”

    嘶吼着,哀鸣着。

    血,到处都是血,所有人的血。

    南霓的眼睛变成血一般的赤红,看不到一丝眼白。

    她浑身上下都是血色的纹路,充满了邪恶与诅咒的气息。她看到曾经的自己,满身泥沟,双目空洞无神,长长的发丝如同枯草垂在肩上。

    南霓的意识正在被一点一点的剥夺,仇恨,悲哀,渴望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反复折磨着她的精神。

    似乎是要永恒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