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剑起惊鸿 > 楔子 江南安乡 北地埋骨

楔子 江南安乡 北地埋骨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南,梅雨时节,连绵的阴雨扰的人心中忧烦,人却无法奈何的了天气,只能叫雨尽管下,等着月后的雨过天晴。

    扬州一隅,一辆马车伴着“吱呀吱呀”的响声,停在了一处破落小院的门前。马夫矫健的跳下马车,把帘布一掀,露出了里边一张清丽的容颜。

    “这便到了?”女子一头青丝挽成髻,盘在脑后,一双纯净如水的眸子里带着的江南女子特有的温婉。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鬓角,扫了一眼马车外那扇结满蛛网的院门,才柔声问了一句。

    “到了!”马夫一边扶着女子下了马车,一边解释道:“这里就是少爷买下的庭院,听说是原来的主人北上许久,已在北方的青州安家落户,于是想着将此处房产卖掉,这才被少爷托人买下,只是我见许久未曾打理,怕是今晚只能收拾出个安歇的地方。”

    “能住就好。红衣一个人去了北地,一年半载也不能回来,日后这庭院就我一个人住,用不了那么多房间的。”女子看起来身着绫罗绸缎,按理说应是大家闺秀,此时却没有一点娇生惯养,丝毫没有在意这里的环境是好是坏。恐怕对于她来说,等着爱郎平安的从北方归来,才是她此时最大的心愿。

    “这……”马夫有些犹豫,似乎是不太赞同女子的说法。

    “可是这样恐怕会委屈了小姐啊!”

    女子展颜一笑:“委屈什么?虽然我还没跟红衣拜堂成亲,但是我早就是他肖家的人了,他能在北地那种寒风大雪肆虐的地方吃得了苦,为何我连这点苦都吃不得?”

    “可是少夫人您终究是女儿身,少爷常年在外,少夫人身边没个照顾的人,如果身体欠安,怕是寻医问药也要吃不少苦头儿。”

    “而且恕小的多嘴,这分明就是帝君想要置少爷于死地,不然哪会在这种关头让少爷动身去北地,我记得前些日子北方可是传来消息,驻北军已经十不存一了。这万一……万一要是少爷在北地有个三长两短,您以后可怎么办啊!”

    马夫的话让女子楞了一下,但是马上她脸上又恢复了之前明媚的笑容。她信手折下一片柳叶,递到马夫眼前说道:“他是曾经折服了整座长安城的男人,现在北地有难,他又怎能不去?他匆匆离去,不来江南送我,是怕见这柳,怕见了我,留下他的心呀……我现在只需在他让我安乡的地方好好等他,他若真是一辈子不回来,那我等到白首又有何妨。”

    马夫没念过书,不识多少字,他听不懂女子话中的意思,只觉得那话里满是令人伤心的痛,却又像是天上的云,怎么抓也抓不住……

    ……

    北地的雪下了许久,厚厚的积雪在满是疮痍的地上盖了一层又一层,大雪落至深夜,原本如修罗地狱似的北地便被点缀成了一方洁白纯净的世界。

    不远处,那灯火通明的军帐外,木制的栅栏上挂着一颗颗血淋淋的头颅,大雪只盖住了头顶凌乱的发丝。他们眼睛瞪大,怒目而视,似乎在宣告着,这里,并不太平。

    “咯吱——”

    一双靴子出现在军营外,踩着积雪,尽管风还在咆哮,可这踏雪的声音依旧清晰的传入到守营将士的耳中。一时间,明哨暗哨全部惊起,一双双犀利的目光交织成密集的网,笼罩在这双靴子的主人身上。

    原本沉寂的军营顷刻间化作了一头欲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咯吱——咯吱——”

    他手里拿着一柄剑,自顾自的走向军营,好像根本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守营将士盯上了。走着走着,就在他即将踩在军营外的警戒线上时,却忽然停了下来。

    在明哨暗哨的注视下,他从腰间摘下酒葫芦,用拇指弹开塞子,仰起头,不管不顾的“咕咚咕咚”猛灌一口。

    酒水顺着脖子往下淌,最终浸湿了他那鲜红鲜红的长袍,然后又被冷风一吹,在衣服上凝出了一朵朵晶莹的冰花。

    风声紧了许多,雪夜的寒意也更加深入骨髓,守营将士们用鼻子嗅了嗅空气中随着风飘来的阵阵酒香,不自觉的吞咽了两下口水。将士们平日喝的酒都是些劣酒,在他们的记忆里,这种醇香的酒似乎只在他们辽国国都最大的酒楼里才能品尝到。

    “铮——”

    末了,这人将手中的酒葫芦朝身后一扔,又不紧不慢的从手中握着的剑鞘里抽出了剑,喷了一口酒上去,顿时剑体上凝上了一层薄冰。

    他将手中的剑插在雪中,双手拄在剑柄上,随后他眼帘微垂,似是假寐。

    “阁下来我辽营,所为何事?”

    不消片刻,军营里传来一阵骚动,一个长相粗犷的汉子走出营门,向着这人高喊。

    “讨债。”

    肖红衣张了张嘴,从唇齿间吐出了两个字。他抖了抖握住剑的手指,他感觉自己的指节有些僵硬,纵使他修为已经臻至闲云,也依然避免不了北地的寒意。

    “阁下怕是痴人说梦吧!”辽营前,粗犷的汉子嗤笑一声,脸上的胡茬一阵抖动。

    “打过,就知道了。”

    肖红衣语气平淡,似乎在叙述一件于己无关的事情。只是他话音一落,手中的剑便低吟一声,剑体被他从雪地里猛地拔出,剑风呼啸,风雪在剑上缠成了一条雪龙。

    这一剑仿佛不再受时空的限制,骤然间就来到了粗犷汉子的身前,径直朝他胸口刺去。

    “锵-”

    粗犷汉子手中那两指厚的阔刀轻描淡写的拨开这一剑,剑上的雪散落满地,也有大片的雪花被抛向空中。

    “闲云?你是刀徒金兀浊!”

    肖红衣看到粗犷汉子挥出的这一刀,一双好看的剑眉皱了皱,语气中尽是肯定。

    金兀浊也不回应,他一咧嘴,手中的阔刀竖向肖红衣,一道锋利的刀炁直袭面门,似乎是在用这一击默认肖红衣的话。

    “好急躁的刀!”

    肖红衣后退两步,把剑横在身前,空出来的那只手屈指一弹剑体,一道清脆的鸣音瞬间扩散开来。紧接着一道无形的波动迎向那刀炁,二者在空中相遇,碰撞产生的气流将地上的雪吹向天空,一时间遮盖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嗡——”

    清清脆的剑鸣并没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铺天盖地的雪里,一道寒芒闪过众人的眼睛,一柄剑突然从前方漫天的雪中飞出,紧接着是鲜红色的衣料,以及一张如玉的冷峻面庞。

    “锵……”刀剑碰撞的声音在空寂的雪夜里回荡,经久不绝!

    ……

    “红衣——”

    江南,扬州一隅的小院,沈白裳从睡梦中惊醒,白嫩的额头上沁满了细密的汗珠。她掀开被子,走下床,走到铜镜前坐了下来。

    “红衣,是你出事了吗?”沈白裳看着镜中的自己出了神,许久才对着镜子叹息了一句。

    她梦见自己的爱郎在北地被人枭了首,头颅挂在军帐外,在狂风暴雪里摇摆不停。她甚至还记得梦里的细节,那头颅上复杂的神色,让她记忆犹新。

    是眷恋,也是离愁!还有一丝散不去却甜在心上的思念!

    梦到的东西不是个好兆头,自从她从梦里惊醒,心就砰砰砰的跳个不停,任凭她怎么努力,也安不下心来。直到眼神不经意间瞥见梳妆台的一角,那一只睡前刚刚搁放在那里的玉箫,她才心思一动,拿起玉箫,推开门,走到了院子里。

    夜凉如水,虽然江南此时正值春夏之交,但是梅雨的日子里总归有那么一点儿凉意。一阵风袭来,吹得沈白裳不自觉的紧了紧单薄的衣衫。

    “呜呜——”

    玉箫端起,一双柔唇轻轻靠上去,一首呜咽的曲子就这么蓦然飘了起来。

    曲子虽悲,却也很美,深远、幽静、古朴。箫声仿佛穿越了无数个岁月,幽幽的吹响了梦中的念想。

    那是诉不完的衷肠,那是说不完的爱恋,箫声的一头牵着红衣,一头牵着白裳,拂开黄梅香意的缠绕缱绻,演绎了一场梦幻般的风花雪月。

    只是几个呼吸后,玉箫突然从中间碎成两截,那么的突然,让人猝不及防。呜咽的箫曲戛然而止,院子里只剩下风在呜呜的吹着,可是风再怎么吹,也不是箫的声音。

    “红衣——”

    一声悲呼,沈白裳瘫坐在地上,一只玉手撑着娇躯,断成两截的玉箫“咕噜咕噜”滚出好远。

    “嘀嗒……嘀嗒……”

    是泪!

    是砸到青石板上的哭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