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终极狼魂 > 第1389章 心灵的变迁

第1389章 心灵的变迁

作者:咏苼芝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偏厅。

    等候的梅延和风掌柜四人,心跳加速。

    特别是风掌柜,他不敢想象自己之前遇到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梅族二长老梅哲荫沉着一张脸,如果可以,他会毫不犹豫的撕碎四长老梅哲然,竟然惹到了这等恐怖的存在。

    两名侍女端着香茗走了进来,给梅延他们四人奉茶。

    梅哲荫和梅延哪敢怠慢,因为就这两位奉茶的侍女,所拥有的灵力,竟是黄阶后期巅峰。

    一位黄阶后期巅峰灵者,别说放在他们梅族了,即便是那些大家族,也是长老级别的人物。

    可也就是这样的强者,在这沐府中,竟是侍女。

    “公子。”俩侍女施礼。

    林落尘双手背在身后,悠哉悠哉的走了进来,在其身后,俩血衣煞卫左右护法。

    梅延、梅哲荫、梅哲然、风掌柜四人急忙起身,均是抱拳躬身问好。“沐公子。”

    林落尘坐下,扫视他们四人一眼,不温不和的道:“坐。”

    四人没着急坐。

    梅延抱拳道:“在下无极商行当代家主梅延,先前…”

    “梅家主几人的来意,我明白。”

    “沐公子,这都是我…”

    林落尘抬手打断梅延的话,道:“除了风掌柜,还有梅族四长老,你们两人我虽第一次见,但却知道你们是谁。”

    “梅家主,无极商行在别人眼中是高不可攀,但那也是在那些人眼中,在我这里,我若想灭你们,你们无极商行,甚至是整个梅族,缓和的机会也不会有。”

    梅延等人敢怒不敢言。

    林落尘抬手示意他们坐,继续说:“起初,经过风掌柜这里,我对无极商行还算有些好感,因为能够拥有风掌柜这样的人,无极商行的家主,眼界不会太小,然而…”

    “我没想到的是,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试探,却让我大所失望。”

    “沐公子…”

    “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

    林落尘手指敲打着桌面,扫视着梅哲荫他们几人,又道:“在你无极商行做出收回那张玉牌中信息时,我与你们之间仅剩的那一点点微妙关系,也消失殆尽。”

    “所以,你们哪里来就哪里回!别再我这里浪费时间。”

    “多谢沐公子宽宥!”梅延欠身道:“公子,难道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我无极商行愿付出一切代价。”

    林落尘淡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沐凌不是你们商行家族能够收买的。”

    梅延他们能够想像得到这个破镜想要重圆,难度会很大,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真是一点希望都不给。

    然而,就在他们想说什么的时候,一名血衣煞卫走了进来。“启禀公子,新任商卫府主楚霆已在厅外等候。”

    “叫。”

    片刻,一位长袍中年男人快步走了进来,也不顾及梅族几人,跪伏行礼道:“新任商卫府主楚霆,叩见公子。”

    “免了。”

    “谢公子。”

    直属圣内阁节制的商卫府虽成立不久,但前段时间闹出的动静,却不小。

    不管是皇城还是内城,因为商卫府被株连九族的府邸可不少。

    梅族梅延几人,对商卫府,可谓是忌惮不已,他们就想不明白,这新任的商卫府主,品秩与圣中阁下辖属六大卫府府主一样,都是圣林族的人,怎会对沐凌行此大礼。

    林落尘挥挥手,两名血衣煞卫上前,直接将灭族四人请走。

    “楚府主。”

    “臣在。”

    “圣内阁主空纶尊与你谈过了吧!他把事情交代清楚了吗?”

    “回圣主的话,空纶尊已经交代清楚。”

    林落尘点点头。“那就好!现在隐界三大商行是无极、天残、日月,他们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对商卫府不是什么好事,对于那些超级商行、甚至是一流商行,该扶持的要扶持,但一切都必须在规定的程序中去做,绝不能越界。”

    “请圣主放心,臣一定会小心去做。”

    “圣后和夏尊妃都举荐你,圣内阁也对你放心,本座自然会给你机会!但你也要牢记,你们商卫府上一任府主是如何被诛九族的。”

    商卫府主楚霆身躯一颤,跪伏道:“臣定引以为戒。”

    “好了,下去吧!做你该做的事去。”

    “是。”

    这个新任商卫府主楚霆,带着惶恐不安的心情走出偏厅是,悄悄擦拭着冷汗。

    他的上一任是如何走向灭亡的,他时刻都记着。

    起身,林落尘缓步走了出去。

    偏厅侧面的花坛,庄凝夕独自一人在那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神色很是专注。

    “凝夕…”

    庄凝夕冲林落尘招招手。

    “都谈完了?”

    “恩。”林落尘点点头,与庄凝夕并肩而行在花圃中。

    凝夕挽着林落尘,这让林落尘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

    “是不是还不太习惯?”

    “还行!慢慢的适应呗。”

    凝夕嫣然一笑。“来隐界的时间虽然有五年了,但这几年,我们都知道你还不太适应隐界中的这种生活。”

    “刚来的时候的确很不习惯,不过慢慢的,也就适应了下来!但我还是担心,在隐界呆久了,很多东西都会被同化。”

    “这是肯定的,习惯的确是最可怕的一种行为!不过听落尘你的话,难道你还想着回普界不成?”

    “难道不行?”林落尘敛足,侧过那张冷峻的脸庞,疑惑的望着庄凝夕。

    凝夕抿着温润红唇,轻轻摇了摇头。“偶尔回去玩一阵子可以,但要回普界去居住的话,别说内阁不同意,只怕整个圣林族无数族人都不会同意的。”

    “其实这些我都知道,只是突然间告别生活了二十年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方式,不习惯是一回事,说实话,挺留恋的。”林落尘语气低落。

    “留念的人,又何止你一个呢!”凝夕感叹一声,漫步走着。“平叛期间你没时间,我们都能理解,可这段时间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躲我们一样?”

    “没有啊!”

    凝夕轻声的道:“其实有些话不用我说你都明白,我们隐界是一个礼制森严的地方,而你,洒脱惯了,你不习惯很多礼节,但又不得不去接受。”

    “落尘,这些话,估计也只有我敢跟你说了吧!”

    林落尘没说话。

    凝夕抿着红唇继续说:“我和子瑶还有夏夏,都能感觉到你的孤单,内心深处的孤单!可试问一下,在隐界之中,又有谁敢跟圣主做朋友呢!”

    “你说的没错,所以我来到隐界之后,到现在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所以,圣主这个头衔,无形中会改变你;就像圣后这个头衔一样,同样也在改变我。”

    凝夕紧紧握着林落尘温暖的手,低缓的说:“浮尘商流的这件事,我明知道夏夏没有错,可她毕竟插手了,我不得不去惩罚她,这纵然不是我的本心,可其他姐妹都看着呢。”

    “这些我都明白,所以在我知道你惩罚夏夏的时候,我什么都没说!我心痛夏夏,可四阁一府下辖属成千上万的府衙都望着,这碗水若端不平,现在倒看不出什么,可有些怨言,日记累月,就后患无穷了。”

    “对了,说到夏夏,她不会背着骂我吧!”林落尘问。

    “那倒没有,夏夏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大咧咧的。”

    “那怎么没跟你们出来?”

    凝夕微微一笑。“跑去玄冰宫,找雁翎指导她修炼去了,我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出来。”

    “有事做总比闲着着,这样显得生活充实一些;对了,依提没给你们消息吗?”

    “没有。”

    有关于沐依提的事,庄凝夕早就有心里准备了!因此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即便她知道有一天林落尘会知道真相。

    至少,能瞒一天是一天,一切都得看雁翎。

    只要雁翎能救活依提,那这件事就不能让林落尘知道。

    “依提那边你不用担心,一有消息我会告诉你的。”

    “后院有你盯着,我当然放心了。”

    听到林落尘这话,凝夕心口忽然有些疼痛。

    她眼芒余光悄悄瞄了林落尘一眼,思而复想,方才道:“落尘,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不会,原谅我?”

    “那这得看的什么事了?万一给我绿了呢?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吧。”

    “痞子。”凝夕骂了声,认真的道:“我是说真的。”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

    凝夕郁闷了!这看似模棱两可的答复,其中的含义可深着呢。

    而在花圃不远处,南门千羽和林檀韵望着与林落尘和庄凝夕的这一幕,两女的心里,有着不小的颤抖。

    圣后庄凝夕与圣主的感情,可不是她们能够相媲美的。

    至少,她们不敢与圣主这么亲密。

    在圣主面前,更做不到谈笑自若,任何时候,她们都不会忘记自己是什么身份。

    或许也就是因为这些吧,林落尘才会觉得无论是南门千羽还是林檀韵,跟她交不上心。

    规矩能框死人。

    南门千羽与林檀韵级别一样,按理说两女会有不少话题。

    然,几年了,若无正事,她们就如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