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冷宫凰妃 > 第217章 虎啸龙吟贺弄璋(2)

第217章 虎啸龙吟贺弄璋(2)

作者:凌雪薇沈羲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只得在长榻上坐好,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织金凤凰正红羽纱幔帐后,招手让蕙菊近前,将凤印交给她,嘱咐道:“和妃生产,本宫有着身子不能去,虽然皇上那样讲,但祖制不可违。你拿本宫的印玺去,替本宫坐镇,以后就不怕人说道。”我顿了顿再道:“记住,血房不详,无论如何都要拦着不让皇上进去!”

    蕙菊郑重地点了点头:“娘娘放心!”

    待蕙菊也出去了,我才终于放松一点倚在大迎枕上,心却“突突”跳着,连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也翻动不停,令我不适。

    唤来紫樱扶我到床上,双手交握在隆起的肚子上,看着外面天色渐渐黯淡,直到浓稠的夜色铺满天际,坤宁宫里点起明亮的烛火,却寂静无声。

    远处,撕心裂肺的“啊”一声接一声传来,令人不安。

    这一夜,将是许多人的不眠夜吧。

    清晨时分,蕙菊匆匆回来了一趟。

    “怎么样?”我这一夜睡得很浅,一点点动静就能醒来。

    “还没动静。”蕙菊气喘吁吁道:“奴婢怕娘娘焦急,先回来禀告一声。”

    “怎么会?这么久了!”我忧心道。

    “稳婆说和妃娘娘体虚,胎儿太大,又有些早产,故而比较困难。”蕙菊回禀道。

    我抚一抚心口,“这都快一天了,真是磨人!”

    蕙菊也点点头:“奴婢在寝殿里守了一个晚上,听见她的叫喊声越来越低,到最后都没气力了,眼泪吧嗒滴低声唤着皇上。奴婢想肯定是疼极了。御医和稳婆用参汤吊着,也服下催产的药来,但还是生不下来。”

    “如今呢?”我的手搁在肚上,心里生出恐惧。

    “方才奴婢来时,稳婆说已开了四指,估计还得几个时辰。”蕙菊道:“不过和妃娘娘听了稳婆的话,学会了呼吸和用力的方法,缓过些劲了。”

    我点点头:“那就好。”又想起沈羲遥,问道:“皇上呢?可有进去?”

    “皇上昨夜在外殿陪了一夜,和妃娘娘几次呼唤皇上,但碍着祖宗规矩,皇上没进产房。”蕙菊继续道:“今个儿一早皇上便上朝去了,如今还没下朝呢。”

    我稍稍舒一口气,点了点头:“你也累了,去吃点东西再过去吧。皇上等下一定也会过去的,粥点你带一份过去。”

    “娘娘别担心,稳婆说午时之前必有消息。”蕙菊又施了一礼,这才下去了。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便起身洗漱,心一直跳得厉害,想来是为了那个即将出世的孩子紧张。不是为了它的安危与健康,而是性别。

    一上午我都独自待在西侧殿里,专心绣一件婴孩的衣衫,以此来驱散心底的紧张与忧虑。

    蕙菊的脚步声惊扰了这一室的安静平和,也惊动了我一直强压下的紧张的心。她匆匆的身影带了初秋微凉的空气,也给这间紧闭了门窗的侧殿带来一点清洌。

    “生了?”我丢下手中活计问道。

    蕙菊垂下眼帘,因疾驰而微微发红的面上突然苍白起来。

    “回娘娘,”她的声音低低的,带了点怯意:“是个小皇子。皇上已经过去了,很是欢喜。”

    我深吸一口气,半晌才笑道:“这是大喜事,你再累一趟,把本宫备下的贺礼送去,告诉和妃本宫会奏请皇上,待皇长子满月时晋她为四妃。”

    蕙菊深深看了我一眼,“诺”一声便下去了。

    我只觉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这个孩子一诞生便尘埃落地,我就要仔细为我的孩子打算了。

    皇长子,我轻轻笑了笑,那又如何?轻轻摸着自己的肚子,我一定会保得这个孩子无忧一生,继承大统。不仅是我,我的家族,也一定会力保此事。

    孩子,不要怪为娘的用心。你生在帝王家,又是嫡子,既然注定兄弟相残,那么母后愿助你成为胜者。

    可是沈羲遥晚间来时,我却不是这样讲的。

    他一脸兴奋,喜悦溢于言表,那样的神情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虽然有玲珑,但毕竟是公主。作为帝王,除了治理好国家,最重要的还要后继有人。他继位这么多年,如今终于有了一个皇子,不兴奋才怪。

    所以我也表现得很开心,为他的开心而开心。一同用晚膳时,他终于对我讲起那个襁褓中的婴孩。

    “生下来有七斤六两,真是个大胖小子!”他的眼睛亮亮的,充满了为人父的快乐:“脸型、鼻子和嘴像淑娴,眼睛倒是像朕多一些。”

    我夹一著樱桃肉给他,笑道:“恭喜皇上,可皇上不要忘了和妃妹妹诞育孩子的辛苦!臣妾想着该给她晋一级。”

    沈羲遥“嗯”了一声:“是该晋一级,就晋庄妃吧。”

    我摇摇头:“臣妾以为不妥。”说罢艰难地施了一礼:“和妃妹妹生下的是皇长子,是我大羲的功臣。庄妃虽是四妃却在最末。臣妾以为,以和妃之功,是该为德妃或者贤妃的。”

    沈羲遥沉思片刻,对侍立一边的张德海道:“你去湃雪宫传朕旨意,和妃诞育皇长子有功,擢升为惠妃。封妃典礼与满月宴一起办。”

    张德海领命下去了。

    我为沈羲遥斟满一杯酒,又举起自己面前一盏甜汤道:“臣妾以此代酒,恭贺皇上喜得贵子。”

    沈羲遥仰头喝完,吃惊地看向我道:“这是什么酒,这样清洌爽口?”

    我笑一笑再替他斟满:“这是臣妾从前酿的明珠酒,此酒醇香却不易醉,皇上可以多饮几杯呢。”

    沈羲遥端起来细细品了,连连点头称赞道:“薇儿真是样样拔尖。”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肚子上,语气里全是温柔:“想来这个孩子定会出类拔萃,朕将来也会放心将帝位传给他。”

    我嗔怪道:“现放着皇长子呢,皇上这样讲可会寒了惠妃的心的。”之后浮上恬淡笑容:“其实臣妾并不奢求他能继承大统,只求他平安如意,对国家有用便好。至于将来谁继位,自然是最适合的那个,无论是谁生下的臣妾都愿意。”

    沈羲遥握住我的手,满眼动容:“薇儿”,他只轻轻唤我一声,再没说什么了。

    我也回握住他的手,只觉得那双手温暖,仿佛能驱散一切寒凉。可是,他的手常年握着御笔,细致嫩滑,不若羲赫的手虽略有粗糙却坚韧有力。我不敢确定,这样一双手,是否能为我撑起一片安宁的天空。

    大羲十一年秋,皇长子降生,生母湃雪宫冯淑娴母凭子贵擢升为正二品惠妃。皇长子的诞生表明大羲终于后继有人,一时间举国欢庆,百姓皆为小皇子祈福,寺庙香火旺于往昔。

    惠妃并未因自己是位份最高的妃子显出半分倨傲来,依旧是那般淡然平和的模样,在修饰一新的湃雪宫里安心坐月子,对待宫人也十分客气温和,被人称颂。

    而我,也因八个多月的身孕行动不便,一直无法去看她与小皇子,只好不时遣了蕙菊送一些赏赐。倒是怡妃知道我心思,不时去湃雪宫探望惠妃,带来一些消息。

    如此,我便得知,惠妃虽然依旧淡雅天然,但神色言语间却偶尔显出得意来。月贵人与她走得极近,几乎日日都去探望,侍奉左右。

    皇长子满月的前一夜下起沥沥小雨,天明时却晴了,宫中一扫素日沉闷,倒别有一番新雨后、晚来秋的清爽。

    满月宴设在平湖秋月,妃嫔命妇皆可参加。自清晨起,宫道上“辘辘”的车轮声便响个不停,妃嫔们也早早起来梳洗打扮,一则庆贺皇长子满月,一则庆贺惠妃晋位,郑重妆扮以示尊敬。而最重要的,自然是为了将最美的面貌呈现在皇帝眼前。

    我因孕晚期夜间睡得不好,起身时便晚了。紫樱将早准备好的明黄龙凤呈祥朝服搭在衣架上,我一边漱口一边摇头:“朝服太沉重,本宫负担不住。”

    蕙菊一脸担忧道:“以娘娘如今的身子,最好是哪里也不要去。可今日是皇长子满月,又是惠妃晋位。娘娘不但要出席,还得按规矩穿戴朝服,万一有个闪失可怎么好?”

    紫樱无奈道:“几日前内务府吩咐,各宫、各命妇需着朝服以示对皇长子的尊敬。奴婢才这样准备的。”

    我用热帕子敷一敷面,淡淡道:“皇长子的确尊贵,但也得唤本宫一声母后。别人要对他尊敬,本宫却不必。”说着对紫樱道:“本宫记得有一身真红百鸟朝凤丝缎宫装,你去取来。”

    紫樱有些迟疑,但还是去了。蕙菊道:“奴婢去取相配的首饰来,那套红宝石东珠的,娘娘觉得可好?”

    我闭目养神,只点了点头。

    屋外传来蕙菊与紫樱的说话声,我听着,微微笑了。

    “蕙菊姐姐,别人都穿朝服,娘娘不穿如何压得住啊。”

    “不怕的,那身衣服虽不是朝服,但颜色款式都十分庄重,压得住场。最主要的是凤鸟用的是苏绣,轻软,娘娘能承得住。再说,妃嫔的朝服都是青色,惠妃是品红,比起真红还是差一截。更何况娘娘端庄大方,艳冠群芳,就算淡妆素服也比她们浓妆华服要有气势的。”

    不久蕙菊与紫樱双双回来,我任她们为我穿戴好,眼看着时辰差不多,正欲出门,却听外面传报:“皇上驾到!”

    一愣,心中涌上淡淡欢喜,理了理头发迎了出去。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不是该在惠妃妹妹那里吗?”我微微福身道。

    “薇儿,若是觉得劳累不去也罢。”沈羲遥一把扶住的我,担忧地看看妆扮好的我,眼中有一抹惊艳,更多的却是担忧。

    “皇长子满月,臣妾身为他的母后,自然要去贺一贺。何况今日也是惠妃妹妹的册封典礼,臣妾若是不去,她还得来坤宁宫聆听训诫,来回折腾实在不便。只是臣妾得先跟皇上告假,这次饮宴会持续到晚上,万御医说臣妾最多待一个时辰,怕是不能与他们同庆了。”

    沈羲遥心疼地看着我:“你这般辛苦朕实在不忍。若觉得劳累离开便好,无妨的。”他温柔地扶住我沉重的身子:“朕与你同去,典礼即刻开始,你也少累一些。”

    我点点头,浮上幸福笑容,深深看向他,声音出奇的柔和甜美:“臣妾谢皇上体恤。”

    他刮一刮我的鼻子笑道:“谢什么?待会儿朕再随你一同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