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婚深入骨 > 第259章 解心结,表心志

第259章 解心结,表心志

作者:潇潇红尘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八岁时,婚姻在秦芳薇眼里,该是无比美好的,和契合自己性格、最懂自己的心爱男子共组家庭,共同生活,共享未来,在未来共育娇儿,那该是一件人间极乐之事。

    爱情能让女孩子的心变得无比浪漫。

    如今,秦芳薇二十八了,早已经不懂要怎么爱人,偏偏她却嫁人了,嫁给了一个流氓。

    一路沉默回家,她一句话也没说。

    面对车外那归去的人潮车潮,她心里没有半点期待,因为那个带给她温暖的家,现在只是一间冰冷的房子,里面没有殷勤盼着她回家的慈爱父亲。

    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以前父亲的唠叨,是何等的可贵;才深刻的领悟到,没了父亲的她,只是一个孤儿,家再不成家。

    恍惚做梦般,回到了家,只是身边多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进来吧!”

    她把这个男人迎了进去。

    傅禹航就这样大喇喇的登堂入室了。

    秦芳薇和父亲这个家,不是很大,也就八十来个平方,两房一厅两卫,是老小区,当初他们父女俩搬过来时,这边的前业主急着要出国,就便宜卖过户给了他们,里面的装修倒是不错的。

    至于她的闺房,这些年,从没进过除父亲以外的男人,可,一个眨眼的功夫,傅禹航就趁她去倒水,闯了进去,还厚颜无耻的睡上了她的床。

    她的床,一米二,他这个人个头又大,那么往上一摊躺,越发显得床小。

    这人还往上施压,直摇头,见她追进来,指着身下和她说道:“这张床太小了,不够两人睡的,得换张大的。虽然我不介意你睡我身上。但它实在不结巴,真不够我折腾的。”

    那话里的暧昧色彩是那么的浓郁,若非她生性足够冷静,也许早逃之夭夭了,并且拼命想将那些极有可能发生在今晚,或者在未来每天晚上的某些可怕画面从大脑里摒除了去,而只能像一具行尸,看着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私人空间指手划脚:

    “被子也太小了,得买最大号的;这个衣厨不够大,只够放你的衣服,不行;洗手间里的洗漱用品,得另外备一份……家里太多东西需要买了,走,我们去超市。顺便出去大吃一顿。今天可是我们的大日子,得庆祝一下,你说怎么样?”

    的确是他们的大日子,结婚是人生大事,是该欢欢喜喜的。

    可是,这场婚姻,与她,只是一场强人所难的行孝,她只是把自己逼入了人生绝境,又有什么好庆祝的呢?

    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她很不满意,可不管如何不满,他总归是自己先生了,夫妻之间不能随便吵架:

    “傅禹航,我很累,今天,这些东西,能不能先别置办了?我爸在里头情况未明,你能体谅我一下吗?”

    她忍耐着拜托。

    “那我们今晚上怎么睡?你那床,真太小了。”

    这个男人盯着她的床骨碌碌转了一圈,又在她身上扫了一圈,紧跟着陈述了一句:“真的不够睡。万一半夜它散架了怎么办?我们直接在地上过洞烛花烛夜?第一次亲密,你觉得这样合适么?”

    说真的,秦芳薇真的很想很想骂人:傅禹航,我心情这么差,难道你想强求我和你过夫妻生活吗?

    可她咬着牙忍着,逃了出去。

    这个男人的眼神,实在让她害怕,万一他突然兽xìng大发,现在就要向她索欢怎么办?

    可前脚才跨出房门,后脚自己的腰竟被这个男人有力的给扣住了。

    “你这是在躲我吗?”  “没有。”

    她咬牙回答,想挣,挣不脱,那双手臂铁铸似的,紧紧的箍着,害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所幸,一阵艳俗的手机铃声响起,原来是他把手机落到她床上了。

    男人这才松开了手。

    而她趁机逃了出去,额头生着汗,难受的躲进厨房,并使劲的往脸上泼水。

    “哦,蔡总啊,一起喝酒?行啊,我啊,我在外头办点私事……嗯,办完了啊……我马上过来,你等着,咱们今晚不醉不归……哈,你想灌醉我,我可是海量,就怕先倒的会是你……知道知道……半小时后就到……”

    傅禹航在她的房间里说着应酬的话,哈哈哈的笑声,显得那么的粗俗——

    她却哭了,为自己悲痛流泣,只是那滚烫的眼泪尽数被水龙头里流出来的自来水给冲走了。

    “秦芳薇,我有事得出去一趟,等一下床和衣橱,还有洗漱用品,换洗的衣服,我会让人送过来,你给处理处理。晚上我就不回来吃了,也不知要应酬到几点,你先睡……唔,我尽量早点回来,对了,家里钥匙给我一把,回头省得吵醒你……”

    背后,那个男人在交代他的行踪。

    秦芳薇抹了一把脸,取了一块放在厨房备用的毛巾擦了擦,让自己的情绪迅速沉定。

    “你要是忙,可以不回来。”

    转头时,她静静接话,心里明明不想给钥匙,脸上却表现的特别的懂事:

    “我可以谅解的。”

    其实是恶心。

    那种地方的男人,应酬起来能有什么好事?

    就是抱个女人,摸着大腿,嘻嘻哈哈的说黄段子,唱哥哥妹妹那种情歌。

    越想越让人觉得恶心。

    这种嫌弃,傅禹航看得出来吗?

    当然看得出。

    她呀,恨不得能躲他多久就躲多久,原因为嘛,他心里更是雪亮的清楚。

    “那哪能成,今天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之前还答应过咱爸的,要好好努力,给咱们老秦家开枝散叶……今晚我就努力……好好努力……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啊……”

    他用流里流气的眼神瞅她,让她觉得他在剥自己的衣裳。

    秦芳薇才退下的一身鸡皮再次堆了起来,脸色更是惨白得瘆人。

    他却邪气的低低笑了,还故意凑过来脸继续调戏:“哎,我说,小薇薇,这么紧张干嘛?既然嫁给我了,就该有心理准备不是吗?就算今晚我能放过你,以后,我们还是要面对的不是?心理状况一定得调节好啊,也不要这么怕我……其实我很好相处的……只要你肯在我身上用点心,你就会发现,我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差……嫁给我,你亏不了……来来来,快把钥匙给我,我要迟到了……”

    秦芳薇慌忙去把父亲的钥匙取来,递了过去。

    他接过,顺势将她拉进了怀,另一只手扶住她的后脑往他那边一按,一个吻就盖到了她的唇上,只是蜻蜓点水式的碰了碰,在她还没有推开他时,就放开了,笑容在他脸上肆意的放大:

    “又香又软,嗯,终于尝到了,很不赖……”

    “你!”

    秦芳薇几乎要被他激怒了。

    “我这是让你慢慢适应夫妻生活二人世界。走了。”

    他挥挥手上的钥匙,笑得没心没肺的出了门。

    她很生气,第一时间去刷牙,拼命的刷,狠狠的刷。

    父亲非要她嫁这人,这人到底有什么好了?

    整个人彻底彻尾就是一流氓,爸爸出了事,他没一点点担忧,还这么轻薄她?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带给她幸福,怎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