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如果奉铁塔躺在你怀里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如果奉铁塔躺在你怀里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心里既然有了这样的疑问,燕凌寒就问了出来:“娘子,这世上,有你害怕的东西吗?”

    这一次,赫云舒很上道儿,她眨眨眼睛,道:“还真有。”

    燕凌寒轻笑一声,来了兴致,道:“那你倒是说说,你害怕什么?”

    赫云舒想了想,没说出来,她握住了燕凌寒的手,道:“夫君,有一件事,今天你务必要答应我。”

    “好啊,你说。”

    “不,你要先答应我才肯说。”赫云舒不依不饶道。

    燕凌寒觉得好笑,忙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那你快说,是什么事。”

    得了燕凌寒的话,赫云舒一本正经道:“今天,你不准看我。”

    燕凌寒微讶,道:“呃,这个嘛,只怕是有难度。”

    娘子在这里,还不准看。只是,说不准看就不能看吗?那他可做不到,太难了。简直是难比登天!

    “你刚刚答应了!”

    燕凌寒为难道:“为何不准看?”

    话音刚落,他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今天,赫云舒是要扮成奉铁塔的样子的。说起来,奉铁塔那五大三粗的样子,实在是无法和自家娘子联系起来。

    这时,赫云舒说道:“我是要扮成奉铁塔的样子的,脸上还要有胡子。你看了这样的我,有了心理障碍怎么办?夫君,你今天还是别看我了。不然你想想看,如果奉铁塔躺在你怀里,那该多……”

    赫云舒的话尚未说完,燕凌寒就捂住了她的嘴。

    她描述的画面太美,他还真是不敢看。

    赫云舒顿时坏笑起来,她扒掉燕凌寒的手,道:“夫君,你也觉得无法想象吧。所以,今天尽量不要看我,不然,啧啧,后果很严重。”

    “我尽量。”燕凌寒咬了咬牙,如此说道。

    之后,二人起床洗漱。

    走出营帐的时候,天还未亮。

    二人神不知鬼不觉,到了奉铁塔的营帐外。

    先进去的,是燕凌寒。

    确认奉铁塔已经醒来之后,将赫云舒叫了进去。

    此时,奉铁塔一身灰衣,并未穿铠甲。

    看到赫云舒进来,他指了指一旁叠好的衣物,道:“所有的衣服都在这里了,都是新浆洗过没穿的。”

    赫云舒笑笑,道:“好。”

    之后,她看了看里面,道:“奉小姐起床了吗?”

    “已经起了。”

    “那好,我去里面换。”

    “嗯,我去叫心悦出来。”奉铁塔说道。

    赫云舒却阻止了他,道:“不必了。”

    说完,赫云舒走了进去。

    她进去的时候,奉心悦正坐在床榻边,不看她。

    赫云舒笑笑,道:“你是觉得你哥哥同意这件事,太冒险了,是吗?”

    “何止是冒险?简直就是在赌命!”奉心悦毫不客气道。

    赫云舒嫣然一笑,道:“你放心好了,无论是你哥哥的命还是你的命,必然不会受到任何的威胁。”听罢,奉心悦蹬蹬蹬几步到了赫云舒跟前,道:“公主殿下,你贵为公主,做事自然该知道轻重。如今你让我哥哥做下这样的决定,不觉得他需要背负的太多了吗?你若是心存歹意,我奉家便是大魏的罪人

    !”

    说着,奉心悦的言辞愈发激烈。

    赫云舒看着她,道:“看来,你与你哥哥的感情很好。”

    说着,赫云舒向前一步,逼近了奉心悦。

    许是赫云舒眼神里的光太过凌厉,奉心悦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赫云舒不依不饶,再次近前。

    奉心悦退无可退,出手攻击赫云舒。

    而赫云舒轻巧地捉住了奉心悦的手,不费吹灰之力。赫云舒打量了一下这营帐里的布置,尔后看着奉心悦说道:“奉小姐,我若当真心存歹意,此刻我就该狠狠地打你,让你发出惨叫,诱使你哥哥进来。然后,我的人可以趁你哥哥心系你的时候,出手攻击他

    。我的身手,想必你昨天已经见识过了。而外面的那个人,同样身手不俗,如此,在不惊动其他人的前提下杀死你们兄妹二人,是很容易的。”

    听着赫云舒的话,奉心悦睁大了眼睛。

    而赫云舒的话还在继续:“如此一来,你兄妹二人死去,我就可以完完全全地取代你哥哥,成为这三十万大军的统帅。有了这三十万大军,我做什么会不成功呢?”

    奉心悦一阵心悸,她不得不承认,赫云舒有足够的能耐做到她所说的一切。

    她见识过赫云舒的身手,昨晚赫云舒能够在不惊动她哥哥的情况下潜入营帐,足以说明赫云舒的身手远在她哥哥之上。

    而她的身手更是不如自己的哥哥,如此说来,赫云舒二人想要杀死他们兄妹二人,的确是很简单的。

    可是,说归说,赫云舒并未如此做。

    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时候,赫云舒松开了奉心悦,道:“我有能耐做到这些,但是我不屑如此。”

    终于,奉心悦不再怀疑赫云舒的用心。

    当一个人有足够的能力做到某一件事却又不去做的时候,这足以说明,这件事对她是没有吸引力的。而赫云舒也不屑去取代奉铁塔,去达到她自己的目的。

    赫云舒用了一个小小的计策,让奉心悦对她放下了戒心。

    说起来,奉心悦是个小人物,对今日这件事起不了什么决定性的后果。

    但赫云舒向来不会怀疑小人物的本事,更何况,奉心悦和奉铁塔兄妹情深,她能对奉铁塔起到的影响,还真是说不准。

    如此,把一切扼杀在初始的萌芽状态,是最稳妥的。

    做完这件事,赫云舒换上了奉铁塔的衣服。

    她的身材不如奉铁塔高大,幸而这衣服是袍子样式的,可以在鞋子上做一些手脚,让她显得高一些。

    至于这魁梧的身姿,赫云舒里面穿上了可充气的衣服,有肌肉的触感,如此便可遮掩过去。

    至于容貌,那就是更容易的事情了。

    一番装扮之后,赫云舒转过身,看向了奉心悦。

    最先惊讶的那个人,是奉心悦。

    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世间居然有这样鬼斧神工的技艺,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将一个窈窕淑女变成黑脸大汉!

    而这一切,真真切切地发生在她的眼前。

    奉心悦惊呆了!

    赫云舒笑笑,走了出去。

    同样惊呆的,还有奉铁塔。他们的惊呆,赫云舒见怪不怪,她神色微凛,开始认真考虑起今日要做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