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首席继承人陈平 > 第683章,别逼我开杀戒!

第683章,别逼我开杀戒!

作者:会抽烟的于大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庆华,陈氏分家的前任宗正!

    身份绝非一般!

    是陈氏,活着的一个化石级别的人物!

    就算是陈天修,见到陈庆华,都要喊一声小叔!

    陈平此刻眉头紧锁,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没想到啊,陈庆华这个已经退居幕后的老家伙,今天也来了。

    有意思!

    就连一旁默默观察着的韩峰,也是眉眼一拧,心中有了一丝狐疑。

    为什么分家今天会有这么多人在燕城?

    “爷爷,救我,救我啊!陈平想要杀我,他想要杀我!”

    陈立文见到自己的爷爷过来了,欣喜若狂,自己终于得救了!

    有爷爷在,陈平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做任何事了!

    陈庆华站在门口,低眉看了眼被护卫搀扶起来的陈立文,眉宇间带着一丝怒意和冷意。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陈庆华开口了,带着浓浓的责备的口吻,看了一眼陈立文和那边已经站起来的陈阳伯。

    陈阳伯赶紧走过来,十分恭敬谦卑的说道:“大哥,陈平这小子无视我们分家和执法堂,拿出了君将令,想要对我们下手,您得出面说句话啊。”

    陈阳伯此刻心里乐开了花。

    自己大哥来了,他可是前任宗正!

    是陈氏家主陈天修的小叔!

    更是现在执法堂的话语人,执掌着整个执法堂!

    陈平这会算是栽了!

    “是啊爷爷,这个陈平,简直太嚣张了,刚才还扬言,说要灭了我们分家,你说他这是想干吗?”

    陈立文附和道,捂着胸口,满脸苍白,一双眼睛,阴狠怨毒的盯着那边面色凝重的陈平。

    呵呵。

    陈平啊陈平,这次看你怎么办!

    有君将令?

    那又如何!

    我爷爷可是前任宗正,更是陈天修的小叔,某种程度上,可以无视君将令。

    陈庆华微微点头,单手拄着纯金的虎头拐杖,一双寒目慢慢的看向陈平和他身侧的江婉,语气淡然的开口道:“可有此事?”

    听上去像是简单的询问,实则却带着质问的意思。

    陈平眼角一寒,身边的江婉紧紧的攥着他的胳膊,小声的问道:“老公,真的没事吗?他又是谁啊?”

    陈平扭头,温柔的笑道:“放心,就算与全天下为敌,今日,我也要替你讨个公道。”

    说罢,陈平转头,眼神冰冷的看向陈庆华,回道:“有。”

    咚!

    陈庆华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敲击在地上,一双虎目,带着蛰伏的寒意,喝道:“放肆!你为何敢这样做?难道,在你眼里,就没有分家吗?”

    说着的同时,陈庆华似乎痛心疾首一般。

    跟着,他话锋一转,严词厉色道:“怎么,我陈庆华难道还不配你陈平喊一声叔公?!”

    陈平眼角一拧,喊了声:“叔公。”

    没办法。

    陈庆华的身份太高了!

    是陈氏现在唯一或者的一尊化石级别的人物了。

    就连自己的父亲,都要恭敬的喊其一声小叔。

    陈氏,辈分极为苛刻!

    陈天修之所以一直放任分家,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陈庆华还活着。

    他不能做欺师灭祖的事情来。

    而陈庆华也看的通透,很早就退了分家宗正的位置,传给了自己的儿子,之后便退居幕后,一直闲云野鹤。

    可是,真的是退居幕后闲云野鹤吗?

    陈庆华就是一只千年老狐狸,背地里做了多少布局,陈天修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此时此刻。

    陈庆华一张老脸,带着寒意,看了眼陈平身侧的江婉,问道:“这就是本家的少夫人?”

    陈平护着江婉,将她拽到自己身后,问道:“叔公想要问什么?”

    “问什么?一个毫无根基的野女人,也配成为本家的少夫人?就算是你父亲,也不敢随随便便的娶这么一个弱女子!”

    陈庆华呵斥道,眼中寒芒四射。

    “父亲是父亲,我是我,而且,我需要重申一下,她是我陈平的老婆,不需要看身份,她就是陈氏的少夫人!”

    陈平声音低沉,眼中蛰伏的寒意,隐约要爆发而出!

    “放肆!”

    陈庆华举起手中的拐杖,直接重重的抽在陈平身上!

    陈平根本没去挡!

    因为,他不能挡!

    “你不过是本家的继承人,敢对我这么说话?!就算是你父亲,也不敢!”

    陈庆华怒喝道,抡起手中的拐杖,再次重重的砸在陈平的膝盖上!

    噗通!

    陈平单膝跪在地上!

    江婉心疼着急,拉出陈平的胳膊,冲陈庆华哽咽的吼道:“老东西,你敢打我老公,我不管你是谁,不准打我老公!如果是因为我的身份,那我不做你们陈家的什么少夫人!”

    陈庆华一听这话,骤然暴怒,喝道:“你一个毫无身份的野女人,也敢对我陈庆华如此无礼!”

    说罢,他扬起手中的拐杖,照着江婉的腿就抽了过去!

    砰!

    江婉尖叫了一声,闭着眼睛!

    可是,拐杖并未抽在自己腿上!

    因为,这一次,陈平挡住了!

    他一只手,直接抓住陈庆华抽来的规章,闷着头,手上青筋暴露,浑身肆虐着寒意!

    “叔公!你打我,我不挡,是因为你是长辈,是陈氏唯一的活化石!更是我父亲的小叔!”

    “但是,你敢对江婉动手,就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我不管你是谁,或者你是什么身份,敢对江婉露出獠牙,我就,斩!杀!”

    轰!

    沉闷的声音,如同打雷一般,在大厅内炸响!

    陈平猛地抬头,眼中肆虐着杀意,浑身流淌着冲天怒意!

    “你!”

    这一刻,陈庆华眉眼一拧,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

    这小子,这是什么眼神?

    比当年的陈天修还要恐怖,还要可怕!

    他居然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你敢!”陈庆华稳住心神,直接怒喝道!

    其身后的陈阳伯,也是跟着指着陈平斥责道:“陈平,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顶撞我大哥!你这是想干什么?不想要你陈氏子弟的身份了吗?!”

    紧跟着!

    陈平冷笑一声,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他站起身,身上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气势,道:“我父亲尊重你,不代表我会尊重你,陈庆华,别逼我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