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首席继承人陈平 > 第656章,杨桂兰要死了……

第656章,杨桂兰要死了……

作者:会抽烟的于大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平默默的点头,没说什么。

    “对了陈少,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想求陈少帮老夫照顾一下灵萱那个丫头。”周昌平微微躬身说道。

    陈平赶紧拉住周昌平,道:“去几天?”

    周昌平云淡风轻的说道:“四五天,此去,我没打算活着回来,倘若老夫发生意外,希望陈少多多提携周家。”

    陈平眉头一簇,道:“这么严重?”

    周昌平道:“陈少对国术圈了解的太少了,我已经老了,希望我能用我这条命,镇住这些世家,为国术谋求十年平稳。”

    “我让傅道人、潘茂典他们和你一去。”

    陈平急道,他看得出来,周昌平已经有了死志。

    “不用了。”周昌平摇头道:“泰斗人物,不得对国术世家和势力出手,这是死规定。”

    闻言,陈平一愣,不解的望着周昌平,道:“那你这是?”

    周昌平摇摇头道:“我已经老了,那些虚名对我而言没什么,扔了就扔了。而且,国术界必须有泰斗坐镇,震慑扶桑等各界武术势力。”

    至此,陈平没再说什么。

    和周昌平告辞后,陈平回到了酒店。

    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杨桂兰居然坐着轮椅来了……

    陈平心中疑惑,她怎么会过来的?

    江婉正陪着杨桂兰,见到陈平回来了,笑道:“你回来了?”

    杨桂兰正喝着江婉伺候的燕窝粥,看到陈平出现在套房门口,脸色瞬间就变得阴冷,咕哝了句:“废物。”

    声音虽然小,但是江婉听到了,瞪了一眼轮椅上手脚都打着石膏的杨桂兰。

    陈平也很无奈,都这份上了,杨桂兰还是这脾气,不知收敛。

    “妈怎么过来了?”

    陈平本来是问江婉的,但是杨桂兰一听,就觉得刺耳,生气的嚷道:“怎么,现在你都不欢迎我过来了是吧?陈平,是不是现在在你眼里,我坐在轮椅上,手脚不能动,是个废人?所以,你看不起我?”

    “妈,陈平不是那个意思。”

    江婉忙着解释道。

    然而,杨桂兰根本不听,无理取闹的瞪着陈平,问道:“你说话啊,是不是那个意思?”

    说罢,她还哭哭啼啼的闹着:“没天理啊,做女婿的开始嫌弃丈母娘了,婉儿,你说,妈以后要是瘫在床上,陈平是不是不管我死活了?”

    江婉很无奈,赶紧说:“不是的妈,你别乱想了,陈平不是那种人。”

    说罢,她看了眼陈平,后者无奈,道:“妈,你别乱想,我不会不管你的,不过,你怎么会突然过来,你现在还不能出院吧?”

    杨桂兰看到陈平那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眼神,立马心虚,道:“我……我这不是想我女儿和外孙女了嘛,我就过来看看。怎么,你不欢迎我?”

    说着,杨桂兰又开始闹腾。

    无奈之下,陈平只好作罢。

    第二天,江婉是早上的飞机,陈平送她去了机场,和她分开后,就急匆匆的赶往周昌平在上沪的小别墅。

    没见到周老先生。

    只有六位泰斗,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眺望着天边的朝阳。

    “周老先生呢?”陈平问道。

    潘茂典脸色忧虑道:“已经走了。”

    陈平心中默然,循着他们的视线之处望去。

    或许,很多年后,有人会记起这一幕。

    一袭白衣胜雪的周老先生,为了国术的基石,为了传承,放弃了一切名誉,踏上了孤军奋战的一条路。

    半晌之后,陈平问道:“周老先生此行难吗?”

    傅道人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九九八十一难,周前辈,已经八十四了。”

    鱼蓉,峨眉大师姐,似乎很生气,双手环胸,嗔怒道:“那几个该死的大家族,一直阻碍着国术的发展,不行,我要陪周前辈去一趟!”

    另一个老者,约莫六十多岁,剑眉长须,颇有得道高人的气派,道:“你别忘了周前辈临走前对我们交代的,大局为重。”

    泰斗尹不韦,行者,阴阳八卦,风水秘术,占卜算卦,很是精通。

    鱼蓉这才恨恨的咬了咬牙。

    陈平未曾言语,随着六人一起目送着远去的那道背影。

    沧桑而高大。

    这道背影,撑起了国术的脊梁和未来!

    离开了这里,陈平回到了酒店。

    杨桂兰见陈平回来后,直接就吆三喝四道:“陈平,我渴了,给我倒杯水来。”

    陈平应了声,倒了杯温水递过去。

    而后,他就陪着米粒玩了会。

    “陈平,我要吃苹果,给我削个苹果。”

    杨桂兰看着电视,喊了声。

    陈平忙的起身,坐在一边,削了苹果递给杨桂兰。

    “你眼瞎啊!我怎么拿?切成小块,用牙签喂我!”杨桂兰当即怒道。

    陈平点点头,说了句好。

    他又将苹果切成小块,而后慢慢的送到杨桂兰嘴里。

    杨桂兰似乎很享受被陈平服侍,满眼的高兴和得意。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是陈平推着她下楼,去了附近的餐厅。

    也许是仗着是丈母娘,又不能动,在餐厅内,杨桂兰对陈平的态度很差,各种吆喝。

    就连周围吃饭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当然,其中不乏一些看热闹说闲话的:

    “你看看,那傻小子,跟个男保姆似的。”

    “真可怜啊,被自己丈母娘那么使唤,是我我肯定干不了。”

    “可不是,一看就是没出息的男的,一点脾气都没有的。”

    陈平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并没有说什么。

    杨桂兰则是很爽,反之,更加变本加厉的使唤陈平。

    出了餐厅,杨桂兰被推在前面,讥讽的说着:“陈平,别以为我现在坐在轮椅,就治不了你。我是你丈母娘,有的是手段治你。你在上沪干嘛来的,我都听别人说了,养小三是吧?还勾三搭四的,你可真行。”

    陈平推着杨桂兰,眉头紧蹙。

    养小三?

    杨桂兰是为了这个来的?

    “妈,你听谁说的,我来上沪是有自己的私事。”陈平解释道。

    然而,杨桂兰根本不听,骂道:“你还狡辩是吧,行,等我抓到证据,你就等着从我江家净身出户吧!”

    “还有米粒那个小野种,我江家也不会要的,我女儿可不能带个拖油瓶,到时候,连她也要赶出去!”

    “我告诉你陈平,有我杨桂兰在一天,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杨桂兰越说越难听,陈平脸上的寒意越来越浓。

    正好,马路口。

    不远处,一脸急速驶来的卡车,而陈平也推着杨桂兰准备过马路。

    陡然,陈平看着那车,再看看手里的轮椅,手忽的一松。

    嘀!

    卡车拼命的按着喇叭!

    杨桂兰当时吓得面色发白,大声喊叫着:“陈平,你疯了!快拉我回去!拉我回去!啊!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