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首席继承人陈平 > 第323章,君将令在此,谁敢不从!【三更】

第323章,君将令在此,谁敢不从!【三更】

作者:会抽烟的于大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神冰冷,寒芒四射!

    整个屋内都肆虐着杀意!

    陈平丝丝的盯着那陈康文,一步一步走到他跟前,伸手揪着他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寒声道:"陈康文,你既然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你以为我会替你爱惜吗?"

    陈康文昂着脑袋,嘴里溢血,嚣张跋扈道:"呵呵,表哥,你别说得那么吓人。你要是敢下手,早就下手了,无非就是吓唬我罢了,你还真敢杀了我不成?难道,你愿意放弃家族继承人的身份?"

    陈康文的底气,就是来自于家族的训令。

    同族之间,不得互相残杀!

    "你觉得我会在意那家族训令吗?"

    忽的,陈平寒声道,眼角露出狰狞打的杀意!

    咯噔!

    陈康文看到陈平的眼神,浑身一颤,有些结巴的问道:"你想干嘛?"

    陈平抬手就是一拳,猛地轰在陈康文肚子上!

    这一拳。打的陈康文胃里翻涌,口吐鲜血!

    砰!

    跟着,陈平又是一脚,直接踹了过去!

    狠狠的踹在陈康文的胸腹部,加上先前那一脚,肋骨起码断了五六根!

    这下子。陈康文直接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说话都带着痛,喘息都带着血腥味。

    "你……你不能杀我!我可是分家的六少爷!"

    陈康文从牙缝中挤出这一句,眼睁睁的看着陈平捏着铁拳,面容寒冷的走向自己。

    那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死亡的气息!

    陈平他真的敢杀人!

    "陈康文,你欺我妻子,打我女儿,一再挑衅我的底线,就算你是分家的少爷,今天我要杀你,谁也不能救你!"

    陈平寒声道,一拳轰出!

    这一拳,积蓄了太多了的愤怒。

    陈康文瞳孔紧缩,眼睁睁的看着那铁拳落向自己的面庞,嚎啕大哭的喊道:"爷爷,救我!救救孙儿!"

    突然!

    门口传来一道寒声呵斥!

    "住手!谁敢动我孙儿!"

    一名身穿灰色唐装的老者,忽然出现在别墅门口,身后赫然站立着十几个井然有序的护卫,全都是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客厅的这一幕。

    这名唐装老者,两鬓花白,面容阴冷,鹰钩鼻,眼神里带着桀骜,背着手,不怒自威,带着久居上位者的气息。

    而且,他身侧,居然还站着云静!

    一袭白色的连体长裙,怀里抱着一只双瞳色的白色皇室波斯猫。嘴角带着淡淡的似有似无的冷笑。

    陈平一拳骤然停在半空,回身望去,就看到了那名老者。

    陈康文此刻见到那唐装老者,心中大喜,以为自己得救了,拼命打的呼喊,那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爷爷,你终于来了,快,一定要教训这个废物!他欺负同族,还要杀我,爷爷,你一定要严厉的惩戒他,最好联合执法堂各位叔公,剥夺他继承人的身份!"

    陈康文那声泪俱下,嚎啕道。

    "陈平!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行凶!你这是藐视家族训令,是祸乱同根!按律,应当被逐出本家,剥夺陈家子嗣的身份!"

    唐装老者背着手,看了一眼地上被打的很惨的陈康文,而后寒声对陈平道。

    该死的陈平,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行凶,他有没有把自己这个叔公放在眼里!

    陈平眉头紧皱,显然没想到,家族执法堂的人会来上江!

    他瞥了一眼云静,难道是因为二叔的那件事?

    "怎么,你陈平见到我,不知道该叫我什么吗?"

    陈元德寒声道,依旧背着手。满面寒霜。

    他是陈氏执法堂的人!

    执法堂一共十位家族成员,是本家与分家精挑细选之人,都是家族里影响力颇深的老辈人物,是严格遵守家族训令的人!

    而且,他们某一方面代表的就是家族的脸面和威胁。

    所以,一般的陈家子弟见了他们,都是老鼠见到猫,爬到要死。

    只要稍微触犯家族训令被训诫了,那起码就是三个月的小黑屋禁闭!

    陈家执法堂的小黑屋,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元德叔公。"

    陈平眉头一挑,还是叫了声。

    这下,那陈元德才踱步走了进来,看了眼地上躺着的陈康文,扭头对陈平寒声道:"欺负同族,你还记得家族训令第十七条是什么吗?你可有天天背诵训令?"

    面对陈元德这气势逼人的质问,陈平眼神渐冷。

    这个老东西,明显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要给自己扣大帽子。

    "叔公,你难道就不问问我为什么打他吗?"

    陈平冷冷的问道,心中有了怒火。

    是对陈元德的愤怒。

    为老不尊的家伙!

    执法堂的那些老东西,有一半全是思想固化的老东西。

    陈元德只是冷冷的一瞥旁边的江婉和米粒,根本没放在眼上,道:"一个毫无根基的女子和贱种,康文打就打了,你作为本家的子嗣。还是继承人,居然敢如此目无家族训令,你可有把我这个叔公放在眼里,可有把家族训令放在眼里,可有把我们分家放在眼里!"

    咄咄逼人。

    一问接着一问!

    气氛寒沉,一触即发!

    陈平目中冷意十足。第一次对自己的这个长辈感到愤怒!

    完全就是胡搅蛮缠!

    这顶高帽子,真是随便就扣下来了。

    爷孙俩果然是一丘之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