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首席继承人陈平 > 第39章,先买一百台

第39章,先买一百台

作者:会抽烟的于大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情况?

    这怎么打起来了?

    一干大爷大妈都惊得说不上话来,包括高阳本人,也是愣了半天,没弄明白。

    ”草!钟来平!你他妈疯了,你打老子干什么?”

    高阳怒极,脸色涨红,这也太丢脸了吧。

    前一秒还跟自己各种讨好巴结,下一秒就是一巴掌。

    杨桂兰这时候看到高阳被打,登时火冒三丈,扑上去推搡着钟来平,骂道:”你疯啦!你凭什么打我们高阳?今天你要是不给个交代,我们就堵在你公司。还要报警抓你!”

    钟来平此刻心中有气,一把推开蛮横撒泼的杨桂兰,喝骂道:”滚蛋!就这个小子,敢冒充什么陈先生,老子打他都是轻的了!恨不得剥他皮抽他筋!”

    骂这些的时候,钟来平不忘瞥眼看着一边站着的陈平。

    而后,也不管起哄怒骂的大爷大妈,直接就凑到陈平跟前,满脸笑出褶子的点头弯腰,道:”对不起陈先生,是我眼瞎,居然认错人了。您没事吧?要不要我替您教训一下这个不长眼的家伙?”

    钟来平指的是高阳。

    这一幕,直接就让周围怒喷的大爷大妈同时闭嘴了。

    陈先生?

    钟来平真的疯了!

    居然跟一个窝囊废道歉,还叫他先生,简直是侮辱了这两个字。

    高阳也是怒极,感觉自己彻底栽了面子,嚷道:”姓钟的,你他妈真的疯了!什么狗屁陈先生,他叫陈平,是个送外卖的废物。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吗?你知道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吗?”

    靠!

    高阳心里真的快气炸了。

    这钟来平莫不是个傻逼,居然对一个窝囊废这么尊敬。

    钟来平扭过脸,拉了拉自己的西装衣襟,冷声道:”老子做什么用不着你管。倒是你,高阳是吧?你为什么要冒充陈先生?”

    冒充?

    高阳真的是一脸懵逼,指着陈平嗤笑道:”老子要冒充这个傻逼?你也不看看他和我的差距是什么!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站在这儿?”

    话音刚落。

    那边钟来平上去就是一拳捶在高阳脸上,直接将他揍得鼻子爆血。

    这下子,人群炸了。

    这钟来平真的疯了!

    ”草!姓钟的。你今天真的死定了!你不给我一个解释,我让你从上江市消失!”

    高阳捂着鼻子,指缝流血,嗡嗡的厉声喊道。

    杨桂兰心疼的忙的找纸巾给高阳堵鼻子,同时对着钟来平推搡喝骂:”报警,赶紧报警,把这个人抓起来!”

    钟来平心中怒极,大手一挥,一巴掌就要朝着杨桂兰脸上扇去。

    杨桂兰眼睛瞪得大大的,吓得当时就闭上眼睛。

    可是。

    突然地一只大手握住了钟来平的手腕,寒声道:”钟总,别过分,她是我丈母娘。”

    还能是谁。

    自然是陈平。

    他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

    钟来平心里一咯噔,猛地一打颤,浑身发冷。

    卧槽!

    她居然就是陈先生的丈母娘。

    不对啊,为什么这个丈母娘一直帮着外人说话?

    来不及思考,钟来平忙的弯腰给陈平道歉:”对不起陈先生,我我不知道。”

    说话的时候,钟来平的声调都变了,很惶恐的那种。

    现在,是个人都看得明白。

    这个一路跑过来的钟总,很惧怕陈平。

    难道,先前的退钱退房,是因为陈平?

    所有人都在疑惑。包括杨桂兰,此刻也都傻眼了。

    什么时候,自己的这个窝囊废女婿,有这么大的能耐了?

    陈平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钟来平,后者就忙得转头冲杨桂兰道歉:”杨阿姨,对不起,是我刚才太鲁莽了,您的钱和房子第一个退,我再返你三十万利息!”

    本来还在气头上的杨桂兰,这会一听到钱,立马呼吸急促,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哎呀呀,钟总您这说的哪里的话啊,真有三十万利息?”

    杨桂兰就是个财迷,一听有钱,还是三十万,当即就忘了身后的高阳。

    钟来平点头,说:”有有有,您在我们这投了这么久,肯定有返利的。”

    ”好啊,太好了,那三十万现在就能拿吗?”杨桂兰开心的嘴都笑歪了。

    不等钟来平回答,一帮大爷大妈也都喊了起来:

    ”不能啊钟总,我们也投了啊,我们有返利吗?”

    ”凭什么就给她一个人返利啊!”

    ”我是第一个投资你们公司的,你们不应该先给我退钱吗?”

    面对众人的来势汹汹,钟来平也没辙了,怒喊道:”干什么你们!杨阿姨是陈先生的丈母娘,我愿意给她先退给她返利,那是我的事。你们都给我一边等着!”

    一帮人虽然不服,但是气焰也小了很多。

    毕竟,能不能退钱退房,还是要看人家老总的意思。

    所以,他们也不敢太嚣张。

    但是,他们却更加厌恶憎恨陈平了。

    这就是人的共性。

    因为,他们得不到,就怨恨啊。

    ”什么情况啊这是,不是说是那个高阳帮忙解决问题的嘛,我怎么看现在那个钟总是冲着人陈平来的啊。”

    ”你才看出来啊,这陈平到底什么人啊,不是说是个废物吗?”

    ”杨桂兰这人不靠谱,骗我们玩呢。”

    一伙大爷大妈凑在一起,开始议论纷纷,满脸的惊讶与嫉妒。

    杨桂兰也算是看出来了,人家钟总就是冲着自己女婿来的。

    所以,她忙的就拉着陈平走到一边,笑嘻嘻巴结的问道:”陈平。你认识这个钟总?”

    这个热情,还真是陈平第一次感受到。

    陈平本来想如实说的,但想了想道:”妈,你误会了,我哪里认识钟总这样的老总啊,我刚才给我体制内的同学打了个电话,他正好管这一块的,应该是他施压联系的吧。”

    杨桂兰一听,也没怀疑,点点头,失望道:”我就知道,就你这个窝囊废。怎么会认识钟总这样的人。”

    陈平眉头一簇。

    自己丈母娘变脸也太快了吧。

    ”好了好了,剩下的事我来做,你就别说话了。”杨桂兰语气冷冷道。

    她是担心陈平这个没眼力见的家伙说错话坏了事,而且,她还想在自己老朋友面前耍耍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