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首席继承人陈平 > 第3章,你被开除了

第3章,你被开除了

作者:会抽烟的于大爷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首席继承人陈平最新章节!

    曹军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凝固。

    跟着,在他惊诧的目光中,陈平直接将手中的塑料袋扔在他和江湾面前。

    啪!

    塑料袋炸开,十沓钱散开,红色的钞票落在二人眼中。

    曹军眼角一拧,嘴角微微颤抖,拳头也不自觉的捏紧。

    江婉的表情更是惊讶,不解的望着陈平扔过来的钱,而后迅速变的冷淡,目光中带着怒意。

    陈平哪来的钱?

    他有钱,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害的自己在这陪着其他男人说说笑笑的,他不知道这很累的吗?

    ”这里十万,这次的加上前几次的,一次性还给你,以后别再来了。”

    陈平冷冷的开口道。

    曹军并没有立即拿拿钱。

    说实话,这十万块在他眼中,可有可无,真的是施舍乞丐的。

    ”行啊陈平,这么快就筹到钱了。我很好奇,谁会一下子借你这么多?”

    曹军不阴不阳的说道,面子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他一直没走,就是为了等陈平回来,然后好好地嘲讽他。

    顺带,让江婉看清楚,她选的男人,是多么的差劲!

    可是现在,曹军很多话就被堵在了嗓子眼,那种难受,那种如鲠在喉,令他坐立不安!

    ”这和你有关系吗?”陈平冷漠的回道。

    江婉看不下去了,起身指责道:”陈平,你够了,曹大哥好歹帮了我们那么多次,你现在说什么呢?”

    ”我让他帮了吗?他这么做是为了谁,你难道心里没数吗?”

    陈平回怼道,眼中隐约有怒意。

    江婉一愣,曹军对米粒这么伤心,她自然明白是为什么。

    可是,当面被自己老公指责戳穿,她面子上也挂不住,娇斥了声:”陈平,你什么意思!”

    陈平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绪。

    最近一段时间,自己跟江婉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你还不走?”陈平转而将话题扯到曹军身上。

    曹军呵呵的笑了两声,拿起钱,也没打声招呼,就夺门而出。

    江婉愤怒的瞪了一眼陈平,而后追了出去:”曹大哥,我送你。”

    清静了。

    陈平坐在米粒的病床前,望着熟睡中的女儿,心中很是愧疚。

    ”米粒,跟爸爸在一起,是不是很辛苦啊。那爸爸告诉你,从此以后,你就是小公主喽。”

    陈平温柔的抚摸着自己女儿的额头,眼神中满是溺爱之情。

    恰在此时,江婉回来了,冷冷的开口道:”你钱哪来的?”

    陈平头也不抬的回道:”借的。”

    ”问谁借的?”

    ”耗子。”

    江婉松了一口气,本来还以为陈平借了高利贷,”你已经问他借过很多次了,不能每次都麻烦人家。这钱,你赶紧还回去,听说他也快结婚了。”

    ”我知道,等我有钱了就还他。”陈平这会才看向江婉。

    这个女人,是真的很漂亮,即使秀眉微蹙,也不失一种特殊的美感。

    只怕是,她还不知道。

    曾经她一蹶不振的废物老公,此刻已经是全球拥有财富最多家族的继承人了。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不过是点头之间。

    江婉眼神慢慢冷了下来,看了眼病床上的女儿,道:”陈平,你这一次能借到,下次呢?难道米粒每次住院,你都要靠借钱吗?”

    当初的陈平,是那么的意气风发。

    江婉也是因为这个才爱上了这个男人。

    可是,自从创业失败后,他就一蹶不振,越来越窝囊了。

    陈平心中有了火气:”我自己心里有数。”

    江婉沉默了半分钟,道:”陈平,你就算不为了自己,也为了米粒着想。这周我爸生日,你一起来,跟我爸妈低个头。”

    陈平没说话,只是拳头捏紧。

    将他这幅死不出声的样子,江婉心里就气的很,一跺脚,拎着包包骂道:”你就一辈子这样窝囊下去吧!”

    眼看着江婉生气的出了门,陈平才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钱没地位的生活,真是操蛋。

    岳父?

    能看得起自己吗?

    下午,陈平临时有事,就让护士帮忙照看一下米粒。

    江婉公司忙,一早就回去了。

    骑着送外卖的电瓶车,刷新着订单,陈平就开始送餐了。

    一份洲际酒店的订单。

    能来这开房的,一般都是有钱人。

    8808套房。

    陈平敲了敲房门:”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咯吱。

    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穿着露脐吊带和黑色内裤,大腿根部还纹着一朵红玫瑰,披散的头发,精致的妆容。

    ”您好,您的”

    陈平笑呵呵的递过去外卖,后半句话却戛然而止,”徐徐荣?”

    ”陈平?”

    对面的女子,正是刘浩的女朋友,徐荣。

    此刻,她表情惊诧的盯着陈平,眼角闪过狐疑和愠怒。

    ”蓉蓉,好了没,我快等不及了,你还带了兔耳朵啊,嘿嘿”

    房间里头,是道中年猥琐的男声。

    徐荣瞪了一眼陈平,蛮横的接过外卖,砰的将门关上。

    陈平傻逼似的站在门外,老半天才反应过来。

    草!

    徐荣怎么会在这?还是跟别的男人开房!

    这事,要不要告诉耗子?

    半小时后,楼下大厅,陈平见到了徐荣。

    此刻的她已经换上了一件黑色的小风衣,踩着高跟鞋,冷冷的坐在陈平对面。

    从钱包中抽出三百块。

    徐荣按在茶几上,冷淡的开口道:”给你的。”

    陈平望着那三百,嗤笑了声:”收买我?”

    徐荣好看的眉头一皱,再次掏出两百,扔下去,冷冷道:”五百,够了吗?顶你两天工资了。”

    腾地一下!

    陈平站起来,脸上带着怒意,咬着牙道:”徐荣,你这么做对得起耗子吗?他为了你拼死拼活的,你们年底就要结婚了啊!”

    ”那又怎样?谁说我一定跟他结婚的?”徐荣嗤笑的点了一根女士香烟,不屑道:”陈平,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每次都来找耗子借钱,我都嫌烦了。”

    ”你是个男人,要点脸好吗?难怪你老婆要跟你离婚,废物!”

    说罢,她起身,抱着双臂,自傲的看着陈平:”今天的事你不准说出去,否则,我找人打断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