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653章 容月要闹事了

第653章 容月要闹事了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容月撇嘴,“说那个阿汝呢,四嫂的侍女方才说阿汝总是故意挑衅安王妃,那阿汝我瞧着不厚道,她算个什么身份啊?没娶她为侧妃之前,也不过是府中的管事姑姑,凭什么挑衅主母?不立一下规矩,她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元卿凌看向安王妃,她身披一件红色的斗篷,缩在罗汉床上,脸色苍白,嘴唇挂着一丝勉强到近乎哭泣的笑容,眼底盈盈,就仿佛随时能凝成水珠落下。

    她腹部还没隆起,不过也没这么快,数着日子如今也顶多才两个月,只是,瘦得有些可怜,尤其那张脸,就巴掌大,楚楚可怜地坐在那里和大家一块说笑,充满了违和感。

    元卿凌说话的声音不免温柔了些,“四嫂,身子可好?”

    安王妃笑容加深了些,浅柔地道:“除了吃不下之外,其余都好的,多谢太子妃惦记。”

    孙王妃心直口快,对元卿凌道:“你原先怀着点心们的时候也是吐个半死,后来吃了什么药就好了?不如你给一个方子让她服着舒服些吧,她这么瘦,看着就心疼。”

    元卿凌看向孙王妃,心里有些无奈,二嫂说话总是不过脑子的。

    她给安王妃任何方子,到最后这方子都能变成毒药,谁敢给啊?

    好在纪王妃脑子清醒,她笑着道:“女子最苦,莫过于怀胎十月,开始的时候吐啊,吃不下啊,哪里敢吃药呢,吃了药怕伤着孩子,宁可自己忍着,安王妃,不必担心,这孕吐也就三个月,过了头三月就都好了,忍忍。”

    安王妃伸手抚摸着小腹,脸上才有了柔柔的光芒,“如今虽是难受,但好在王爷回来了,时刻陪伴在身边,倒也还好,且做母亲的怎么会不吃苦呢?我受得住。”

    孙王妃的脑筋也拐过弯来了,笑着道:“是啊,我怀着郡主的时候,也是各种难受,最后熬过来了,看到孩子那可爱的模样,便觉得一切的苦难都是值得的。”

    容月来得早,方才见到安王妃吐,她觉得害怕,坚定地道:“我以后可不要生孩子,吃一口甜汤,都能吐个半死,太恐怖了。”

    “等着看你打脸。”元卿凌笑着道,“若说一声老六喜欢孩子,我估计你能生一打。”

    容月便嘿嘿地笑了一声,“他随便我,这点事我还是可以做主的,我说不生,他不会反对。”

    大家只当笑话听着,刚成亲的人说话都比较蠢。

    安王妃的侍女在伺候茶水和点心,见安王妃坐着有些难受,便道:“王妃,要不您去躺一下?”

    安王妃摆摆手,“不打紧,难得今天热闹,我想在这里说说话。”

    纪王妃看过去,见她脸色苍白得要紧,便也紧张起来了,“没事吧?”

    安王妃摇摇头,“没事,就是最近小腹总是见痛,大夫叫保胎,也一直吃着保胎药的,不打紧。”

    元卿凌看着她,也觉得她很不对劲,便道:“你还是多注意点好,先去躺着吧,不用招呼我们,都是自家人。”

    安王妃笑着笑着,忽然便抬起了头,眼底有泪意涌上,“我想和你们说说话,一个人躺着也是胡思乱想,还不如凑凑热闹。”

    众人见她忽然就落泪,都怔住了,面面相窥瞧了一眼之后,孙王妃轻声叹息,“是因为老四娶侧妃的事吧?老四也真是的,什么时候娶不行?非得你怀上的时候娶,要命。”

    安王妃落泪更甚,哽咽地道:“迟早都是要娶的,早早娶了,也算是了了我一件心事。”

    她擦了眼泪,勉强一笑,“算了,我还是去躺着吧,说这些伤感的话惹得大家都不高兴。”

    说完,她便让阿彩扶着她起来。

    孙王妃也站了起来,面露担忧之色,吩咐阿彩,“好生看着你们家王妃。”

    阿彩福身,“奴婢知道,请孙王妃放心。”

    安王妃进去休息,她们几个倒是不好在这里说话吵着里头,便都起身出去了。

    容月性子急躁,方才听了阿彩说阿汝的事情,心里头来气,愤怒地道:“我看就是被那个狐媚子给气的,我若是见了她,定要收拾她一顿。”

    元卿凌道:“容月不要胡来,这是安王府内宅的事情,咱管不得那么多的。”

    元卿凌知道如今夺嫡之争已经渐渐地把老六给扯进来了,如果容月再闹出个什么事来,安王这个阴毒的小人不知道会怎么对付老六,所以便先警告了容月一句。

    但容月到底是江湖中人,不管皇家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只知道安王妃是她老六的嫂子,被人这样欺负,她义愤填膺,而且她素来崇尚快意恩仇,哪里把元卿凌的话听进去?

    元卿凌从她烈焰的眼神里也看出来了,很是担心,只想着今天得盯着她点儿,别闹出什么事来,老六性子淡薄,喜欢过安静日子,真与老四结怨那可不妙。

    几位妯娌寻了个地方坐下说话,听得外头鞭炮声响,热闹非凡,她们也不出去,都好些日子不见了,她们聚在一块有说不完的话题。

    没一会儿,便听得说吉时到了,要请太子妃纪王妃和安王妃都出去,侧妃要给她们敬茶。

    纪王妃和孙王妃是嫂子,位长,而元卿凌是太子妃,位尊,所以侧妃入门,除了要给主母安王妃敬茶之外,也要给到场的长嫂和太子妃奉茶。

    安王妃被搀扶着出来,睡了一会儿的她,脸色也不见好,反而越发的苍白,眼睛底下有一圈黯淡,眸子无神,被阿彩搀扶着走进来,努力地扬起比哭更难看的笑容。

    安王见状,忙上前握住她的手,担忧地问道:“没事吧?”

    安王妃冲他笑了一下,“没事,刚刚才睡醒,还有些迷糊呢。”

    安王亲自扶着她坐下,道:“很快就好,你喝了茶本王便送你回去休息。”

    “好!”安王妃慢慢地坐下来,笑容几乎有些维持不住,眼底的泪意更加明显了。

    元卿凌和容月等人见了,也觉得心疼她,自己的夫婿纳妾,自己还得努力做出开心的模样。

    尤其容月,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都快喷出火焰来了,仿佛就恨不得闹一场才罢休。

    元卿凌看到容月这神情,心里咯噔一声,今天怕是要坏事了。